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异世潇洒游 > 第68章 各有盘算

第68章 各有盘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人勾肩搭背地来到妈妈桑旁边,让她分外震惊,她还没说话,两人又恢复成正常模样。
  
  “妈妈桑,田兄找的那位佳人我替她赎身,待会找人来接走她,你开个价吧”王疼财大气粗地说道。
  
  “小鹿真是幸运,能承蒙两位公子的喜爱,我也不是什么贪财之人,就这个数吧”妈妈桑伸出十指,又象征性地收回一指弯曲。
  
  王疼表面上没什么,心里暗自骂道:还不贪心!一个低等女居然要一千两。
  
  不过他还是爽快地掏出银票,递给了一脸兴奋的妈妈桑。然后恭谨地问田不群:“田兄还有想要的尽管挑,兄弟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点小钱”。
  
  “这次让王兄破费了,真是不好意思,下次见面我一定有所回报”田不群回了一礼,客气地说道。
  
  下次见面?还有所回报?不知道下次见面又是什么时候,回报又是指什么?王疼对田不群的无耻程度十分佩服。
  
  “哪里,我们是兄弟,不用计较这些,接下来田兄要去做什么?我有事在身就不多陪了”王疼提出告辞,他要回家好好研究秘籍。
  
  “出门已久,家中还有老父亲要照顾,自然是回家了”田不群也想将秘籍泄露之事告诉父亲,商讨对策。
  
  “田兄孝心可鉴日月,你先请”王疼让开身子,示意田不群先走。
  
  “今天王兄做东,还是你先请”田不群假装客气。
  
  “田兄乃兄长,必须先请”王疼强调道,有推田不群走的想法。
  
  “兄要让弟,王兄不得不先请”田不群杠上了,反手按在王疼的肩膀上,想拉他上前。
  
  “两位公子,大门很大,你们一起请也是可以的”妈妈桑见两人因为这点小事就要吵起来,连忙劝道。
  
  “哈哈,那我们还是一起走吧”两人异口同声道,然后又勾肩搭背地走出了大门,留下一脸茫然的妈妈桑发呆了好一会。
  
  两人在楼外不远处分手,各自朝家门走去。
  
  田不群脸色难看,心里对王疼的杀意更甚,他想留下找妈妈桑问清小鹿的底细,结果却被王疼阻挠,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说不定小鹿就是王家的细作,他居然会中这种小圈套,让他的最大秘密曝光,甚至会连累到田家,他必须找父亲商量如何处理此事。
  
  与他相反方向的王疼神色也不好,他虽然在此次事件中获得了好处,可是感觉怪怪的。
  
  那个下等家仆的身份很古怪,仔细想想,他说要带自家公子离开,结果后来人就不在他身边了,还有缩阳为何要找他?甚至缩阳本身就有很大问题,他见到田不群时他的那啥好好的,根本就没问题。
  
  还有那个放得显眼的秘籍,以及他刚拿起秘籍田不群就醒了,这不就是个陷阱吗?
  
  那个家仆究竟是谁?为何要挑动他与田不群的矛盾,以田不群对秘籍的重视和他使用的神秘指法,秘籍有很大可能是真的,用这样的秘籍当代价,其背后的目的绝对很可怕。
  
  他本来想留下来问妈妈桑家仆的底细,可是田不群居然百般阻挠,难道这是他的阴谋?所有的都是他设计的,他故意让家仆引他入局,然后用神秘指法假装秘籍上的武功,以求用假秘籍害王家?
  
  这件事太过曲折,他的脑袋有点想不透,需要找家中的族老商量,至于他的誓言,他早就不能突破宗师了,那东西根本对他无用,田不群聪明一世,恐怕也想不到这一层吧。
  
  与两个脑筋狂转的人不同,江潇现在正在逛街,这原本就是他最喜欢做的事之一,自从朝阳出事后,他好像没有时间享受这件事了,所幸趁着空闲,争取感受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美好。
  
  城里的气氛与往日没有什么区别,府衙中却不一样,比较沉闷。
  
  马富云将混子盗贼团的提议对知府言明,然后等在一旁,静候着他的答复。
  
  知府听完后并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回应,反而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你怎么看?”
  
  “我没有什么看法,全凭知府大人吩咐”马富云立马表态。
  
  “他怎么看呢?”知府又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知府大人口中的他是谁?”马富云心中有了答案,又不得不问。
  
  “你的好侄子,跑到我府里大闹一顿的那位”知府用察觉不出任何情绪的话回道。
  
  “他……他说全凭知府的意思,他并没有想法”马富云心里忐忑不安,哪个他都得罪不起,夹在中间很难受。
  
  “我也没什么想法,你按自己的想法做”知府说完挥手示意他离开,他还有很多公事要处理。
  
  “知府大人,你们都不说具体,我也太难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马富云跪了下来,低头恭谨地说道。
  
  “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做也行不做也行,这件事对西平造不成什么影响,他想做就让他做,我没什么意见”知府不耐烦地回道,他的态度让马富云一愣。
  
  “啊?知府大人,您不是说城里的人都要保护吗?盗贼团应该要对付田家,您怎么?”马富云也不好继续往下说,说上面人的坏话在哪里都行不通。
  
  “他们田家也对付过其他人,我也没有多做什么,应该说这是相对保护吧”知府停下手中事站了起来,意味深远地说道:“我所需要做的是维持西平的安定,保护只是表面功夫,实际上西平本来就有阶层差异,上对下有绝对的压制力,但下对于西平来说又不可或缺,我对他们有压制和保护,只是维持住这一阶层而已,并不是只对某个人或家族”。
  
  “知府大人深谋远虑,小人高山仰止”马富云从那段话中只听出了一个道理,大棒和萝卜都要给,田家说不定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知府大人要打压一下。
  
  “别拍马屁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知府又坐下批阅公文。
  
  “小人告退,小人会参加这次的计划”马富云知趣地说完选择就直接离开。
  
  “大人?田家似乎很重视这次行动,仅让马宝商行一家参与实力恐怕不足”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他全身黑衣,只露出了一双锐利的眼睛。
  
  “不要紧,此事自会有人照应,倒是王家如何了,有没有查出其背后突然冒出的势力”知府眉头微皱。
  
  “那人神秘莫测,应该是从上面下来的,他接近王家恐怕有不好的想法,其目的也不知是什么,可能和宝库有关系,是不是要让暗影会介入了”黑衣人问道。
  
  “若真是如此,暗影会也不会提供信息给我们,虽说先锋是我胞弟,但他也要遵守规则,你们不要妄动,让他们先动,狐狸尾巴迟早会露出,正好这次动一动田家,看他们王家如何反应”知府一副尽在掌握的表情。
  
  “是”黑衣人领命,很快消失在房间中。
  
  “唉,这个破宝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算了,赶紧把事做完回去陪阿珂,她现在变回正常人,也该给她找个好人家了”知府大人想到这里,批阅公文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郑三九回到暗影会,把田家发生的事大概讲了一遍,郑不双马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快带我去,我随便许诺事后帮他们重掌田家就会多出十几个打手”。
  
  随后他对郑三九更为不满:“你怎么这么没用,当场答应下来不就好了,还来找我,活该杂役一辈子”。
  
  “如果同意和田家家主合作,大长老就会视我们为敌人,你要考虑清楚再选,如果走了一步死棋,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郑三九提醒道。
  
  “废话少说,这次还是我亲自出马,你说的话一点参考价值都没有,总是畏畏缩缩,能成什么事”郑不双不屑道。
  
  “还有,我没有接触到血衣会,四大势力共同封锁了那地方,如果去找,会被怀疑上,只有单独引出血影才好接触”郑三九没有再争辩,将他的调查结果说了出来。
  
  “药呢?”郑不双根本不关心这个,他的目的是解毒药。
  
  “这是我费了很大劲才买到的上等解毒药,它能化解对先天生效的一般毒素”郑三九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裹,郑不双二话不说就抢了过去,接着夺门而出道:“赶紧去商量大事,没功夫在这里闲聊”。
  
  郑三九摇头叹气,只能跟在他身后,在某个地方追上然后给他带路,郑不双根本不知道路,跑那么快也没用,这样毛燥的一个人,能顺利造成任务吗?他心里不知道第几次失望了。
  
  田不群回到家里的院子,对田平治和田平獠描述了发生的事,田平治震怒之下扇了他一巴掌。
  
  “大哥,不群已经处理得很好了,你打他做甚?”田平獠急忙劝道。
  
  “你以为我害怕失去能力而不敢练那本秘籍吗?你错了,我敢,为了复兴田家,我有什么不敢的,关键是你根本不知道这本秘籍一旦练了就停不下来了,如果你不能在限定的时间里突破,就会全身经脉倒错,混乱而亡”田平治痛心疾首。
  
  “父亲,那有什么关系,以我的天资,你还怕我练不成吗”田不群以为父亲是因为他把秘籍泄露了才生气,原来是关心他的生命安危,感动之余下定决心练好神功。
  
  “你根本就没研究透,这本秘籍练到后面,每天都需要数十名女子陪你练,你想想后果吧”田平治光是用想的就觉得恐怖无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异世潇洒游》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