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异世潇洒游 > 第26章 又当内奸

第26章 又当内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天快亮时,又有一波人过来,他们没有敌意,按照二当家的意思把石料搬上三轮车,推回营寨,江潇迷晕不愿跟着的狼犬,跟了上去。
  
  “那边背狼犬的新人,我们怎么没有见过你”一个贼众问道。
  
  “我是一个路人,见到二当家武功盖世,觉得和他混一定有前途,决定加入你们”江潇信口胡言。
  
  “兄弟还是有眼光的,我们混子盗贼团最近出尽风头,势头正盛,新加入的人很多,我比你早几天加入,你就叫我一声酱哥吧”那个人脸上写满自豪。
  
  “好的,酱哥”江潇准备从他口里套消息,所以没有拒绝。
  
  “酱哥,我们的大当家是哪位豪杰呀?”他马上好奇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才加入几天,只负责一些基础的工作”酱哥不好意思地挠头。
  
  “原来是这样,我萧洒一定要好好干活,天天向上”江潇渐渐和他攀谈起来。
  
  又走了约莫一个时辰,来到一个小山前,上面的寨门和哨塔看得很清楚,规模不大不小,江潇心中开启琢磨。
  
  “那个萧洒,跟我走,我有事要你办”二当家让里面的人打开寨门后,吩咐道。
  
  “好的,二当家”江潇对酱哥告别,跟在二当家身后,来到了一个不小的营帐中。
  
  “现在该怎么办”二当家一进帐就面露惊慌地向江潇问计。
  
  “你在怕什么?你现在还是二当家,现在是在大本营,他还能直接杀了你?”江潇放下狼犬,平静地回答,内心却对他有点鄙视。
  
  “可是按你的说法,他把我的功劳占为己有,又把我的班底给毁了,我拿什么和他争?”二当家还是急躁地走来走去。
  
  “班底没了再培养就行了,不是来了很多新人吗,你去招一些不就可以了”江潇语气平静。
  
  “万一又有毛子那样的人,我该怎么办”二当家眉头紧锁。
  
  “内奸本来就是双风险,他可以害你,你也可以用内奸影响对方的判断,给对方做陷阱,这是我要考虑的事,你只要当好二当家就行”。
  
  “好吧,那我去招一些人”二当家眉头展开,迈着大步准备出去。
  
  “等一等”江潇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二当家疑惑道。
  
  “你就把我晾在这了?”江潇语气有点不满。
  
  “不然呢,你要做什么”二当家直言道。
  
  “你先给我讲一下三当家的情况,详尽一些,最好能让我分析出他的性格,然后针对他的弱点设圈套”江潇提出要求。
  
  “那个家伙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腿还有疾病,连走个路还要人推,像个巨婴,让他这种人当我们的头我绝对不允许”二当家说着说着就发起怒来。
  
  “怎么回事,说清楚,他的腿到底因为什么出的事?”江潇察觉到要素。
  
  “我怎么知道?老大收他的时候他就这一副样子,刚来的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天天吃白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拉拢了一些人,后来老大也不知怎么了,偏偏把三当家的位置交给他,简直莫名其妙”二当家的话充满愤慨。
  
  看来从这家伙身上也问不到三当家的关键点,江潇话题一转:“你的老大又是什么来头?”
  
  “老大就是老大,一身本领让洒家信服,如果不是他要退隐,我才不会争这个大当家”二当家又变脸为崇拜。
  
  喜怒形于色,完全以武力定喜好。难怪那些喽啰不愿意他继任,如果他接手,估计盗贼团不会混得长久,要不要换一个合作伙伴呢?
  
  “哦,知道了,你现在带我去见那个俘虏管事,然后你就可以去做其他事了”江潇不动声色,准备先干正事。
  
  “他被那个巨婴抓走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杀他?”二当家不解地询问。
  
  “无聊,连你都知道抓他换取更大的利益,那个三当家难道不知道吗?趁现在你的级别还比较高,我们把他弄到手里,才能在以后的对抗中占先机”江潇没好气地解释。
  
  “哦,我们这就去牢房”二当家有点失神地走去营帐,江潇扛着狼犬也跟了出去。
  
  “二当家,对不住,三当家正在里面提审俘虏,希望你不要进去干扰”守牢房的人拦住了两人。
  
  “该死,到底我是二当家还是他是二当家,我只是想见那一个人都不行吗?难道我没有提审俘虏的权利?”二当家气得直跳脚。
  
  “当然您是二当家,只是三当家吩咐这次审问很重要,不能被人打扰,您就稍微忍耐一下吧”守门人回答得不紧不慢,显然有人指点过。
  
  “放肆,我今天非要进,你拿我怎样?”二当家一把推开那人,准备暴力打开房门。
  
  怎料门突然打开,一个偏老的人推着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年轻人身下有一个木制轮椅。
  
  江潇眼神一凝,这个组合的确很奇怪。
  
  “三哥,不要难为阿蟀了,他只是按我的吩咐做事,您要怪就怪我”年轻人的语气有点阴柔,他记得小兵的名字还能收买人心,二当家和他一比实在差远了。
  
  “哼,和一个残疾人有什么好说的,让开,我也要提审俘虏”二当家的讥讽之言让守门小兵露出不快的神情。
  
  “二哥要见俘虏自然没问题,只是这个背着狼犬的人较为眼生,不知是哪位兄弟”年轻人把目光放在江潇身上。
  
  “他是我新收的一个小弟,抓到了俘虏放走的狼犬,现在要送狼犬进牢里”二当家讲诉江潇事先告诉他的说法。
  
  “是这样啊……二哥请”年轻人吩咐身后的老人转过轮椅,给二当家让路。
  
  “算你识相,我们走”二当家带着江潇进入牢房。
  
  年轻人在二当家走过时低下头,抬起头时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老人推着他离开。
  
  “公子,怎么办,那只狼犬被抓回来了,您的计划可能要……”老人充满担忧。
  
  “无事,计划本来就不能保证竟全功,只要事情的发展对我们有利就行,我们从那位管事口中获知了很多信息,可以进行新的谋划,只是……”年轻人突然一顿。
  
  “只是什么……有什么老仆能做的一定要吩咐,老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老人无比认真。
  
  “王爷爷,别这么说,如果不是您救我,我早已丧生犹兽口中,您还把功力传给我续命,只是我这腿回天无术。就算我为了报仇要赴险,也不会让您出事”年轻人抬起手盖在老人的手上。
  
  “我只恨自己实力低微,不能亲手报小姐的仇,田家那个混蛋只是贪图小姐姿色,枉费小姐对他一片痴心,玩腻之后,那混蛋不仅暗害了她,还对亲骨肉的你出手,要不是我意外得知了他的奸计,恐怕连你都难逃他的毒手”老人十分气愤。
  
  “事到如今没什么好说的,王家绝对不会为了我这废人对那个人出手,只有靠自己了”年轻人叹了一口气。
  
  “公子不必灰心,西平的盗贼势力也不弱,听说他前不久做了错事,已经被贬成商队护卫,只要我们积累足够的实力,一定能手刃他告慰小姐的在天之灵”老人鼓舞道。
  
  “是,我们的目的就是如此,借一个优秀盗贼团首领的身份吸引草鞋盗贼团的注意,如果我能成为它们的一员,说不定就可以复仇了,只是这一步就挺难,好不容易成为三当家,那个二当家也不足为俱。本来马宝商行是意外惊喜,我们可以节省大量步骤。结果突然跑出一个不稳定因素,横生了许多枝节”年轻人脸色凝重。
  
  “公子是说刚刚背狼犬的人?”老人有点困惑。
  
  “是,我推断昨天的计划失败几率很小,结果毛子和小刀他们全军覆没,连暗手狼犬都被带了回来,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二当家不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厉害,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多出来的那个人就是原因”年轻人回头看向牢房。
  
  “我们要不要现在解决他,万一他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老人神色一冷。
  
  “不急,我们已经和那个管事达成了交易,他不会出卖我们。那个人得不到任何情报,如果他是聪明人,自然会找上赢面比较大的我们,主动找他会很被动,毕竟我们对他的目的一无所知”年轻人轻轻道。
  
  “要是他不配合呢?”老人问道。
  
  年轻人咳嗽几声:“自然是除去他,我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我一定要对那个人复仇,即使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对于挡在我前面的石头,或许无辜,我也只能打碎它了”,说完年轻人往地上一指,某个石头竟然真的应声而碎。
  
  “公子,不可妄动真气,由于不是你修炼出来的,你使用会对身体造成负担”老人又露出担忧神情,急忙把他推回营帐。
  
  牢房中,二当家把江潇送到某处:“我把你送进来了,现在要去招人了,你问完了就回我的营帐”,他说完就离开了。
  
  江潇看到不远处的一个中年人被捆着靠在墙边,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他让狼犬苏醒,狼犬醒后兴奋地在中年人面前跳来跳去,嘴里发出高兴的呜呜声,还在中年人脚边舔了几下。
  
  “小强,你怎么在这?我不是让你离开吗?”中年人被异动惊醒,看到狼犬后有点讶异。
  
  “他被一些犹兽攻击,我救了他,不过我们俩都不幸被贼人抓住了”江潇哀叹道。
  
  “是吗,那阁下为什么没有被绑住,是和他们是一伙的吗?”中年人并没有相信。
  
  “因为后来我决定加入他们,现在的确能算一伙,上面的人派我来问一些事”江潇解释道。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小伙子,我劝你一句,当盗贼可没什么前途”中年人把头一偏,不肯合作。
  
  “那我当个商人如何,我决定放你走,你可以开个价,如果合适,我们就达成交易”江潇露出笑容。
  
  “你?我看不出你有交易的能力,你有什么本事能放我和小强出去,我看你不想当商人,而是想当个骗子”中年人讥讽一句。
  
  “那我就先展现一下诚意”江潇解开捆住他的绳子,笑着看着他。
  
  “你是认真的?”中年人有点不敢相信。
  
  “诚意给你看了,你的决定如何?”江潇漫不经心地问道。
  
  “对不起,我拒绝,我和小强即使出了牢房也跑不出寨子,终究是无用功”中年人摇头拒绝。
  
  “看来刚才进来的人果然给了你很大的优待,我放你离开都不接受,难道他的条件是不仅放你离开,还把货物还给你?看来你这商人当得挺好,懂得价高者得”江潇所有所思。
  
  “你在胡说什么,我听不懂”中年人连忙否认。
  
  “你说我现在杀掉你会怎样?”江潇突然露出阴森的表情。
  
  “你疯了,难道不怕我背后的马宝商行报复吗?”中年人脸色剧变。
  
  “我都说我是新加入的,杀了你,即使你的商行找上门来,提前几天跑路他们又奈我何?”江潇撇了撇嘴。
  
  “那你不怕寨里的人不放过你吗?”中年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逐渐恢复。
  
  “你偷偷把绳子解开,我不小心推了一下,结果你太脆弱摔死了,或者我把头撞一下,然后用武器杀你,你暴力想逃脱,我尽力阻止之下把你误杀了,这样又如何,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俩,把你干掉后怎么说还不是由我来解释”江潇冷笑道。
  
  “你……”中年人欲辩无词。
  
  “现在你该考虑货物和命哪个比较重要了吧,选好买家也是商人重要的一环”江潇趁势追击,“先提醒你一点,和你交易的是三当家,我是二当家手下,不要寄希望他会因为一个死人而找我麻烦,或许他还要急着替你收尸,免得引火烧身”。
  
  江潇说完踱起步来,毫无节奏的声音在房中响起,中年人此时面色难看,心中正在不断权衡利弊。
  
  “你放了我有什么好处,我不相信你会做无本生意”中年人沉思许久,问了一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异世潇洒游》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