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异世潇洒游 > 第20章 你不要过来啊

第20章 你不要过来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子你没有精神病吗?”孔老头看着满脸猥琐笑容的江潇,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何处此言?博学的师父”江潇笑着反问一句。
  
  “你昨天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会赢,然后就在床上趴了一天,你知不知道毒丫头已经在炼药室待了一天,光溢出的气息就有十几种,明天的比试你又准备投降了?”
  
  “规则都没定,当然不急,她那么拼命炼药,显然没有底,而我却对她的水平已经了如指掌”江潇将脚靠在石墙上,头倒垂在床边。
  
  “你了解什么?四味三别离可不是毒老头最厉害的毒,那种毒是用来折磨人的,真正的毒……”孔老头说到这突然停住了。
  
  “他们并不会用那种瞬间致命的毒药来对付我吧,所以没什么可怕的,只要留给我解毒的时间,我自然能拖倒他们,毒虽然也可以治疗身体,但有强烈的副作用”。
  
  “原来你是打这个主意,不错,要留手的确限制了毒的威力”孔老头点点头,不过又摇头:“还是不对,我总感觉你小子有什么阴谋能获胜,说出来让我指点一下,说不定能让你胜率更大些”。
  
  “还是别了,说了估计马上就被你卖了”江潇打断了孔老头的自我陶醉。
  
  “切,不说就不说,你要留心毒老头的……”孔老头开始讲解几种毒老头常用的几种强力毒药。
  
  “等一等,你不如去毒老头那边讲讲我常炼的几种坑人药”江潇听了一会儿,提议道。
  
  “看来我真的要为你炼一些安神药,你不会是昨天太拼了,现在还在说胡话吧”孔老头准备给江潇检查身体。
  
  “我很正常,此乃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是上乘的心理战术”江潇身体一转,恢复正常的躺姿。
  
  “你别又像第一局主动放弃了,我帮你去刺探些情报”孔老头说完就出去了。
  
  江潇看到孔老头出去后,赶紧坐了起来,把藏在床脚边的小药炉拿了出来,把一些粉末放入,然后倒入某种液体。
  
  不是他不相信孔老头,只是他今天来了数次,动不动就问他的决策,行为太过可疑,江潇不得不瞒他一手,毕竟那个毒女孩的水平真的很强,他要是稍占下风估计会被逼到没法还手的境地,这场比试他还是要赢的。
  
  望着液体融合了粉末,江潇总算放下了心,他已经预想了数种情况,然后在规则上争取一些优势,理论上有很大胜算。
  
  江潇又从衣服的暗袋中拿出几个小事物,仔细拼装,然后把国师药材出品的上等药放了进去,最后又放回衣服中。
  
  “那个女人到底会拿出什么对付他,还有点小期待呢”江潇闭上了眼睛,他现在才要开始休息,为明天的战斗养蓄体力。
  
  “你这小子属猪的吗?昨天睡了一天,还睡”孔老头隔天来到江潇的房间大喊,在他稍做整理后就把他拉到外面的某个地方。
  
  “这里是哪里”江潇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这是我模仿师门决战之间做的石室”孔老头指了指前面的石壁,一脸认真。
  
  “这么有仪式感,这个什么决战之间是干嘛的”江潇来了兴趣。
  
  “我现在也不想告诉你,你只要知道这是你们的比试地点就行了”孔老头明显对昨天江潇的敷衍耿耿于怀,一副傲娇不想说的样子。
  
  “决战之间是我们师门药与毒两方分高下的地方,关系到一个……”毒老头正要解释,突然孔老头打断了他,示意他不要说下去。
  
  江潇有种不妙的感觉,怎么会变得这么正式,还有那两人怎么会在这件事上意见一致,换作平时早就互怼起来。
  
  “咳,现在说一下规矩,你们俩进入决战之室,手段不限,最后谁站着,或者有人投降,比试就结束了,注意,不能恶意伤害,做出危及对方生命的事”孔老头讲诉着比试规则。
  
  “可以场外求救吗,万一对方不知分寸,下手过狠,我害怕自己会来不及投降就凉了”江潇装作害怕的样子问道。
  
  “可以”孔老头点了点头,指了指石壁上的通风口,“这个孔连着外面,如果有求救的意愿,可以通过这个孔叫我们,不过你喊了就算你输”。
  
  “怎么说得好像只有我会求救一样”江潇抗议道。
  
  “嘿嘿,那我们就看看谁会叫救命”毒老头在一旁坏笑道。
  
  江潇看了看他身旁的毒女孩,穿得比前天清爽,衣服宽松了很多,里面应该藏了很多毒药吧,最让他关注的是女子脸部的面罩嘴的部分被裁开,露出了两片清唇,到底是因为她有洁癖,那里沾了血迹就被她放弃了,还是她嘴里纳毒,准备在近处时喷出来袭击他呢。
  
  江潇没有再观察女子,有时过多的忧虑反而会让人判断不清局势,他已经把能想到的施毒方式都做了反制对策,所以还是坦然面对吧,他走向决战之室,女子也跟在他身后,孔老头打开了石室。
  
  里面很普通,就是一个近似圆形的场地,然后某处石壁上歪歪斜斜地刻了一个丹炉,上面有两颗丹药,一颗没有填色,另一颗是黑色,并且是方形的,江潇确定这是出自孔老头的手笔,除了他没有人画丹药能刻成方的。
  
  正当他想嘲笑孔老头时,轰的一声,石门关闭,整个空间突然变暗,视线全失。
  
  “快开门,我怕黑”江潇敲着石壁小声地喊道。
  
  突然几股液体泼在发声处,嗤嗤的声音逐渐响起,却没有人的惨叫声。
  
  “喂喂,太狠了吧,你这也算不恶意伤害吗”江潇掏出一个发光石头,站在不远处,望着被腐蚀的地面震惊道。
  
  “我会负责”女子冷冷道,往江潇处又丢了几瓶腐石液,江潇把发光石头往某个盒子一装,石室又恢复黑暗,而他也趁机往远处躲去。
  
  “他们应该开始了,你不会中途阻止对吧”毒老头对着孔老头说道。
  
  “那当然,我都收了你的东西,自然说话算话”孔老头比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多年不见,你倒是学会了狮子大张口”毒老头不屑道。
  
  “错,我这是合理拿报酬,按决战之间的规矩,赢家可以向输家合理要一件东西”孔老头反驳道。
  
  “你居然会认为你的弟子会赢,也不知道谁给你的信心”毒老头摇了摇头。
  
  “非也非也,我是说不管怎样都是我赢,谁让你有求于我,东西都给我了”孔老头摇头晃脑道。
  
  “你该不会忘了决战之间的规矩吧,丫头一赢,我立马可以要回来”毒老头嘎嘎怪笑。
  
  “什么,你……好卑鄙”孔老头这才反应过来。
  
  黑暗中的江潇仔细想着对策,对方很谨慎,没有说过一句话,并且很冷静地隔一段时间才丢毒药,让人摸不清她的具体方位。
  
  让江潇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对方好像很清楚他的位置,所丢的毒药基本在他附近,有几次差点打到他,幸好他灵巧地躲开了。
  
  难道对方有夜视能力?自己现在还不太适应黑暗,只能看清约一尺的范围,这样下去也太不利了,必须恢复光源,但随意丢出发光石头,可能会被对方抢走,拿在手里又成了活靶子,必须要让光源固定在某处,而且不能被抢走。
  
  很久没有使用黏弹了,江潇决定重新回味一番,他摸出几颗黏弹,朝四周撒出,某个方向有移动的声音,江潇没有心急,任黏弹砸在墙上,发出噗的声响,根据响声出现的时间差,江潇判断自己应该处于圆心偏左上的地方。
  
  回忆出方形丹药的位置,江潇侧移几步,躲过女子的投掷攻击,他将仅剩的黏弹几颗丢在地下,几颗砸入方形丹药孔,趁着粘液冒出之时,将发光石头取出,嵌在上面,借着光线,江潇看清了洞穴里的状况,他脸色一变。
  
  “你还是等不及拿出那个发光东西了吗”女子走到近处冷冷地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没想到你居然也会用些水来冒充毒药,不过我们现在只是条件对等,你为何这么高兴”江潇扫视了周围一圈,很快平复心情。
  
  “因为我服用了夜萤,夜视能力会暂时加强,但药效过后,夜视能力反而会下降”女子答道。
  
  “哎呀,看来你果然有备而来,这对我可太不公平了”江潇摊手耸肩。
  
  “那你的石头呢?”
  
  “只是我的必备道具而已,我可不想再经历过没有光的痛苦”江潇笑道,指了指地上的黏弹。
  
  “你……”女子身形有点站立不稳。
  
  “黏弹会发出一些强刺激性气味,能掩盖其他气味,我在上面撒了些失神香,我想不管你是想除去光源,还是想对我偷袭,总该要来这附近,设个陷阱一定能有收获”。
  
  “这点对你也适用”女子吃下一粒黑色丹药,往后撤了几步。
  
  “我知道,女孩子身上总会有点奇怪的香味,防狼特别有效”江潇也拿出一粒丹药服下,跳到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女子。
  
  女子右手一挥,大量黄色粉尘席卷而出,直接朝江潇飘去。
  
  “粉尘毒和烟雾毒很容易被风影响,这点应该不用我说吧”江潇将上身外衣脱下,摆动起来,粉尘被吹向女子。
  
  “它们的优点呢?”女子突然开口问道。
  
  “不好!”江潇赶紧退到墙壁周围,只见那女子往烟尘中丢入了什么,烟尘中心像是被什么引爆一样,快速向四周扩散。
  
  江潇拿出一小袋清水,挤出液体抹在脸上和露在外面的肌肤,防住烟尘的腐蚀性。
  
  “洞里这么小,你不怕伤了自己吗?”江潇行走在烟尘中,缓缓问道。
  
  “一个毒师最先要防范自己的毒”女子冷冷道,左手又抛出绿色粉尘,两种粉尘似乎相互关联,江潇待的区域变成了蓝色。
  
  “厉害厉害,融合了”江潇拍拍手,表示欣赏,“不知还有没有红色之毒”。
  
  女子看到后眼神不变,真的从怀里摸出了一包东西,撒了出去,正是江潇念叨的红色粉尘,三种粉尘结合后变成黑色,将他的身影淹没。
  
  “要死要死,我的防毒液有点顶不住了”江潇的声音从烟尘中传出。
  
  女子眉头微皱,显然不肯相信一个在毒尘中敢于开口说话的人会陷入困境,正当她想做些什么的时候,一个调皮的声音道:“旋转吧,雪月花,小陀螺变身”。
  
  黑色的粉尘被吹来,女子急忙后退几步闪躲,只见江潇在那里不停地旋转,粉尘被他吹向四周。
  
  “有点晕,看来我耳朵还是不给力”江潇转到一定程度后,停了下来,捂住头哀叹道。
  
  “太好了,你果然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倒”女子露出了笑容,只是在江潇看来,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所以你接下来会干嘛”江潇看女子许久都没出手,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不妨猜一下,我会怎么毒你”女子的话语还是冷冰冰。
  
  “我猜,你应该会利用还没有沉淀的毒粉尘再做着什么吧,比如点燃造成双重毒什么的”江潇侃侃而谈。
  
  “错了,在你用风吹散粉尘时就该想到,有些毒本身就是另一种毒的解药,黑色粉尘是其他颜色粉尘的解药,但其他颜色却解不了黑色粉尘的毒”女子快言快语。
  
  “我……原来如此,难怪你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就能站在粉尘中,我觉得头晕,是因为中了多种粉尘毒”江潇开始站立不稳,像是要摔倒的样子。
  
  “别装了”女子眼色一凝。
  
  “我还以为你会过来扶我一下,这样我才好把好东西泼到你身上,没想到被你看破了”江潇一改之前的模样,有点遗憾道。
  
  “看来我的毒没有对你生效,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异世潇洒游》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