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异世潇洒游 > 第17章 卖徒弟的糟老头

第17章 卖徒弟的糟老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潇取出大石头附近的包裹,回到部落,将一些新东西放入包裹,然后躺在床上好好休息,等待着天明。
  
  天刚蒙蒙亮,闲置房外就传来召集号角,江潇收好东西,准备和他们告别。大部分西亚人还是决定搬迁,小狸也在其中。
  
  “萧哥哥,记得我们的约定”小狸走时对江潇依依不舍,在莉丝的劝说下她才移开脚步,只是走远了仍不时回头,江潇对她挥手,一直送别到再也看不到她。
  
  “小狸,江哥哥会遵守约定,只是到时你还会这样喜欢我吗?”江潇神色凝重,转身离开。
  
  他来到五指谷,准备取走师傅留下的武器,按着记忆中的方向,江潇来到岔路口,选择了大拇指,往深处走去。
  
  与小拇指的环境不同,这里比较荒芜,只有几片绿色点缀在地上。
  
  师傅到底会将武器藏在哪呢?江潇看着这普通的地面,想不出哪里有异样。
  
  慢慢深入,江潇在尽头发现了一个小土坑,江潇仔细检查泥土,已经有龟裂的痕迹,说明存在有些时日了,田湿说过,轻鸿泉水会在季节变动时改变流向,可能当初轻鸿泉水在大拇指,所以才会留下这样的坑。
  
  师傅会不会藏在泉水下,也就是现在的小土坑下呢?江潇有此想法后开始挖土,挖了几丈深,结果没有任何东西。
  
  有没有搞错,难道自己一开始就想错了?师傅留下大拇指没有其他含义?只是率性而为?那自己可背了大锅,现在武器没到手,还要被其他势力盯着。
  
  不过这样也不错,自己随便造一把武器然后把锅丢给某方势力,这样不就可以了吗,接着假死来个死无对证,让他们有冤无处伸,江潇开始想阴谋。不过这样师傅和血影之间的故事就留下遗憾了,他不想放弃。
  
  突然一声猴叫惊扰了他,他的包裹又被那只小妖猴乱翻,不过很快妖猴就倒地了,江潇早就在包裹上做了手脚,如果不是用特定手法解开,上面的昏睡粉就会飘散出去。
  
  把小妖猴的屁股打成真的猴子屁股,它苏醒过来后,捂住屁股跳走了,江潇追了上去,准备拜访一下猴哥,猴哥是这里的大地主,或许知道武器的信息。
  
  中指区域比小拇指的环境还要好,还有各种果树,难怪猴子们会选这个地方当基地。
  
  小妖猴一边跳一边叫,树上的猴子都对江潇开始低吼。没过多久,有一撮金毛的猴哥就出现了,它一靠近就想摸江潇的头,被他灵巧地躲过。
  
  “丫丫哇……”江潇瞎说了一通,然后双手比成一柄武器的样子,企图从猴哥身上问出什么。
  
  它扣头晃脑,显然没听懂。江潇也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天真,猴哥虽然有灵性,但让他听懂也太为难它了。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猴哥伸手拉住了他,然后高吼一声,快去地向深处跑去。
  
  江潇心中一动,跟了上去,中指深处有一处洞穴,猴哥钻了进去,江潇紧跟其后,也不知道这洞穴到底连接哪里,四处都很亮,水气也很重。
  
  猴哥来到洞穴中的小洞穴,里面居然有各种石制家具,角落石床上,一把形式奇特的剑吸引了江潇的注意。
  
  江潇慢慢靠近,那把剑的样式很奇怪,剑鞘十分朴素,和剑柄上镶着名贵宝石的剑十分不搭,更奇怪的是,鞘口还有很大的空,这好像不是配套的剑鞘。
  
  猴哥指了指剑,然后比起了江潇刚才比武器的姿势,江潇把剑从剑鞘中抽出,仔细观察。
  
  好古怪的剑,上段白,下段黑,上段剑身轻薄,质地坚韧而锋利,明显是软剑的做法。下段剑身厚重,只有一边有锋,离刃越远剑身越厚,很容易联想到刀。
  
  两段由一道缝隔开,没有相融的接痕,江潇检查剑柄,在护手的地方有一个小推格,他将剑对准石壁,小心推动,一种机括声响起,上段软剑居然射了出去,与石壁擦出了火花,但软剑剑身和本身的推力并不能刺穿石壁,软剑弹开掉在地上,由一些近乎透明的金属链连接着原剑。
  
  这种力道好像不是用于刺杀,可能有其他用途,江潇又推动黑科技开关,软剑慢慢地回收到原本的剑上。
  
  “吱吱”猴哥在一旁看得很激动,一把抢过了这古怪剑,也推动机关让软剑发射,然后猴舞猴蹈起来。
  
  这柄剑更像奇门兵器,如果不习惯,很容易伤到自己,猴哥耍了几下差点划伤自己的皮毛。江潇不免有些后悔,当时要是问清楚武器的样式就好了,他现在不能百分百确定这把剑是师傅留下的,但他大概率认为是这把。
  
  现在还是先藏一藏,等问到确切消息后再想计划,江潇想拿回这把剑离开时,猴哥不想给,拼命地指自己,再指剑。
  
  看它的样子就知道它在说宝贝是它的,不想给。你这猴头菇,哪有猴子玩剑的,江潇心里鄙视了几番,决定给他做一把猴子通用武器——棍棒。
  
  江潇花了几天时间,在洞穴中打磨了一根小石柱,刻上了印象中的花纹,一根雕花石棒完成,他用这石棒换到了剑。看到猴哥兴奋地转棒子,他心里有一丝欣慰,果然猴子还是喜欢玩棒子。
  
  用白送的剑鞘装住剑,然后在外面裹了一层皮,让它看起来像长柄兵器,江潇背在身后,看起来更像一位侠客了。
  
  望了望北方,江潇熄了去宁静谷的心思,护卫半步宗师都很在意,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去探险的,还是先提高实力为上,他往东南翠萍山行进。
  
  一般来说,炼药产生的药香会使周围的植物生长得更茂密,所以一些荒凉的地方直接排除。东南方向有竹林,枫林和松林,江潇决定先往竹林探查。
  
  他仔细闻着空气中的味道,试着闻香辨位,结果好像只有浅浅的竹香,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敲击竹子的声音,江潇马上卧倒,把地上的叶子往身上一盖,屏息起来。
  
  “可恶的湿兄,就知道炼药,也不陪我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竹子倒下的声音。
  
  地上的江潇已有了大概的想法,某湿兄估计惹诗妹不高兴了,她来竹林发泄怒气,这样就好办了,无论是跟踪她或者绑架她都能达到目的。
  
  江潇慢慢抽出一道黑巾,蒙住脸,头往地上蹭了几下,把怪剑放在地上。一下子跳出来大声怪叫道:“那边的小妞,陪哥哥玩玩”。
  
  “哪里出现的银贼,正好让我发泄”诗妹抽出一道银鞭,巧手翻转间向江潇攻去。
  
  江潇心中鄙夷:一点经验都没,鞭法的优势在于灵活,在竹林里丧失了大半威力,她应该第一时间跑出去在空旷的地方打。
  
  江潇几个侧步,借助竹子躲避鞭法攻击,然后趁机向诗妹靠近。
  
  “小贼受死”诗妹突然扫出一团绿色烟雾。
  
  “哎呀,我的狗眼瞎了,女侠饶命”江潇趴在地上翻滚起来,不停求饶。
  
  “哼,像你这种贼人,杀你脏了我的手,你就自生自灭吧”诗妹转过身,准备离开。
  
  “谢谢女侠,作为报答,我就只劫财不劫色了”江潇一下子跳起来,月影步发动,瞬间来到女子身后,趁着她还未转身之际,在她的颈,背,腰各点一下,封住了她的行动。
  
  “你……”诗妹惊疑地说不出话。
  
  “姑娘好香呀,我有点改变想法了”江潇以猥琐的语气在诗妹耳边轻声道,还撩了她的头发。
  
  “你离我远点,我要叫了……我湿兄和师父很厉害,你动了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美女是在提醒我灭口吗,放心,我很快的,一分钟完事,半分钟擦纸,人们都叫我快乐风男”江潇开始讲荤段子。
  
  诗妹虽然没听懂,但从他的眼神就看出不是什么好事。
  
  “你要杀便杀,他们会为我报仇”诗妹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江潇掏出一颗绿色的药丸,塞进诗妹的嘴里,她惊恐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面目全非丸,你差不多该感觉脸皮发烫,有点微痒,又有点微干,不一会儿,满脸就长满痘痘。注意,千万不要用手抠痒,不然嘭的一声,整个脸就爆炸,然后脸上出现坑坑洼洼,即使传说中的还我漂亮丹也不能治疗这种丑态”江潇又开始胡言乱语。
  
  “你……究竟想怎样”诗妹被拿住了女性最大的弱点——美貌,她也开始服软。
  
  “我和你家的老头子有恩怨,但他躲得死死的,你告诉我他的地址,我就给你解药”。
  
  “休想,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爷爷”诗妹严词拒绝。
  
  “那算了,我自己慢慢去找,可怜一张美丽的脸要从世界上消失了”江潇遗憾道,大步往前走了些距离。
  
  “等等,我告诉你,爷爷在晚枫林的西边,你快给我解药”诗妹看江潇越走越远,脸也变得很痒,不由得出声阻止。
  
  “这才听话”江潇喂给她一粒红色的丹药,然后往她身后走去,到了先前的藏身处,他拿起包袱和怪剑,做了一些踩竹子的声音,实际悄悄走到远处,换了一身毛皮装,背上怪剑,然后哼着歌向诗妹走来。
  
  “啦啦啦,我是砍竹的小行家,一根竹子十五文,买到大包填肚子”。
  
  “咦,这里怎么有个大姐姐站在这里不动,哇,仔细一看,这不是恩人田大哥的诗妹吗,这是一种独特的医术吗,我也来试试”江潇开始学诗妹站着不动。
  
  “你这家伙,我是被坏人点穴了,快点去找我师兄来救我”诗妹本来碰到江潇看到自己这样有点不好意思,却被他的动作气到了。
  
  “点穴?是不是就是不能动了,那我试试,嘿嘿嘿……”江潇挠了几下诗妹的胳肢窝。
  
  “你……混蛋……我一定要教训你”诗妹边笑边骂。
  
  “看来大姐姐说的是真的,真的有坏人,我赶紧带你跑,要往哪里走”江潇装作天真地问道。
  
  “去竹林东边的松林,我的家就在那里”诗妹答道。
  
  “没问题,我马上带你走”江潇一手揽腰一手抓住诗妹的脚,将她横扛在肩上,向东边跑去。
  
  “把你的破东西拿下来,硌到我了”诗妹抱怨道。
  
  “抱歉,大姐姐,我们接下来往哪里走”,江潇将怪剑移到前面,然后侧着身子,让诗妹能看到前面。
  
  “在前面两株松树中间有块石头,石头旁边地上有个凸起,你踩一下”诗妹吩咐道。
  
  江潇一一照做,发现旁边的山体突然出现了一个洞,他带着诗妹进入其中,突然一个老人出现在洞口,看到诗妹后关切地问:“怎么啦,诗儿”,他接过诗妹,在她肚子上点了一下,解除了她的封穴状态。
  
  “哇……爷爷”诗妹一下子委屈的哭了出来。
  
  江潇没有多嘴,他感觉老人的实力很强,刚才老人随手一指就破除了江潇的三处封穴,至少是先天。他还没有把握对付先天高手,除非用雷震子,但他是来搞好关系的,不是来伤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异世潇洒游》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