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异世潇洒游 > 第9章 少年远行

第9章 少年远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手帕和之前江潇给刘捕头的假手帕样式差不多,当初江潇不小心把茶水泼在手帕上,为了表示歉意,他重新订做了一个,只是师傅她没有接受:“手帕本来就会脏,无需强求”。
  
  至于夜菊,也是江潇随便绣的,他当初无聊,绞尽脑汁想了几天才想出几句话暗示自己的地下实验室所在,想逗逗护卫,假装自己被绑架,绑匪留下密语让他去找,结果自然是白费力气,护卫直接把躲在旁边看戏的他揪了出来。
  
  江潇望着那已经变黄的茶渍,心里有些感触,师傅已经走了,她可能没有怪那个人,但江潇觉得有必要让那个人后悔,他明明也在意师傅,宁愿任务横生波折,也不愿意去触碰师傅,既然有情,又何必做无情之举。自己一定要找到那个宝物,亲自拿给那个人让他承认错误,这是为了师傅,也是为了自己。
  
  江潇仔细打量着手帕,很快发现了端倪,一朵归来花的线头冒出,似乎没绣好。
  
  归来花,一种茎承受不住**而呈现垂下姿态的花,很像那些翘首以盼丈夫早点归来的女子。
  
  江潇暗暗握紧拳头,又叹了一口气松开,用手捏住线头,慢慢将它抽出,一张小纸条慢慢露了出来,它被藏在花里。
  
  展开纸条,上面是一句话:不若初见,至此不悔。还有类似地图的标记。那个山一样的应该是翠萍山,草应该是东丰平原,两者之间有个圈圈,还有一个血指印。
  
  “翠屏山和东丰平原之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江潇询问护卫。
  
  “宁静谷”护卫答道。
  
  “哪里奇怪?”
  
  “不奇怪”。
  
  “你快点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按行程,你应该明天才回来”江潇收好手帕和纸条,慢慢走向护卫,一厢情愿地想借气势逼迫他说实话。
  
  护卫看着江潇的眼睛平静地说:“是,没有必要说”
  
  “不行,我一定要知道”江潇没有服软,也同样对视起来。
  
  “你在地下洞说出的话是认真的吗?”护卫冷不丁冒出这句话。
  
  “当然是真的,我虽然平时不正经,但绝不会在大事上胡说八道”江潇大声自辩,他突然一愣,护卫说话的方式变了。
  
  护卫看出了江潇疑惑,解释道:“我练的内功有点特殊,要尽量少出气,现在我领悟了宗师之意,所以限制没那么多了”。
  
  “原来如此,我差点以为你是别人假扮的”江潇夸张地拍了拍胸口。
  
  “少爷真的要知道内幕吗,你别忘了王爷的禁令,他不许你接触江湖中的事”护卫对江潇的表演熟视无睹,继续先前的话题。
  
  “是”江潇肯定地回复。
  
  护卫见此,开始阐述:“我的确要去西平去取钱,在中途却得到消息,最近江湖上有几件兵器开始引人注意,已经有不少势力开始为它们明争暗夺起来,而朝阳镇附近也有一把,所以我马上赶了回来”。
  
  江潇听后提出疑问:“谁给你的消息,朝阳镇和西平城之间可没有什么大地方,而且朝阳镇为何会有一把,这里这么偏僻,怎么会吸引到那些人的注意”。
  
  “王爷府中前辈派人通知我,消息真实可靠。朝阳镇这把原本是一般的名器,归属于血衣会,不久之前他们就宣布该兵器失窃,而最近,有人曝出这把兵器关系到一个宝藏,重要性大幅提升,血衣会已经被一些势力找茬,虽然他们有解释,不过,在利益面前,没人会听解释”护卫一一为江潇解答。
  
  “所以血衣会才想找到这件兵器,不管是去找宝藏,还是与其他势力交涉,这东西都不可或缺,它们追踪拿走兵器的人来到朝阳镇”江潇顺着护卫的话说出推测,同时也想到:师傅肯定早就把消息传给那个人,那个人一直没来,直到血衣会形势不妙才来,看来他果然心中也有师傅,只是他到底为了什么抛弃师傅。
  
  “差不多是这样”。
  
  “那个血衣会实力如何?今天来的这个人是什么地位”江潇接着问自己在意的事。
  
  “血衣会是几年前兴起的势力,干一些暗杀的活,具体实力不详。他们似乎对朝廷的容忍度很清楚,基本不会触犯禁忌。今天来的人名叫血影,与暗影同为血衣会的二把手,他已经到了半步宗师,想来血衣会的血主应该已经到了宗师境”。
  
  “这么猛还被别人欺负,不要告诉我江湖上全是宗师吧”江潇有点震惊。
  
  “宗师境已经算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了,不过宗师境之间也会有巨大的实力差距,血主完全不是王爷的对手,如果少爷害怕,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护卫适当暗示某些信息。
  
  “拜托,和我相处这么久,难道连玩笑话也分不清”江潇摇头,说道:“我只是要针对那个血影,血衣会如果包庇,我也要闹它个鸡犬不宁”。
  
  “少爷打算怎么做”。
  
  “暂时没有想法,今天很累了,回家睡觉吧”江潇打了个哈欠,往镇里走去,护卫没有追问,默默跟在他身后。
  
  深夜,江潇突然爬了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朝大门走去。
  
  “少爷,厕所不在那一边”一个冷淡的声音诡异地从身后传来。
  
  “咳咳,我只是想欣赏夜景,你看,举头望夜空,低头思老爹”江潇被发现,急忙开始瞎说。
  
  “王爷知道少爷这份心应该会很开心,我们明天就启程回王府吧”。
  
  “离十年之期还有半年,我们就这样回去,不会坑老爹吗,当年他可是被迫把我丢到这的”江潇不想回去,开始找借口。
  
  “少爷心里明白,我们是被迫要回去,凭我一人之力,已经无法保证少爷安全”。
  
  “所以我要偷偷跑路,血衣会这次没得手,要么派更厉害的人,这个可以忽略,毕竟那个血主肯定要镇场子,不能随便跑出来,派两个二把手也不太可能。要么把消息扩散出去,让其他势力找我麻烦,他们好混水摸鱼”。
  
  “王府自会派人接应,少爷不用担心”护卫沉声道。
  
  江潇看向护卫那张严峻的脸问道:“你能保证他们比敌人来得快?”
  
  “届时我自会誓死拖延”。
  
  “真是死脑筋,他们的目标是我,只要我不在了,他们也不会对你出手”江潇心里虽然感动,表面上却对这种愚忠不屑一顾。
  
  “若不能护卫少爷安全,一样要受罚”。
  
  “别装了,老爹才不会因为这点破事处罚你们,到时你只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就行了”江潇撇撇嘴,已经开始想象老爹生气的样子。
  
  “少爷除了这层意思外还有其他想法吧”。
  
  “没错,一是为了逃避那些人,二是为了逃避老爹”江潇一脸慎重地说出这句话,“虽然他是为了我好,但他太过担心我了,我就像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小鸟,始终无法展翅飞向天空。昨天你和血影的战斗我看了,让人热血沸腾。我不得不承认,以我现在的手段无法对他造成有效伤害,但我不会承认我一直拿他没办法,为了师傅,我一定要对付他。回王府后一定又要整天待在院子里,像个犯人一样,当初发生的事有点巧合,也有我主动配合的意思,我好不容易脱离了王府,但老爹还是派你一直保护我,监视我”。
  
  “少爷说这么多,不怕我告诉王爷吗?”护卫聆听后仍然一脸平静。
  
  “随你高兴,我已经决定要离开了”江潇转身就要走。
  
  “那我要看看少爷有没有自保的实力”护卫说完突然出手,意在江潇背上的包裹,江潇察觉到不对,向一旁闪开,护卫早已预测到他的行动,右爪微微偏移,轻易就抓住了包裹。
  
  “不会吧,我这么真情流露地炒白,你居然不感动一下放我走?”江潇没有放弃包裹。
  
  “外面的猛兽飞禽可不会放弃一个没法保护自己的食物鸟”护卫铮铮道。
  
  “哼,你这么想要就给你”江潇身子一抖,将包裹带放开,然后打了一个响指,包裹里开始散发烟雾,弥漫了整个院子。
  
  “少爷,这种小把戏根本没用,还是随我回去,当个犯人也好过惨死街头”。护卫丢开包裹,周身真气流转,烟雾近身不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异世潇洒游》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