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穿成天才炮灰他小姨妈 > 第四十五架

第四十五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韶阳捏紧拳头,“这件事情要让爷爷知道,我建议大哥你亲自去跟爷爷说。”
  
  “不了,把告状的机会留给你,”宁韶白淡淡的道,“我做事没有向人汇报的习惯。”
  
  他直接把琛琛往长凳里面挪了挪坐下道,“点菜了吗?快点,饿了。”
  
  又跟夏眠推荐,“他们家的牛肉水饺不错,点那个。”
  
  宁韶阳见状不悦的道,“大哥!”
  
  “别叫我大哥,未来的宁家主。”宁韶白淡淡的道,“我可不想做你大哥,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啊,也不对,我和你母亲还有仇呢,麻烦你回去转告她一声。”
  
  “她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越逃避,下场可能会越惨。”
  
  宁韶阳脸色微变,“大哥!”
  
  范小婉忍不住插嘴道,“韶白哥,您不能因为不满宁爷爷的决定就栽赃我姑母……”
  
  宁韶白抬头侧头看了她一眼,“你谁?”
  
  范小婉也不恼,乖巧的自我介绍,“我是小婉,范秀芝是我姑母。”
  
  宁韶白歪头想了一下,似乎想起了是谁,然后侧头看夏眠。
  
  夏眠眨眨眼道,“怎么了?”
  
  “她前头说话了吗?”宁韶白问。
  
  夏眠眨眨眼,“说了,怎么了?”
  
  宁韶白道,“有些意外你怎么没打她。我不是说了有什么事儿我都兜着吗?不用有顾忌。”
  
  夏眠气结,“我又不是疯狗,还没辨别出是人是鬼就发疯?万一冤枉了人呢?”
  
  宁韶白道,“没冤枉,她这种就是你最讨厌的披着天使皮的魑魅魍魉,别看年纪不大,但是深得范秀芝真传,颠倒是非和戳人痛处的功力很强,所以才格外让人恶心。”
  
  范小婉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样刻薄,当下气红了眼,“韶白哥,你这样未免太没有绅士风度了吧,宁家的教养呢,你不能因为被宁爷爷放弃了,就自暴自弃。”
  
  宁韶白理都不理她,“看到了吧,范家一家子都是这种恶心德行,以后见到了也不用客气。”
  
  宁韶阳也道,“大哥,你太过分了!”
  
  见宁韶白一直无视自己,宁韶阳看向宁韶韵,“韵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在这里是不是因为姐夫生气了?我觉得你赶紧回去跟姐夫服个软,让姐夫跟霍叔叔……”
  
  “你给我闭嘴!”宁韶白陡然厉喝,眼底都是冷意,“想做宁家主,先把范家那些不辨是非,自以为是的坏毛病去了吧,不然宁家在你手里撑不了两年。”
  
  “最后一次警告你,我和我姐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再胡扯别怪我不客气!”宁韶白怒道,“滚!”
  
  周倩倩见宁韶阳气得脸色发白,开口道,“宁二少,我看他们根本就不知好歹,告诉宁爷爷来收拾他们吧。”
  
  “你给我闭嘴!”宁韶阳把一肚子的火都撒在了她身上,“这是我宁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周倩倩一愣,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宁韶阳这样呵斥,宁韶阳和宁韶白宁韶韵不应该是敌对关系吗?她帮他踩他们还踩错了?
  
  范小婉看了眼宁韶阳,周倩倩和气的道,“倩倩姐,今天多谢你陪我们了,一会儿我们也要回家了,您不是还有事吗?赶紧去忙吧。”
  
  这一刻,周倩倩觉得自己仿佛一条被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
  
  她难堪的握紧拳头,范小婉歪头一脸无辜的询问,“倩倩姐还有什么忘了吗?”
  
  “没事,我想起来确实有些事,幸亏你提醒我。”周倩倩掐着手心,也只能自己给自己解围。
  
  临走前看着夏眠那嘲讽的表情,脸色涨的通红。
  
  她想到刚刚宁韶白说到秘密,如果,如果她听到的是真的……
  
  周倩倩匆匆离去。
  
  宁韶阳却依然倔强的不肯离开,夏眠想,许是觉得作为继承人的面子被一个弃子给下了,所以不服气?
  
  但似乎又不像,因为宁韶阳的语气竟然软了下来,“大哥,宁爷爷一直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们总归是一家人,宁家不好了,你就能好了吗?”
  
  宁韶白还没说话,范小婉就接口道,“明明是韶白哥你自己要做医生不准备继承家业,现在姑母一手撑起了宁家,您又在不满什么,难道就因为我姑母是后妈,所以怎么做都是错的?”
  
  自己没本事就算了,还眼红个什么劲儿?
  
  “小婉!”宁韶阳虽然制止了范小婉,但似乎没有听出来对方的言外之意,只是一味觉得委屈,“大哥,不管你怎么想,始终改不了我们是亲兄弟的事实。”
  
  夏眠实在听不下去了,她咽下嘴里的花生,问宁韶白道,“你宁家这个继承人……是有点蠢还是伪君子啊?”
  
  宁韶白修长的手指剥着花生,头都没抬,“都有一点,不过蠢占的比例大。”
  
  宁韶阳对着夏眠冷冷的道,“你是谁,我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置喙。”
  
  “这话说的,”夏眠抬头看他,“这位范小姐都能随便置喙你大哥了,我置喙你咋就不行了?”
  又问宁韶白,“他这是双标还是伪君子?”
  
  宁韶白疑惑,“双标?”
  
  哦,夏眠忘了这个年代还没有这个词,认真解释道,“就是双重标准,对别人是一套标准,自己行事又是另一套标准。”
  
  “就好比这位未来的宁家家主,可以让周倩倩那种小人和范小婉这种谎话精随便说你和宁姐姐,但是我说他一句实话他就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冒犯。”
  
  宁韶白点点头表示知道,“都有一点,不过双标占的比例大。”
  
  宁韶阳没想到宁韶白竟然跟夏眠这样的人对自己评头论足,当下气结,范小婉也因为夏眠的点名批评不服气,捂着胸口气道,“我现在相信周倩倩说的了,你仗着韶白哥的势,好嚣张。”
  
  夏眠惊讶的看着她,“我嚣张你自己看不出来,还要听周倩倩说?”
  
  她摇了摇头对宁韶韵道,“所以她其实根本就没有判断能力,周倩倩说什么就是什么。怪不得周倩倩要找她做刀,原来没脑子好利用,她说的那些话宁姐姐也别放心上了,都是胡扯。”
  
  范小婉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聪明的头脑,竟然被夏眠说没脑子,气道,“夏眠!竟然敢编排我,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宁医生和宁姐姐对宁家的所谓继承权压根没什么兴趣,自然也没什么怨恨长辈的说法,就算要怨恨那也是长辈做了什么坏事的缘故。”
  
  “所以,你前面说的那些在我听来就是胡扯的啊,或者依然是听了周倩倩的?”
  
  “周倩倩自己就是个小人无赖,她的话哪里有可信度。”
  
  “综上所述,范小姐,你说的一切才是真正的编排。“夏眠语重心长的对范小婉道,“以后判断力不行就少说话,真的,不然就算你披着一层天使的皮囊也会暴露你和周倩倩一样的本质,愚蠢又丑陋。”
  
  范小婉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眼睛里蓄满了委屈的泪水。
  
  夏眠微微皱眉,“你对宁姐姐说了那么多难听的揣测宁姐姐都没哭呢,我就说了个实话,你别碰瓷哈。”
  
  宁韶阳挡在范小婉面前,对夏眠道,“你别太过分。”
  
  “比起你们已经好多了。”宁韶白不耐烦的道,“你们自己凑上来要让她扒皮,到底谁过分?”
  
  “宁家家主您现在日理万机,快别跟我这种小人物计较了,赶紧去忙吧,让我们安生吃顿饭。”
  
  三番五次碰钉子,宁韶阳就是再倔也撑不住了,临走前愤愤的扔下一句,“关于霍家的事情,我会告诉爷爷的。”
  
  宁韶白做了个自便的表情。
  
  夏眠看到范小婉离开时眼底闪过的阴毒。
  
  一行人从逸香阁出来,夏眠看着在前面拖着两根绳子跑来跑去的小孩儿,开口问宁韶白,“怎么回事?我听那范小婉的意思,你后妈干了那么多坏事,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宁韶白的目光落在琛琛身上,淡淡的道,“只是暂时没事而已。”
  
  宁韶韵带着些忧虑,“范秀芝和范小婉都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怕要连累夏眠。”
  
  宁韶白看向夏眠。
  
  夏眠道,“看什么看?我这暴脾气就喜欢路见不平怎么了?再说了,没有今天这事儿她怕也要拿我开刀的。”
  
  “毕竟能使出那些下三滥手段的人,能有什么底线?就我救了琛琛这一点,就足够她记恨了。”
  
  说到这里,她看向宁韶白,“宁医生,你说她会不会拿我这只鸡来儆你这只猴?”
  
  宁韶白看着她完全没有一点犹豫的样子,忽然一笑,是那种嘴角眉梢都溢着笑意的笑容。
  
  夏眠被闪了一下,“妈呀,别勾引我,你忘了咱俩性别相同……”
  
  宁韶白咬牙把她的帽檐直接压下去。
  
  夏眠依然倔强的说出了下半句,“……不过作为好姐妹请你务必保护好我。”
  
  宁韶韵歪了歪头,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什么性别相同?”
  
  夏眠急忙道,“开玩笑的,我俩闹着玩的,我觉得他长得太好看了,像个女孩子。”
  
  宁韶白瞪她一眼,宁韶韵捂嘴笑。
  
  “舅舅,到家啦!二姑姥姥他们也回来了!”
  
  小枫看到了拿着一堆东西的毛慧竹,举着糖人跑过去,“慧竹姨。”
  
  三人止了话头,进院子之后,就看到了成堆的东西。
  
  毛志山整理着铁锹扫帚之类、毛慧梅和毛慧兰洗刷着两个铁锅和一些碗盆;魏姨和夏文月在屋里一起看窗帘和被面的花色,商量着要怎么做。
  
  小枫和琛琛这儿跑跑,那儿看看,忙的不亦乐乎。
  
  宁韶白趁着宁韶韵去和夏文月说话的时候对夏眠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今天宁韶阳那傻小子回去找了爷爷的话,范秀芝可能很快会来找我姐。”
  
  “你帮我看着点她。”
  
  夏眠看他这么郑重其事的安排,“那个范秀芝很可怕吗?”
  
  “嗯,可怕。”宁韶白道,然后又接了句,“不过我相信对你来说一切都不是问题。”
  
  夏眠反应了一下,怒道,“你什么意思?觉得我比她还可怕?”
  
  宁韶白嘴上说着“不,是因为你是正义的仙女,所以邪不胜正。”眼底却完全不是那个意思。
  
  夏眠气得打他一下,然后道,“不会连累到我姑他们吧。”
  
  宁韶白道,“放心吧,她那个人自负的很,没跟我吹响号角的时候,暂时不会动你们的。”
  
  夏眠没再多问什么,从她救下琛琛并和宁家交好一起来到燕市的时候,宁家这趟浑水她就被迫牵扯进去了。
  
  人生无常,大家无法选择自己会遇到什么人,就像小枫遇到张启明那样的父亲,宁韶白遇到范秀芝这样的后妈。
  
  但却可以选择去做什么事情,比如她选择救下小枫,选择救下琛琛并和宁家姐弟交好;那么势必要面对可怕的张启明、对上恶毒的范秀芝。
  
  而她要做的事情,就是勇往直前,努力铲平一切障碍,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不过,夏眠抬头看了眼和小枫手牵手的琛琛。
  
  只能说不愧是原书男主吗?跟他有关的副本眼瞅着都是hard模式呢。
  
  宁韶白忽然抬手揉了揉夏眠的头,“别担心,一切有我。”
  
  这边宁韶阳和范小婉也回到了宁家。
  
  范秀芝正在客厅看项目文件,看到儿子进来笑道,“怎么样,给爷爷挑到合适的礼物了吗?”
  
  宁韶阳摇了摇头,问道,“爷爷呢,他在哪儿呢。”
  
  范秀芝笑道,“除了在书房,还能在哪儿呢,你爷爷啊,就那爱操心的命,怕是一辈子都退休不了了。”
  
  宁韶阳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她话里的意思,点点头直接上楼去找宁老太爷了。
  
  范秀芝回头看向眼睛通红的范小婉,“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看小阳不太高兴的样子。”
  
  范小婉委屈的道,“刚刚出去碰到韶白哥和韶韵姐了。”
  
  “我猜着也是,小阳真是被他爷爷教傻了,竟然还想着讨那些人欢心。”范秀芝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道,“在哪儿碰上的?”
  
  “珠玉巷。”
  
  范秀芝惊讶,“他们也去给老爷子买寿礼了?”
  
  “那倒没有。”范小婉皱眉想了想,“好像是去赶集了,那边大集。”
  
  范秀芝愣了一下,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看来还融入的挺好,宁韶白可是最烦人多的。”
  
  “然后呢?怎么了?宁韶白说你了?”
  
  “哪里是说,是骂,骂得可难听。”范小婉说着眼睛又红了,“还说我是最像您的人,是披着天使皮的魑魅魍魉,恶心人。”
  
  “你跟他接触不多,他那个嘴从小到大就刻薄的很,”范秀芝虽然是笑着,但眼底都是冷意,“当年就是因为那张嘴,小阳的爷爷才没让他进公司。”
  
  范小婉好奇的道,“韶韵姐还说您怎么琛琛了,然后宁韶白说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您越躲,下场越惨什么的。”
  
  范秀芝忽然大笑起来,“就凭他们?真是天大的笑话。”
  
  “要人没有,要钱没钱,难不成想靠着他那点医术来找我麻烦?”范秀芝笑得很畅快,“他们也就能逞逞嘴上功夫了,老太爷都不能把我怎么样。”
  
  范小婉道,“可是我看那个宁韶白胸有成竹的样子。”
  
  范秀芝冷笑,“装模作样罢了。”
  
  “当年他进公司没几天就犯大错,我跟老太爷说他不适合经商,老太爷马上就放弃他的时候,他不也是一脸从容的样子。”
  
  “之后呢,他还不是乖乖的去学医了,又留了学。如今倒是个医术精湛的好大夫,但是能如何呢?”
  
  范秀芝从容的坐下来,“如今打理宁家家业的人是我,这几年宁家的生意可是在我手里起来的。”
  
  她说到这里,得意的甩了甩手上的项目资料,“而且即将还有更大更好的项目接进来。”
  范秀芝冷笑,“老太爷就是想,他敢把继承权给宁韶白吗?”
  
  范小婉挽着范秀芝的胳膊道,“还是姑母您厉害,您这完全就是阳谋啊。”
  
  范秀芝教她,“所以,一个是要自己有本事,一个是要抓住机会,别学那些假清高,机会抓不住,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最后只能任人宰割。”
  
  范小婉点头,“可笑他们还觉得自己很厉害呢。”
  
  “您不知道,有个什么叫夏眠的,说是救了琛琛一命,自觉扒上了宁韶白,不知道有多嚣张,竟然当面骂邵阳哥是愚蠢的伪君子。”
  
  范秀芝沉了脸,“她真这么说。”
  
  “当然啊。”范小婉道,“您以为韶阳哥为什么那么不高兴,就是因为韶白哥和那个野丫头一起骂他了。”
  
  范秀芝眯了眯眼睛,“这么说来,他们回来了这么多天了,我还没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呢。”
  
  范秀芝看了看楼梯的方向,“韶阳这一告状,老太爷怕有又要操心了孙子了,唉,我好歹也是他们的妈,确实也该去看看他们了。”
  
  范小婉眼珠转了转道,“那个叫夏眠的,您说是不是能让他们稍微清醒一点?”
  
  “小婉。”范秀芝语重心长的道,“要做大事首先一点要沉住气,不管对任何人,恩威并施才能让人敬仰。”
  
  “跟他们那种没见识的乡下人计较什么?等他们从井底出来,看到了辽阔的天空,到时候不用你说,那些乡下人就是第一个回踩他们的人,你不觉得这样才更有趣吗?”
  
  范小婉眼睛一亮,“果然还是姑姑厉害。”她语气怜悯的道,“说来也是啊,在他们眼里宁韶白就是顶顶厉害的人物了,哪里知道天外有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