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穿成天才炮灰他小姨妈 > 第四十三架

第四十三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了自家的院子之后,大家的精神更加饱满了。
  
  真的很奇妙,一个院子,一个家,就让一个人仿佛有了底气一样,做什么事情仿佛更加理直气壮。
  
  入住之后的第四天下午,毛慧梅接到了二姑夫的电话,说他马上就要上火车了,隔天上午就能到达燕市。
  
  可把毛家姐妹高兴坏了。
  
  第二天一早正好是周六,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去火车站接人。
  
  这年头的绿皮火车速度慢,晚点是经常的事情,他们多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听到火车到站的声音。
  
  众人伸着脖子开始在人群中寻找毛志山的身影。
  
  还是被夏文月抱在怀里的毛慧竹首先看见了对方,“爸爸!那里,我看到爸爸了。”
  
  夏眠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就看见了一座移动的行李山。
  
  毛志山一个人,身后背着比他人还要高的行李,每只手上还挂着几个大袋子,身体几乎弓成了一个直角,一张黑瘦的脸被憋的通红。
  
  夏文月赶忙迎上去,一边帮他卸行李,一边心疼的道,“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都托运过一次了,这些再托一次又怎么样,干嘛受这么大的罪。”
  
  毛志山笑呵呵的道,“这些托运一次十几块钱呢,省下来够给咱们慧兰买一套书了。”
  
  对着媳妇儿闺女就是穷家富路,对自己却是能省则省。
  
  毛慧兰拉开他的衬衫看了看,几乎是皮包骨头的肩膀上果然已经磨破了皮,她气愤道,“爸,你光知道省,把你自己累坏了不是要花更多钱?”
  
  毛志山把衬衫拉上去,笑呵呵的道,“放心吧,爸爸有分寸呢。”
  
  毛慧竹已经迫不及待的扑进他怀里,毛志山推开她道,“等爸爸回去洗洗,身上臭呢。”
  
  毛慧竹不以为意,毛慧梅已经把准备好的湿毛巾递给他,“爸,您先擦擦。”
  
  毛慧兰也递上水壶,“喝口水,咱们一会儿就到家了,不远。”
  
  毛志山笑得很幸福,他抬头看到夏眠和小枫,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眠眠,这就是小枫吧?长得真俊。”
  
  小枫没有见过毛志山,不过被夏眠和毛慧竹他们提前介绍过,这会儿好奇的望着他,小声招呼道,“老姑父好。”
  
  “好,好。”毛志山显然很喜欢孩子,从兜里摸了一会儿,摸出一把糖来,分给慧竹和小枫。
  
  依然是雇了三轮车把行李拉回来,司机估计是不太能看得上他们,态度很敷衍,到门口后也没帮忙,直接卸了东西就走。
  
  家里人坚决坚决不许毛志山再动手,毛慧竹直接拖着他去院子里,“爸爸,你赶紧洗漱了去休息,坐车可累呢。”
  
  夏文月也赶他,“这都到门口了,我们慢慢搬就是了。”
  
  毛志山无奈,随手提了个小点的袋子进去。
  
  夏眠就和夏文月她们一起抬东西。
  
  毛志山估计是照着搬家的规格打包的行李,五六个行李袋各个都沉的要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背上车又背下来的。
  
  夏眠和毛慧兰本来想两个人一起抬,结果还是非常沉,正想着叫毛慧梅一起。
  
  一只大手忽然伸过来,直接将袋子提了起来。
  
  毛慧兰抬头看到来人,不好意思的道,“宁医生,有些脏,我们自己抬就行。”
  
  宁韶白面不改色,只道,“放哪儿?”
  
  夏眠道,“放西厢房就行。”
  
  宁韶白干脆一手拎起一个,走了两趟把东西放进院子。
  
  夏眠带他去洗手,正好碰见毛志山,宁韶白看着毛志山的面色,渐渐皱起眉头。
  
  毛志山局促的低下头,也不敢说话,四十多岁的人像个局促的孩子,仿佛丢了什么大人一样。
  
  夏眠知道他对外人的目光很敏感,急忙介绍,“二姑夫,这是宁医生。”
  
  宁韶白语气平常,“我看您脸色有些不好,有空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跟进来的夏文月闻言大惊,“宁医生,他怎么了?”
  
  宁韶白道,“先别担心,可能是营养不良和操劳过度的原因,你们想保险一点的话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
  
  夏文月当下道,“我们去,我们明天就去。”
  
  宁韶白对夏眠道,“明天我上班了给你们挂个号,到时候等我电话,挂好了就带你姑父过去。”
  
  夏眠好奇道,“你已经开始上班了?在哪个医院?”
  
  “燕大医院。”
  
  “哇哦!”看来宁韶白的医术果然牛逼,到哪儿都能吃得开。
  
  夏文月对宁韶白千恩万谢,宁韶白难得不自在,拉着夏眠出去说话。
  
  “你跟周倩倩房子怎么买的?”宁韶白问道。
  
  夏眠疑惑,“荣大哥没跟你说吗?首付了两万,两个月后再付五万。”
  
  “邮票卖出去不是还需要时间吗?暂时又没钱。”
  
  说到这里,夏眠有些犹豫,“这一排院子真的要全买下来吗?”
  
  她这会儿已经过了最气愤的时候,冷静下来觉得做人留一线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是琛琛的爷
  爷。”
  
  “琛琛的爷爷?”宁韶白目光陡然冰冷,“你以为琛琛的事情没有霍家配合,那范秀芝能安排的天衣无缝?”
  
  夏眠大惊,“这怎么还有霍家的事情。”
  
  “我姐带着琛琛好像是突然被气走出发的,可是那些人贩子却正好等在那里。”宁韶白道,“范秀芝总不是临时联系上他们的。”
  
  “琛琛能平安无事全是因为他运气好,如果没有你的提醒、或者当时没有碰到你……”说到这里的时候,宁韶白冷下脸,身上透出戾气。
  
  夏眠想起琛琛原书中的经历,才六岁的他被割掉了几根手指,腿也被打断过。
  
  救回来之后手指完全没办法了,打断的腿也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而落下了后遗症,二十多年里一到阴雨天就痛不欲生。
  
  宁韶白和宁韶韵花了好多年让他勉强像个人一样活着,可那些阴影伴随了他大半生,最终长成的,是一个阴郁冷漠,不近人情的偏执男人。
  
  看小说时觉得这个人设带感,和女主互相救赎和治愈很美好。
  
  可是看着现在开朗快乐的琛琛,夏眠没办法再把他当做一个纸片人,一想到琛琛可能会遭遇那些磨难,她也恨不得将那些人碎尸万段。
  
  她一个外人都这样,何况血脉相连的宁韶白呢。
  
  “琛琛没事,不代表那些做了坏事的人就可以没事。”宁韶白的眼底都是寒意,“所有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这和霍老爷子有什么关系?”夏眠皱眉,“不是霍老太太和周倩倩做的?”
  
  宁韶白嘲讽一笑,“琛琛几乎挡了他们霍家所有人的路。”
  
  夏眠眨眨眼,完全不能理解,“包括霍老爷子?”
  
  “对。包括霍鹏义。”
  
  “霍学文根本不是霍家亲生的儿子。”宁韶白轻描淡写的说出了一个大秘密。
  
  “老太太当年能嫁给霍鹏义本来就是乘人之危,只是她运气好,直接就怀孕了,霍鹏义他爸霍老太爷下放农场,所以霍鹏义成分不好,对上胡翠花一家没什么反抗余地,两人便结了婚。”
  
  “后来老太爷平反,霍鹏义跟着老太爷回来,发现霍家人口凋零,霍老爷子也命不久矣,唯一的期盼就是老太太肚子里的孩子。”
  
  夏眠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所以老太太的亲生女儿其实是周倩倩?”这就全都能说得通了,为什么老太太会对周倩倩那么好。
  
  “我去查过,老太太和周家儿媳妇是一起拾柴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跤同时生产的,两家人接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生了。”
  
  虽然不知道老太太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结果就是,她用自己的女儿换了周家媳妇儿的儿子。
  
  于是,得益于霍家后继有人,她跟着霍鹏义回到了燕市,挤走了霍鹏义的青梅竹马,坐稳了霍老夫人的位置。
  
  “怪不得她非要撮合霍学文和周倩倩,”夏眠道,“如果他们俩结婚,那生出来的孩子才是真正霍家的孩子。”
  
  “生活可真是处处是狗血啊。”夏眠忽然想到那天宁韶白跟霍老太太说的悄悄话,“所以你是用这个威胁霍老太太的?”
  
  “这事儿是不是应该告诉宁姐姐和霍学文啊?”夏眠疑惑,”话说你是怎么查到的?“
  
  “你提醒我霍老爷子有私生子之后。”宁韶白道,“顺便查了查我姐和琛琛在霍家的生活,才知道他们过得不好,又觉得疑点重重,察觉到了不对劲,那次去见老太太的时候只是猜测,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