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84章 西厂雨督主!

第184章 西厂雨督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死了那么久的人怎么能复活呢?
  
  当然,经历了之前穆香儿以及后来平阳王府案件的陈牧来说,死人复活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但一个普通商户复活,这简直扯淡。
  
  陈牧并没有见过孟言卿的丈夫,毕竟人家在阿伟十岁时就以‘信仰之跃’的姿态跳崖了。
  
  但根据以往阿伟的讲述,他父亲就是一个普通商户。
  
  平日里早出晚归,很少说话。
  
  尤其对他这个儿子,基本是不管不问,简直不是亲生的。
  
  张阿伟也对这个父亲颇有怨言,
  
  尤其后来商户赌博败光家产后,看到娘亲苦苦支撑着家,而父亲依旧浪荡在外,对他更为怨恨。
  
  “妾身就是在这里看到他的。”
  
  孟言卿停下身子,指着对面的一个捏面人偶的小摊说道。“当时他就在小摊前,妾身刚开始也以为看错了,但他真的太像了。”
  
  陈牧皱眉,带着妇人走了过去。
  
  这面人小摊他还认识。
  
  昨天就在这里捏了三个人偶,结果回去后就发生了修罗场事件,再之后就啪起来了。
  
  “客人您来了。”
  
  小摊前的手艺老头看到陈牧后眼眸顿然一亮。
  
  毕竟这般帅气有气质的人很少见,尤其昨天照着对方样子捏了一个大人偶后,被一个不讲美德的少女给吃了。
  
  “这是您夫人吗?”
  
  望着陈牧身边的美丽妇人,老头赞叹不已。
  
  想起昨天陈牧好像说过,要带娘子来捏人偶,没想到还真带过来了,而且夫人如此漂亮。
  
  不由竖起大拇指:“先生与夫人真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
  
  “不是……我和他……”
  
  孟言卿俏脸一红,欲要解释,陈牧淡淡问道:“今天有人在你这里捏面人偶吗?”
  
  手艺老头一怔,裂开笑容:“每天找老头子捏面人偶的客人很多。”
  
  “你给形容一下。”
  
  陈牧对孟言卿说道,随手拿起一面偶把玩起来
  
  孟言卿点了点螓首,开始跟手艺老头比划:“就这么高,看起来有些瘦瘦的,皮肤也比较黑,他的左脸下侧有一个褐红色胎记,大概铜钱大小……”
  
  听着孟言卿描述,陈牧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她前夫的形象了。
  
  就一普通的挫人。
  
  一想到如此美貌魅力十足的女人被对方搂睡了好多年,陈牧酸了……我都没好好搂过。
  
  难怪能生出张阿伟那么平庸的家伙。
  
  “好像……有这么一个人。”
  
  手艺老头眯着眼睛思索道,“但老头子也不好说具体细节,反正跟夫人您描述的差不多。”
  
  孟言卿粉脸发白,攥起粉拳的手背青筋毕现。
  
  果然她没有看错。
  
  ……那人跟小伟的爹一模一样。
  
  陈牧此刻也颇为惊讶:“老头,你确定那人跟她描述的相似?”
  
  手艺老头笑道:“老头子我认人的本事还是不错的,捏了这么多年的面人偶,总要记性好些。”
  
  陈牧面露困惑。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会有一模一样的人出现?
  
  他看着神情紧张的女人,拍了拍她的香肩,对老头说道:“他在你这里捏了谁的面偶,是他自己的吗?”
  
  “倒不是,捏了一个女子,而且还挺漂亮的。”老头说道。
  
  孟言卿娇躯一震,下意识以为是自己。
  
  不过一想到自己现在就站在老头面前,如果是她,老头肯定认识,才微微放下心来。
  
  陈牧笑道:“老人家,能不能帮我们个忙,把那女子的人偶捏出来。”
  
  “这不行!”
  
  听到此话,老头一口回绝。
  
  沧桑方正的脸上带着一股子浩然正气:
  
  “做生意讲的就是诚信,客人的信息岂能随随便便就能透露呢?你这是在羞辱老夫的品格。”
  
  啪!
  
  一锭银子砸在桌上。
  
  手艺老头沉默片刻,脸上陡然绽放出了菊花般的笑容:“看人真准。”
  
  “二位客人稍等,我马上捏出来。”
  
  老人二话不说,拿起工具开始捏起了面人偶,顺手将那锭银子放到钱袋里。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一个精巧的面人呈现在两人面前。
  
  是一个漂亮女人。
  
  相貌娇媚,体态优美。
  
  虽然捏面人偶与真人始终有差距,但大致五官上还是能分辨一二的。
  
  陈牧望着略有些熟悉的面容,脑海中闪现出一个极媚极欲的女子——良运赌坊老板的小妾红竹儿。
  
  像,真的太像那女人了。
  
  自从上次方公公被抓后,他就再也没见过这妖媚狐狸精。
  
  赌坊倒是正常开业。
  
  奇怪啊,一个跟阿伟老爹长相相似的人,为何会跟红竹儿这种女人有联系。
  
  “你认识她?”
  
  看着陈牧面色有异,孟言卿轻声问道。
  
  陈牧点了点头,道:“走,先找个茶楼给你细聊,陪你走了这么长的路,我现在腿有点疲软,得休息一会儿。”
  
  “你今天精神好像不太好。”孟言卿关切道。“没事吧,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
  
  陈牧摸了摸鼻子:“没事。”
  
  昨天实在有些太疯狂了,是真的把身子给掏虚了。
  
  两人找了一家酒楼。
  
  陈牧特意挑了三楼靠近栏杆的位置,吹着柔柔的凉风,揉着双腿说道:“我在良运赌坊见过这女人,当时还是张阿伟为了救小仪姑娘,惹的事情。”
  
  “良运赌坊……”
  
  孟言卿美眸涌现些许黯然,显然是想起了曾经丈夫就是因为赌博而害的家破人亡。
  
  她蹙眉道:“你能去找找吗?”
  
  陈牧诧异盯着她:“你该不会是对前夫余情未了吧。”
  
  孟言卿脸颊一红,张了张红唇想要说什么,最终叹息一声:“陈牧,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什么样的女人?
  
  换成以前陈牧肯定会口花花两句,但现在贤者模式的他实在没调戏的动力,随口说道:“行走的奶瓶。”
  
  “……”
  
  美眸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孟言卿苦笑道:“其实我就是一个很普通很现实的女人。
  
  小时候喜欢任性,长大后喜欢幻想。
  
  明明心里想着要嫁给一个很帅很帅的夫君,可临到现实时,又找了有钱的,无非就是害怕过苦日子。
  
  其实我明白,我前夫是从来看不起我的。
  
  尽管他没打过我,没骂过我,锦衣玉食让我随意穿戴吃喝,但他的眼神……
  
  就像是在看一个低等的物种,充满了不屑。”
  
  孟言卿努力回想着与前夫的种种,可最终却发现,只有那双眼神是最让她难忘的。
  
  她每次都不敢与对方对视。
  
  孟言卿叹了口气,美眸迷离黯然:
  
  “你没办法体会那种感受,就好像我是一个玩偶,而他是旁观者,在一旁戏谑的看着我。
  
  在嫁给他后,我努力想要做一个贤妻,试图改正他的印象。
  
  可最终还是一样,他的眼神从来没变过。
  
  冷漠、不屑、鄙视、戏弄……
  
  最可笑的是,他甚至都没对我露出过欲望的眼神,有些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女人。”
  
  听着美妇的讲述,陈牧面色怪异。
  
  这太扯了吧。
  
  就算那时候的孟言卿没到现在这般熟透的顶级魅力,但毕竟是美女,怎么可能有人对她不敢兴趣。
  
  除非那货是太监或者女人。
  
  况且,就算是太监也有对美女的欲望。
  
  肯定是孟言卿这女人心理的问题,自卑过头了,所以才觉得前夫总是在忽视她。
  
  要是真忽视,阿伟是怎么来的?
  
  总不能石头里蹦出来的吧。
  
  陈牧柔声安慰道:“我知道你内心一直放不下前夫,但人终归是要往前看的,此刻坐在你面前的男人或许就是你幸福的起点。”
  
  孟言卿也习惯了对方的玩笑之语,素手掠过耳畔的发丝,语气幽然:
  
  “并非是放不下,其实说起真感情来,始终是没有的。他做他的买卖,我待在家里,有时候他外出采购物品时甚至多半个月都不回来,夫君的感情又如何去培养。
  
  当然,我也理解他的难处,毕竟他要养家糊口,所以我努力想要做好一个妻子该有的本分。
  
  在他陷入赌博败光家产后,我也不曾怨言,想帮他振作起来。
  
  在有了孩子后,我懂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道理。一个家如果能完整,哪怕苦一些又能如何。
  
  感情可以慢慢的培养。可惜……”
  
  说到这里,女人眼角泪水闪动。
  
  回想起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到前夫那惨不忍睹的尸首时,整个人好似麻木了一般。
  
  悲伤?无助?茫然?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是什么情绪。
  
  明明自己很努力的想要改变他心目中的形象,明明自己愿意陪他度过难关,为什么他就放弃了呢。
  
  晶莹的泪珠儿顺着柔嫩的脸颊缓缓滚落。
  
  陈牧伸手抚去她的眼泪,叹息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