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83章 小伟的父亲?

第183章 小伟的父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清晨,窗外传来阵阵婉转动听的鸟鸣声。
  
  随着两排乌黑如小扇的睫毛微微颤动,白纤羽睁开了迷蒙的眼眸。
  
  眸中缠染着丝丝媚惑。
  
  倦、乏、痛……
  
  在睁眼的刹那,她便感觉自己的身子散了架似的,浑身每一处骨头肌肉都酸疲无力。
  
  这是真的吗?
  
  白纤羽怔怔望着绣窗透出的晨光,一时之间分不清现实与梦幻。
  
  虽然身体已经给了她答案。
  
  她微微侧首,便看到一张俊朗如刀削般的脸庞正闭着眼沉睡着,不由看出了神。
  
  男人弯起的嘴角无疑是做着美梦。
  
  “是真的,这不是梦。”
  
  白纤羽抬起无力的手,轻抚着丈夫的脸颊,感知着那最真切的触感,眼角迸出泪花。
  
  此时的她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很复杂。
  
  但喜悦成分无疑是最大的。
  
  作为深爱着丈夫的她,能将自己最完美的身子给予对方,这是身为妻子最欢喜的。
  
  到现在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自己竟然主动拉着夫君进行了最后一步,完全将所谓的太后、义父、天命气运抛之于脑后。
  
  到底是谁给的勇气?
  
  在遇到陈牧之前,她尽力扮演好自己棋子的角色,兢兢业业,不敢有半分逾越。
  
  对太后不敢有半分不敬,对义父不敢有任何违背。
  
  然而现在,她却罔顾于他们的忠告与命令,所谓的国运天命在她面前还不如夫君的一句情话。
  
  这种第一次违背命令的感觉……还挺爽的。
  
  女人唇角弯起一抹小弧度。
  
  你们不让我破身子,我偏偏要破。
  
  不就是一个天命珠嘛,碎了就碎了,你们爱找谁去找谁,反正我才不稀罕当什么天命女。
  
  白纤羽下意识抚上的小腹,释放出灵力进行感知天命珠。
  
  天命珠估计现在已经消失了。
  
  然而下一秒,白纤羽却愣住了,漂亮的杏眸一点点绷大,神情满是不可思议。
  
  天命珠竟然还在!
  
  感受着腹部传来的丝丝灵力,女人彻底懵了。
  
  随即,一个念头出现在了脑海中。
  
  曾经天机老人说,如果被皇帝以外的人破了身子,天命珠就会破碎,影响到气运皇运。
  
  可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也就会说,天机老子其实在说谎!
  
  “他就是为了想让我跟皇帝在一起,所以才故意编造了这么吓人的一个理由来约束我!”
  
  “混蛋!”
  
  想到这里,白纤羽用力捏住了粉拳。
  
  恨不得现在就跑去天机谷,把那个老头子拖出来狠狠暴揍一顿,然后放到锅里油炸一遍!
  
  竟然骗我!
  
  害我真的相信什么乱七八糟的气运。
  
  如果从一开始她就不信那老头的话,跟夫君早一点圆房,或许夫君也不会跟其他女人暧昧。
  
  白纤羽越想越气,满心的委屈都快要溢出来了。
  
  今天就去跟太后说,然后——
  
  不行!
  
  这件事不能告诉太后。
  
  白纤羽心思急转:“太后她老人家虽然很信任我,但她也决不允许有人在后面违背她的命令,必须先瞒一瞒。况且,也许天命珠没有破裂是其他原因呢?”
  
  虽然白纤羽没有陈牧那么聪明,但有些事还是看的很透的。
  
  如果现在告诉了太后,两人之间恐怕真的会产生间隙。
  
  另外天命珠没碎,反而是好事。
  
  到时候她用术法伪装一下,太后和义父他们自然不会看出她已经破身了,简直完美。
  
  “看来连老天也帮我。”
  
  白纤羽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
  
  望着丈夫帅气无比的脸颊,女人回想起昨天在宫内年轻皇帝刻意嘲讽她夫君时的话语,眼底抹上了一层阴霾。
  
  胆敢说我夫君身子虚,这货大半晚上根本都没怎么停歇过。
  
  女人俏脸绯红。
  
  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昨晚陈牧的凶猛表现,真的就像是一头发了疯的牛,根本拉不住。
  
  这家伙果然平日里也憋坏了。
  
  她搂住陈牧脖颈,暗暗冷哼道:“皇帝算什么,连我夫君的一根头发都不如,大不了以后我造反,让夫君也做做皇帝。”
  
  等等!我在想什么!?
  
  女人悚然一惊。
  
  怎么会突然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以前可是从来都不敢想的。
  
  白纤羽面色阴晴不定。
  
  她望着夫君面容,那大逆不道的念头再次涌现出来:“有没有可能,让夫君真的当上皇帝……”
  
  白纤羽连忙摇了摇头,将这念头甩出去。
  
  别想了,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一旦含有‘野心’的念头出现,就仿佛扎在深潭的幼苗,在黑暗中慢慢茁壮成长……
  
  甚至连白纤羽自己都不会知道,某一天这念头会成长为苍天大树。
  
  “娘子……”
  
  正在独自思考的白纤羽,听到了旁边男人的声音。
  
  还未开口说话,男人一个翻身,低头堵住了她的樱唇……
  
  过了良久,唇分。
  
  白纤羽喘着气,眸中波光盈盈,直要滴出一汪水来,娇嗔道:“混蛋,一大早刚睡醒就欺负我。”
  
  “娘子,你打我一下,或者狠狠咬我一下也行。”
  
  陈牧将胳膊伸到对方唇边。
  
  “干嘛?”
  
  “我想清醒一下,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好啊。”
  
  白纤羽忍着笑意,张开红唇咬在对方的手臂上,但最终没舍得用力,只是亲吻了一下。
  
  “傻瓜夫君。”
  
  女人红彤彤的雪靥仿佛笼着一层淡淡光晕,益发明艳动人。
  
  陈牧眼睛都直了。
  
  终于啊。
  
  知道哥这几个月是怎么过的吗?搂着一位倾城倾国的大娇妻却委屈小兄弟,是多么残忍。
  
  小兄弟的感受谁考虑过。
  
  又有谁在乎过!
  
  还以为要很久才能解锁真正的夫妻关系,没想到昨天幸福就来敲门了。
  
  陈牧不想知道娘子为何突然会主动献身,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从今天开始,这床单每天都得换!
  
  不出一个月,这张床……老子都能给它弄塌了!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起床啦。”
  
  女人翘起的小琼鼻里一阵轻哼,多了几分羞涩与娇俏可爱,“要是耽误了夫君去衙门,妾身可担当不起。”
  
  “去什么衙门!”
  
  陈牧一把掀开薄被,“这还早着呢,晨运刚开始。”
  
  “你疯了?快起来!”
  
  “……”
  
  “别!”
  
  “……”
  
  ——
  
  早餐很丰富。
  
  只是对于小姨子青萝来说,屋子里满是让人牙酸的酸味。
  
  “夫君,你尝尝这块豆腐,很甜的。”
  
  “你先尝。”
  
  “不,你先。”
  
  “那咱们嘴对嘴一人一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