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80章 不懂礼貌的黑裙少女!

第180章 不懂礼貌的黑裙少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瓷器唇口稍厚,胎质洁白致密,青花发色苍翠浓艳,显得错落有致。
  
  这无疑是一件上等的名贵瓷器。
  
  然而此刻黑菱的表情却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额头黑线密布。
  
  一双拳头捏的咯嘣蹦响。
  
  陈牧将花瓶小心翼翼的递过去:“这瓷器叫万寿天青,我是特意从西域一位商户那里花了五万两银子买来的,特意前来送给朱雀大人,希望朱雀大人能万寿长青……”
  
  “那就多谢陈大人了。”
  
  黑菱咬着牙,僵硬着笑脸将自己花了三百两银子随手从瓷店买来的花瓶抱在怀里。
  
  一想到下午还要送回去,就想打人。
  
  待护卫奉上茶水后,陈牧才说出了此行目的:“黑菱大人,那个方公公审讯的如何了?”
  
  自从方公公被冥卫抓起来后,陈牧还是很关心的。
  
  能记账本的人绝对不是小人物。
  
  背后肯定有大鱼。
  
  就是不知道方公公这张嘴,能撬出多少鱼儿来。
  
  “死了。”
  
  黑菱面无表情。“中毒而死。”
  
  陈牧一怔,有些不可思议道:“中毒而死?被你们朱雀堂关起来,也会中毒?那于公公他们呢?”
  
  黑菱拿出一卷案宗,递给他:“于公公他们已经放出去了,基本没什么案子可查,至于方公公,他背后牵扯的确实很多。而且,我们朱雀堂也并非密不透风。”
  
  看来在朱雀堂也有西厂的内应啊,这真是玩起了无间道。
  
  陈牧接过案宗,仔细浏览。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方公公涉及的案子还挺多的。
  
  当年私通倭寇一案时,他官位不大,却能混入军营之中,因为暗中受贿了不少钱财,从而出卖了天赐军。
  
  通过这些钱财,他又四方打点,最终一步步登上京都缉事务一职。
  
  与此同时,他还将逃兵冷天鹰洗白,塑造出了一个英雄人物,为自己所用,扩展权力。
  
  除此之外,有买凶、诬陷地方父母官、甚至于在通伈州剿匪战役中横插一脚等等。
  
  这换成其他官员,死的都不能再死了。
  
  陈牧皱眉:“这么多案子,平日里就没发现?哪怕一点点异常都没察觉出来?”
  
  “混迹在官场里的人没几个干净的,就看你能不能把尾巴藏好,把柄抓不住,只凭怀疑也是闲的。”
  
  黑菱将花瓶放在桌子上,无奈说道。“更何况他是缉事务的官员,有督查地方官的权力,根本不好查。即便我们通过账本翻出的这些案子,也只是表层而已,或许根本就不是他犯的案子呢?”
  
  听到黑菱的话语,陈牧眸光微微闪动。
  
  也就是说,方公公有可能只是用来顶罪的,所犯的一些案子是替别人在背黑锅。
  
  “太后她老人家如何说?”
  
  陈牧好奇道。
  
  黑菱淡淡一笑:“太后只是让我们继续查,但没必要太过急迫,顺其自然就好。”
  
  果然!
  
  这并不出陈牧所料。
  
  这几天关于狸猫太子的流言越来越盛了,甚至于平阳王府一案的热度也仅维持了三四天。
  
  明显太后在背地里进行造势,为即将而来的小皇帝亲政做准备。
  
  这个时候再去挖掘方公公案件,没必要。
  
  “对了陈大人,账本里有一件涉及到你们镇魔司的案件,是一个姓‘嵇’的人暗中给方公公送过贿赂,六月三号。”
  
  黑菱指着案宗中一条信息说道。“送了一件血母人参精,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查一查,毕竟你是镇魔司的人。”
  
  血母人参精!?
  
  正在喝茶的陈牧,目光陡然一凝。
  
  他低头看去,账本记录中显示,在六月三号那天,方公公收到一盒‘血母人参精’。
  
  送参者姓嵇。
  
  至于后面的名字,却没有记录。
  
  这就有意思了。
  
  之前许吴青死后,他的尸体里发现了一颗血母人参精,根据云芷月所言,是用来炼活傀儡的。
  
  可现在,方公公竟然也收过血母人参精。
  
  是巧合吗?
  
  陈牧脑中将之前的信息迅速回忆了一遍,抬头问道:“黑菱大人,方公公的尸体有没有进行过检查。”
  
  “当然进行过,在他中毒死亡后,我们便进行过解剖。”
  
  “有发现血参吗?”
  
  “这倒没有。”黑菱摇了摇头。
  
  “你确定?”
  
  “如果不信,我可以让人把尸体带过来,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毕竟尸体的样子有些惨不忍睹。”
  
  黑菱淡淡道。
  
  陈牧犹豫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
  
  朱雀堂内高手诸多,对尸体的检查基本不会出错,血母人参精那么明显的东西若没有,说明方公公并未服用。
  
  要么就是还藏在府上,要么就是……送人了。
  
  想到此处,他开口问道:“黑菱大人,方公公的家你们应该已经抄了吧。”
  
  “嗯。”
  
  “在抄家的时候,有发现血母人参精吗?”
  
  黑菱摇头:“没有,记录册上没发现这件礼物。”
  
  那就是送人了……
  
  会不会就是送给了许少爷?
  
  陈牧内心思索许久,拿出小本子,用随身携带的小炭笔将这信息记录下来。
  
  这可能会成为一个关键线索。
  
  如果许少爷体内的血母人参精是方公公送的,那目的是什么?两人之间又有什么联系?
  
  另外,镇魔司中有姓‘嵇’的人吗?
  
  他为何要给方公公送血母人参精?而不是直接给许少爷呢?
  
  一切的缘由依旧笼罩在层层谜团之中。
  
  这就好比明明掀开了裙子,想要探清女神里面装着什么秘密,却发现套着好几条安全裤……
  
  ……
  
  离开朱雀堂,陈牧本打算去六扇门,却在半路偶遇到了昊天部的铁布桩铁大人。
  
  对方穿着一件青色武服,腰垮短刀。
  
  正站在一个捏面人的街边小摊前,怔怔注视着那些活灵活现的精巧面人偶,似在发呆。
  
  “铁大人。”
  
  陈牧上前行礼问候。
  
  后者回过神来,看到陈牧后神情略有些诧异:“陈大人?你今天是在外巡逻的?”
  
  陈牧笑着摇头:“并不是,偶然遇到而已。”
  
  铁布桩看着小摊前手艺师父刚捏成一半的面人偶,神情淡然:“昨天你很不错,抓住了两个妖物。看来在我上次的指导下,有了很大进步,不错,继续保持。”
  
  陈牧谦虚道:“运气而已。”
  
  他倒也没说谎,能抓住蜥蜴妖和狐妖,还真是靠运气。
  
  如果不是那个失踪的严世美,也不会去看望大肚妇人。若非发现了那枚耳坠,更不会将狐妖联想到许夫人。
  
  一切都是运气。
  
  没办法,长得帅的人运气往往不会太差。
  
  陈牧转身看着捏面人的小摊,上面摆着一些动物、花草树木及男女老幼的面人木偶,活灵活现。
  
  “手艺不错啊。”陈牧伸出大拇指。
  
  捏面人的手艺人是个老头,五十来岁左右,头发花白。
  
  听到陈牧的夸赞后,眯眼笑道:“客人不捏一个?一个面偶二十文钱,虽然有些小贵,但老头我的手艺没话说,而且不易损坏。”
  
  陈牧丢给对方一点碎银:“不用找了,照我的样子捏三个。”
  
  一个给娘子,一个给芷月,一个给美妇言卿。
  
  至于青萝……那就算了吧。
  
  那丫头要是拿到我的人偶娃娃,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说不定晚上就给弄坏了。
  
  老头笑着点了点头,仔细端详了陈牧数秒,道:“客人可以先稍等,我给这位先生捏完,便给你捏。”
  
  此刻老头手里的人偶虽然还没捏好,但隐约可看出是一个女人。
  
  是铁布桩的初恋情人?
  
  陈牧暗暗想着。
  
  他了解过铁布桩,知道对方是没有夫人的,也没结过婚,纯单身狗一个。
  
  现在竟然在这里捏一个女人,肯定是曾经所爱之人。
  
  “忙吗?”
  
  铁布桩看向旁边的茶馆,挤出一丝笑容。
  
  这是难得的邀请。
  
  之前听文明仁说过,铁布桩这个人性格比较孤傲,喜欢独处,基本上没什么朋友。
  
  让他主动邀请别人作伴,是很难的。
  
  陈牧摇头:“不忙。”
  
  既然对方请他喝茶,他正好也有事情询问。
  
  茶馆里人并不是很多,两人找了一处极为僻静的角落,可以过滤掉很多嘈杂的声音。
  
  “小二,来一壶你们这里最好的茶。”
  
  坐下后,铁布桩对店内伙计说道,一副哥不差钱的豪横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