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79章 嫂子好!

第179章 嫂子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云芷月玉手一抬,便要擒拿,突听陈牧喊道:“她要跑!”
  
  蓬——
  
  面前一团烟雾爆开。
  
  “遁符?”
  
  云芷月眯起凤目。
  
  在一般的修行者与妖物身上,遁符可不常见。
  
  不过对于高手而言,没多少用处。
  
  玉指衔起一抹法决,云芷月猛地刺向右侧花圃前的假山前,伴随着惨叫声,女人身形显现出来。
  
  她捂着渗血的肩膀,望着天边晚霞,眼里满是绝望。
  
  “就差一点点……为什么……”
  
  女人喃喃自语。
  
  云芷月想要上前捉拿,忽见女人脖颈间布上一层蛛网般的裂痕,连忙喊道:“退后,它在自爆!”
  
  女人的身体开始变幻,双臂朝前延伸弯曲,带着雪般的绒毛……
  
  最终化为一只狐狸。
  
  唰!
  
  云芷月双手结出一道法印,凝聚成钟罩倒扣在狐狸周身,血液飞溅之中,挡住了自爆后的惊人威压。
  
  待一切平静后,便看到狐妖的半截身子躺在地上。
  
  这一刻,许尤新终于死心了。
  
  他面色灰白,木讷着望着妻子的白骨,缓缓跪在地上。
  
  两行清泪落下。
  
  而在狐妖死后,一只小黑色的蜘蛛慢慢爬了出来,云芷月见状,美眸一亮,取出一竹筒将其装进去。
  
  “是天罚蜘蛛?”
  
  陈牧问道。
  
  云芷月点了点螓首:“没错。”
  
  陈牧叹了口气:“这狐妖化形之后失去法力,连天罚蜘蛛也无法避免,我还打算审问它,这到底怎么回事。”
  
  目前,这是唯一让陈牧疑惑的地方。
  
  张阿伟和狐妖身上的‘天罚蜘蛛’到底是怎么染上的。
  
  那天狐妖去法越寺祈福,陈牧能猜到对方的目的。
  
  无非就是银莲失踪后,狐妖始终找不到,于是便去法越寺的许愿树前,看有没有银莲留下的痕迹。
  
  这应该是两人以前联系的方式。
  
  结果狐妖去了一趟法越寺,身上就被染上了‘天罚蜘蛛’,连她自己也无法化解。
  
  当时在马车上,她突然发狂,其实就是失控了。
  
  因为她的情绪与记忆都继承了许夫人,当许尤新怒骂自己儿子时,狐妖便会不自觉愤怒,从而失控。
  
  所以她也是天罚蜘蛛的受害者。
  
  “案子还远远没有结束,天罚蜘蛛只是其一,我现在依旧不明白到底是谁在暗中给许少爷送补品。”
  
  陈牧揉了揉脑袋,头疼不已。
  
  云芷月笑道:“好消息是,现在可以帮张阿伟解毒了。”
  
  “哦?怎么解?”
  
  陈牧眼眸顿时一亮。
  
  云芷月晃了晃手中的竹筒,笑容带着几分得意:
  
  “以毒攻毒,让这只天罚蜘蛛也进入他的体内,一山不容二虎听过吗?我会用术法让它们自相残杀,最终化解。”
  
  陈牧惊呆了,不由伸出大拇指:“老婆真棒。”
  
  ……
  
  从许府离开后,剩下的事情交给了玄天部。
  
  原本闻讯赶来的武神通与铁布桩等人,得知陈牧抓到狐妖后,那表情尤为复杂。
  
  就好像有一种废物在面对大佬的既视感。
  
  本来他们还想带陈牧去昊天部做个报告什么的,却被后者拒绝了。
  
  用陈牧的原话就是:
  
  “既然镇魔司总统领不打算发展玄天部,那老子就亲自发展,你们滚一边去,别想着抢功。”
  
  于是两人便悻悻然的看着陈牧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
  
  床榻上,张阿伟紧张的望着云芷月手里的蜘蛛。
  
  他脸色白得如金纸一般,颤声道:“不会死人吧,要不要换个解毒方式,我这么年轻——”
  
  啪!
  
  孟言卿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
  
  女人虽然内心也忐忑,但她相信陈牧,厉声道:“把嘴给我闭上,不想解你就等死!”
  
  张阿伟委屈巴巴道:“我怕。”
  
  穿着粉衣小裙儿的小萱儿拿来自己编织的蚂蚱,放在哥哥的头顶,稚声安慰道:“哥哥不怕,有小萱儿保护你。”
  
  望着安慰自己的妹妹,阿伟一阵感动。
  
  真是哥哥的小棉袄。
  
  然后他便看到小萱儿拿出一个夹子,夹在大腿软肉上,疼痛下的张阿伟顿时惨叫出声。
  
  趁着张大嘴巴的那一刻,云芷月将黑色小蜘蛛放入口中。
  
  蜘蛛立即爬进喉咙。
  
  云芷月双手结出一道法印,摁在张阿伟檀中穴位置,画出一道图案,用力一按。
  
  一股淡金色的光芒瞬间爆发而开,消失不见。
  
  两行泪珠顺着阿伟眼角滑落。
  
  能把我当个人吗?
  
  云芷月舒了口气,淡淡道:“好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你体内的两只天罚蜘蛛便会死亡。到时候会有妖气渗出来,你别担心,过一会儿就好了。”
  
  妖气?
  
  张阿伟无语。
  
  好端端的一个人,都得冒妖气了吗?
  
  “你先在这屋里休息吧,以防万一,我们先去客厅等着,等时间差不多了,我再来查看情况。”
  
  云芷月说道。
  
  张阿伟感激道:“谢谢嫂子。”
  
  一声‘嫂子’,顿时将云芷月闹个大红脸,内心却甜丝丝的,仿佛抹了蜜一般,开心极了。
  
  原本看着不顺眼的张阿伟,蓦然感觉有点小帅。
  
  女孩双眸宛若月牙儿一般,柔声道:“好好休息,等有时间来阴阳宗,我给你介绍几个漂亮小师妹。”
  
  “嫂子,你对我真好。”
  
  张阿伟感激零涕。
  
  待云芷月几人离开后,张阿伟拿出陈牧给予的那本恋爱宝典,赞叹道:“神了,果然有用,这么容易就多了几个可以攻略的小师妹,以后岂不无敌?”
  
  他算是明白了,只要是班头身边亲密的女人,甭管是谁,叫‘嫂子’就对了。
  
  ……
  
  天光半黑,凉意浸肤,夜幕垂落而下。
  
  暗色中,两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院外的一颗树木上,踩着细软的枝条,宛若悬空漂浮。
  
  “大人,这就是张阿伟家。”
  
  说话的是那个大肚妇人。
  
  不过此刻她的肚子已经平坦,干女儿蜥蜴妖的死让她悲痛万分,但任务还是继续要做的。
  
  黑袍神秘人盯着房屋,淡淡道:
  
  “这计划对我们极为重要,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必须确保这个张阿伟是魔灵胎儿。”
  
  “放心吧大人,我不会认错的。”
  
  大肚妇人连忙说道。
  
  黑袍神秘人拿出一道灵符,递给她:“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试试,这道灵符可以测试出张阿伟身上有没有妖气,如果有,说明他便是魔灵胎儿。”
  
  “好,我这就去。”
  
  大肚妇人点了点头,拿起灵符悄无声息的溜入院内,直奔张阿伟的小屋。
  
  片刻后,她如鬼魅般出现在了树干上。
  
  “大人,我已经将灵符放好了,那小子根本没察觉。”大肚妇人低声说道。
  
  黑袍神秘人嗯了一声,淡淡道:“等一刻钟那灵符就会起作用,计划能不能成功,在此一举。”
  
  大肚妇人握紧双拳,紧紧盯着。
  
  虽然她确定孟言卿就是当年那个新婚妇人,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有没有出现差错。
  
  但愿老天保佑我们。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黯淡的夜色中流逝。
  
  很快,一刻钟便过去了。
  
  然而张阿伟的房屋并没有动静,安静如常。
  
  大肚妇人手心攥出细汗。
  
  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弄错了?
  
  黑袍神秘人双目深幽,看不出任何表情,仿佛是融于夜色的幽灵,散发着丝丝冷意。
  
  就在妇人欲要开口时,忽然,张阿伟的屋子冒出一团黑色雾气。
  
  妖气!
  
  黑袍神秘人双目绽放出精芒,身体微微颤抖。
  
  没错,的确是妖气!
  
  大肚妇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拱手道:“大人,妖气已经测试出来了,说明这张阿伟的确是魔灵胎儿!”
  
  “天助我们!真的是天助我们!”
  
  黑袍神秘人握紧拳头,冷冷道。“计划开始施行,一定要将魔灵胎儿体内的暗黑力量激发出来!”
  
  “是!”
  
  大肚妇人连忙应声。
  
  说完,两人身子化为残影,消失于夜色之中。
  
  ……
  
  “现在你体内的两只天罚蜘蛛都死了,妖气排出来了,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可以自由了。”
  
  云芷月检测完对方的身体,笑着说道,声音温柔动听。
  
  以前她对张阿伟说话时,基本板着脸。
  
  但自从那声‘嫂子’后,态度变好了,笑容也多了,目光也柔和了,声音也温柔了。
  
  甚至还送了两道符篆给对方防身。
  
  “把铁链解开吧。”
  
  陈牧目光看着张阿伟的手腕,黑色蜘蛛印记已经不见了,笑着说道。
  
  情绪喜悦的孟言卿忙将儿子脚踝上的狗链解开。
  
  看着儿子恢复正常,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美眸柔柔的望着陈牧,满是感激之态:“谢谢你陈牧。”
  
  “谢什么,以后我还得经常给他买橘子。”
  
  陈牧耸了耸肩。
  
  孟言卿抿嘴一笑,柔声道:“晚饭还没吃吧,妾身好好做一顿丰盛的大餐给你们,就当是给云姑娘和你的感谢。”
  
  正在活动脚腕的张阿伟抬头说道:“娘亲,我想去外面吃,家里这几天都吃腻了。”
  
  自从被狗链栓起来后,张阿伟一直闷小屋里。
  
  以前还能跟同僚闲暇时间喝点小酒,吃掉小菜什么,这几天只能吃家里饭菜,真吃腻了。
  
  “好啊。”
  
  孟言卿倒也没拒绝,笑着点了点螓首。
  
  半个小时后。
  
  陈牧几人在客厅内吃着丰盛的晚餐,其乐融融。
  
  而张阿伟端着一个盆子,独身一人坐在院子外的石头上,一边吸溜着青鼻涕,一边对着月色吃饭。
  
  客厅内,吃着红烧肉的陈牧关切道:“阿伟在外面会不会太冷了。”
  
  正在给小女儿夹菜的孟言卿闻言,眨了眨美眸:
  
  “不会吧,他不是说家里吃腻了,要去外面吃吗?这么奇怪的要求妾身还是第一次见,那就满足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