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79章 嫂子好!

第179章 嫂子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陈牧声音落下,在场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狐妖!
  
  这可是昊天部几个大佬(饭桶)连续计划了数次,依旧没能成功抓捕到的狡猾之妖。
  
  其实从一开始,铁布桩他们的出发点就错了。
  
  在他们看来,狐妖实力低微,化形之后必然要不断汲取男人阳魄与阳气才能压制住妖气。
  
  于是便认为狐妖会不断制造出命案。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一点,当身边有个大补工具人时,是没必要频繁出去害人的。
  
  显然,许公子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为许夫人不断输送养料。
  
  当许公子体内的阳气不足后,狐妖便会让银莲去找别的男人,临时补充一下。
  
  命案是没必要制造的。
  
  当初银莲一时失控杀了严世美,惹得狐妖不满,为她藏尸体擦屁股,这仅是少数。
  
  所以昊天部始终抓不到狐妖。
  
  人家化形后不做案,你如何去抓?弄了半天计划,人家鸟都不鸟,还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
  
  这也是刚才陈牧不打算叫昊天部的原因。
  
  一帮饭桶。
  
  “许夫人啊,你的演技确实厉害啊,如果不是那枚耳坠,我压根都不会怀疑到你身上半分。”
  
  陈牧摊开手掌。
  
  手心里一枚半透明带点微红的耳坠闪闪发亮。
  
  这不是普通的耳坠。
  
  从品质来看价值极高,也唯有大户人家的夫人才戴的起。
  
  “我一直觉得这耳坠有些面熟,但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陈牧盯着不再哭泣的许夫人,淡淡笑道。“于是我把自己接近过的所有女人在脑海中仔细过滤了一遍,终于想起来……在救许大人时,我见过很相似的耳坠。”
  
  那天许夫人在马车里要杀自己丈夫,是陈牧及时赶到,并且将许夫人制伏。
  
  当时两人颇为亲近。
  
  陈牧几乎半压在了对方的身体上,在近距离下,那枚耳坠自然留下了一点印象。
  
  “我这个人有个缺点,有些时候会忘掉一些事,但如果有个提醒,我就会记起来。”
  
  陈牧淡淡笑道。“当然了,只凭一个耳坠是不能武断下结论的。毕竟市面上相似的耳坠那么多。所以,我需要其他证据,或者说,站得住脚的推论。”
  
  此时原本趴在棺木上痛哭的许夫人站了起来,冷冷盯着陈牧。
  
  那是一种极致的冰冷。
  
  没有任何感情。
  
  云芷月站在一侧,捏出法决。
  
  陈牧示意她想先急着抓捕,继续说道:
  
  “狐妖为什么选中了许夫人,而不是许大人新纳的小妾胡圆儿?其实有三个原因。
  
  第一,许夫人是许少爷的母亲。
  
  因为狐妖法力几乎消失,魅惑之术也难以有效勾引别的男人,只能寻找一个对她极其信任的人。
  
  身为儿子的许少爷自然不会对母亲警惕,所以很容易沦陷。
  
  第二,许府的地位。
  
  身为礼部右侍郎三品官员的府宅,镇魔司的人若没有特殊手令,是无法用法器进行搜索的。
  
  待在这座宅院里,无疑很安全。
  
  第三,许夫人和许大人的感情。
  
  夫妻感情破裂,再加上许大人纳妾,两人始终分房睡觉,所以这样就更不容易暴露了。
  
  这也给了许夫人绝对的自由,偶尔可以化身为狐狸后偷偷出府去见银莲。”
  
  陈牧笑容灿烂,望着阴沉着脸的许夫人……不,应该是狐妖:“我说的对吗?许夫人。”
  
  周围的人,包括许尤新全都呆若木鸡,盯着棺材旁的女人。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狐妖竟然是许夫人!
  
  毕竟平日里她的行为举止以及说话的语气,和许夫人完全一致,根本没有一丝违和感。
  
  “记得之前我一位下属文明仁说过……”
  
  陈牧双手环抱于胸,淡淡道。“当狐妖化形后吃的第一个人,会变成她的模样,同时也会继承她的大部分记忆与情绪。
  
  也就是说,狐妖是有许夫人的记忆与情绪的。
  
  这也是为何,她的行为举止从来没发生过改变。
  
  甚至于面对儿子死亡时的悲愤情绪,也看不出任何破绽。因为她能真的伤心,也能真的愤怒。”
  
  陈牧回想起对方在马车里,以及刚才面对棺材时的情绪爆发。
  
  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影后。
  
  这要是放在现代不拿个奥斯卡奖什么的,完全说不过去。
  
  “大人!”
  
  就在这时,文明仁出现了。
  
  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打开后是白骨——之前陈牧几人在野外找到的那堆白骨。
  
  陈牧看着稍微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许大人,说道:“这就是您夫人的尸骨,早在两个月前她就死了。”
  
  许大人张着嘴巴,全身像筛糠一样颤抖。
  
  他看向棺材旁的女人,眼眸里依旧残留着不相信,或是是不敢接受这样的现实。
  
  “那我们接着说,您夫人是如何被杀的。”
  
  陈牧深呼了口气,拿出从法越寺摘取的许愿牌。
  
  许愿牌就像是一个日记本。
  
  记录着每次来许愿后的文字心情。
  
  陈牧道:“虽然你们出现了感情问题,但她心底依旧爱着你,所以经常去法越寺祈福许愿。
  
  比如希望您健康,希望儿子能有出息等等。
  
  然而直到你娶了胡圆儿之后,您夫人彻底心灰意冷,于是满腔的期望化为了怨恨。”
  
  陈牧拿起许愿牌,淡淡道:“甚至于她最后在许愿牌内写下,希望让胡圆儿消失,夺回你的爱。”
  
  一般来说,许愿牌上写这种东西是大忌。
  
  如果不小心被其他人看到会引起麻烦。
  
  但许夫人却写了。
  
  可见她当时对胡圆儿是多么怨恨,估计每天晚上睡觉时都在诅咒。
  
  许大人闭上眼睛,眼角隐现出泪花。
  
  毕竟是多年夫妻,突然某一天得知对方竟然早就死了,那种对心灵的冲击力是难以简单平复的。
  
  平日里的厌也罢、恨也罢……
  
  一切都随着这堆白骨烟消云散,余留的满是遗憾与愧疚。
  
  “狐妖便是利用了这一点,让银莲将许夫人骗到了野外,然后活活给吃了。”
  
  陈牧看着地上的白骨,说道。
  
  “因为银莲和胡圆儿是同一家青楼的,而且有八卦传闻,说银莲被烫伤是因为胡圆儿暗中使坏。
  
  所以当银莲表露出自己的身份,告诉许夫人,可以帮她报复胡圆儿后,许夫人肯定会心动。
  
  可惜她没想到,自己最终走上了死路。
  
  狐妖在占据许夫人的身体后,便通过许吴青与银莲帮她汲取男人阳魄与阳气。
  
  虽然许夫人年纪大,长相也尚可,但她毕竟是礼部右侍郎的夫人,让她去勾引男人,很容易出事的。”
  
  说到这里,陈牧不禁有些佩服自己。
  
  当初第一次怀疑银莲是狐妖同伙后,便下了结论。
  
  要么狐妖长得难看没法勾引人。要么它的身份不允许它冒险,显然放在许夫人身上很适合。
  
  “大人,找到了!”
  
  随着一道响亮的声音,齐得龙与齐东强两兄弟从许府后院奔来,手中也提着一个袋子。
  
  当众打开后,竟是一些啃食过的血肉。
  
  周围一些人吓得惊叫连连。
  
  而胡圆儿更是吓得小脸惨白,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被陈牧及时扶住。
  
  递了个感激的眼神,便缩在一旁不敢去看。
  
  站在棺材旁的‘许夫人’,看到这些血肉后双目猩红,拳头捏得咯嘣蹦响。
  
  霞光俯照之下,她嘴上的胭脂如血一般妖艳。
  
  “这些东西是从许夫人房间里搜出来的,是什么,我就不多说了吧。”
  
  陈牧脸上泛起冷笑。
  
  许大人死死盯住那些血肉,再看向棺木里的白骨,嘴唇哆嗦着,身子晃了晃,脸色白的吓人。
  
  随即,他发出了愤怒痛心的嘶吼声。
  
  瞪向狐妖的目光满是恨意。
  
  “你……你杀了我夫人!你竟然还……食我儿子的血肉!”
  
  他想要冲上去,被护卫拦住。
  
  女人目光冷漠。
  
  她的眼神始黏在陈牧身上,浮现出幽幽的光芒。
  
  陈牧感慨道:“这几天你被关在房间里,没办法汲取阳气,只能用这种方法,也是够狠的。”
  
  “继续呀,故事还没听够呢。”
  
  狐妖声音刺骨冰寒。
  
  一丝丝的寒意从她身上散发开来,将周边十米范围内的温度都降低了好几分。
  
  陈牧轻耸肩膀:“我当然会继续说。
  
  银莲失踪后,你没办法从外面补充其他男人的阳气,只能疯狂榨汲许吴青少爷。
  
  为了不引起府内人的怀疑,基本在许少爷的那座小院里进行。
  
  这也是为何,许少爷那段时间基本废了的缘故。
  
  然而在有一次汲取许少爷阳气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闯了进来,她——就是秀儿!”
  
  秀儿……
  
  被埋在院内的那具尸体,王大猛的妹妹。
  
  陈牧当时就认为,这女人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被人灭口,随手埋在院内。
  
  目前看来,凶手是狐妖了。
  
  陈牧淡淡道:“根据许少爷身边家奴的笔录口供,当初一段时间许少爷对秀儿颇为宠爱。
  
  在许少爷将她抛弃后,秀儿始终不甘心。
  
  于是那天晚上她去找许少爷,或许是你的疏忽没有关门,秀儿进入后,便看到了你。
  
  一心想要嫁入豪门的她,当然认识你是许吴青的娘亲。
  
  当时的她一定很震惊吧。
  
  而你被惊动后,便杀了她,因为时间紧迫,将秀儿随手埋在院子里,打算找时间处理。
  
  甚至在对方死之前放了冰蚕虫,减缓尸体腐败,防止腐臭之味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可惜之后许公子的死打乱了你的计划,导致秀儿的尸体也被发现。”
  
  听着陈牧有条不理的分析着案件,众人心情复杂。
  
  就像是现场情景完全展示在了面前。
  
  “哈哈哈……”
  
  狐妖忽然笑了起来,笑容里满是自嘲与讽刺。
  
  她轻抚着长发,浮动着幽芒的眸子涌现出浓浓的不甘与怨恨:“就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我就能真正化形为人了!!你为什么不晚一点揭穿我!”
  
  陈牧摇头:“你不觉得这就是天意吗?”
  
  “天意!?狗屁的天意!”
  
  狐妖怨毒嘶吼。“我为了化成人形,连妖丹都可以舍弃,可老天爷却不给我一丝丝的机会!”
  
  说完,她忽然取出一把匕首,朝着陈牧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