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78章 影帝级别的人物!

第178章 影帝级别的人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发誓,我是真的来查案的,只不过方式稍稍有点不一样。”
  
  杏花苑一间包厢内。
  
  陈牧极力跟眼前的云芷月解释。
  
  这女人也太了解他了,简直成了肚子里的蛔虫,老哥我一想啥,竟然就猜出来了。
  
  而且还知道故意麻痹我,杀个回马枪。
  
  芷月啊,你也变坏了。
  
  云芷月红唇抿着茶水,淡淡道:“我当然知道你要来查案,毕竟那个叫银莲的女人曾在这里待过,你需要验证自己的猜想。”
  
  “夫人真棒。”
  
  陈牧伸出大拇指。
  
  然而女人却冷讽道:“查案归查案,但有些事情就没必要了,羽妹妹说你身子虚的厉害,不是没有道理的。”
  
  陈牧正色道:“这么跟你说吧,各行各业问话都有个独特的方式,赌坊、黑市、帮派、商人……三教九流诸多门道。
  
  你可以拿身份去压他们,但若想得到更好的信息与情报,你还真得让他们愿意去说,主动去说,而不是被迫去回答,这样得到的信息才能真正意义上帮助你。”
  
  云芷月白了他一眼:“那要不你继续?随便找十个姑娘去隔壁开房。”
  
  “呃……这倒不必了。”
  
  陈牧讪讪一笑。“其实我也就手上揩点油而已,更何况现在有夫人监视着,我哪儿敢。”
  
  “人家才不是你的夫人,别乱说!”
  
  云芷月美眸瞪着他。
  
  虽然嘴上否认着,但眼眸里藏着的喜丝儿却逃不过男人的眼睛。
  
  杏花苑风韵犹存的老鸨急匆匆的闯入了包厢,看着桌上六扇门的令牌,连忙挤出笑容:“官爷,我是杏花苑的老鸨叫文六娘,不知官爷来我们这儿是……”
  
  “我来找银莲姑娘。”陈牧笑道。
  
  银莲?
  
  老鸨怔住了,随即苦笑道:
  
  “官爷,您这好长时间没来了吧,银莲早就赎身啦。不过我们还有其他姑娘,官爷您需要的话……”
  
  老鸨偷偷瞥着云芷月,无法判断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陈牧佯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银莲赎身了?是谁给她赎的身?”
  
  “就一个卖包子的矮矬子。”
  
  说起此事老鸨也是颇为唏嘘。“可惜啊,如果不是银莲被烫伤,怎么可能便宜那种男人,最少也能在大户人家当小妾。”
  
  大户人家当小妾……
  
  陈牧嗤之以鼻。
  
  根据之前的资料显示,银莲在杏花苑是纯卖肉的,人家大户人家傻了会娶这么一个小妾。
  
  陈牧淡淡道:“平日里银莲去法越寺上香吗?”
  
  “这个……”
  
  老鸨想了想,说道。“偶尔也去。”
  
  陈牧又问:“银莲在外面有没有结交什么朋友。”
  
  “我也不太清楚,按照银莲的性子,在我们杏花苑都没什么朋友,在外面更不可能有了。”
  
  老鸨摇头说道。
  
  陈牧挥手:“你先出去吧。”
  
  老鸨笑了笑,点头哈腰的离开了屋子。
  
  陈牧接过云芷月手里的茶水,慢慢喝着:“勾栏场所最欢迎的一类人就是官差,但最讨厌也是官差,在双方没有熟悉前,总是会建一块防御墙在心里,生怕惹上麻烦。这么问,虽然也能问出些什么,但很难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
  
  云芷月别过粉颊,长长的乌黑马尾扫过男人的下颚:“那你就去熟悉呗,我又没拦着你。”
  
  “这茶有点酸。”
  
  陈牧品尝着女人喝过的茶水,皱眉道。“估计是在里面加醋了。”
  
  “那我去问好了。”
  
  女人玉手一拍桌面,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可刚出去,又折了回来,背对着陈牧坐回原来的椅子,声音带着一丝小委屈,闷声道:“给你半柱香的时间,不许脱衣服,如果超过时间我就告诉羽妹妹。”
  
  “夫人太小瞧我了,不需要半柱香的时间。”
  
  陈牧笑着拍了拍对方的香肩,起身走出包厢。
  
  果然,时间还没到半柱香,陈牧便唇角噙着笑意回来了,将手中的一份笔录扔在桌子上。
  
  “怎么样,为夫快不快?”
  
  “真虚。”
  
  云芷月俏白了一眼。
  
  趁着对方坐下时偷偷的闻了闻对方身上的衣衫,确定没什么浓重的胭脂味后松了口气。
  
  她拿起桌上的笔录,面色怪异:“这些女人还真愿意什么都说啊。”
  
  笔录里不仅有银莲平日里接待的客人信息,人数与次数,外出时遇到的事情,以及法越寺认识的香客。
  
  甚至晚上一个人狂欢的次数与时常都有。
  
  陈牧淡淡笑道:“你夫君我倾囊相授,她们自然得涌泉相报,信任就是在深入交流下才建立起来的。”
  
  云芷月听不太懂,低头看着笔录。
  
  “银莲在被烫伤后,去法越寺的次数便频繁了很多,为自己的伤势祈福。但是一段时间后,她就不怎么去了。而且……以前许少爷竟然也是她的常客?”
  
  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许吴青身为礼部右侍郎之子,本身就是纨绔子弟,平日里花酒美女不离身,把自己玩废了。
  
  如果他以前就是银莲的常客,那对案情来说又是一大重要发现。
  
  陈牧摸着云芷月滑嫩的小手笑道:“在银莲被烫伤后,许少爷便不理会她了。另外还有一个信息,那就是洪大郎也就是洪知凡,给杏花苑送过几次包子,银莲在嫁他之前肯定是认识他的。”
  
  云芷月蹙眉:“这么说来,银莲要帮狐妖勾引男人,就需要找一个能完全掌控在手心的男人,而洪大郎正好符合她的要求。”
  
  陈牧点了点头:“是啊,可惜她没想到洪大郎也是个影帝。”
  
  感受着自己的小手被男人肆意把玩,云芷月红着脸想要挣脱,却被对方握的紧紧的,只好作罢。
  
  就如陈牧之前所赞叹那般,云芷月的身子每一处都好像精工雕刻。
  
  便是这双纤纤玉指,宛若十根通透剔莹的鲜剥笋心。
  
  说不出的好看。
  
  陈牧将玉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继续说道:“银莲要帮助狐妖勾引的男人的目的,我猜是为了治疗自己被烫伤的后背。
  
  我之前与她暧昧的时候,每次触碰到她的背,她都会紧张不让我看。
  
  在她被烫伤后,以前的客人全都不来了,这对她的心理遭成了很大打击,所以她迫切的想要恢复自己身体的魅力。
  
  既然常规手段不行,那就只能求助妖物。”
  
  云芷月沉吟道:“狐妖有魅惑之术,为何需要银莲帮她勾引?”
  
  “只能有两个原因。”
  
  陈牧嘴角泛起一抹微弧,映衬着刀削般的俊朗脸颊让女人美眸熠熠,
  
  “第一个原因,狐妖在化形时吃的第一个人,只能变成她的模样。如果这个人长得丑,你说怎么勾引?必须需要帮手。”
  
  云芷月恍然。
  
  也对,如果狐妖在化形时吃掉一个老婆子,那她以后就只能以老婆子的形象示人。
  
  寻找帮手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但它毕竟是妖,不是随便拉来一个漂亮女人就会帮她,只能找一个迫切对它有需求的女人。
  
  银莲,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银莲长得漂亮,懂得勾引人,在青楼时就是出了名的骚狐狸精,让她去勾引男人轻而易举。
  
  “第二个原因,那就是狐妖现在的身份,很难让它有机会去勾引别人。”
  
  陈牧淡淡说道。
  
  云芷月回想起陈牧让她寻找的那个许愿牌,美眸一亮。
  
  身份特殊?
  
  “另外还有一点。”
  
  陈牧说道。“当初在抓狐妖失败后,昊天部的武神通大人跟我说过,他们之所以判断那天狐妖会出现找男人,是因为狐妖在化形断尾之后,基本没有了法力。
  
  失去发力后,精魂盈亏,需要每隔几天吸取男人的阳气,以维持自己的人形。
  
  而那天,便是狐妖最为需要吸取阳气的时候。
  
  但最终因为一对狼妖夫妇和妖婴的出现,导致抓捕狐妖计划失败,狐妖也自始至终没出现过。”
  
  云芷月红唇微启:“既然狐妖没出现过,那么它必然要去找其他男人,否则如何掩盖自己的妖气。”
  
  陈牧笑着点头:“没错,但问题是之后的地毯式巡查中并未发现有命案,更没有人报官。”
  
  “你的意思是,狐妖根本就没出现过?一直躲在家里?”
  
  云芷月眨了眨美眸。
  
  这就奇怪了。
  
  狐妖需要男人,如果它不能及时吸取男人阳气,就会便回妖身,除非……有体内阳气十足的男人帮它。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肯定不是陈牧,这家伙太虚了。
  
  “许少爷!”
  
  云芷月脑海中蓦然浮现出这个名字。
  
  按照之前的调查,有人一直在给许吴青暗中给补品,堆积他体内的阳气。
  
  虽然表面看许少爷一副很肾虚的样子,但因为大量补品的缘故,甚至还有血母人参精这样的高级品,阳气是很足的。
  
  陈牧刮了下她的小琼鼻,赞叹道:“夫人很聪明。”
  
  云芷月秀颊微红,粉润的唇角扬起。
  
  陈牧道:“我之前就猜测,有两拨人在许少爷身上做手脚,一拨人是疯狂给他补品,而另一波人是疯狂汲取他身上的阳气。
  
  也就是说,狐妖之所以那么多天不需要男人阳气,是因为她一直在榨许少爷。
  
  有现成的补品不用,为何花费风险去找别人呢?
  
  这也是为何,以前许少爷能坚持几分钟,但后来却变成了秒男,因为他被狐妖给弄废了。”
  
  听着陈牧这些话题,云芷月脸蛋红红的。
  
  不过陈牧的推断还是很厉害的。
  
  狐妖将许少爷当成自己汲取阳气的工具,同时外面也让银莲勾搭男人,如此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也难怪镇魔司追查了那么久,才有点小线索,但还是未能抓到。
  
  这狐妖太狡猾了。
  
  如今银莲死去,许少爷更被汲取的厉害。
  
  所以才找人大量购置补品,而另一波人看到许少爷身体虚的厉害,也坐不住了,奉上了血母人参精。
  
  一来是给他大补,二来是制作活傀儡。
  
  云芷月正在分析陈牧给予的信息时,蓦然感觉指尖凉凉的。
  
  扭头一看,却是陈牧将她的手指抿在口中,像个小猫咪似的,好似品尝着鲜笋。
  
  “你有病吧。”
  
  云芷月连忙缩回手,拿出手帕擦着手指上的口水,烧红着脸蛋瞪着对方,“恶心不恶心。”
  
  陈牧倒不害臊的笑道:“夫人这般玲珑妙人儿,哪儿都好看。”
  
  “离我远一点。”
  
  云芷月受不了这家伙肉麻的举动,故意拉开了距离,冷声道。“接下来呢?”
  
  陈牧站起身来:“走吧,去抓狐妖!”
  
  “你已经确定了吗?”
  
  云芷月忙问道。
  
  陈牧微微一笑:“本来还想着去深入调查一下,但感觉也没必要了,只要验证完最后一件事,狐妖必然拿下。”
  
  “验证什么事?”
  
  女人好奇的看着他。
  
  陈牧目光微微闪动:“听说许大人已经将儿子的棺材给钉死了。”
  
  云芷月点头:“他应该是被吓坏了,生怕儿子化为傀儡,所以提前将棺材钉上也是可以理解。”
  
  “但我不理解啊,所以……我要把棺材再打开看看。”
  
  陈牧唇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他语气幽然:“之前有笔录说,许大人与许夫人这对夫妻,感情其实已经破裂了,基本上不同房睡。为什么?因为许大人又新娶了一位小妾,长得很漂亮,曾是杏花苑的头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