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74章 我家娘子惹不起!

第174章 我家娘子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快说!账本在哪儿!”
  
  此时陈牧沾满血迹的脸,在方公公眼里就像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魔,只觉得头皮发麻。
  
  疯子……
  
  这特么是真正的疯子!
  
  这可是西厂诏狱所啊,自成立以来还没有哪个家伙刚在这里闹事,更别说是杀人越狱。
  
  而且陈牧这根本不是越狱,这就是在纯制造杀戮!
  
  一旦此事传出,恐怕会轰动整个天下,到时候陈牧死一百次,一万次都不够伏罪的。
  
  这个时候方公公已经怀疑,陈牧脑子不正常了。
  
  上次在酒馆对方就突然发飙,现在竟然化身为恶魔,这特么是正常人能干的事儿吗?
  
  对了,他怎么知道账本的事儿?
  
  “陈牧你疯了不成!”
  
  回过神来的于公公身体如坠冰窖,颤声尖锐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闭嘴!”
  
  刀芒划过,于公公头颅飞了起来。
  
  望着喷溅着血水的无头尸体,方公公瞬间吓得大小便失禁,喉咙里发出绝望扭曲的哭喊声。
  
  谁来救救孩子啊。
  
  “账本在哪儿!”
  
  陈牧举起手中大刀,血丝密布的眸中嵌着点漆般的深遂瞳仁。
  
  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周空一阵波动,明显有强大的灵力逼近,果然这西厂还是有超级高手的。
  
  “艹!”
  
  陈牧暗骂一声,直接挥刀而下:“老子宰了你!”
  
  感受着杀意逼近,早就心神崩溃的方公公拼命从喉咙里嘶吼出变形的声音:“我说!我说!”
  
  “说啊!”
  
  “账……账本在我家宅府院门外右侧第四块青石板下……”方公公快速说道,绝望的眸子紧紧盯着对方手中的刀。
  
  滴落的血液缓缓落在他的脸上,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院外?”
  
  陈牧一阵无语。
  
  这家伙还玩心理战术啊,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门外,心可真大。
  
  “三克油。”
  
  感觉时间可能要超了,陈牧来不及验证真假,赶紧挥刀抹了自己脖子。
  
  ——
  
  痛!
  
  剧痛!
  
  脑袋里像是炸开了一蓬钢针,削得颅内支离破碎。
  
  陈牧奋力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皮仿佛被胶水黏在了一起,脑袋里欲裂的刺痛让他几乎品尝到了炼狱的滋味。
  
  耳旁隐隐间,似乎有护卫喊叫的话语。
  
  他想要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感觉灵魂与身体出现了脱离感,似乎无法掌控这具身体。
  
  怎么回事?
  
  头好痛啊,这感觉好熟悉,似乎是……
  
  对了。
  
  是他前两次‘重生’后的反应。
  
  可自从被怪物附体,他每次重生后便再也无不良反应,为何今天突然又出现了。
  
  陈牧作不出任何思考。
  
  此时的他感觉身处于冥间地狱。
  
  浑身上下每一处血肉、骨头、细胞……都好像在脱离,那种生生撕扯皮肤的剥离感。
  
  恍惚间,陈牧有了一种‘永远醒不来’的错觉。
  
  “陈大人,您没事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西厂护卫的声音清晰的传入耳中。是刚才送饭的那个内应,目光带着忧色。
  
  听到陈牧的动静后,他忍不住过来查看。
  
  望着满头大汗淋漓,面色惨白如金纸的陈牧,内心有担心。
  
  陈牧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还是那间牢房。
  
  墙角那个蜘蛛正在奋力结网。
  
  此刻陈牧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被放在洗衣机里绞洗过一般,并非是疼痛,而是一种很违和,很恶心的感觉。
  
  他抬手示意对方自己没事,然后踉跄爬到墙角边开始干呕。
  
  仿佛要把脏腑呕出来。
  
  最终只有一些酸水吐了出来。
  
  陈牧猛地看向手臂,皮肤下隐藏的黑色液体隐隐浮现,正在沸腾,好像要戳破他的皮肤。
  
  不过很快,这些沸腾的黑色液体渐渐平稳了下来。
  
  恍惚间,陈牧有了一个奇怪想法。
  
  该不会这怪物察觉到他有‘重生’能力,所以才依附在他的身上。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细思极恐了。
  
  “陈大人,要不给你找大夫来?”内应再次问道。
  
  “没……没事……”
  
  无尽的虚脱感爬满了陈牧全身,他喘着气,回到草垫上,重重的瘫躺在上面。
  
  “为什么会这样……”
  
  依旧带着些许疼痛的大脑,让陈牧无法思考更多。
  
  他用力拍着脑袋,瞥见那内应还站在牢房外,想了想,取出小本子写上一行字,撕下卷起来,放回饭菜中。
  
  “你先……”
  
  声音从喉咙滑出后,又是一阵刺痛感。
  
  陈牧捂住喉咙,将饭盒踢到铁栏边上,忍着喉痛说道:“这饭菜你拿回去吧,快点。”
  
  那内应明白了什么,将饭盒提在手里,转身离去。
  
  “要死了感觉……”
  
  陈牧呈‘大’字型,无力躺在草垫上,后背完全被汗水侵透,苦笑喃喃道:“这特么比与前女友在床上熬了四小时马拉松还累啊。”
  
  望着墙角刚刚结好的蛛网,他费力拿起木枝,给破坏了。
  
  小蜘蛛你也要加油啊。
  
  ——
  
  冥卫朱雀堂。
  
  换了身衣衫的白纤羽,玉手轻揉着眉心,思索着如何寻找那账本。
  
  时间太紧迫了。
  
  如果太后能下一道懿旨就好了,让她地毯式的搜查方公公的宅院,哪怕掘地三尺也总能找出来。
  
  可惜在没有任何证据前,太后是不会轻易帮忙的。
  
  而且现在那账本到底能不能般夫君脱离困境,也难说,总之目前形式依旧不利。
  
  “主上,诏狱所那边有情报来了。”
  
  黑菱忽然闯了进来。
  
  白纤羽淡淡道:“那边应该也差不多有所动静了吧,现在我们抓了冷天鹰,估计他们会在今天晚上进行审讯。”
  
  “是……是陈大人给的情报。”
  
  黑菱神情怪异。
  
  夫君?
  
  他能有什么情报。
  
  白纤羽将纸条接过来,打开后顿时愣住了。抬头看向黑菱,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无言。
  
  “夫君这是……臆想?”
  
  白纤羽犹豫了一下,终究没说对方是不是‘神经病’这样的话语。
  
  我好不容易从冷天鹰嘴里撬出点有用的信息,你倒好,待在牢房里就能幻想出地址。
  
  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吗?
  
  而且这地址也是搞笑:账本放在方公公宅府院门外右侧第四片青石板下。
  
  就问问,天底下有哪个白痴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自家门外?
  
  跟别人玩心理战术吗?
  
  太愚蠢了!
  
  黑菱也是哭笑不得,想了想说道:
  
  “可能是陈大人想要帮我们,所以就进行推测,毕竟他的断案能力还是不错的,或许……”
  
  “你觉得可能吗?”
  
  白纤羽苦笑着轻轻摇头。“夫君的能力当然厉害,可他毕竟不是神仙啊,哪有这么容易就推测出账本在什么地方。”
  
  黑菱说道:“那我们要不要去看。”
  
  望着手里的地址,白纤羽内心犹豫了片刻,无奈道:“去看看吧,毕竟也是夫君好意。”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前往方公公的府宅。
  
  方公公府宅位于内城右区域。
  
  这地方除了官员家属外,很少有其他百姓进入。
  
  来到府宅院门外,黑菱观察了一番四周动静,确定不会有人出现后,找到第四片青石板,拿出刃刀开始撬。
  
  毕竟是在院外,也不会惊动院内的人。
  
  望着石板一点点松动撬起,白纤羽摇着头苦笑了起来:
  
  “我真傻,真的。”
  
  “想想也是搞笑,我们竟然就真的就傻乎乎跑来寻找账本了,你看看这地方,谁会藏在这里。”
  
  黑菱安慰道:“主上,或许真的运气好能碰到呢。”
  
  “运气……但愿吧。”
  
  白纤羽叹了口气,随口说道。“如果真这么容易就能找到账本,以后夫君娶十个小老婆我都不介意,甚至我都愿意帮他找。”
  
  闻言,黑菱抿嘴而笑,将撬起的石板抬起说道:“就怕陈大人他——”
  
  黑菱声音突然停了,好似摁下了暂停间。
  
  她望着青石板下的一个精巧机关盒,嘴巴张的仿佛能塞下一颗鸭蛋,眼珠子几乎要突了出来。
  
  “这……”
  
  白纤羽同样樱唇微张,大脑彻底凌乱了。
  
  这怎么可能!?
  
  黑菱小心翼翼的将机关盒拿出来。
  
  盒子呈铜黄色圆柱形,铁壁接缝处肉眼几难辨别,腹箍几乎一体成形,更无接点。
  
  “主上,陈大人……真的是神仙么,这都能猜到?”
  
  黑菱一脸仰慕之态。
  
  太神了!
  
  以前在青玉县时她多少有些瞧不起陈牧,认为这家伙配不上白纤羽,可后来发现这家伙挺聪明的。
  
  慢慢的,也就认为他有能力成为主上的丈夫。
  
  然而现在,她是彻底服气了。
  
  要知道陈牧自始至终都被关在西厂诏狱所内,根本没机会出去,就凭一个信息便推断出账本埋藏的地点,这不是神仙是什么?
  
  “主上?”
  
  “啊?怎么了?”
  
  见白纤羽还傻愣愣的站着,黑菱忽然想起什么,怪异道:“您刚才好像说,如果找到账本……”
  
  “这人上了年纪,记性也不好了,对了,我刚才说什么了?”
  
  白纤羽满脸疑惑天真之态。
  
  黑菱倒也老实:“您说如果找到账本,就不介意陈大人娶十个小老婆,甚至还愿意帮他找。”
  
  白纤羽:“……”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姣好的唇线抿着一道灿烂笑容:“黑菱,从今天开始,每天写一篇赞美我夫君的文章,不少于两万字,谢谢。”
  
  “主上……”
  
  “哦对了,从这机关盒的纹路来看,应该是阴阳宗制造的,去找云芷月。”
  
  说完,女人转身离开。
  
  转过街角后,白纤羽忍不住挥了挥粉拳,踮起脚尖转了一圈,裙摆如花绽放飞舞,开心地像个小女孩:“夫君果然真棒。”
  
  等等,我为什么要说‘果然’两个字。
  
  白纤羽愣在原地。
  
  随即银牙暗咬,语气娇憨带着几分霸道:“夫君是我的!”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陈牧肌肉里的疲惫酸痛感依然没有减去多少,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
  
  一晚上lol了三十四次。
  
  整个人虚脱了。
  
  虽然身体疲惫,但大脑却清醒了很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