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73章 把两位公公吓懵了!

第173章 把两位公公吓懵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凤鸢宫。
  
  窗幔扬起,掺着些许寒气的凉风隐有些刺冷。
  
  待女侍将寝室内的窗牖关上,已经批阅了十来份奏折的皇太后有些疲惫的捶打着香肩。
  
  门口的侍女见状想要上前按摩,却被她挥手屏退。
  
  “这些家伙啊,没一个省心的。”
  
  望着堆满文书的案桌,女人轻叹了口气。
  
  虽然自陛下成长后,便分担了不少政务过去,但大部分朝中事务都是由她来处理批阅。
  
  随着陛下执政期限将近,越来越多的尖锐事务摆在面前。
  
  明明有些事务,下面的官员是可以处理的,却非得故意呈上来让她进行审阅,分明就是故意膈应人。
  
  “继续作吧,看你们能作到什么时候。”
  
  皇太后眼里涌现出几分冷蔑。
  
  “太后……”
  
  门外忽然传来女官的声音。
  
  “进来。”
  
  太后搁笔放于砚台一角,望着匆忙进入的女官,蹙眉问道。“怎么了?”
  
  女官跪在地上,呈上信函:“刚刚消息传来,刑部主事冷天鹰意图对朱雀使不轨,已被捉拿到生死狱中。”
  
  “什么?”
  
  太后面容一呆,以为自己听错了耳,绷圆了好看的凤目。“冷天鹰意图对朱雀使不轨?”
  
  开玩笑吧,整个京城有哪个男人有胆子敢招惹那丫头。
  
  嫌自己命不够长?
  
  她示意对方将信函呈上来,打开后仔细浏览了一遍,脸上神情顿时变得古怪无比。
  
  这丫头……竟然学会钓鱼执法了。
  
  “简直在胡闹!”
  
  皇太后将信函扔在书案上,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气,玉指一横。“把朱雀给哀家叫过来!”
  
  “是!”
  
  就在女官刚退出室外,却听太后蓦然开口:“等等!”
  
  女官站定身子,听候吩咐。
  
  太后又拿起那份密函,默默看着,柳眉轻蹙似在思索着什么,玉指缓缓叩着桌面。
  
  过了半响,她蓦然笑了起来。
  
  “先下去吧。”
  
  “是。”
  
  待女官退下后,太后唇角浮现出一抹豺狼般的狠厉笑容。
  
  “有点意思,或许真能钓出鱼儿来。”
  
  ……
  
  京都诏狱所内院。
  
  之前被陈牧一刀劈伤的缉事务总管方公公,正在一间小屋内修养,等待着审讯的开始。
  
  身为受害者,在陈牧被审讯时他是必须在场的。
  
  必须提供强有力的证词。
  
  回想起之前在酒馆里,被陈牧那王八蛋无视辱骂不说,还差点把命给劈没了,胸膛的怒火便一拱拱的冲向脑门。
  
  “这小王八蛋真是个疯子!”
  
  方公公面目狰狞,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本官还从未受过这等折辱,若不将你小子剥皮抽骨,本官以后断子绝孙!”
  
  正在考虑该如何折磨陈牧时,于公公忽然火急火燎的闯入屋内。
  
  一封信报扔在了桌上。
  
  “方公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冷天鹰在干什么!?”
  
  “怎么了?”
  
  方公公有些发懵,望着脸色铁青的对方,随即拿起信报看了起来。
  
  当看完内容后,整个人彻底傻了。
  
  冷天鹰竟然跑去欺辱朱雀使?这家伙脑子没病吧。
  
  于公公用力拍打着桌子:“愚蠢啊!简直就是蠢到了极致!难道冷天鹰不知道陈牧的妻子是朱雀使吗?他脑子里装的是粪吗?竟然跑去欺辱朱雀使!是谁给他的勇气!”
  
  “这……这……我以为他知道啊。”
  
  方公公瞪大眼睛。
  
  此刻他的大脑嗡嗡直响,脑子里乱成一团。
  
  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冷天鹰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这几乎等于是把自己命都搭进去了。
  
  以前的冷天鹰没这么蠢啊,难道是最近仕途太顺开始飘了?
  
  方公公望着信报里的内容,咬牙说道:“于公公,就算冷天鹰不知道,可这朱雀使分明就是故意在设局啊。”
  
  “废话,我们又不是傻子!难道这都看不出来?”
  
  于公公气愤道。“可问题是,不管是不是设局,冷天鹰的的确确欺辱了朱雀使,甚至还下药。别说是朱雀堂的冥卫,便是客栈里那么多客人都可以作证!
  
  虽然那些人不知道是朱雀使,但他们看到冷天鹰欺辱一白衣女子,这就足够了!懂吗?”
  
  望着唾沫渣子乱溅的于公公,方公公额头沁出冷汗。
  
  朱雀这一招也太无耻了。
  
  明摆着告诉其他人老娘在钓鱼执法,但你们却无可奈何。
  
  “那……那有没有办法把冷天鹰从冥卫先捞出来,关到别的地方,要不我们让督主向皇上讨要旨意?”
  
  方公公抹着汗珠问道。
  
  于公公怒级而笑:“朱雀使是谁,是冥卫四使之一!太后身边最亲近的大红人!欺辱了她,还想着把犯人捞到别处?你当冥卫都是一群小绵羊吗?
  
  现在冷天鹰没有一丝出来的可能性,便是督主向皇上说明此事,皇上也不可能去管,懂吗?”
  
  哗啦——
  
  气愤之余,他将桌案上所有文书全都推搡在地上。
  
  方公公六神无主,汗水爬满苍白的肌肤。
  
  于公公阴沉的脸忽然探了过来,双目泛着幽冷的光:“方公公,你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黑料,是被冷天鹰知晓的。”
  
  黑料?
  
  方公公汗毛直竖,浑身透着一股令人牙酸的激灵冷刺。
  
  他连忙摇头:“没……没有。”
  
  “真没有?”
  
  于公公死死盯着他。
  
  方公公摇头:“没有,在天子脚下,我能有什么黑料,无非就是一些受贿而已。假设即便有,他冷天鹰也不可能知道。”
  
  “好,有你这句话本官就放心了。”
  
  于公公拍着对方肩膀。“只要挖不出你的黑料,他冷天鹰是死是活与我们没关系,懂吗?随便让朱雀使折腾去。”
  
  这是让他弃车保帅?
  
  面对于公公森寒警告的眼神,方公公攥起拳头,用力点头:“我明白了。”
  
  ——
  
  朱雀堂,生死狱。
  
  这是一座幽暗的地牢,鬼气森森。
  
  精铁栏杆外暗沉狰狞的红光,衬与浓郁的血腥气息,说不出的阴森迫人。
  
  白纤羽玉一般的纤细手指慢慢摩挲着温热的茶杯,聆听着厚重的铁门另一头,传来的阵阵惨叫之声。
  
  满壁焰摇的昏光下,她的身形极为优美妖艳。
  
  真如阎王殿里的女修罗一般。
  
  过了许久,厚重的铁门缓缓打开,明明是封闭的空间,却仿佛有寒风袭入,令人不寒而栗。
  
  “主上……”
  
  拖着一身血腥味的黑菱擦了擦身上的血迹,来到白纤羽面前。
  
  “还是不说吗?”
  
  白纤羽品尝着淡涩的茶水,语气冷淡。
  
  黑菱摇了摇头:“基本审问出了一些罪证,但方公公的黑料却没有,估计他是真不知道。”
  
  说话间,她将审讯后的记录册递给对方。
  
  白纤羽草草扫了一眼,唇角掀起一道嘲讽:“不死心啊,他还抱有一丝幻想,等着有人来救他。”
  
  “那我再去审讯。”黑菱说道。
  
  然而白纤羽却起身道:“时间太紧了,我去吧。”
  
  戴上朱雀面具,女人进入了铁门。
  
  随着铁门关闭,一股腐脓似的血腥气味充斥在阴暗刺骨的甬道,鬼磷般的火焰漂浮映照。
  
  两侧牢房内或绑或坐躺着不少犯人……
  
  一些原本还在哀嚎哭泣,或是硬撑怒骂的犯人们,在看到一袭白裙却面带朱雀面具的女人后,全都硬生生闭上了嘴巴,生怕发出一丝声音,更是有一些人吓得失禁。
  
  宁下十八层地狱,不入朱雀生死门。
  
  曾经有不少人对此嗤之以鼻,然而当真正体会过后,那种凿刻在骨子里的恐惧是毕生难忘的。
  
  白纤羽目光深幽,一路穿过暗昏的甬道。
  
  青丝如瀑。
  
  洁白如雪的裙摆轻轻摇曳。
  
  轻盈却无比清晰的脚步声,宛若催命符重重敲击在每一位犯人的心上。
  
  “哗啦啦——”
  
  精铁制造的铁链缓缓拉起牢房之门,两朵绿焰“蹼、蹼”接连亮起。
  
  “大人!”
  
  周围冥卫纷纷半跪在地。
  
  白纤羽冷冷看着半隐在黑暗中的冷天鹰,随手接过属下递来布满钢刺、由妖鳄皮制造的手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