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71章 孟言卿到底生了个啥?

第171章 孟言卿到底生了个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厂诏狱……
  
  在先帝尚在时,西厂可谓是如日中天,在一定程度上完全替代了冥卫,成为朝堂内最大的势力。
  
  督察百官、查案缉拿、诏狱入刑……西厂有着很大行事权利。
  
  见西厂者,无不胆颤。
  
  可自从太后掌权后,西厂便退居三线,冥卫登上权利巅峰,甚至在一段时间内太后差点废了西厂,直到小皇帝成长后,开始重用西厂,才重新走上政治舞台。
  
  虽然目前西厂还无法撼动冥卫地位,但只要小皇帝正式执政,终有重回巅峰的时候。
  
  “陈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西厂诏狱会来捉拿你?”
  
  黑菱疑惑不解。
  
  她也是提前从探子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便急忙带人赶来,打算提前一步先把陈牧给捉拿了。
  
  只要冥卫先捉拿了陈牧,料西厂也没办法抢人。
  
  “这么快就来了?”
  
  听到黑菱的话语,陈牧蚕眉一蹙,倒也没太大意外。
  
  毕竟昨天打残了冷天鹰不说,还把京都缉事务的方公公给打了,要是西厂不出面他反而觉得奇怪。
  
  而且小皇帝完全可以拿此事做文章,对他进行一次打压。
  
  陈牧也没隐瞒,实话说道:“昨晚我打伤了冷天鹰和京都缉事务的方公公。”
  
  “什么!?”
  
  黑菱瞪圆了眸子。“你疯了吧。”
  
  身为六扇门总捕,竟然殴打朝廷命官,这可是大罪!
  
  而且在她印象里,陈牧虽然有时候不正经,但在人际交往上还是很稳重的,绝不可能犯这种致命错误。
  
  “陈牧是为了救我才惹了事。”
  
  整理好衣裙的云芷月迈着别扭的小步伐而来,秀眉微微蹙着,樱唇时不时抽着冷气,帮陈牧解释道。
  
  看着云芷月这番不堪娇弱的模样,以及脸上的泪痕,黑菱面皮抽搐。
  
  这明显就是被破了瓜……
  
  而且是比较狠的那种。
  
  一瞬间,她的脑海中又脑补了五万字的剧情。
  
  陈牧苦笑一声,说道:“当时我察觉到芷月有危险,便着急去营救,结果那两家伙拦着我,所以才打了他们。”
  
  黑菱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殴打朝廷命官,而且还是京都缉事务方公公,处理起来太棘手了。
  
  “大人!”
  
  就在这时,王发发忽然惊慌跑了过来,“西厂诏狱所的人突然来到了衙门前,说要抓你。”
  
  来了!
  
  黑菱攥了下拳头,目光精芒闪动,对陈牧道:“陈大人,暂且先随我们去朱雀堂,等我请示后再做决定。”
  
  “那就麻烦了。”
  
  看到朱雀堂对自己这么保护,陈牧内心还是很感动的,看来那两花瓶送的值,回头继续送。
  
  走出衙门,外面站着十来位身穿樱红武服的西厂诏狱所侍卫。
  
  领头的是一个身材臃肿的太监。
  
  一张四方的大脸上,肌肤粗砺而黝黑,下巴线条模糊,布满了层叠的褶皱,腰间挎着大刀。
  
  “这是西厂诏狱所的掌班大人,姓于。”
  
  黑菱低声对陈牧说了句,然后仰起下巴来到于公公面前,抱拳行礼。“于公公。”
  
  “哟,这不是朱雀堂的黑菱大人吗?”
  
  于公公皮笑肉不笑道。“今儿个是打算来六扇门办差事吗?”
  
  黑菱微微一笑:“的确是来办一件差事的,六扇门总捕头陈牧因为涉及到一件案子,所以我们打算带他去审讯。”
  
  随着黑菱话音落下,在场气氛陡然凝滞。
  
  于公公犀利的目光一把攫住陈牧,幽幽冷笑道:“哦?哪还真是巧了,本官也是前来捉拿陈大人的。昨晚陈大人可是威风的很。不仅将刑部冷大人给打成重伤,还伤了缉事务方大人。”
  
  “竟有这事?”
  
  黑菱佯装很惊讶的样子,随即皱眉为难道。“那如何是好,总不能把陈大人劈成两半,咱们一人一半分了吧。”
  
  于公公也懒得废话,拿出一份陛下的手谕:
  
  “黑菱大人,这可是陛下的手谕,案子孰轻孰重您应该分得清。还望黑菱大人行个面子,别让本官为难,也别让朱雀大人为难,您说对吧。”
  
  望着面前陛下的手谕,黑菱头疼无比。
  
  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既然是陛下手谕,那下官自然不敢阻拦,要不这样吧,下官先带陈牧回朱雀堂,等——”
  
  “让于公公带他走。”
  
  就在这时,一道冷漠的男人声音忽然响起。
  
  黑菱回头一看,竟是玄武使。
  
  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冥卫身前,脸上带着银色龟蛇面具,透出一双冷幽幽的目光。
  
  “玄武大人。”
  
  黑菱神情陡变,上前低声道。“陈牧不能让他们带走,如果带走,那主上……您是知道的。”
  
  玄武两道乍现倏隐的凌厉目光盯着她:“连我的命令也要违背?”
  
  “黑菱不敢,只是——”
  
  黑菱还想说什么,玄武使却擦肩而过,目光掠过陈牧,看向于公公,朗声道:“于公公,人你们带走吧,我们冥卫的案子可以往后靠靠。”
  
  “那就多谢玄武大人了。”
  
  于公公胖肥的脸上闪过冷蔑之色,示意护卫将陈牧带走。
  
  目送着陈牧被押走,黑菱眸中一片焦急,扭头张嘴欲要对玄武使说话,可对方却转身离去。
  
  该死!
  
  黑菱跺了跺脚,呼来一名属下问道:“主上那边通知了没?”
  
  “已经通知了,可能已经到了朱雀堂。”
  
  属下连忙回应。
  
  黑菱冷冷道:“先回朱雀堂!”
  
  …
  
  等黑菱来到朱雀堂,身着一些黑袍,戴着朱雀面具的白纤羽早已经等着,周身萦绕着一股煞气。
  
  见冥卫中并未有夫君的身影,白纤羽凤目一凝:“人呢?”
  
  黑菱苦笑:“主上,本来我是打算带回来,可玄武大人突然出现,所以……陈大人被西厂诏狱所的人带走了。”
  
  “带走了?”
  
  白纤羽朝前一步踏去。
  
  周边十米范围内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度。
  
  黑菱额头冷汗沁出:“陈大人昨晚因为救云姑娘,一时着急后打了拦着他的冷天鹰和方公公。今天陛下特意批了手谕,让于公公来捉拿。后来玄武大人又出现,所以……”
  
  白纤羽面具下的俏脸寒冰如霜,一双秀拳如铁般紧紧的握在一起。
  
  “走,去西厂诏狱所!”
  
  白纤羽示意属下备马。
  
  见黑菱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拧眉问道:“怎么了?有什么话快说!”
  
  黑菱低声道:“我去找陈大人的时候,他那个……跟云姑娘好像在做一些……那种事情,就是夫妻间的那种事情。”
  
  白纤羽身形一顿,盯着她:“你说什么?”
  
  黑菱忙道:“属下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因为那个声音很像夫妻间洞房的声音,而且云姑娘似乎被破身了。”
  
  “这王八蛋,不救了!”
  
  白纤羽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走了几步后,见黑菱还站在原地,怒声道:“还傻愣着做什么,赶紧备马啊,没听见我要去救夫君吗?”
  
  “啊?哦,哦……”
  
  黑菱有点懵,小声嘀咕道:“不是不救吗?”
  
  正在这时,玄武回来了。
  
  看到二姐如杀人般的眼神冷冰冰射来,玄武连忙解释道:
  
  “二姐,我也不想管,但对方有陛下的手谕,你们不能胡来啊。而且这还是三哥让我去阻拦的,跟我没一点关系啊。”
  
  “老三呢?”
  
  白纤羽走到对方面前,顺手摘掉对方的面具,冷冷询问。
  
  玄武摇头:“不知道啊,他让我去阻止黑菱,防止你们犯错,然后他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他来找你了。”
  
  啪!
  
  一记耳光掴在了他的脸上。
  
  感受着火辣辣的痛楚,玄武瞪大了眼睛:“我不是说了嘛,是三哥的主意,跟我没一点关系啊。”
  
  “那这一巴掌你就替老三先收着。”
  
  将面具扔了过去,白纤羽来到黑菱备好的白色骏马前,一跃而上。
  
  玄武捂住脸颊,委屈无比。
  
  见白纤羽要离开,他急忙喊道:
  
  “二姐,你真别犯傻,这个时候你去西厂诏狱所,皇上是最乐意看到的,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我去找太后。”
  
  白纤羽冷冷甩下一句话。
  
  ——
  
  在陈牧被西厂诏狱所抓走后,六扇门内一片惶然。
  
  满头大汗的王发发一边稳住众人的情绪,一边打算去找一些旧友询问陈牧的情况。
  
  如今陈牧在六扇门的威望已经起势,若这个时候再出幺蛾子,无疑会出问题。
  
  走出衙门口时,忽然看到一位蓝裙美妇正在张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