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70章 脑补狂魔黑菱!

第170章 脑补狂魔黑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哗啦——”
  
  陈牧从院内的水池中一跃而出。
  
  双脚刚落在冷凉的地板上,一股撕裂般的刺痛忽然自全身涌现,明显可以感觉血液窜过淤凝的血脉。
  
  陈牧呲了呲牙,连忙服下一颗云芷月赠送的止痛丹药。
  
  “真爽。”
  
  刺痛维持数秒后,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极舒爽的暖流,通向四肢百骸,陈牧忍不住发出吟呻之声。
  
  当然,不是雅霉蝶的那种声音。
  
  他低头看着手臂上缓缓消失的黑色印迹,陷入沉思。
  
  昨晚化为身怪物,是他第一次主动将附身的黑液召唤出来,然而爽是爽,到最后差点控制不住了。
  
  满脑子除了杀欲就是杀欲。
  
  如果不是最后强行拉回一丝理智,后果估计不堪设想。
  
  尤其是带着云芷月回来后,浑身一股燥热的力量,最后在水池里泡了好几遍才压下去。
  
  到现在为止,陈牧基本摸清楚了这黑液的特点。
  
  力量是绝对的。
  
  自从黑液附身之后,他的力量爆发式的增长,比之一般的修行之人还要恐怖。
  
  以前他最多能扛起两个妹子,但现在扛十个妹子不在话下。
  
  不过陈牧也明显感知到,自己并未真正挖掘出这黑液的真实力量,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隐藏的力量如何挖掘,需要慢慢琢磨。
  
  其次便是复制能力。
  
  上次击杀巨型妖婴后,黑液竟然将其‘音波’攻击技能完全复制了过来,才没有让两杀手逃脱。
  
  这能力简直太恐怖了。
  
  想象一下,某天如果能击杀一个拥有‘透视’技能的妖物,然后将其技能复制过来,那……
  
  到时候陈牧天天逛街,不为别的,就是想磨练一下男人的定力。
  
  亦或者‘隐身’技能?
  
  再或者‘时间暂停’技能?
  
  这两技能就不用多做描述了,想必大家硬盘里都有,懂得老哥都懂。
  
  “姐夫,你笑的可真猥琐。”
  
  一旁的青萝递来毛巾,望着陈牧脸上的诡异笑容不禁打了个寒颤,嘟囔道。“肯定昨晚跟云姐姐发生了什么。”
  
  “小屁孩滚一边去,我是正经人。”
  
  只穿着长裤的陈牧拿过毛巾,擦拭着半身,脑海中继续思考着。
  
  虽然黑液的能力很喜人,但目前最重要的是必须完全掌控它,而不是被对方某天突然反噬。
  
  任何事务都是有利有弊的。
  
  在使用对方力量给自己提升实力的同时,也要懂得警惕。
  
  好在日子还长,慢慢摸索即可。
  
  “姐夫,你好帅。”
  
  晶莹的水珠儿顺着男人古铜色肌肤流淌,在温煦的晨光下,泛出耀眼的光芒。
  
  少女不自觉吞了下唾沫,伸出纤嫩的轻轻按压。
  
  随后,如触电般弹开。
  
  陈牧一巴掌拍在对方的脑袋上,望着俏脸红彤彤的少女:“赶紧去热饭,肚子都饿了。”
  
  “哦。”
  
  青萝忍不住一阵害羞,连忙跑开。
  
  见对方朝着自己房间跑去,陈牧无语喊道:“你去房间干什么,厨房在那边!”
  
  “换衣服。”少女回了一声。
  
  ……
  
  同样换了身衣服的陈牧,来到大厅内。
  
  一进门,就看到桌上摆放着一个榴莲,然后门口还有一个搓衣板——是上次太后赐予的纯金搓衣板。
  
  而白纤羽则默默的坐在方桌旁,低头翻着账本。
  
  曳地的白裙衬得女人身形修长,温婉的姣好玉容看不出喜恚,神情平淡如水。
  
  “呃……这个是……”
  
  陈牧挠了挠头,有些莫名其名。
  
  啥情况?
  
  是打算拿搓衣板洗榴莲?
  
  白纤羽纤嫩的玉指于唇舌间轻点了一下,翻开纸页,语气平淡:“云姐姐醒了,不过妾身让她多休息一会儿。”
  
  “哦,醒了就好。”
  
  陈牧松了口气,便要迈步进入。
  
  “站着!”
  
  女人冷淡的声音陡然传来。
  
  陈牧抬起的脚一顿,就这么以一种金鸡独立的姿态站在原地,满脸懵逼:“怎么了?”
  
  莫非是这地刚被青萝拖过,所以不让踩?
  
  白纤羽一边翻着账本,一边淡淡说道:“别的女人都说夫君你很棒,可妾身却瞧不出夫君……棒在何处?”
  
  何处?
  
  看到女人冷淡淡的表情,陈牧意识到出事了,果然平日里温柔贤惠的娘子开始发飙了。
  
  于是他老实回答:“缠在腰上。”
  
  白纤羽一呆,眨了眨美眸,恍然间反应过来,羞恼的瞪了对方一眼,冷声道:“好啊,那就把衣服脱了,让妾身瞧瞧。”
  
  嘿,脱就脱,谁怕谁。
  
  陈牧一乐,走到对方面前,当场解开了衣带。
  
  而白纤羽也杠上了,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指下意识攥住裙衫,脖颈一抹红晕悄悄染上。
  
  或许是太过紧张,她伸手去拿茶杯,却不小心将桌上的账本掉在了地上。
  
  “继续脱。”
  
  见男人停下动作,一脸戏谑的看着她,不甘示弱的白纤羽咬牙说道,顺势蹲下身子去捡账本。
  
  然而就在这时,云芷月无巧不巧的出现在门口。
  
  “你们——”
  
  女人张大嘴巴,连忙掩住自己的红唇,瞪圆了眼睛。
  
  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在她的视线里,陈牧正在脱裤子,而平日里温婉纯洁的白纤羽半蹲在对方面前……
  
  这画面委实太吓人。
  
  听到声音的白纤羽和陈牧齐刷刷看向门口,三人就这么相互看着,仿佛时间凝固了一般。
  
  “你们继续。”
  
  云芷月脸蛋滚烫,连忙转身朝外走去。
  
  天呐。
  
  这对夫妻两大白天的竟然……太过分了!
  
  而且让她更想不到的是,平日里贤惠温婉的白纤羽竟也那般……
  
  果然人不可貌相。
  
  白纤羽先是一愣,随即看了看此刻自己与陈牧的位置,陡然间明白了什么,俏脸‘腾’得一下烧了起来。
  
  “今晚跪搓衣板!”
  
  她狠狠瞪了陈牧一眼,连忙追了过去:“云姐姐,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陈牧一脸无辜:“这能怪我吗?”
  
  ……
  
  吃完早膳,陈牧就去六扇门了。
  
  云芷月陪在他身边。
  
  本来她是打算道别的,毕竟总掺和在夫妻二人间有些别扭,但陈牧说有礼物要送给她,便跟了过来。
  
  来到独立办公小院,陈牧拿出了昨晚从那三个刺客身上掉落的东西,进行研究。
  
  其实也没什么。
  
  无非就是一些用来疗伤的丹药,符篆等等。
  
  之前苏老大说过,每一位杀手在执行任务时身上都不会带多余的东西,以防失误暴露身份。
  
  但这一次陈牧却有了新发现。
  
  这三个杀手的遗物中有一份信笺,信内只有一行字——
  
  “东西在水下第三间屋内!”
  
  水下?
  
  陈牧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始终无法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有什么屋子是建在水下的?
  
  而且还不止一间。
  
  龙宫吗?
  
  另外那‘东西’是什么?
  
  如果这个信笺很重要,杀手是不应该带在身上的。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有人刚给他们送来,所以杀手没时间去藏,便随手放在身上。要么这信笺是三个杀手准备送出去,结果没来得及。
  
  陈牧拿出小本子,将这句话记了下来。
  
  虽然暂时没头绪,但说不定某天就突然派上用场了呢,信息是一点一点积累的。
  
  “对了,昨晚那三个杀手为什么杀你?”
  
  陈牧看向旁边坐着的云芷月。
  
  说完后,他忽然注意到了什么,打量着女人身上熟悉的白裙,皱起眉头问道:“你怎么穿着娘子的衣服?”
  
  云芷月微红着脸低下头:“我也不知道,本来我是有衣服的,但羽妹妹非得让我穿。”
  
  相比于白纤羽,云芷月身材要稍微高挑一些。
  
  但穿上这身白裙后,并没有太违和的地方,飒爽中多了几分优雅清纯的韵味。
  
  “挺好看的。”
  
  陈牧本来想口花花两句,但看到这身衣裙后,莫名感觉娘子就坐在这里,调戏的话又咽了回去。
  
  或许,这便是白纤羽的真正目的。
  
  老娘虽然不在你身边监督,但这身衣服足以让你老实一点。
  
  “回答刚才的问题吧,为什么他们会刺杀你。”
  
  陈牧问道。
  
  云芷月眨了眨弯翘的睫毛,一时倒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半响才说道:“其实我是……”
  
  “让我来猜吧。”
  
  陈牧架起二郎腿,端起桌上的凉茶慢悠悠的品了一口,眉宇间带着几分嘲讽。“之前苏巧儿给我送来一份刺杀名单,里面有一个名字,是阴阳宗大司命,对吧。”
  
  云芷月娇躯一颤,睁开晶亮慧黠的眼眸直视着他,淡淡道:“所以你现在明白了。”
  
  “当然,我又不是傻子。”
  
  陈牧呵呵冷笑。“所以……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