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68章 云芷月的死劫?

第168章 云芷月的死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关于天庭杀手组织,陈牧虽然从苏老大那里了解不少,但也仅仅知道这个杀手组织的刺客都很厉害。
  
  至于更深层次的组织结构,并不了解。
  
  比如幕后老大是谁?
  
  成立的目的在于什么?
  
  什么时候成立的?
  
  人员挑选规格等等。
  
  不过有一点是能共识的,那就是他们的伪装潜伏能力绝对是一等一的,比如之前的王婆。
  
  说不定某天身边就冒出一个杀手。
  
  打开信笺,青白的纸上只有四个名字。
  
  位列第一的,便是阴阳宗大司命。
  
  位列第二的,便是冥卫四使之一的青龙。
  
  其他两个都是别的门派的长老或者掌门,与朝廷关系不大,属于江湖中的恩怨。
  
  “牛逼啊,连青龙都敢去刺杀,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陈牧言语嘲讽。
  
  冥卫四使中,青龙实力无疑是最强的,占据龙虎榜前十,还是冥卫指挥使的近身保镖。
  
  以这样的实力若是被刺杀,那就搞笑了。
  
  苏巧儿笑道:“能不能刺杀是一回事,但敢不敢接又是另一回事,另外这份名单只是老爹偶然间发现的,到底你有没有被人盯上还不好说。
  
  所以老爹让我来告诉你,这些天一定要小心点。杀手组织可不是只有天庭一家。
  
  尤其之前帝皇星突然出现,引来了不少势力。
  
  如今京城表面看起来很平静,但实则暗涛汹涌,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要是栽了跟头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陈牧收起信笺,玩笑道:“要不你贴身保护我?”
  
  少女撅起粉润的嘴唇,白了一眼:
  
  “我还忙着呢,那个洪知凡都还没找到,哪有时间保护你。况且最近镇魔司在严密搜查,我和娘亲还要躲着他们。”
  
  望着少女眉宇间的郁气,陈牧表示歉意。
  
  虽然他是玄天部监察,但对于镇魔司的决策却是没法参与的。
  
  在苏巧儿离开后,陈牧发现身边的云芷月始终锁着秀眉,似在思索什么,唇瓣抿成一线。
  
  陈牧这才想起对方是阴阳宗弟子,讪讪笑道:“刚才开了个玩笑,不过你们大司命怎么就惹来刺客了?”
  
  “前些日子,阴阳宗丢失了一本法典秘籍。”
  
  云芷月淡淡道。“是我们门内的一位弟子偷的,还打伤了几名弟子,所以大司命才来到京城调查,可惜目前还没线索。”
  
  陈牧皱眉:“有可能是那个叛徒请来杀手,想要刺杀大司命,给自己创造脱身的机会?”
  
  云芷月轻轻摇头:“不知道。”
  
  看着女人脸上的忧色,陈牧担心道:“你应该没事吧,要不你这几天一直待在我身边?至于那个大司命,既然她身份那么高,实力肯定是顶尖的,不用担心她。”
  
  “实力顶尖……”
  
  女人唇角掠过一道自嘲,没再说什么。
  
  ……
  
  时间过的极快。
  
  陈牧陪着云芷月逛了一会儿街,又去吃了点小酒,原本灰蒙蒙的天空便彻底被一层黑布掩盖。
  
  夜空冒出点点繁星,一弯峨眉般的新月高悬空中。
  
  两人手牵着手沿着一条僻静的小径而行,耳畔回响着清晰而有节奏的脚步声,颇有韵律。
  
  “有我送给你的辟邪珠在,那鬼新娘你暂时不用害怕。”
  
  云芷月抬头望着天空中静美的月色,声音带着些许彷徨之意。“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给你找更好的法宝,用来护身。”
  
  还能有什么更好的法宝?
  
  大不了……再去黑暗深渊走一趟吧,被天君骂也就骂了。
  
  陈牧摩挲着女人纤细娇嫩的指尖,笑道:“你可能不了解我的实力,我会变身的,很恐怖的那种变身。”
  
  女人只当他是说笑,眼神清澈迷离,轻叹了一声:“你应该早点认识我的。”
  
  早点认识,或许就能更好的保护他。
  
  女人暗暗想着。
  
  “我以前见过你,很久以前。”陈牧一脸认真。
  
  云芷月微露疑惑:“什么时候。”
  
  “上辈子。”
  
  “……”
  
  云芷月羞恼瞪了对方一眼,芳心却染上些许甜意。
  
  当心里有一个人的时候,对方的甜言蜜语就像是蜜糖刷在了心房上,永远不会腻味。
  
  路旁的憧憧树影在夜色里随风婆娑起舞,发出簌簌的声响。
  
  一辆马车从后方驶来,停在了路旁。
  
  随着车帘掀起,一张熟悉的脸探了出来,望着陈牧皮笑肉不笑:“陈大人好兴致,这么晚了还陪佳人逛街。”
  
  “哟,这不是冷大人吗?”
  
  看到来人,陈牧微微一怔,笑着拱手。
  
  对方正是冷天鹰。
  
  自从上次在良运赌坊两人关系彻底决裂后,陈牧便将他立为敌人,暗暗记在了小本子上。
  
  此刻对方突然出现,到底是偶遇还是……
  
  “陈大人,方公公就在前面的酒楼,正好他打算见见你,如果可以的话,不妨赏个脸。”
  
  冷天鹰倒也没拐弯抹角,直接点明说道。
  
  方公公?
  
  陈牧蚕眉顿时一蹙。
  
  作为京都缉事务的方公公,在这片区域还是有几分名气的,很多官员都与他打交道。
  
  尤其对方的职责就是监督地方官员。
  
  “好啊。”
  
  陈牧略一思量后,便欣然答应,带着云芷月进入马车。
  
  他倒要看看这方公公打的什么算盘。
  
  一路无言。
  
  马车停靠在一家名为‘桂韵香’的酒楼前。
  
  冷天鹰率先下车,笑着说道:“涉及到一些机密事,所以……”
  
  他看向云芷月。
  
  陈牧抬头看了眼酒楼,想了想,对云芷月说道:“你先在外面稍等一会儿,我问几句话就回来,千万别走,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本打算就此别过的云芷月,听到陈牧这话,心下微微一动。
  
  有东西要送我?
  
  满心期待下,女人轻轻点头,眸光澄亮清澈,唇角弯起浅浅的笑容:“好,我等你。”
  
  ……
  
  进入酒楼二层一间雅座包厢。
  
  冷天鹰率先进入,对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便带着陈牧进入了更里侧的一间小屋。
  
  踏进小屋,陈牧看到了传闻中的方公公。
  
  对方一身官服官靴,一张瘦削的窄脸,脸颊无肉而塌陷,带着几分阴鹜之色。
  
  而在房间内,还坐着两人。
  
  一男一女。
  
  这两人陈牧都熟悉。
  
  女人一袭红衣,妖娆多姿,正是媚女红竹儿。
  
  旁边坐着一位男子,是良运赌坊的老板张钱子,穿着一身锦服,自带一股大老板的气质。
  
  只是陈牧却感觉怪怪的。
  
  回想上次他见到的那个张钱子,面前之人好像缺了一些什么,但心里也没太在意。
  
  “你就是陈牧?”
  
  方公公打量着面前最近颇有风头的男子,眼中闪过几分赞叹之色。“倒长了一副好皮囊。”
  
  “咯咯……”
  
  红竹儿眼波含媚,笑道。“这整个京城恐怕也难找出第二个如此俊俏的小郎君了。”
  
  女郎两条浑圆笔直的玉腿交叠,绷出优美的曲线。
  
  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媚感。
  
  陈牧抱拳行礼:“下官陈牧,见过方公公。”
  
  这帮缉事务的阉人倒也奇怪,在京城内喜欢别人叫他‘公公’,但出了京城,就喜欢别人称呼为‘大人’。
  
  其中弯弯道道的小心思,倒也颇值得玩味琢磨。
  
  “陈捕头请坐。”
  
  方公公声音并不是很尖细,反而带着些许浑厚感,示意下人奉上茶水。
  
  待陈牧入座后,方公公那张消瘦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早就听闻陈大人断案如神,在青玉县便有神捕的名头。到京城才没多久,便又大放异彩,当真是大才栋梁。”
  
  陈牧抱拳笑道:“公公缪赞了,不过是运气好破了几个案子而已。”
  
  “运气也是站在实力这一边的。”
  
  方公公以盖缘轻刮茶面,啜了一小口,淡淡说道。“前几日良运赌坊,陈大人可是涨了不少威风。”
  
  这话就是明摆着在讽刺了。
  
  陈牧有些诧异。
  
  按理说,即便方公公要为良运赌坊出面,也应该先和和气气的跟他谈几句话,然后以暗示方式提醒一下。
  
  结果这一见面,对方直接就把态度放开了。
  
  要么这方公公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要么就是与他划清界限,表明自己的态度。
  
  陈牧大脑不停运转思索对方态度里蕴着的含义,笑着说道:
  
  “惭愧惭愧,使了一些卑鄙小手段而已。”
  
  冷天鹰乐了:“陈大人这话说得,都把自己当成卑鄙小人了,这我可不同意,陈大人不可如此作践自己啊。”
  
  红竹儿轻抚着脸颊,莹润小巧的耳垂透着酥红,宛若樱桃。
  
  美目始终不偏移陈牧那张俊脸:
  
  “小人也罢,卑鄙也罢,陈大人可不会介意,更何况他还脚踩两条船呢,这天底下有哪个能做到这般厉害?”
  
  “这不叫厉害,这叫无耻。”
  
  张钱儿哈哈大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