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67章 刺杀大司命?

第167章 刺杀大司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人,许夫人那边的笔录已经结束了,这是她这几天的日程轨迹,以及最近七天内见了什么人都有。”
  
  陈牧回到六扇门后,王发发便将笔录册递给了对方。
  
  “许夫人她还好吧。”
  
  陈牧坐在椅子上将笔录册打开,随口问道。
  
  王发发点了点头:“情绪还算稳定,另外我给许少爷身边的那几个家奴也做了一份笔录,询问了一些许少爷最近接触过那些人。”
  
  “干得不错。”
  
  陈牧目光流露出赞赏之态。
  
  他翻开许夫人的笔录,仔细浏览了一遍,然后拿出给张阿伟之前做的口供,进行对比。
  
  张阿伟因为这些天一直在巡逻,所以去的地方和见的人很多。
  
  但许夫人不一样。
  
  她可是礼部右侍郎的妻子,不可能每天都出去瞎转悠,大多时间基本上都待在家里。
  
  “法越寺……”
  
  终于,陈牧从两人的笔录中找出了一处共同点。
  
  他们在这十天内,去过同一个地方——
  
  法越寺。
  
  法越寺是京都的一座名寺,建寺已有三百多年,位于外城大园北区之内,香火盛旺。
  
  八月四号,张阿伟在巡逻的时候,去了一趟法越寺。
  
  当时他去处理一场普通纠纷案件。
  
  是一位农夫家豢养的鹅不小心跑到了法越寺的后山,前去索要时被僧人阻拦,最后还是张阿伟出面解决。
  
  而许夫人是在八月六号去法越寺上香祈福。
  
  “虽然不是在同一天,但这是两人在近几天内去过的同一个地方,可以试着碰碰运气。”
  
  陈牧拿出小本子,仔细记录下来。
  
  随后,他又翻开许少爷身边家奴的口供笔录细细查看。
  
  这些家奴平日里就跟在许少爷身边作威作福,是很合格的狗腿子。
  
  从他们的讲述中来看,最近这半个月内,许吴青多数都在家里,基本很少出去玩女人。
  
  而小仪姑娘是他最近要碰的第一个。
  
  那个秀儿,许少爷确实已经玩腻了,很长时间没搭理过她。
  
  至于许吴青为什么突然要欺辱小仪:
  
  一来是田老根主动将女儿卖给了他,所以不要白不要。二来,这些天许吴青也憋坏了,打算发泄发泄。
  
  从表面上看,这些也是符合逻辑的,但是……
  
  陈牧发现了另一条信息。
  
  许吴青身子玩废了之后,便一直在吃补药,最近几天他又不知去哪儿买了一些丹药。
  
  服用这些丹药后,他身子变结实了很多。
  
  以前抱几片砖都费劲,最近却生龙活虎的,甚至根据家奴的描述,都能生生抬起一口小缸。
  
  只能说神奇。
  
  另外前天晚上,本打算欺辱小仪的许少爷之所以突然离开,是因为一个蒙面女人来找他。
  
  许少爷似乎跟她熟悉,两人说了几句话后便给了他一样东西。
  
  至于那东西是什么,家奴也不知道。
  
  许少爷拿了那件东西后,便匆匆回到了许府,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兴冲冲的跑来欺辱小仪姑娘。
  
  结果张阿伟及时出现,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从这些家奴的口述中基本可以确定,许少爷口中的‘神药’,就是那女人给的东西。”
  
  陈牧闭上眼睛,喃喃自语。“那个女人是谁呢?而那个神药……又是什么?总不可能是伟哥吧。”
  
  他将这些信息在脑海中重新理了理。
  
  验尸!
  
  陈牧决定再验一次许吴青的尸体。
  
  上次他只是从表面看了一眼。但这一次,他打算叫上镇魔司昊天部的猎魔人进行详细检查。
  
  看看尸体内,还有没有其他新发现。
  
  解刨是不可能的,许大人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尸体受损。
  
  只能带猎魔人去碰运气。
  
  不过很快陈牧便有了更好的人选。
  
  当他走出六扇门,看到不远处倚靠在墙壁,拿着一个小酒壶默默喝酒的云芷月,嘴角不自觉扬起了一抹灿烂笑容。
  
  女人依旧是那身月白色劲装,身材高挑完美。
  
  脑后以粉绸扎成马尾的乌浓发束。
  
  纤纤玉指轻握酒壶。
  
  仰头饮酒时,露出一段白皙雪润的纤细鹅颈,俐落的动作里带着说不出的飒烈与孤伶。
  
  即便容貌不显,但依旧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佳人既醉,朱颜酡些。娭光眇视,目曾波些……”
  
  陈牧右手背负,左手不知从哪儿摘来了一朵白色小花,来到女人面前,轻轻插在对方的秀发间。
  
  “佳人不辞而别,令在下辗转反侧,夜难入寐,不知今夜能否赏光,陪在下小酌几杯,顺便按个摩什么的。”
  
  “好恶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望着面前俊朗如玉的脸庞,云芷月小脸泛起些许红晕,嗔恼道。
  
  伸手欲要取下发间的野花,但想了想又作罢。
  
  她推开陈牧,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酒壶扔到了一旁,淡淡道:“听说阿伟那小子出事了,还好吧。”
  
  “原来你是关心阿伟啊。”陈牧佯装出一副很伤心的模样。
  
  “当然关心他,难不成我还关心你?”
  
  云芷月俏目白了对方一眼,微微翘起红唇:“而且你这么花心的大萝卜骗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关心的。”
  
  “太伤心了,我的心在流血,必须亲我一口才能治愈。”
  
  陈牧抓住对方的玉手,放在自己胸口上。
  
  然后缓缓低头……
  
  快要亲到对方时,小腿陡然一痛,陈牧惨叫着退后几步,摸着小腿无语看着女人:“又踢我?”
  
  “你有病吧,大街上这么多人。”
  
  云芷月俏脸一红,气呼呼地甩过马尾,朝着街头一边走去。
  
  陈牧呲着嘴连忙跟上,口花花道:“那意思是没人的时候可以亲?亲哪儿都可以?”
  
  “滚!”
  
  “好,好,我以后再也不亲你。”
  
  听到这话,女人走的更快了。每一步,都不经意地踩着笔直的一线,蕴着娇美韵致。
  
  但很显然,她很生气。
  
  陈牧快步走到身旁,想要牵手,但被对方避开,但陈牧一直不依不挠去抓对方的手,最终女人不躲了。
  
  感受着女人滑嫩娇滑的柔荑,陈牧嘴角扬起一道胜利者的微笑。
  
  脸皮不厚,怎么泡妞?
  
  “对了,我有一件事正打算给你说。之前那个鬼新娘红娥不是已经消失了吗?我那天在大街上又看到了。”
  
  “鬼新娘?”
  
  云芷月脚步一顿,白皙的脸颊浮现出关切之色。“你没事吧。”
  
  陈牧摇了摇头,面露疑惑:“很奇怪,我当时还以为是在做梦,而且她还是大白天的出来,太吓人了。”
  
  女人蹙起秀眉,陷入了思索之中。
  
  陈牧也不打扰对方。
  
  等待过程中,他又盯着女人的容颜仔细观赏。
  
  当目光落在女人鲜菱般的姣好唇瓣上,最终没能忍住,快速亲了一口。
  
  云芷月一懵,后知后觉地如触电般弹开。
  
  红霞满面。
  
  先是看了看周围街上的人,幸好此时两人行走于偏僻阶段,并未有人注意到,这才松了口气。
  
  她红着脸瞪着眼前始作俑者,想要一脚踢过去,却被对方躲开。
  
  “我错了,要不你拿个刀子捅我吧。”
  
  陈牧一副无赖模样。
  
  云芷月没辙了,扭过头也不理会对方,径直朝前走着,但牵着的手却未曾放开。
  
  过了片刻,她轻声说道:“我之前给你说过,鬼新娘只是一缕怨灵,红娥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往后还会有,她们只对付那些负心汉。”
  
  陈牧瞪大眼睛,指着自己:“你看我像负心男吗?”
  
  “呵~”
  
  女人轻扯唇角。
  
  陈牧干咳了一声,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虽然我不怕死,但也怕半夜突然出现在房间吓人。”
  
  云芷月淡淡道:“我送给你的那颗辟邪珠你还带着吗?”
  
  “辟邪珠?哦,我送人了。”
  
  “送人!?”
  
  女人身形一停,绷大了杏眸。
  
  陈牧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对啊,我送给另外一个女人了,她很喜欢。”
  
  云芷月两排弯翘的乌睫睁得发颤。
  
  不多时,水晶似的泪珠儿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努力抑制着。
  
  那可是她拿命换来的,这家伙竟然——
  
  直到男人假装拿出一颗珠子,放在阳光下喃喃道:“哦,我记错了,送的是另外一颗珠子。”
  
  “陈牧你个混球!”
  
  女人气急,扑过去一顿粉拳伺候。
  
  陈牧吓得连忙躲避:“夫人别打了,夫人我错了……”
  
  “你给我站住!”
  
  “救命,悍妇杀夫了。”
  
  “……”
  
  两人在大街上你追我赶,倒像极了一对处于热恋中的男女,周围的行人们也报以善意的微笑。
  
  ……
  
  半个时辰后,两人来到了许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