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66章 墨衣少女!

第166章 墨衣少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仪换了身浅蓝色衣裙,怯生生的坐在椅子上,手里紧紧攥着一只茶碗,手指苍白。
  
  她长得并不是很漂亮,顶多算是秀气。
  
  身形较为瘦削单薄。
  
  相比于昨天惊惶的她,在经过了一夜的休息后,情绪平稳了不少,眼眸里藏着担忧之色。
  
  想必是为张阿伟而担忧。
  
  房间内的紫檀几上香烟氤氳,袅袅飘散。
  
  透过烟雾,便能看到一张俊朗的脸在晨光的沐浴下宛若仙人一般,让任何女人见了都动心。
  
  小仪知道他是六扇门的总捕,也是张阿伟的上司兼兄弟。
  
  她很想询问张阿伟的情况,几次张嘴后,却又咽了回去,只能默默的低头等待对方问话。
  
  “前天晚上子时末,你被许吴青的家奴带到了那座院子对吧。”
  
  陈牧望着手里的一份笔录资料,淡淡问道。
  
  从目前收集的资料来看,这个叫田小仪的女人本身是没问题的,确实是田老根的女儿。
  
  询问了一些街坊邻居,这丫头从小就在京城。
  
  母亲早逝,父亲染上赌博后便经常打骂她,之前将对方卖给良运赌坊也都没问题。
  
  可惜的是,田老根到现在还没找到,不知道跑去了哪儿。
  
  人既然失踪了,那就肯定有问题!
  
  “我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当时我去找爹爹,他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然后就带我到了那个院子前。”
  
  小仪轻咬着嘴唇,说道。“后来爹爹就收了他们的钱,而我被关在了那个小院子里。”
  
  “当时许吴青在场没有?”
  
  “有。”少女点头。
  
  陈牧抬头看着她:“既然在场,为什么没在前天晚上就欺辱了你,而是等到第二天早上呢?”
  
  少女轻轻摇头:“当时我也不太清楚,本来他是准备要欺辱我的,但是……”
  
  “但是什么?”
  
  陈牧目光紧紧盯着对方。
  
  “但是他好像听到了外面有人叫他,突然就离开了。到了第二天早上,他来欺辱我,正巧阿伟哥赶到,然后……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少女神情黯然。
  
  虽然她的清白身子保住了,但张阿伟却因为她遭此劫难,少女神情极为愧疚。
  
  陈牧翻看了几页桌案上的资料,问道:“以前你爹就没卖过你?”
  
  小仪苦笑:“卖过,甚至青楼都卖过。刚开始街坊邻居们看我可怜,会帮我。后来我会自己提前跑掉,躲起来。”
  
  望着少女苦涩的神情,陈牧看了眼手里的资料。
  
  对方说的这些基本都相符。
  
  陈牧淡淡道:“在许吴青打算欺辱你的时候,他有没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或者行为有古怪之处?”
  
  “奇怪的话……”
  
  小仪想了想,忽然目光泛起些许怪异之色。“他好像说什么希望神药能管用什么的。”
  
  希望神药管用?
  
  陈牧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陷入思索。
  
  关于许吴青他也调查过,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而且之前女人玩的太多把自己给玩废了。
  
  所以大多时候都需要吃药。
  
  难道是昨晚有什么卖神药的人叫他,所以他才走了?
  
  陈牧将这些信息记在小本子上,打上问号。
  
  “大人!”
  
  这时,王发发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叠资料。
  
  陈牧招呼他进来,后者将资料放在桌子上说道:“已经确定了,院子里的那具尸体就是王大猛妹妹的。”
  
  “王大猛呢?”
  
  “已经做过笔录了,这家伙自从革职后便一直喝酒解闷,连他妹妹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王发发摇头无奈道。“等我告诉他实情后,这家伙差点崩溃,现在正趴在秀儿的尸体前痛哭。
  
  不过我还调查到一点,当初王大猛为了巴结许吴青,把自己的妹妹送给了对方。当然,他妹妹也是个攀附富贵之人,算是心甘情愿。只是后来许少爷玩腻了,就没理过她。”
  
  听完王发发的讲述,陈牧颇是无语。
  
  正路不走非得走邪路。
  
  王大猛这家伙也是赔了妹妹又折兵。
  
  陈牧翻开王大猛的口供笔录,仔细看了起来。
  
  从口述中来看,王大猛最后一次见到他妹妹秀儿是在九天前,当时王大猛被革职不久。
  
  兄妹两吵了一架后,秀儿便负气离去。
  
  如果按照死亡时间的推断,秀儿最少死了有七天左右。
  
  也可能是兄妹两人吵完架后,秀儿前往小院去找许少爷,估计是不甘心被甩,想要旧情复燃,结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死在了那座小院里。
  
  那凶手是谁呢?会不会就是许少爷。
  
  可仔细一想,又不太可能。
  
  大部分凶手在杀完人后,都会下意识把尸体搬完别处,而不是埋在自家院子里,除非是心理素质颇高之人。
  
  更何况即便许吴青杀了秀儿,按照他的纨绔性格也应该在家里躲几天。
  
  结果这才没几天,又跑去欺辱小仪姑娘。
  
  要么他就根本不在乎自己杀人,要么他就压根不知道自己院子里埋着以前的姘头。
  
  会是哪种情况呢?
  
  陈牧摩挲着下巴,脑海不自觉模拟出了一副场景。
  
  与哥哥吵完架,心有不甘的秀儿浓妆艳抹,跑去小院找许吴青,打算旧情复燃。
  
  结果许吴青不在。
  
  而秀儿却无意间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场景,被神秘人给杀了,随手埋在了院内。
  
  “从尸体被掩埋的情况来看,凶手当时应该是比较匆忙的,亦或者故意想要栽赃给许少爷?”
  
  陈牧靠在椅子上,颈部仰起,望着袅袅青烟陷入思索。
  
  秀儿究竟看到了什么?
  
  半响后,陈牧长舒了口气,对王发发说道:
  
  “多派些差役询问周边的人这几天有没有异常情况,许少爷那座小院暂时封锁起来,周围几座小院也搜查一下。”
  
  “明白。”
  
  王发发点了点头。
  
  ……
  
  从六扇门出来,陈牧直奔镇魔司。
  
  昨天他就把关于蜘蛛蛊的事情告诉了文明仁,让他去调查,也不知道现在查出了结果没有。
  
  来到玄天部演武场,齐得龙东强兄弟正光着膀子抱在一起,不停的喘息。
  
  汗流浃背。
  
  旁边一些小头领正在呐喊加油。
  
  看到陈牧后,众人连忙齐刷刷站直身子:“大人好。”
  
  “你们这是……”
  
  陈牧疑惑不解。
  
  齐得龙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咧开一嘴白牙:“大人,我们正在运动,要不你也一起?人多过瘾啊。”说完,提了提裤子。
  
  “呃……不必了。”
  
  陈牧莫名打了个寒颤,问道。“小文子呢?”
  
  齐东强道:“文明仁去相亲了,就在旁边的那座风翔茶馆里,要不我去叫他过来?”
  
  相亲?
  
  就那五大三粗的家伙竟然还会相亲?
  
  陈牧顿时乐了,摆手:“不用,我过去看看。”
  
  来到茶馆,陈牧果然在一间小包厢里看到了文明仁的身影,只不过对方是一个人。
  
  “你不是在相亲吗?人呢?”
  
  陈牧疑惑问道。
  
  看到陈牧后,文明仁苦笑几声,招呼他坐下:
  
  “运气不好,本来我们聊得好好的,那姑娘看起来也对我有好感,可惜家里突然出事了,就走了。”
  
  “家里突然出事了?”陈牧挑眉。
  
  “对啊。”文明仁无奈道。“可惜你没见着那姑娘,温柔贤惠,简直跟我是绝配。”
  
  陈牧沉默片刻,看着地上清理过的茶杯碎片,说道:
  
  “让我猜一下,女孩不小心打碎了茶杯,然后一位朋友匆忙跑来告诉她,说她家里出事了,然后就走了,对不对?”
  
  文明仁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偷窥?”
  
  “忘了她吧。”
  
  陈牧重重拍了一下对方肩膀,也懒得打击他了。
  
  这家伙跟阿伟简直绝配。
  
  陈牧倒了杯茶水,开口问道:“昨天那个黑色蜘蛛蛊到底查出来了没有。”
  
  文明仁摇了摇头:“没有,铁大人还去查了,资料库里压根就找不到你说的这种蛊。哎对了,那个阴阳宗的云姑娘你可以去打问打问啊,她也许知道。”
  
  陈牧耸肩:“这女人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找不到她。”
  
  不过说起云芷月,陈牧倒想起一事。
  
  之前对方说阴阳宗出现了一个叛徒,所以他们前来追查,也不知道那叛徒找到了没有。
  
  “那就没辙了,只能请示钧天部的大佬们查一查。”
  
  文明仁叹了口气。
  
  他从怀里拿出一份案宗递过去:“另外,今早武神通武大人来找你,但是你不在,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是关于狐妖一案。”
  
  狐妖还没抓住啊。
  
  真废物。
  
  陈牧默默吐槽几句,将案宗打开。
  
  这是那天抓捕行动的一个陈述与总结,那天的抓捕计划总体上是没问题的,只是过程出现了意外。
  
  当时陈牧假扮书生勾引狐妖,有个女人忽然跑来呼救。
  
  这女人并非是狐妖,而是狼女。
  
  她与后面出现的狼人本来是一对夫妻,出来捕猎时,看到了俊朗不凡的陈牧,遂起了捕杀心思。
  
  所以这对狼妖夫妻根本不知道那是陷阱,只是误打误撞。
  
  至于之后出现的巨型妖婴,也是意外。
  
  但这妖婴究竟是怎么来的京城的,又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还没调查清楚。
  
  “计划失败,狐妖就更不可能出现了。”
  
  陈牧道。“这几天的地毯式搜查,难道也没发现它的踪迹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