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64章 收点小利息不过分!

第164章 收点小利息不过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马车在街道上缓缓而行,悲伤的气氛凝聚在车内。
  
  许夫人持着手帕不停啜泣抹眼泪。
  
  这位三十有七的妇女保养的还算不错,虽然没到孟言卿那种层次,但骨子里透出的风韵还是不错的。
  
  许尤新微阖着眼眸,神情冰冷一片。
  
  后面车上放着爱子的尸体,哪怕平日里他对这儿子有多不满,但毕竟是自己亲生的。
  
  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内心无疑愤怒多于悲伤。
  
  若非最后冥卫出面,他绝对能在两天之内给那个叫张阿伟的小子定罪,然后给斩了!
  
  可惜那个陈牧鬼点子挺多的。
  
  “你就这么算了吗?你儿子就白死了吗?”
  
  许夫人美目瞪着自己的丈夫,泣声道。“你好歹也是礼部右侍郎,朝廷命官,你儿子被人杀了,你却什么也做不了,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凶手带走,你这官当着有什么用!”
  
  “你给我闭嘴!!”
  
  许尤新冷冷盯着对方,“吴青有今天,还不是你给惯的!”
  
  “这怎么能赖我?”
  
  美妇愤怒道。
  
  眼底一抹猩红缓缓浮现。
  
  许尤新指着她:“平日里我便好好教导,让他用功读书,好好学些品行良德。可你看看,你给惯成什么样子了!
  
  整天就知道玩女人,花天酒地结识一帮狐朋狗友,暗地里背着我捞钱受贿,还在外面买下院子金屋藏娇!
  
  他今天有此劫,一半责任在于你这个做娘亲的纵容娇惯!”
  
  “你……你……”
  
  许夫人气的娇颜铁青,浑身颤抖。“难道你这个做父亲就没有责任吗?”
  
  “我有,但你肆意纵容他的责任最大!”
  
  或许是儿子的死给予的打击,也或许是未能将凶手拿捏在手中,被陈牧摆了一道,种种情绪让平日里稳重的许尤新心态炸开,将堆积的愤怒发泄到妻子身上。
  
  “如果不是你纵容,他怎么会变成这副狗德性!”
  
  “如果不是你纵容,他怎么会玩女人玩到差点把自己给废了,还得花一万两黄金去瑶池买什么血参!”
  
  “如果不是你纵容,他怎么可能会变成一个废物!”
  
  “看到小院里埋着的那具尸体了吗?那有可能就是你儿子杀的!就是一个废物!”
  
  “……”
  
  面对丈夫的怒斥辱骂,许夫人瞳仁可怕地抽缩着。
  
  她满脸涨红,一直红到发根,双目死死盯着对方,眼白处开始蔓延出密密麻麻的血丝。
  
  “不许说我儿子是废物!!”
  
  女人声音刺骨。
  
  愤怒的情绪一旦发泄出来,便很难收回,许尤新并未发现妻子的异状,随口骂道:
  
  “他本来就是一废物!”
  
  这几句话彻底点燃了女人压抑着的怒火。
  
  唰!
  
  许夫人突然取下头上的玉簪,朝着丈夫狠狠刺去。
  
  许尤新并未想到平日里性子理智的妻子会突然发难,顿时懵了,出于本能的躲避,尖锐的玉簪直接刺入了他的肩膀。
  
  许尤新惨叫一声,想要推开妻子,却发现对方力气大的惊人。
  
  “我杀了你!”
  
  女人活像一头忿怒的豹子,挥起玉簪再次朝着对方的头上戳去。
  
  许尤新脸色惨白,急忙后退。
  
  然而马车空间狭小,刚才在躲避时,半个身子挤在角落里又被女人压住,根本无法避开。
  
  嘭!
  
  忽然,马车剧烈晃动了一下,使得女人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前倾去,脑袋重重的磕在车窗边缘。
  
  手中的玉簪依照惯性划了下去,拉出一道长痕。
  
  趁此机会,许尤新连忙躲开。
  
  “大人!”
  
  随着低喝之声,陈牧一跃而入冲了进来,将女人死死压住,顺势切掉了对方手里的玉簪。
  
  许尤新缓过神后发现妻子被陈牧压着,对方膝盖抵住妻子的小腹,后者拼力的挣扎,连忙喝道:“你在干什么!”
  
  “大人,看你夫人的眼睛!”
  
  陈牧喊道。
  
  许尤新一愣,下意识看向妻子。
  
  旋即一股寒意袭上全身,只见妻子的眼眸猩红一片,仿佛带着嗜血的疯狂。
  
  就像是一只怪物。
  
  许尤新即便再傻也明白了事情不对劲,挥手让赶来的府衙差役退下,盯着陈牧:“到底怎么回事!”
  
  陈牧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先等等。”
  
  陈牧目光定格在女人的细腻的手腕上。
  
  果然是一只蜘蛛纹身!
  
  虽然说是纹身,但看着仿佛是活物一般,依附在皮肤之上,摸起来却没有任何异常。
  
  “许大人,你能看到令夫人右手腕上有什么吗?”
  
  陈牧问道。
  
  许尤新疑惑望去,轻轻摇头:“什么都没有。”
  
  陈牧此刻已经完全确定,这手腕上的蜘蛛纹身只有他才能发现,其他人根本看不到。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是体内那个怪物的原因?
  
  陈牧不解。
  
  过了一会儿,许夫人慢慢冷静了下来,眼中的猩红之色褪去。
  
  陈牧起身将她放开。
  
  许夫人神情茫然,看着丈夫肩膀上的血迹,又看向旁边的玉簪,脸色发白,嘴唇微微颤抖:
  
  “对不起老爷……我……我……”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竟然发那么大的火。
  
  甚至,还想杀了丈夫。
  
  她能清晰的感知到愤怒,却无法用理智来压制。
  
  许尤新毕竟是朝廷官员,很快便冷静下来,随手拿起手帕压在伤口,看向陈牧:“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
  
  陈牧抱拳行礼:“大人,就在之前,张阿伟也跟令夫人一样陷入了疯狂。”
  
  许尤新眯起眼睛。
  
  陈牧道:“下官因为是镇魔司的监察,所以能看到张阿伟和令夫人手腕上都有一个黑色的蜘蛛纹身。”
  
  “蜘蛛纹身?”许尤新皱眉。
  
  陈牧点了点头:“我现在怀疑有人暗中给张阿伟和令夫人下了蛊,而这种蛊会影响情绪,让人失控。”
  
  许尤新回想起刚才妻子的疯狂举动。
  
  虽然平日里妻子也会与他争吵,但绝不会像个疯子似的去杀人,哪怕孩子的死对她刺激很大。
  
  “继续说。”许尤新淡淡道。
  
  陈牧看了眼许夫人,开口道:“目前还不知道下蛊人是谁,目的是什么,不过据下官推测,这其中含有大阴谋。也许令公子的死,也是被人计划的,而张阿伟不过是个替人受罪的工具。”
  
  “这蛊有副作用吗?”许尤新问道。
  
  陈牧摇头:“不知道,但是这蛊应该是由情绪而定,倘若一个人的情绪受到了刺激,那么蛊毒便会发作,从而使得此人完全失控,最终杀人。”
  
  情绪受到了刺激……
  
  许尤新看向妻子的目光微微闪烁。
  
  身为朝廷三品官员,身边的妻子竟然中了蛊,这可不是小事。
  
  如果真有阴谋,那就问题大了。
  
  而许夫人听到陈牧的话,也吓坏了:“你……你别胡说,我怎么可能中蛊我——”
  
  瞥见夫君肩膀上的伤口,女人又闭上了嘴巴。
  
  眼眸里满是惶恐。
  
  见许尤新有些动摇,陈牧再添了一把火:
  
  “大人,就怕不仅仅是张阿伟和贵夫人两人中蛊,或许还有其他人,比如朝中其他官员的妻子……”
  
  许尤新目光锐利,如鹰目一般释放出寒意。
  
  半响后,他嘴角扯起一道冷笑:
  
  “你倒是很会把握机会,还没有下定论,就开始把案子扯大,给你的兄弟洗脱罪名。”
  
  “大人,下官也是担心而已。”
  
  被窥破了心思,陈牧也不尴尬,语气认真。“这件事真的很蹊跷,希望大人能多给一点时间,让下官好好调查。”
  
  许尤新忽然问道:“你们镇魔司能不能解此蛊。”
  
  陈牧犹豫了下,实话实话:
  
  “这得上报后由专业高手进行调查,不过令夫人此蛊是受情绪而控的,只要别刺激她,应该没事。
  
  但为了保险起见,下官建议先将令夫人关在房间内,等我们找到了解蛊之法再来帮令夫人。”
  
  陈牧现在也仅仅只是推测而已。
  
  到底是不是蛊还很难说。
  
  但目前既然有了新的线索,就得抓住这条线索尽量把事情搞大,如此才能彻底保住张阿伟。
  
  许尤新稍稍活动了一下肩膀,血迹从手帕渗出。
  
  他垂目思索了一会儿,轻声说道:
  
  “你若真能找出有幕后凶手估计害我儿子,我那便不追究张阿伟的责任,就当是你救我一命的利益交换。
  
  但如果你找不出来,我不管他是不是因为中蛊被利用,都得给我儿子一个交待!”
  
  听到这话,陈牧总算松了口气。
  
  阿伟的命算是捡回来了。
  
  毕竟许少爷的确是阿伟杀的,这没法否认,如果许尤新揪着这点不放,他也没辙。
  
  现在只要找到证据,证明许吴青的死有另有玄机,就能救下阿伟。
  
  而且从直觉,陈牧认为许少爷的死绝对有猫腻。
  
  “来人,先将夫人送到后院去。”
  
  许尤新挥来府上的家仆,声音低沉道。“关进屋子里,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靠近她一步。”
  
  “是。”
  
  家仆点了点头,带着许夫人离开。
  
  “大人,之后下官会派人到您府上询问夫人一些问题,还望到时候夫人能配合一下。”
  
  陈牧诚恳说道。
  
  许尤新摆手:“可以,不过这件事如果你要闹大,就会惊动太后和皇上,你要想清楚。”
  
  “放心吧大人,我心里有数。”
  
  陈牧目光明亮。
  
  望着眼前俊朗少年,许尤新瞇起湿润深邃的漆黑眼瞳,语气带着几分复杂情绪:“陈牧,你确实厉害……另外也谢谢你救了我。”
  
  “这是下官职责。”
  
  陈牧拱手。
  
  许尤新沉默少顷,忽然开口道:“最近一些关于太子狸猫的流言你听说过吧。”
  
  “听说过。”
  
  “那你小心一些,因为会有一条对你不利的流言会马上出现。”
  
  听到这话,陈牧陡然一怔。
  
  看着许尤新淡漠却透着一丝莫名意味的神情,陈牧拱手行礼,语气恭敬:
  
  “多谢大人提醒。”
  
  ……
  
  与许尤新分别后,陈牧紧绷着的弦终于懈下,随处找了个台阶,疲惫的坐在上面。
  
  “真累啊。”
  
  他揉着脸颊,陷入了思索。
  
  虽然张阿伟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但大麻烦才真正到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