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63章 黑色蜘蛛!

第163章 黑色蜘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院内静悄悄的。
  
  阵阵婉转动听的鸟鸣声显得格外清晰,扶疏的枝叶随风摇曳,传出沙沙之声。
  
  陈牧坐在树下,静静的思考。
  
  对尸体的检查还在继续。
  
  因为张阿伟的身份特殊,许尤新不让六扇门参与,所以院内院外多是府衙的差役在看守。
  
  “难办啊。”
  
  陈牧用拳头轻轻砸着脑门,脑子里的线绪始终难以理清楚。
  
  虽然他没有亲自参与尸检,但刚才离开时大致一瞥,从死者心口的刀伤,以及尸体横躺位置和周围血液的喷溅范围来看,很符合被人一刀刺死的场景。
  
  而且府衙的仵作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如果断定为一刀致命,那形势对张阿伟很不利。
  
  最重要的是,从张阿伟的表情来看,他是承认自己杀人的。
  
  尤其还有个在场证人——小仪姑娘。
  
  不过疑点还是有的。
  
  比如小仪是昨晚被她父亲卖给许吴青的,那为什么直到今天许吴青才想着去霸占对方。
  
  而且正巧准备霸占的时候,就被张阿伟给逮到。
  
  英雄救美固然很好,但不是每一次都能及时赶到,大多数英雄救到美人的时候,后者早就被敌人给玩遍了。
  
  这会不会是一场阴谋?
  
  是针对他的阴谋?只不过对方拿张阿伟开刀?
  
  “头疼啊,就不能让我休息几天吗?”
  
  陈牧长舒了口气,站起身在院子里慢慢来回走着。
  
  这座小院的墙壁由青砖和灰泥磊砌而成,两旁的树木有序排列,沿着院墙栽种着一些奇花异草。
  
  微风拂过时,有股令人清醒的甘美之味,心旷神怡。
  
  陈牧努力呼吸着新鲜空气,试图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找到拯救张阿伟的对策。
  
  首先,决不能让张阿伟被府衙带走。
  
  虽然被关入府衙大牢不会有生命危险,但难保不会有人在暗中使手段,折磨阿伟。
  
  而且根据规定,府衙一旦定案后就会定下罪,交给刑部。
  
  到时候再想翻案就麻烦了。
  
  得想个办法把这案子弄到六扇门来,多拖延一些时间。
  
  “怎么办……怎么办……”
  
  陈牧拼力思索。
  
  蓦然,他眼眸一亮,连忙将招手将王发发喊过来,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明白了,大人。”
  
  王发发点了点头,匆匆离开。
  
  就在他离开后不久,一位身穿素雅长裙的美艳妇人匆忙前来,美丽的面容苍白一片,满是惶恐与不安。
  
  这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孟言卿。
  
  “小伟!”
  
  看到被府衙差役压着的张阿伟,美妇捂住嘴唇,眼泪瞬间决堤而下,便要冲上前去,却被差役拦住了。
  
  陈牧见状,上前示意差役放行。
  
  孟言卿抓住他的手臂,手指泛白,急声道:
  
  “陈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伟怎么可能杀人呢?一定是他们弄错了,你快去救他啊……”
  
  “你先跟我来。”
  
  安抚住情绪激动的美妇,陈牧将她带到小院僻静角落,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讲了一下。
  
  孟言卿拼命摇头:“不可能的,小伟不可能杀人的,陈牧你最了解他了,他怎么可能杀人呢,他一定是被冤枉的,他一定是……”
  
  “你先别激动,我会救他的。”
  
  陈牧按住美妇香肩,伸手擦拭掉对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你连我都不相信吗?”
  
  望着陈牧真切的目光,孟言卿惶恐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
  
  只是内心依旧很担忧。
  
  毕竟从陈牧的口吻来看,张阿伟杀人极有可能是真的,不管是不是误杀,都会坐牢,甚至……被杀头。
  
  死得那位可是朝廷三品官员礼部右侍郎的儿子。
  
  “怎么会这样……”
  
  孟言卿瘫坐在石墩上,喃喃轻语。“或许,不应该让小伟来京城,真的不应该……是我害了他。”
  
  她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紧接着,按在冰冷刺骨的深潭里。
  
  浓密的睫毛底下重又流出眼泪来。
  
  陈牧俯身握住她软绵绵的小手,语气坚定:“有我在呢。”
  
  男人温醇的声音给了女人莫大的心安。
  
  她张开红唇,欲要再说些什么,忽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牧身后的花丛,娇美的脸颊泛起苍白之色,娇躯颤抖。
  
  “怎么了?”
  
  陈牧察觉到美妇异常,朝后望去。
  
  但身后除了一簇簇花枝外,并没有其他诡异之处。
  
  “眼……眼睛……有一只眼睛在看着我们……”
  
  孟言卿浑身颤抖,指着花丛中露出的一只阴森森眼睛,吓得想要起身,却腿脚发软无力。
  
  眼睛?
  
  陈牧莫名头皮发麻。
  
  他将女人挡在身后,用手中的鲨齿刀轻轻拨开花丛,一股冰凉的寒意瞬间从脊背爬出。
  
  只见花圃土地缝隙间,一只绷大的眼睛冷冰冰的盯着他们!
  
  尸体!
  
  这下面有尸体!
  
  陈牧连忙朝着远处几个六扇门捕快大喊:“来人!”
  
  那几个捕快听到喊声,匆忙前来。
  
  陈牧指着花圃之地,冷声道:“挖!给我小心挖!这下面埋着尸体!”
  
  尸体?
  
  那几个捕快面面相觑,连忙解下腰间的朴刀开始挖,很快一具尸体挖了出来,是一个女子。
  
  只不过女子身体腐烂较为严重,尸体大部分软组织都被蝇类幼虫所吞噬。
  
  但奇怪的是,她的头部却保存的稍微完好。
  
  尤其是眼睛。
  
  虽然角膜完全模糊,但给人一种很阴森的感觉。
  
  “从头下尸体腐烂程度来看,至少死亡有七天,暂时还看不出致命伤,可是为何她的头部……”
  
  陈牧拧紧眉头,伸手去触碰额头。
  
  很凉!
  
  非常凉!
  
  不像是那种被冷冻过的,反而是体温低下后的一种状况。
  
  此时,府衙的其他捕快也围了过来,包括听到动静的礼部右侍郎许尤新与府衙官员。
  
  孟言卿秀颊惨白,捂着嘴唇躲在一旁,不敢去看。
  
  “咦?”
  
  陈牧身边的一位捕快盯着尸体女人头部,似乎认出了对方,不确定道。“好像是秀儿。”
  
  “秀儿是谁?”陈牧诧异。
  
  捕快忙恭敬道:“大人,卑职以前在王大猛王领班手下待过,曾见过他妹妹几次,叫秀儿。感觉这女人跟他妹妹很像。”
  
  王大猛……
  
  陈牧目光微微闪动。
  
  这家伙在他上任第一天就摆谱,结果被他暴揍了一顿。
  
  后来听说这家伙得罪了礼部右侍郎的儿子,被对方打残,然后冷天鹰直接将他逐出了六扇门。
  
  之后便再也没见过这家伙。
  
  如果这尸体真的是他妹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去查查,究竟是不是王大猛的妹妹。”
  
  陈牧沉声道。
  
  “让府衙去查吧。”许尤新淡淡道。“这案子就不劳陈大人费心了。”
  
  陈牧直视着他,欠身抱拳:“大人,下官认为这案子有些蹊跷,而且这尸体既然是在令郎小院内发现,那就跟令郎脱不了干系。下官认为——”
  
  “我儿子都死了,你还打算寻他问案?”
  
  许尤新冷冷盯着陈牧。“而且本官听说,那位杀我儿子的捕快是陈大人的兄弟,这么快就急着救他吗?”
  
  听到这话,陈牧便明白这许尤新是完全不信任他了。
  
  甚至可以断定,有人在背后说了他的坏话。
  
  陈牧无奈道:“许大人,下官的查案虽然说不上有多厉害,但是能成为六扇门总捕,终归是有些能力。下官觉得,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令郎的死或许有蹊跷。”
  
  许尤新深深看了陈牧一眼,淡淡道:
  
  “本官听过你的名号,但也知道你极为护短。涉及到你兄弟一案,即便跑到皇上那里去,你也应该回避,这是规矩。”
  
  这家伙真的是老顽固啊。
  
  陈牧暗骂一声。
  
  幸好他想了一招无赖法子。
  
  正说着,门口一大批身着墨色玄衣的冥卫忽然涌入,领头的正是朱雀使身边的护卫长——黑菱。
  
  在她身后,则跟着王发发。
  
  看到涌入院内的冥卫,许尤新和府衙官员们皆变了脸色。
  
  “许大人。”
  
  身材高挺的黑菱来到许尤新面前,拱手行礼。
  
  许尤新眼神凝起,方正的脸庞上挤出一丝笑容:“不知黑菱大人前来所谓何事。”
  
  黑菱声音冷漠:“我们朱雀堂正在调查一件案子,此案人员涉及到张阿伟,所以前来带走他。”
  
  许尤新猛地看向陈牧。
  
  那眼神好似锐利的刀刃,欲要刺穿对方。
  
  无论京城内外,任何案件只要被冥卫接管,其他人是没有权利去要的,这就是特权!
  
  “好,很好……”
  
  许尤新哼笑几声,淡淡道。“本官可以让黑菱大人带走张阿伟,但是……张阿伟杀人凶手的罪名,可不是那么容易洗去的。如果朱雀大人执意要以权谋私,那我只能将此事参于圣上。”
  
  听到这话,黑菱眼皮一跳。
  
  这是在施压。
  
  目前许尤新在朝堂中属于中立集团一员,倘若这件事惹怒了他,他极有可能投向于皇上一方。
  
  但想起朱雀大人的吩咐,黑菱面无表情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