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62章 凶案再起!

第162章 凶案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敞式的茶馆包厢里。
  
  陈牧亲自沏上口感清爽的松针玉露茶,递到诸葛凤雏面前,歉意道:
  
  “不好意思啊诸葛前辈,刚才一时恍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就想测试一下被打之后疼不疼,还请见谅。”
  
  诸葛凤雏手帕捂着鼻子,满脸黑线:“那你怎么不打自己?”
  
  “我怕疼。”
  
  陈牧摊手。“而且我又不是傻子,换成是你,你会无缘无故打自己?”
  
  “那你为啥打我。”
  
  “我不是说了嘛,我以为是在做梦,在梦里我随便打谁就打谁,谁管得着?”
  
  “可特么这不是在做梦!”诸葛凤雏气愤道。
  
  “对呀,看到你喊疼我才知道不是梦,所以才跟你道歉。”
  
  “……”
  
  诸葛凤雏张口无言。
  
  他忽然意识到,以自己的智商和脸皮很难跟这家伙好好讲道理,被对方无限套娃。
  
  算了,君子不与小人争执。
  
  诸葛凤雏捂着还在火辣辣疼痛的鼻子,闷声说道:
  
  “听说你小子来京城发达了,不仅当上了六扇门总捕,还在镇魔司混了个官差,可以啊。”
  
  “都是小官而已,而且当官之后的麻烦事也多。”
  
  陈牧摆手苦恼道。“亲朋好友不说,就连一些好长时间没联系的阿猫阿狗也主动凑上来了。”
  
  诸葛凤雏默默看着他,突然不想说话了。
  
  阿猫阿狗说谁呢!
  
  我是凤雏!
  
  凤雏知道啥意思不?
  
  注意到对方的神情不太对劲,陈牧连忙说道:“别误会,我不是在说您诸葛前辈,你别对号入座。我说的是那种,明明不熟却还要装作很熟样子的人”
  
  诸葛凤雏深吸一口气,淡淡道:“最近京城发生的事情知道吧。”
  
  “什么事?”
  
  “你小子就别装——”
  
  “请叫我陈大人,谢谢。”
  
  “……”
  
  诸葛凤雏发现这天真的是没法聊下去了,无语道:“我是不是哪儿得罪你了,不就是比你长得帅点吗?”
  
  “诸葛前辈这话说的。”
  
  陈牧皱眉不满道。“你是观山院的弟子,而我是朝廷命官,相互尊称罢了。再说,我叫你一声小凤雏,你敢答应吗?”
  
  “行,陈大人就陈大人。”
  
  诸葛凤雏也懒得计较了,开口说道。“之前妖婴事件你也亲自经历过,所以观山院派了一些弟子前来调查,包括我。”
  
  “观山院没人了啊。”
  
  陈牧莫名感慨了一句。
  
  满头黑线的诸葛凤雏恨不得把这家伙爆锤一顿。
  
  没得罪他啊,怎么就处处嘲讽我。
  
  诸葛凤雏目光紧紧盯着他:“我想知道,当时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妖婴是谁被杀死的。”
  
  “是被我杀的。”
  
  “你?”诸葛凤雏瞪大了眼睛。
  
  陈牧点了点头,伸出手掌:“老子一招如来神掌,打的那妖婴满地吐血,跪下来叫我爹,当时你没亲眼见证,是你毕生的遗憾。”
  
  诸葛凤雏捂着脑袋。
  
  脸呢?
  
  这家伙的脸究竟去哪儿了。
  
  虽然吐槽,但听到陈牧如此坦然,他反倒不认为那妖婴的死与陈牧是有关系的。
  
  如果真是陈牧杀的,他当场吞粪三斤。
  
  不过师尊交代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想到这里,诸葛凤雏说道:“陈大人,太后对此事也是颇为震怒,而院长的意思呢,就是让我跟你在身边一起调查。”
  
  “可以,没问题。”
  
  陈牧将骨瓷盖杯搁回桌上,清了清喉咙,笑着说道。“大人物的身边都得有个凤雏,这是标配。”
  
  诸葛凤雏皱眉:“你这是在夸我吗?”
  
  “当然。”
  
  陈牧感慨万分。“没想到小小的观山院竟有诸葛凤雏这般人才,我等唯有佩服与仰慕。”
  
  虽然感觉味儿不对,但诸葛凤雏还是听着有点小舒服。
  
  讽刺就讽刺吧,就当是夸了。
  
  他拿出那片晶莹的绿叶,暗暗想着该怎么把这东西给贴在对方身上去。
  
  找个房间,偷偷贴在衣服内侧?
  
  这绿叶乃是从妖桑树上采摘来的一片孕有灵力的法宝,数量极为稀少。
  
  只要贴在对方身上一刻钟左右,便可深层次的挖掘出对方体内究竟有没有蕴含妖气或者其他异常气息。
  
  哪怕只有一丝丝,也能检测出来。
  
  “姐夫?”
  
  清脆的嗓音突兀的从茶馆一侧飘来。
  
  包厢外,一张圆圆的可爱娇俏脸蛋探了过来,如水晶般的漂亮眸子染着惊喜之色。
  
  正是小姨子青萝。
  
  “姐夫,我还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少女踩着一双鹿皮小靴灵巧走来,腴润结实的小腰上系着一条粉色的裙带随风摇曳。
  
  当真是如漫画中走出来的二次元少女。
  
  诸葛凤雏看呆了眼,下意识正襟危坐,整理了一下衣领,俊朗的脸上带起几分温和笑容。
  
  今天运气不错,看来有艳遇了。
  
  凤雏暗暗想道。
  
  “你怎么在这儿?”陈牧诧异。
  
  少女蹦蹦跳跳来到陈牧身边,笑靥嫣然:“我打算去布店买些布料,姐姐要给云姐姐做衣服。”
  
  给芷月做衣服?
  
  娘子这是什么操作?
  
  陈牧有点懵。
  
  虽然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但不知为何后背凉飕飕的,完全猜不透这女人在想啥。
  
  “姑娘,在下——”
  
  “姐夫,你陪我去布店买料子好不好。”
  
  诸葛凤雏正要自我介绍,但少女压根就好像没看到他,凑到陈牧身边撒娇道。
  
  与之前红竹儿撒娇时的妩媚不同,青萝每次撒娇时透着一股子灵性,让人能产生极大的保护欲。
  
  诸葛凤雏尴尬了摸了摸鼻子。
  
  陈牧头疼不已:“我忙着呢,我现在打两份工要养家,我容易嘛我,你赶紧给我一边去。”
  
  “姐夫~~”
  
  少女摇晃着男人手臂,撇了撇粉润的两片唇瓣,眼泪汪汪的。“你就从来没陪过我。”
  
  幽怨的神色荡漾在少女明媚的双眸中。
  
  本来那天白纤羽让陈牧去她房间,是最好的机会。
  
  结果脱了衣服才想起她来大姨妈了,当时少女的心情无疑是崩溃绝望的,连着几天都没睡好觉。
  
  陈牧摆手:“下次吧,下次我有机会在陪你。”
  
  “姑娘,我可以——”
  
  “你滚一边去!”
  
  青萝不耐烦的瞪着鼻子红肿的诸葛凤雏。“有病吧你,没看到我跟姐夫说话吗?你谁啊,长得一张鞋拔子脸。”
  
  “我……我……”诸葛凤雏张了张嘴。
  
  “丫头,怎么说话呢,这位是观山院的诸葛凤雏前辈。”
  
  陈牧介绍道。
  
  “诸葛凤雏?”少女轻咬着纤指,仔细想了想,美眸陡然一亮。“我想起来了。”
  
  她指着面带微笑的男人说道:“我姐夫提起过你,说你喜欢脱衣服把自己绑起来,然后口里还塞个木头棍子,总喜欢嗷嗷乱叫,是不是你?好恶心啊,变态!”
  
  诸葛凤雏懵了。
  
  我那是在施展法术,怎么到这丫头嘴里就变味了。
  
  况且我也不是嗷嗷的叫,我是啊啊的叫。
  
  他咳嗽一声,起身拱手道:“姑娘,容在下自我介绍一下,其实我是——”
  
  “姐夫,你就陪我嘛。”
  
  少女转过身,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转。“要不我陪你去办案?给你端茶倒水?”
  
  “别,你在身边我头疼。”
  
  陈牧一口拒绝。
  
  青萝狠狠跺了跺小脚,俏目满是恼怒:“装什么正经人,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被少女完全当成透明人的诸葛凤雏终于忍不住了。
  
  他抬手拍了下少女香肩,说道:“姑娘,在下可以陪——”
  
  “你个死变态别碰我!”
  
  青萝一把打掉对方的手臂,气呼呼的说道,“姐夫不理我就是因为你!”
  
  “干我何事?”男人郁闷无比。
  
  “都是混蛋!”
  
  被惹生气的少女随手将桌上的绿叶子抓过来,撕成了碎片,狠狠扔在陈牧身上。
  
  然后气呼呼的离开了,脚步声还特意踩得很大。
  
  诸葛凤雏呆若木鸡。
  
  他望着地上被撕成碎片的绿叶,嘴巴张的足以塞下一颗梨子:“啊这……啊这……”
  
  我擦,这丫头真生气了?
  
  本来神情淡定的陈牧瞥见少女离开时眼角似乎含泪,面色顿然变了,连忙起身说道:
  
  “诸葛前辈,明天来六扇门找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音撂下,匆匆追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