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60章 气吐血了!

第160章 气吐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血液飞溅,巨汉惨烈的嚎叫声在院内格外清晰,将在场的几个混子给彻底吓懵了。
  
  平日里他们也见过官差前来巡视,但没见过这么狠的。
  
  “一招搞定。”
  
  陈牧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迈步进入赌坊。
  
  虽然外面炮铳响声剧烈,但赌坊内却是人声鼎沸,丝毫没有收到丁点影响。
  
  宽阔的大屋里放着六张大方木桌子。
  
  周围不少人围拢。
  
  大部分人的表情都一样,面皮涨红,目光死死盯着装有骰子的罐子,双手紧紧掰在桌边沿,嘴里大声吆喝:
  
  “开!开!开!”
  
  还有一部分人如丧考妣,坐在角落里双目无神,一看就输的老惨了。
  
  “都停下!”
  
  “听到没有,全都停下!”
  
  张阿伟和其他捕快大声呵斥道。
  
  可惜陷入紧张刺激疯狂的人们完全没有听到喊话声,全都红着脖子,全神贯注的盯着骰子。
  
  轰!
  
  又是一声巨响,放在角落的几张椅子被陈牧拿火铳轰成碎片。
  
  众人被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
  
  原本喧闹的赌坊顿时陷入安静。
  
  看到赌坊里站着一群捕快,神色冰冷,众人脸上皆是疑惑之色,默默的退到一旁。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雅兴了。”
  
  陈牧踩着椅子站在桌子上,淡淡道。“这良运赌坊的老板是哪位,能不能出来一下。”
  
  一个大腹便便的矮胖子从里屋匆忙跑了出来:“官爷。”
  
  矮胖子横肉乱颤的胖脸上,泛出油腻的红光,朝着陈牧拱手笑道:“官爷,这是怎么了?”
  
  “你就是老板?”陈牧乜眼问道。
  
  矮胖子摆手:“不,不,我们老板不在,我是这儿的管事叫胡吹儿,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跟草民说便是,草民一定配合。”
  
  陈牧笑了起来:“刚才门外那位大胖子说,只要三招之内打倒他就可以见老板,你们这是言而无信啊。”
  
  说话间,那几个混子抬着痛苦哀嚎的巨汉进入屋子。
  
  看到巨汉胸口血淋淋的伤口,赌坊内的人脸色发白,下意识缩了缩身子,望向陈牧的目光更为畏惧。
  
  那矮胖子瞳孔收缩,猛地盯向陈牧:“官爷,您这是何意?”
  
  “行吧,你们老板既然不在,那我就跟你说了。”
  
  陈牧站在桌子上,俯视着对方,“之前你们良运赌坊的人公然在大街上强抢民女,还打伤我六扇门的巡逻捕快,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什么?还有这事儿?”
  
  矮胖管事眉头一皱,看向那几个混子:“你们谁在大街上强抢民女?谁打伤了六扇门的捕爷?”
  
  那几个混子面面相觑,皆是摇头。
  
  “没有啊。”
  
  “我们哪有这胆子。”
  
  “……”
  
  看着几人矢口否认,那叫小仪的少女气的俏脸通红:
  
  “就是你们良运赌坊的人!我爹爹在你们这里输了钱,把我卖给了你们,然后你们就去抓我!就是你们的人!”
  
  矮胖管事眯起眼睛:“小姑娘,你爹爹是……”
  
  “田老根!”
  
  少女脆声说道。
  
  矮胖管事歪着粗脖子想了想,恍然道:“原来是老田啊。”
  
  他那双眯成线的眸子打量着少女苗条的身材,眸里闪动着几分光芒,胖手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
  
  “你爹爹的确欠了我们良运赌坊不少钱,也把你卖给了我们,但没让他们去抢你啊,更别说是打捕爷了。”
  
  他转过身,朝着陈牧弯腰拱手:“官爷,误会,一定是误会。”
  
  “你们赌坊的其他打手呢?”
  
  陈牧朝张阿伟要了张椅子,放在桌子上稳稳当当坐在上面,“把人全都叫过来,缺一个人,那你这赌坊今天就别营业了。”
  
  “你这……”
  
  矮胖管事面露怒色。
  
  可看了眼被打成重伤的巨汉,只好说道:“官爷您先稍等,草民去去就来。”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矮胖管事回来了。
  
  肉墩墩的脸上带着歉意的苦笑,一进门就抱拳朝着赌坊内的捕快点头哈腰的道歉:
  
  “官爷,还真是误会啊,那几个下人听岔了吩咐。
  
  本来东家是让他们去催债的,结果他们却跑去抢老田家的女儿,还与几位捕爷闹出误会。”
  
  说着,矮胖管事拿出两张银票,想要递给陈牧。
  
  见对方坐在桌子上压根没有去接的意思,矮胖管事讪讪一笑,又来到张阿伟身边,硬塞给对方:
  
  “不好意思啊几位捕爷,这都是误会。”
  
  “那些打人的手下呢?”
  
  陈牧问道。
  
  矮胖管事额头上挂着一层细密的汗珠,赶紧说道:“都在外面,打官差这是大事,应该罚,我们良运赌坊绝不袒护。”
  
  “老油条子了,对吧。”
  
  陈牧跳下桌子,重重拍着矮胖子的肩膀冷笑道:“平日里是不是就这么干的,反正那些混子也关不了几天。”
  
  在大炎律法中,想打架斗殴这种事都是关几天。
  
  如果打了官差,性质会严重一些,但也最多关两个月左右,再加上背后打点打点,基本十来天就出来了。
  
  “官爷,您这叫什么话,我们都是守法的良民。”
  
  矮胖管事笑容谦卑。
  
  陈牧稍稍平霁的目光骤地一寒,宛若实刀实剑:“你们东家是真不打算出来见我?”
  
  矮胖管事不敢对视陈牧眼睛,低头歉意:
  
  “对不起啊官爷,东家今天有事,改天东家一定亲自拜访六扇门,给官爷您赔礼道歉。”
  
  陈牧还想说什么,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爽朗之声:
  
  “哟,这不是陈弟吗?”
  
  来者一身劲装,相貌堂正,说起话来声音朗朗,语气爽快,竟是上一任六扇门总捕冷天鹰。
  
  陈牧一怔,笑着迎上前去:“原来是冷大哥啊。”
  
  自从平阳王府案子结束后,六扇门大大小小的官吏差役全都沾了陈牧的光,得到了些小赏赐。
  
  而冷天鹰却是沾光最多的一个。
  
  毕竟他是六扇门的一把手。
  
  再加上之前陈牧指出案情疑点时,他暗中进行调查,并且将卷宗呈给刑部,偷偷揽了一些功劳。
  
  最终在王府案落幕后,通过背后人的运作,调任到了刑部,任京都主事一职。
  
  虽然从表面上看,比六扇门总捕权力职责小了许多。
  
  但明眼人都能瞧得出来,这只是过渡而已,为之后的升迁做铺垫。
  
  “啧啧,陈弟这当了总捕头看起来就是不一样啊。”
  
  冷天鹰赞叹道。“当真是威风八面,器宇轩昂,说句人中龙凤倒是委屈了陈弟,以后必然有大作为。”
  
  陈牧笑容灿烂:“都是运气罢了,怎么能比得上冷大哥。”
  
  虽然嘴上笑着,但眼里却殊无半分笑意。
  
  这家伙正是厚脸皮高手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反而靠着沾光偷功劳给自己加戏。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
  
  倘若没有他这次破获平阳王府一案,估计冷天鹰还得再等半年才能熬到刑部去。
  
  “不知道冷大哥来这里是?”
  
  陈牧一脸好奇。
  
  冷天鹰笑道:“本来在那边和几位新同僚吃饭,听到有炮铳声音,便过来看看,没想到是陈弟在办案。”
  
  他扫视了一圈,疑惑不解:“陈弟这是在办什么案子?”
  
  陈牧也没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闻言后的冷天鹰顿时满脸怒容:
  
  “太不像话了,在京城都这么嚣张!陈弟,最好把那些混子抓起来,放在牢里好好关上一段时间,磨磨他们的锐气!”
  
  陈牧颇有深意的看了对方一眼,笑道:“冷大哥,我怀疑这背后有人指使。”
  
  “指使?”
  
  冷天鹰神情愕然,随即摇头道。“不可能,陈弟想多了,做这种买卖的都精着很,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我觉得肯定是那几个混子听岔了吩咐,闹出误会。”
  
  “对,对,对……”旁边的矮胖管事连连点头。
  
  听到冷天鹰这话,陈牧便彻底断定对方和这赌坊关系不浅了。
  
  或者说,与赌坊背后的主人关系不浅。
  
  陈牧淡淡道:“我想跟这家赌坊背后的真正主人聊一聊。”
  
  冷天鹰看向矮胖管事,冷冷道:“你家主人呢?”
  
  “冷大人,东家他这两天有事,不方便。”
  
  矮胖管事无奈苦笑。
  
  冷天鹰冷哼道:“知道这是谁吗?这是现任六扇门总捕陈大人,你家主人能有什么事,连陈大人的面都不见?”
  
  矮胖管事看起来要哭了:“东家他真的有事。”
  
  冷天鹰皱了皱眉,扭头对陈牧笑道:
  
  “陈弟,看来这东家是暂时见不了了,不过你放心,等过两天我亲自来催,就不信他不给我面子。”
  
  说话间,他靠近来到陈牧面前,小声道:
  
  “陈弟,听说这家赌坊背后有西厂京都缉事务的方公公罩着,暂时还是不要惹为好。”
  
  方公公……
  
  陈牧眸光闪动了几下。
  
  面对冷天鹰的好心劝解,陈牧明白这两人的双簧戏已经演完了。
  
  陈牧道:“如果我执意要见呢?”
  
  冷天鹰眼神明灭不定,拍了下陈牧的手臂,笑道:“那就只能先等着,你总不能在人家赌坊闹事吧。
  
  现在陈弟你的身份可不一样,若是被有心人看到……在缉事务那边举报一下,甚者在太后或者皇上面前参上一本,问题就大了。”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陈牧嘴角笑容浅起,点头道:“既然冷大哥这么说,那我若执意闹事,岂不是落了您面子?”
  
  “陈弟哪里话,我有什么面子,哈哈……”
  
  见陈牧有了退让的念头,冷天鹰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改天请你吃酒,咱兄弟俩不醉不归。”
  
  “一定,一定。”
  
  陈牧笑着拱了拱手,然后转身拿出令牌,对捕快们冷冷道:
  
  “都给我听好了,因案件调查需要,从今日起对良运赌坊进行巡查,凡进入赌场的每一个人都需进行详细盘查,赌坊内所有房间每日搜巡十次,不得有任何遗漏!
  
  若有抵抗不从者,直接抓入大狱!若有持械行凶者,可就地还击格杀,听到没有!”
  
  “是!卑职明白!”众捕快齐声应道。
  
  冷天鹰脸上笑容僵住。
  
  他死死盯住陈牧,眼神凌厉如冰刃,冰冷得不带一丝人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