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59章 阿伟的英雄救美!

第159章 阿伟的英雄救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雨后的小院,万木都闪烁着碧光,瓦楞上残存的雨滴,还闪烁着耀目的光泽。
  
  房间内,透着一股清冽檀香。
  
  云芷月坐在梳妆台前,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翠玉镯子,有些出神。
  
  “云姐姐喜欢吗?”
  
  耳旁清脆动听,宛若玉珠击碎的喉音将她拉回了清醒状态,侧头望着身边的白纤羽。
  
  女人精致的容颜,仿佛是被最好的工匠雕琢过的美玉。
  
  “这镯子……”
  
  “是我特意买来送给云姐姐你的。”
  
  白纤羽勾着尾指将柔软的鬓边发丝勾至耳后,唇角浮现一抹浅浅的微笑,“之前云姐姐几次救了我夫君,妹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示感谢,思来想去便买了一只镯子。”
  
  昨晚镇魔司在捉妖时遇到了巨响妖婴一事,身为朱雀使的她也在第一时间了解。
  
  当得知夫君被妖物掳走后,着实将她吓了一跳。
  
  幸好陈牧安全回来了。
  
  而白纤羽也从案述中知道了内情,是云芷月在关键时刻救了陈牧,差点还搭上自己的性命。
  
  看到这里,白纤羽内心五味杂全。
  
  当初云芷月第一次出现在陈牧身边时,她根本没有在意,毕竟对方好歹也是大司命。
  
  身份的差距,再加上情爱的束缚,根本不可能发生什么。
  
  然而现实却结结实实打了她一耳光。
  
  这才多久,这位身材让无数女人为之羡艳的大司命,就彻底沦陷在了夫君的魔爪下。
  
  到底是这女人单纯呢,还是夫君太狡猾了。
  
  显然是后者。
  
  云芷月哪怕长得普通,可她的身份以及这副身材就能引来绝大数仰慕者。
  
  如果只是单纯,早就被别人采摘了。
  
  明显陈牧是个大灰狼。
  
  到此刻,白纤羽才真正意识到自家夫君的魅力之凶,绝非什么普通美男郎君可比。
  
  这家伙绝对狡猾的跟狐狸一样。
  
  面对任何一个女人,他都有自己独特的交流方式,甚至于什么时候该口花花,什么时候扮正经都拿捏的恰到好处。
  
  而她能坚持近半年才与陈牧发生感情,也是奇迹。
  
  “不必了,我……我也没刻意去救他,就是碰巧赶上了。”云芷月生怕对方误会,开口解释道。
  
  “云姐姐若是嫌弃这镯子,那妹妹重新买一个。”
  
  白纤羽笑容温柔。
  
  听到对方这么说,云芷月只好轻点螓首:“那就谢谢白姑娘了,我——”
  
  “云姐姐为何对妹妹这么生分?”
  
  白纤羽柳眉微微一扬,有些不喜道。“如果云姐姐不嫌弃,叫我羽妹妹也行。”
  
  “羽妹妹……”
  
  云芷月感觉今天的白纤羽怪怪的,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浑身不自在。
  
  尤其她和陈牧发生了些亲密关系。
  
  这让她在白纤羽面前倍感羞愧,甚至都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云姐姐,我给你戴上吧。”
  
  白纤羽不由分说,拿起镯子轻轻套在了对方的手腕上。
  
  润白修长的腕子竟比手镯更加纤秀。
  
  “云姐姐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好像被细雪润过一般,”白纤羽剥葱似的纤细玉指抚着对方的手,美目熠熠。
  
  女人在意的无非就是脸蛋、身材和皮肤。
  
  而云芷月除了脸蛋之外,其他两样完美到了极致,便是白纤羽也不得不羡艳。
  
  云芷月脸蛋发红,嚅了嚅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第一次去青玉县陈牧的家中,她还能与白纤羽毫无顾忌的聊天玩笑,而现在却拘谨的厉害。
  
  “云姐姐,我帮你梳理头发吧。”
  
  看到对方头发稍有些散乱,不等对方回应,白纤羽拿起梳妆台上的一把角梳,来到了云芷月身后。
  
  随着发带解开,披落的长发犹如飞瀑垂缎。
  
  “其实不用,我……”
  
  看到对方已经开始梳理,云芷月张了张嘴,脸上泛起苦笑。
  
  此刻她愈发觉得事情开始诡异了。
  
  角梳缓缓梳理着柔顺的青丝,两人都没有说话,房间内唯有轻微的呼吸声,安静一片。
  
  云芷月轻轻摩挲着手腕的镯子。
  
  清凉的触感并不能让她的心静下来,脑海中杂绪一片。
  
  无意间,她目光落在旁边的床榻上。
  
  陈牧和她娘子……晚上就睡在这张床榻上吧。
  
  云芷月暗暗想着。
  
  恍惚间,床榻上浮现出一抹温馨的情形。
  
  晨曦初时,两人睁开眼睛,陈牧亲吻着妻子的额头,而妻子依偎在他的怀里……
  
  想着想着,云芷月唇角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但心底却涌起一抹酸涩。
  
  不过紧接着,她脑海中又浮现出陈牧光着身子的画面,脖颈间顿时浮上淡淡的霞色。
  
  别想!
  
  别想那个!
  
  女人连忙摇了摇头,结果头发一阵刺痛,却是不小心被角梳拽下了几根发丝。
  
  “对不起云姐姐,弄疼你了。”
  
  白纤羽没料到对方突然动作,吓得连忙停住角梳,对着镜子中蹙眉的女人歉意道。
  
  云芷月忙道:“没事,是,是我的错,你……你继续吧。”
  
  两人隔着镜子对望了几秒,扑哧一声,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瞬间将凝重的气氛给冲散的一干二静。
  
  原本还有隔阂的两颗心,在这无意间却拉近了不少。
  
  “云姐姐……”
  
  白纤羽俯身搂住对方的脖颈,脸蛋摩挲着对方的脸颊,笑着说道。“你的皮肤怎么这么好,平日里是怎么保养的。”
  
  “……也没怎么保养,就是以前在阴阳宗的时候,用一些圣泉里的泉水沐浴。”
  
  “圣泉?那下次能不能给我带点。”
  
  “好啊,呃……其实不用带,泉底有孕养好的泉石,我拿几颗过来,到时候普通的水也可以养出来。”
  
  “那泉石会不会很珍贵?”
  
  “没事啦,我偷偷拿过来,不会有人发现的。”云芷月笑的说道,眼眸里带着几分狡黠。
  
  “这叫家贼难防吗?”
  
  “哈哈……反正我经常偷阴阳宗的东西……”
  
  女人只要话题带起来,就似乎能无止境的聊下去,从保养皮肤,到聊八卦等等。
  
  房屋内,不时传出两人的笑声。
  
  直到云芷月蹦出一句:“羽妹妹,你夫君那好吓人……你就不害怕吗?”
  
  气氛陡然停滞。
  
  原本带着笑容的白纤羽神情僵住。
  
  一双剪水双眸,饶有深意的望着镜子里面色开始变白,意识到自己闯祸的云芷月。
  
  “这是夫君闲来没事雕刻的。”
  
  白纤羽很自然的拿起梳妆台上的一个丑陋木偶,笑颜如花。
  
  “因为我之前给夫君送过一个木偶,结果他非要给妾身也雕刻一个,可惜手艺不精,像个鬼一样,确实看着吓人,不过害怕倒是不至于。”
  
  这木偶确实是陈牧雕刻玩的,白纤羽却一直放在梳妆台上。
  
  毕竟是夫君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啊哈哈……我就说嘛……”
  
  云芷月笑声干巴巴的,手心里满是细汗,“我刚才看着挺吓人的,就知道是陈牧雕刻的,哈哈……”
  
  女人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很正常,但内心却大骂自己。
  
  云芷月你个蠢货,你在干甚么!
  
  蠢死了!
  
  嘴上没个把门的!
  
  ……
  
  黄昏时分。
  
  参加完白帝圣剑葬礼,又处理了一些公务的陈牧拖着一身疲惫来到家里。
  
  一进门,就看见云芷月、白纤羽和青萝三人坐在院内凉亭下棋。
  
  下得是陈牧之前教给她们的五子棋。
  
  “夫君,你回来啦。”
  
  白纤羽绽放出美丽笑颜,“饭菜已经给你备好了,我让青萝刚热锅,你自己去吃吧。”
  
  云芷月假装没看到,和青萝下棋。
  
  “不急,等会儿再吃。”
  
  陈牧有些诧异云芷月在这里,倒也没太过在意,笑着走过来。“来,加我一个,今晚非杀得你们三女丢盔卸甲,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棋圣!”
  
  “我……我有点事先走了。”
  
  云芷月起身说道。
  
  可步子还没迈开,白纤羽便拉住她的手:“云姐姐,你之前可是答应我的,今晚会在这里休息,可不能食言。”
  
  云芷月一时犹豫,只好坐了回去。
  
  陈牧笑道:“云前辈,你这是害怕我吃了你啊,放心,我又不是妖,今晚尽管住下便是。”
  
  从男人坦然豁达的言行举止来看,若非在座女人知道内情,还真以为他和云芷月是清清白白的。
  
  挺能装的。
  
  云芷月瞪了他一眼,低头继续下棋。
  
  白纤羽唇角噙着一抹深层次的意味,并未多说什么。
  
  唯有精灵古怪的青萝,漆黑的大眼睛乌溜溜的转了转,将小巧的玉足从绣鞋里脱出。
  
  然后在陈牧和云芷月腿上分别踢了一下。
  
  两人不约而同抬起头,云芷月误以为是陈牧,俏脸一红,低下头不再理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