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52章 血海深仇!

第152章 血海深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语激起千层浪!
  
  当陈牧话音落下后,在场之人无不震惊,包括朱雀使。
  
  因为陈牧一直没跟她说什么秘密,只是让她等着看好戏,没想到刚开始就上演一出大戏。
  
  “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
  
  陈牧望着发懵的季寇,嘴角微翘。“其实我也有些懵圈的,幸好今天有位美女帮我解惑,再加上我曾经在青玉县办过一个差不多类似的案子。”
  
  陈牧所说的自然是穆香儿一案,但此案比之更为高级。
  
  穆香儿和小荨是换魂,硬生生的将魂魄塞到另一个人的体内,但无法继承宿主的记忆,副作用极大。
  
  而且两人换魂,必然有一个人死去。
  
  反而林梦媛这个高级太多。
  
  陈牧拿出那条类似于头发的丝线,目光却是看向红娥:“知道这是什么吗?”
  
  后者雪白的脸颊上浮现出几分复杂难明的笑意,赞叹道:“陈牧,你比我想象中要厉害很多啊。”
  
  “谢谢夸奖,很多人都这么夸过我。”
  
  陈牧笑了笑,扬声道。“这叫‘血脉缚魂结’,当然专业词汇我就不讲了,简单来说就是——拥有血脉关系的姐妹俩,互换身体。”
  
  互换身体……
  
  本质上与穆香儿换魂一样。但此术精妙在于,它纯粹将两个人进行互换,没有任何副作用。
  
  当然,条件也是极为苛刻。
  
  两人必须是姐妹兄弟关系,两人乃是八字全阴,且相互配合。
  
  季寇恍然间明白了,眼珠子几乎要突凸出来,猛地看向红娥,抬起手指:“你——”
  
  哇!
  
  一口鲜血喷出。
  
  “对,就是这种滋味,这才是我最期待的。”
  
  林梦媛露出了病态般的笑容,捂着自己的心口。“疼吗?我当年可是疼一千倍!一万倍!”
  
  “杀了她!”
  
  季寇狰狞着脸庞怒喝道。
  
  护卫提刀便要挥下,然而一道道冰冷的箭矢瞬间将他钉成了刺猬。
  
  尽管这些护卫实力高强,但面对这么多冥卫,纵然有三头六臂也不是对手,除非有真正的超级高手在场。
  
  “二爷,先不要急,让我把话说完好吗?”
  
  陈牧望着又开始咳嗽的季寇,眼里满是憎恶,冷笑道。“当年你欺骗了林梦媛,不但报复了她母亲,又利用她让王二狗去刺杀太后,然后……又给她办了一场冥姻。
  
  啧啧啧,我真是佩服你啊,就逮着一个人薅羊毛,把林大小姐都薅秃了。”
  
  虽然陈牧嘴里说着玩笑话,但声音却冷的刺骨。
  
  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啊。
  
  本该是最美最纯真的年华,却遇到了这么个人渣。
  
  陈牧说道:“也幸好林大小姐遇到了一个贵人,将她跟红娥换魂,给了她亲手报仇的机会。”
  
  “心是不是更痛了……”
  
  林梦媛望着季寇血红如恶魔般的眸子,笑道。“二爷,亲手把自己的女儿送进了棺材里滋味好吗?反正我很开心。
  
  哦对了,你知道那个红娥有多蠢有傻吗?
  
  她其实是喜欢你的,但她并不知道你是她的父亲,还以为你这么看重她,是因为喜欢她呢。
  
  她嚣张跋扈的性子都是你给惯出来的,也给她埋下了祸根。
  
  当年你在追求我的时候,她对我是恨得咬牙切齿。暗中故意找我的岔,想给我下毒,甚至还找人想要玷污我?
  
  哈哈哈……真是好可笑啊,也真是好可恨!”
  
  林梦媛咬牙切齿:“也许这些你不知道,也许你知道,但无所谓了。那天晚上,我穿上了红嫁衣,满心欢喜着以为自己的幸福要来了,却出现了一个男人。
  
  他告诉我,你对我都是虚情假意。但我不信啊,平日里对我那么好,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于是他与我打个赌,想让我认清你的真面目。”
  
  季寇紧攥着的拳头微微颤抖,盯着女人:“所以,你就和红娥互换身体,那个帮你的人是谁?”
  
  “其实这并不怨我,是你女儿红娥主动和我换的。”
  
  林梦媛抹去嘴角的血迹,笑道。“她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看到你给了我嫁衣,以为是真的要娶我,心里很嫉妒。
  
  于是那个男人找到了她,说如果想和二爷永远在一起,可以和我互换。
  
  她竟然就信了。
  
  二爷啊,我以为我已经够蠢够天真的,没想到她比我还蠢。
  
  你身边怎么尽是些蠢女人。
  
  于是她暗中给我下药,将我昏迷,想要窃取我的幸福。其实我都是清醒的,因为互换身体需要双方配合。
  
  我若真昏迷了,她是换不了的。
  
  就这样,我和红娥成功换了身体。第二天,她穿着我的红嫁衣,开开心心的等着你迎娶。
  
  而我就在你旁边,默默看着。
  
  其实当时我好几次想要告诉你真相,但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在骗我。
  
  结果我已经知道了,当戴着红盖头的红娥走进棺材里,她便无法动弹,甚至无法开口。
  
  就像一个真正的尸体。
  
  她只能傻傻的躺着,然后眼睁睁看着你亲自把她的嘴给缝上,然后钉上棺盖——”
  
  “你给我住口!!”
  
  季寇发出一种受伤的狮子般的怒吼声。
  
  此刻的他满脸排红,一直红到发根,两眼死死盯着林梦媛:“告诉我,那个人是谁!那个男人是谁!”
  
  “这就生气啦?”
  
  林梦媛呵呵冷笑。“我的报复才刚刚开始,当我认清你的真面目后,真的想杀了你,但我没有。
  
  一来,那个男人让我潜伏在你身边进行调查。二来,我要报复你们平阳王府所有人!
  
  王爷的大儿子摔马成为废人是我做的。本来听话乖巧的小儿子,也是我故意娇惯的。端庄贤惠的王妃也是我用药,给她下套的,包括三夫人和她的弟弟……
  
  很多很多都是我暗中做的,我不在乎自己是魔鬼,因为真正的那个大小姐已经死了。
  
  现在的林梦媛,就是一个复仇的恶魔!”
  
  望着彻底陷入癫狂的女人,季寇很难想象是当年那个心底纯真善良的少女。
  
  人逼到了绝路,真的会从佛变成魔。
  
  他闭上眼睛,寒声道:“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是我。”
  
  蓦然,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
  
  黑暗中,缓缓走出了一道身影。
  
  是个驼背男人……他手里拿着一把厨刀,身上的憨厚气质与此刻的氛围格格不入。
  
  但他的眼睛很亮,就像是夜间野兽的眼睛。
  
  “洪大郎!”
  
  季寇愣住了,随即冷笑了起来。“原来是你!我早就知道的!我早就应该猜到的!我早应该杀了你!”
  
  男人额上静脉奋张,太阳窝突突地跳。
  
  当初这家伙与二夫人私通,他进行过一番调查。
  
  虽然是二夫人主动的,但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正好王婆就在对面,便让她进行监视。
  
  可惜王婆这个废物啊,竟然什么都没发现。
  
  陈牧露出了意料之中的表情:
  
  “果然是你啊大郎,本来我是打算直接去抓你,但是我一想,如果王府发生事情,你肯定会自己找来的,看来我赌对了。”
  
  “陈捕头,你比我想象中要厉害很多。”洪大郎笑道。
  
  陈牧耸肩:“谢谢,刚才已经有人说过了。”
  
  洪大郎看向季寇流血的腹部,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有计划,而我也有计划,只不过意外往往让人措手不及。现在你我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那就敞开说说吧,他在哪儿?”
  
  他?
  
  这个‘他’又是谁?
  
  在场之人包括朱雀使全都疑惑不解。
  
  反倒是陈牧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他走到陵墓中间的棺椁前,用力敲了两下,大声喊道:“在吗?老王你在吗?回个话行不行?你儿子要死啦!”
  
  看着陈牧的奇怪举动,除了洪大郎与季寇几人外,其他人全都呆住了。
  
  什么鬼?
  
  叫死人啊。
  
  明明是室内,却仿佛有一股凉风灌入脚底。
  
  头皮陡然发麻的朱雀使抬起手臂,所有冥卫手中精巧的弓弩与火器全都对准了棺椁,神经紧绷。
  
  十五年前,大名鼎鼎的平阳王季仲海自杀,震动朝野。
  
  距离元亲王府被屠仅仅过了三天。
  
  曾几何时,季仲海是仅次于镇北大将军和洪象山的名将,对南域边疆的稳定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当年以麒麟山为北的防御线被敌军冲破,形势岌危之下,是他率领近两万精兵击退十四万敌军,一战成名!
  
  季仲海死后,南域边关众将士哀嚎恸哭,披麻戴孝。
  
  在他死后,先帝终放下了最后一块心病,饶过了平阳王府一家,并修建高规格的陵墓。
  
  然而死去的人,终究是死去了。
  
  又怎么能复活呢?
  
  朱雀使压下心中不安,对陈牧说道:“陈牧,你别开玩笑,季仲海已经死了,当年验过尸的。”
  
  “不,他并没有死。”
  
  陈牧和洪大郎异口同声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陈牧笑道:“不知各位有没有听说过一种蛊,它叫‘活死人蛊’!”
  
  活死人蛊?
  
  朱雀美眸眯起,看了眼季寇与胖王爷:“南域蛊族那边的蛊?”
  
  在南域有一蛊族,族内人天生养蛊,曾经一度在南域造成了不小的混乱,最终还是洪象山与季仲海前去平定。
  
  洪大郎用轻蔑的目光看着季寇,淡淡道:
  
  “当年季仲海在南域平乱时,将蛊族驱赶到黑潮海边界自生自灭,期间他得到了一种蛊,一种可以让人……真正死去,却可以复活的蛊。”
  
  朱雀盯着他:“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是洪府的家仆,叫洪大郎。”
  
  陈牧拿出自己整理的小册子,开口道。“当年因为调戏侍女而触犯了家法,被赶出了洪府。”
  
  季寇双目射出精光,看向洪大郎:“我调查过你,你的确是洪家的仆人,但你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在你身上根本查不出任何问题。”
  
  “他可不普通啊。”
  
  陈牧摇头感慨道。“一个隐忍了十六年,伪装了十六年,卖了十六年包子,老实巴交的驼子,又怎么能是普通人呢?对吧,洪家大少爷——洪知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