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45章 刺杀陈牧!

第145章 刺杀陈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媚的晨曦穿过密密匝匝的扶疏枝叶,投落无数光斑在大厅内的地板上,耀人眼目。
  
  瞅了眼一旁淡定喝茶的陈牧,文明仁暗叹了口气。
  
  跟着这家伙果然没好事。
  
  早上偶遇陈牧,便犯贱的凑过去打了声招呼,结果却被对方拉着来到了冥卫朱雀堂。
  
  如果不是此刻外面有冥卫守着,他甚至想立刻拔腿就走。
  
  朱雀堂是什么地方?
  
  那是阎王殿啊。
  
  谁特么吃饱了撑的跑来送礼拉关系,简直有病。
  
  “喂……”
  
  文明仁压低声音,悄悄说道,“要不我先回去了,家里老父亲还等着我送终呢。”
  
  陈牧淡淡道:“怕什么,我就是过来送个礼,如果能和朱雀使搞好关系,到时候你也能混个脸熟,说不定以后还能进入昊天部呢。”
  
  “……”
  
  文明仁想打人的心都有。
  
  跑来跟朱雀使混脸熟,你当自己是人家丈夫啊。
  
  眼睛余光瞥见陈牧略微僵直的后背,文明仁恍然明白了什么,低声说道:“你是不是害怕一个人面对朱雀使,所以才强行拉我过来。”
  
  “我是那种人吗?”
  
  陈牧没好气的说道,悄悄的擦了擦手心的细汗。
  
  文明仁嗤鼻一笑,总算在心理上占了些优越感,微微抬起下巴:“你还是不太懂官场规则啊,冥卫可不是一般人,你姿态放得越低,他反而会看轻你。”
  
  “你有高招?”
  
  “没有。”
  
  文明仁摇了摇头,“但我们既然是来办案的,就得以平等姿态,至少在气势上稳住。你代表的是六扇门,我代表的是镇魔司,在公事上,我们没必要低声下气。”
  
  陈牧摩挲着茶杯,觉得对方说的有些道理。
  
  有时候你越放低姿态,对方就越看不起你。
  
  “哒哒……”
  
  一声硬底靴脚步声传来。
  
  两人下意识绷紧神经,文明仁尽量挺直身子,下巴微微仰起些角度,双目湛湛有光。
  
  来人并非是朱雀使,而是黑菱。
  
  “两位久等了。”
  
  一身墨色玄衣,身材苗条的黑菱冲着陈牧微微一笑。
  
  陈牧还没起身,旁边的文明仁屁股着火似的嗖的一下窜起来,冲着黑菱点头哈腰,满脸堆笑:“黑菱大人好,不久等,不久等……”
  
  陈牧:“……”
  
  “文大人不必如此客气。”
  
  黑菱笑了笑,看向陈牧,“不好意思陈捕头,主上有公务要忙不方便接待你们,让我来问问陈捕头来朱雀堂所谓何事。”
  
  不见我啊。
  
  陈牧失望之余,心里倒是松了口气,挤出笑脸说道:“是这样的,我来是有两件事。”
  
  “陈捕头请说。”
  
  “第一件事,那个杜木奇被送到你们冥卫进行审问,不知道结果如何了?”
  
  陈牧恭敬问道。
  
  “杜木奇?”黑菱想了想,歉意道,“不好意思,还没审问出结果,等结果出来,我会派人给陈捕头送过去。”
  
  “那就多谢了。”
  
  见对方这么客气,陈牧倒是放松了不少,“第二件事,我想查一些关于平阳王府和其他人的资料,不知道黑菱大人可否行个方便……”
  
  陈牧内心忐忑。
  
  朱雀堂的资料库一般都是颇为机密的,其他人很难有权限去查看,也不知道对方能不看在四千两花瓶的面子上,行个方便。
  
  “可以,我这就带二位去案牍库。”
  
  黑菱笑道。
  
  啊这……
  
  这就同意了?
  
  陈牧和文明仁面面相觑。
  
  原以为要费很大周章甚至碰一鼻子灰,没想到顺利的有些过分。
  
  让陈牧都有些怀疑朱雀堂究竟有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感觉还是挺和善的。
  
  该不会是那个朱雀使看哥长得帅,馋我的身子吧。
  
  两人跟随黑菱,绕过弯曲错综复杂的廊庑,来到了被护卫严密看守的案牍库。
  
  黑菱挥打开厚重黑漆的大门:“陈捕头,案牍库里的所有资料都有分类,你需要查看什么自己找就可以了,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询问外面的护卫。”
  
  “好,麻烦黑菱大人了。”陈牧拱手感谢。
  
  “不麻烦。”
  
  黑菱笑了笑,便要离开。
  
  “黑菱大人。”陈牧忽然叫住她,问道,“我送的那件礼物朱雀使大人还喜欢吗?”
  
  “挺好的。”
  
  黑菱唇角噙着一抹奇怪笑意。
  
  陈牧说道:“那件花瓶是我跑了大半个京城花费了差不多四万银子买来的,听说乃是上古时期九天玄女最喜爱的一件宝物,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觉得唯有这花瓶才配得上朱雀使大人……”
  
  听着陈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黑菱彻底傻眼了。
  
  如果不是院子里的一切物品都是她置办的,还真信了这家伙的鬼话。
  
  文明仁低头看着地面,假装不认识。
  
  黑菱抿嘴一笑:“我会给主上转达的,想必陈捕头这番心意主上会很喜欢。”
  
  “那就好。”
  
  陈牧笑容灿烂。
  
  ……
  
  进入案牍库,陈牧倒吸一口凉气。
  
  相比于普通衙门,冥卫案牍库完全就是一座巨大的图书馆。
  
  四面漆黑色的书柜呈八卦图案,以支撑横梁的问架柱子为轴线,层层相因,竟成一座巨大的阵图。
  
  京城、以及各州县的情报资料全都有序的排列分类。
  
  每一置书架盘都有一盏莲花灯。
  
  斜对面点缀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花灯燃起时整座书库宛若黄昏时的白昼。
  
  在感受到壮观之时,陈牧似乎也嗅到了一股无形的浓重的血腥味,毕竟这里面的一摞资料和情报,都可能堆叠着累累白骨。
  
  感慨之余,陈牧倒也没想太多。
  
  毕竟自古每一代王朝都是在无数残骸尸骨上建立与前行,最终走向灭亡。
  
  “来吧,你先帮我找关于洪家和林家的资料,我去找平阳王府的,但凡有涉及的全都不要遗漏。”
  
  陈牧对文明仁说道。
  
  ……
  
  在陈牧二人翻找资料的时候,斜俯在二楼书案旁的一面边缘刻满符文的镜子忽然闪过一道白芒。
  
  素雅馨香的房间内,一袭雪衣的白纤羽望着案牍库里的夫君,眼波流转。
  
  这面镜子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是天工院与墨家制作的一面机关镜。
  
  “主上……”
  
  黑菱进入房间。
  
  白纤羽端起茶杯,以杯盖轻轻揭去浮沫,就着丰润的樱唇啜饮一口:“是为了调查平阳王府吗?”
  
  “是。”
  
  黑菱点了点头,目光瞥向桌上的花瓶,轻咬住嘴唇憋着笑意,将陈牧的原话复述了出来。
  
  白纤羽流露出欣喜的笑容:“原来在夫君眼里,我是九天玄女啊。”
  
  黑菱一时无言以对。
  
  主上,你的关注点是不是偏了。
  
  “平阳王府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调查,那个叫孟言卿的女人其实是平阳王府的私生女,只不过早在九岁时就离开了。”
  
  “孟言卿?”白纤羽神情怪异。
  
  这夫君身边的女人,怎么一个个的身份都很奇怪。
  
  黑菱继续说道:“前天也不知这么回事,平阳王府将孟言卿掳到王府,正好陈捕头去查案,便起了冲突,貌似陈捕头打了平阳王爷。”
  
  “那平阳王府有何反应?”
  
  “暂时没有反应。”黑菱说道。
  
  “没有反应……”女人蹙眉,想了想说道,“盯紧他们。”
  
  “是。”
  
  黑菱点头。
  
  白纤羽将乌浓的长发整束拢在左胸一侧,美眸透过镜子牢牢的黏在陈牧身上,转移了话题:
  
  “黑菱,你说这世上,还有比夫君更英俊的男人吗?”
  
  呃……
  
  黑菱看了眼翻阅资料的陈牧,平静说道:“陈捕头是我见过最俊朗的男人,这世上独一无二。”
  
  “有比他更具有魅力的吗?”
  
  “没有,陈捕头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
  
  “有比他更温柔体贴的男人吗?”
  
  黑菱深吸了口气,无奈道:“没有,陈捕头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体贴的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