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43章 演技派复仇者!

第143章 演技派复仇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重若三百多斤的肥胖身子就像是一包大沙袋撞击在身后的木桌上,直接将桌子压的四分五裂。
  
  平阳王爷喉咙里迸发出杀猪般的惨嚎声,格外刺耳。
  
  “王八蛋!”
  
  双目几欲喷出火来的陈牧冲上去,一拳接着一拳砸在对方圆盘般肥厚的脸上。
  
  血花溅开,如猪头的脸被染成一片凄艳。
  
  “啊!!!”
  
  门外响起了惊慌的尖叫声。
  
  是那个粉衣侍女。
  
  她惊恐的望着暴打王爷的陈牧,扯开嗓子厉叫起来:“快来人!有刺客!快来人呐!!”
  
  嘶叫声惊动了王府的下人和护卫。
  
  原本昏迷在床榻上孟言卿也在刺耳的惨叫声与惊恐的叫喊声中,迷迷糊糊醒来。
  
  她眨了眨眼,侧头望去。
  
  当眼中的迷茫一点一点褪去,看清男人那张冰冷俊朗的脸颊后,以为自己在做梦。
  
  “陈……牧……”
  
  女人樱唇轻轻歙动,杏目一点一点绷大。
  
  终于确定不是在做梦后,她急忙扑下床去,结果双腿一软跌倒在地上,额头重重的磕在凳子上。
  
  正在暴打胖猪的陈牧听到动静,回头一看,连忙将女人抱在怀中。
  
  “孟言卿!”
  
  望着磕出血来的洁白额头,陈牧攥紧了拳头,“你没事吧,你是不是被这死胖子给欺负了。”
  
  他是真没想到孟言卿竟然出现在平阳王府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那张纸条,恐怕……
  
  想到这里,陈牧后背沁出冷汗,万幸之中胸腔内燃起熊熊怒火。
  
  “走……走……”
  
  脑袋昏沉的孟言卿用力揪住陈牧的衣襟,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快带我离开这里……快……”
  
  陈牧压下心中万千疑惑,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半抱在怀中。正要朝门口走去时,回头看向那哀嚎的死胖子,眼中涌现出强烈杀机。
  
  “别……别管他……”
  
  孟言卿轻摇着螓首,“快离开这里。”
  
  陈牧恨恨盯了他一眼,抱着女人走出房门。
  
  门外那粉衣女子指着陈牧,眼中充满了怨毒与震惊:“原来是你!快来人啊!有人刺杀王爷!”
  
  王爷?
  
  陈牧愣住了。
  
  那死胖子是王爷?
  
  随着一阵急促脚步声,王府护卫们才姗姗来迟。
  
  看到抱着孟言卿的陈牧以及屋内惨叫哀嚎的王爷,纷纷举起手中的弓弩对准了陈牧。
  
  陈牧脚尖挑起旁边的一根木头,握在手中。
  
  气氛剑拔弩张。
  
  外人进入王府是不能携带武器的,所以陈牧来的时候并没有带刀,但怀中藏有三颗玄天雷,以及几道灵符。
  
  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要王府内没有特别厉害的高手,可以闯出去。
  
  “慢着!”
  
  走廊尽头一位白衫男子忽然走了过来,正是季寇。
  
  望着男人怀里的妹妹,他脸色阴沉如墨,一双锐利鹰眼紧盯陈牧:“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牧拿出身份令牌:“我是六扇门外衙总捕陈牧,今日是来查杜木奇一案,没想到却看到堂堂王爷欺辱良家妇女,倒是让我看了眼界。”
  
  “陈牧……”
  
  季寇眼角皱起刀镌似的鱼尾纹,露出一抹怪异笑容。“我见过你,在青玉县……咳咳……”
  
  男人忽然咳嗽起来,用手帕捂住嘴唇。
  
  见过我?
  
  陈牧看着病恹恹的男子,又瞥了眼那侍女,淡淡道:“原来当时马车里的人是你,你是王爷的弟弟,叫……季寇?”
  
  好半响才止住咳声的季寇,看了眼手帕上的血迹,阴恻恻的看着陈牧:“既然你是来查杜木奇一案,又为何知道她在这里,谁告诉你的?”
  
  陈牧自然不会提起纸条,冷笑道:“只能说运气吧,毕竟我是来查案的,不可能老实待着,总要到处转转,看看能不能查出些什么。”
  
  季寇皱了皱眉头,眼底跃起一缕杀机。
  
  “让他们走……”
  
  房屋内,被凑成血猪头的王爷蹒跚着爬起来,冲着季寇喊道,“让他们走!”
  
  季寇没有说话,从阴沉的表情来看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那些护卫在等他的指示。
  
  王爷摇摇晃晃的走出屋子,脸上的血液滴答落下,指着那些护卫:“都给我退下!听到没有!”
  
  护卫们面面相觑,目光看向季寇。
  
  从这一点来看,显然季寇在王府的话语权似乎更大。
  
  “退下。”
  
  内心思量再三后,季寇摆手。
  
  那些护卫退出了院子。
  
  王爷嘿嘿笑了起来,抹了把脸上的血迹,放在嘴里舔了舔,冲着陈牧伸出大拇指:“你小子牛逼!”
  
  陈牧内心疑惑。
  
  这王爷……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将怀中女人抱紧,沉声说道:“身为王爷,却将良家妇人掳来欲要侮辱,这有些不适合吧,毕竟这可是天子脚下。”
  
  “她是我妹妹!”
  
  胖王爷指着孟言卿,笑道,“本王可不会伤害自己的妹妹。”
  
  妹妹!?
  
  这一次,陈牧是真的震惊了,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王爷莫不是傻子,错认人了。
  
  他低头看向孟言卿,后者喃喃道:“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就已经不是平阳王府的人了,我不是他的妹妹。”
  
  陈牧大脑嗡嗡直响。
  
  也就是说,这女人还真是上任平阳王的女儿。
  
  甚至可以说是小皇帝的堂姐?
  
  哔了狗了!
  
  原以为老子才是潜力股,万万没想到阿伟他妈才是潜力股,这……
  
  “陈牧,快带我离开,我不想呆在这里。”
  
  孟言卿苍白着脸,院内熟悉的景象将她不愿记起的回忆一点一点挖出来。
  
  她闭上眼睛,头晕目眩。
  
  心脏彷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怪手用力掐绞。
  
  满脑子纷乱的陈牧只得暂且将疑惑压下,对王爷说道:“不管她是谁,今天我都要带她离开。”
  
  “走、走、走……赶紧滚蛋!”
  
  胖王爷不耐烦的挥手。
  
  季寇望着孟言卿,阴沉冰冷的眼神恢复了柔和,轻声说道:“连一次祭拜父亲都不肯吗?”
  
  见女人不说话,他叹了口气,对粉衣侍女说道:“找辆马车,送他们过去。”
  
  ……
  
  马车缓缓在路上行驶。
  
  车内,孟言卿靠躺在陈牧怀中,虽然已经恢复了清醒,但一双玉手依旧死死攥着男人衣襟。
  
  生怕松开后,又回到那个恐怖的院子。
  
  驾车的是那个粉衣侍女。
  
  一路上她都冷着一张脸,每次看向陈牧的目光都极为阴寒,显然还在记恨之前在青玉县的冲突。
  
  而陈牧则在低头思考,努力消化着今天的信息。
  
  李堂前他已经派走了。
  
  那家伙得知陈牧与平阳王起了冲突,吓得够呛,这会儿估计跑去跟冷天鹰交代情况。
  
  上任没几天就把王爷给打了。
  
  简直太梦幻。
  
  这事要是传出去,估计又要掀起一阵风波。
  
  不过从平阳王爷的反应来看,他似乎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否则也不会让陈牧如此轻易离开。
  
  “这平阳王府,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
  
  陈牧深呼了口气,头疼不已。
  
  马车停到孟言卿的小院前,粉衣侍女冷冷道:“到了!”
  
  陈牧抱着孟言卿下马车,扭头望着粉衣女子,锐利的眸子似要看穿对方:“你是季寇的小妾?”
  
  “哼,你还是照顾好自己吧。”
  
  粉衣女子讥讽一笑,驾着马车离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