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40章 谁是妖,谁是人?

第140章 谁是妖,谁是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暮色下的京城风光格外恬静幽美,高低错落的层叠屋顶仿佛披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
  
  云芷月倚在栏杆前,一双清艳的眸子悠悠地看着面前风景。
  
  “喝酒就不能在家里喝?偏要来酒楼。”
  
  陈牧将酒碗递过去,嘟囔道。
  
  他发现这女人酒瘾挺大,隔三差五就要喝上一顿。
  
  “我可不像你脸皮厚,跑到你家娘子面前喝酒,没那么恶趣味。”
  
  女人依旧是那身劲装,发簪衣饰都颇为拣轻俐落,雪白的绸袖窄而贴身,双手束有护腕。
  
  明艳里带着三分英气。
  
  衬托出黄金比例般的身材,纤腰紧致,分外撩人。
  
  她接过酒碗,仰头一口闷尽丢在桌子上,望着远处梦幻迷离的暮色晚霞:“来京城习惯吗?”
  
  “还行。”
  
  陈牧双手撑在栏杆上。
  
  从三楼望去,大片屋舍区域映入眼底,颇有一种凌空俯视的爽快感。
  
  可惜外城没有更高的楼层。
  
  若是能将整个京城收入眼底,想必颇为震撼。
  
  云芷月眉带讥诮:“脚踏两条船,你还真把皇帝和太后当傻子啊,不过倒也符合你的性格。”
  
  “至少我现在还好好的。”
  
  陈牧耸肩。
  
  云芷月小巧的下颔高高抬起:“你别得意的太早,这两天朝堂里发生很多事,人家只是无暇顾及你罢了,你总得有个选择。想抱两个人的大腿,哼哼,纯粹是找死。”
  
  陈牧轻轻点头:“这我心里有数。”
  
  “有数就好。”
  
  云芷月知道这家伙聪明,也不多说什么,从桌上拿起酒坛轻轻一跃,坐在了栏杆上。
  
  倒是将陈牧吓了一跳:“喂,你小心别掉下去。”
  
  云芷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抬起酒坛喝了几口,用袖子擦掉嘴角酒渍:“就算掉下去我也摔不死。”
  
  呃……
  
  陈牧无言以对。
  
  陈牧也学着她坐在栏杆上,感受着丝丝冷风拂面,说道:“感觉有点冷,要不咱们到被窝里去聊?至少暖和一些。”
  
  “你去找刚才那位漂亮女人去聊吧,她很适合。”
  
  “怎么感觉有点酸,酒坛里是不是装的醋啊,要不我来尝尝。”
  
  “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去。”
  
  “……”
  
  陈牧不说话了,虽然他死不了,但也不想重新从三楼爬上来。
  
  两人陷入了沉默。
  
  女人轻轻晃动着双腿,套着玉足的朱红蛮靴在栏杆上敲打出哒哒声,富有节奏。
  
  刚开始陈牧并未在意,但慢慢的,他发现哒哒声与他的心跳频率竟一致。
  
  “你是不是有心事?”陈牧问道。
  
  云芷月抬起酒坛喝了一口,转移了话题:“最近京城倒是真不太平,大前天晚上天有异象出现,把太后和皇帝都吓着了。”
  
  “异象?我怎么没看到?”
  
  陈牧皱眉。
  
  云芷月俏目横了一眼:“你一个凡夫俗子能看到什么,那可是帝皇星啊,啧啧啧,八百年前才出现过一次。”
  
  “帝皇星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代表新帝王出世的一颗星,比如八百年前帝皇星出现后,出世了一位绝世天才,后来成为了大炎王朝的开国皇帝。”
  
  “这么牛逼吗?”
  
  陈牧听得一愣一愣的。
  
  如果换成是前世古代,他必然是嗤之以鼻,但这个妖物横行的世界,多少还是相信玄学的。
  
  “照这么说来,大炎王朝要完了?”
  
  “别乱说话!”
  
  女人连忙捂住陈牧的嘴唇,左右看了看,低声道,“你找死啊,在京城都敢怎么乱说!”
  
  陈牧冲着女人掌心哈了一口热气。
  
  云芷月如触电似的收回玉手,嗔恼道:“我没跟你开玩笑,你能不能正经点。”
  
  “我道歉,你继续说。”
  
  陈牧讪然一笑。
  
  云芷月对这家伙也是无奈,缓缓说道:“帝皇星出现也并不代表真的有新皇现世,或许是幼帝执政在即,出现了异象。亦或者太后……”
  
  女人抿了抿粉唇,转而说道,“还有另外两种可能,一是当年那位太子觉醒了。二是,有绝世天才出生,才产生了异象。”
  
  绝世天才出生?
  
  陈牧恍然明白过来:“怪不得最近冥卫在调查京城婴儿出生的户口,原来是这个原因。”
  
  帝皇星出现,对当权者来说终归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若被有心人利用,恐怕真的会天下大乱。
  
  所以必须从根源上杜绝。
  
  但陈牧却起了其他心思:“如果玄学是真的,有新的帝位出世,那就是未来真正大佬啊。要不我尝试着找一下,若是能找到,抱他的大腿也不错啊。”
  
  云芷月翻着白眼:“你这刚来京城没几天就打算当乱臣贼子啊。”
  
  “胡说什么,我是光明使者。”
  
  陈牧大言不惭。
  
  云芷月摇了摇头,也懒得说教什么了,纤细的玉指掰住酒坛边沿,准备喝酒。
  
  然而酒坛刚举起来,忽然剧烈咳嗽起来,白皙的脸上涌起一阵不正常的血色,眉宇间凝出些许痛苦之态。
  
  陈牧吓了一跳,关切道:“你没事吧。”
  
  云芷月摆了摆手,努力压住眩晕感,苦笑道:“我现在真的是一个废物啊,总以为自己跟以前一样厉害,早知道就……”
  
  女人想了想,终究还是将那句话咽了回去。
  
  若当初不废功力,自己现在恐怕都开始跟那个密宗圣子同修了,更别说遇到陈牧这混蛋了。
  
  这世上哪有鱼和熊掌兼得的,有得必有失。
  
  “你真没事?”
  
  陈牧紧张的看着女人。
  
  感受到男人发自内心的关切,云芷月柔柔一笑,眸子里似是捣碎了星光映照的河水。
  
  她将酒坛抱在怀里,螓首有些疲惫靠在陈牧肩膀上。
  
  风吹动她裙裳的下摆,仿佛是拂动的草絮。
  
  陈牧一愣,下意识要伸手搂住女人的香肩,却听女人说道:“别,你要是搂着我,性质就变了。”
  
  性质……
  
  陈牧不明所以。
  
  犹豫了数秒,终究还是将手臂收了回来。
  
  云芷月望着天边隐约浮现的几颗星光,沉默良久后,回忆起了一件往事:
  
  “记得我进入阴阳宗两年,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外门弟子,有次我下山去采购物品,在街上遇到了一个算命的先生,于是我便算了一卦。”
  
  陈牧笑道:“你一个阴阳宗的也信算命的啊。”
  
  云芷月也笑了:“我也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便算了一下我未来的命运,结果你猜怎么着?”
  
  “肯定是富贵美满什么的。”陈牧说道。
  
  “差不多……”
  
  女人的声音很清很浅,像是林外小溪里澹澹而过的水声,带着几分幽然,“他说,我未来会做王妃。”
  
  “哧——”
  
  陈牧意识到自己犯了极大的错误,连忙说道,“我打了个喷嚏。”
  
  云芷月有些不愉的皱了皱琼鼻,自嘲道:“你也觉得可笑是吧,有哪个皇帝会瞎了眼,看上我这么普通、长得一点都不漂亮的丫头。”
  
  “呃,那接下来呢。”陈牧赶紧转移话题。
  
  “我打断了那算命道人的腿。”女人轻描淡写道。
  
  “干得漂亮!”
  
  陈牧伸出大拇指,“这种江湖骗子就应该往死里揍。”
  
  云芷月叹了口气:“不过后来我就后悔了,人家也是混碗饭吃,没必要如此。便去找他道歉,可算命摊子上没人了……”
  
  “芷月就是这么心底善良。”陈牧赞叹。
  
  “等了一整天他都没出现,我一气之下把算命摊子给烧了。”
  
  “……”
  
  陈牧轻咳了一声,夸赞道,“可见芷月乃是性情中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