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32章 陈牧心态炸了!

第132章 陈牧心态炸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人?
  
  陈牧表情惊愕,猛地回头望去。
  
  果然屋内空落落的,极为安静,散乱的桌椅,蒙着灰尘的床榻,一切都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连云芷月的半个身影都没有。
  
  人呢?
  
  陈牧眨了眨眼,难道是藏起来了?就算要躲,可这么小的屋子,能躲到哪儿去。
  
  他进入屋子找了一圈,依旧没有,似乎刚才只是一场梦、
  
  该不会是——
  
  陈牧神情呆滞,一滴滴冷汗从额头沁出,脑海中浮现出刚才与云芷月谈话说笑的情形。
  
  明明……感觉就是她啊。
  
  一瞬间,陈牧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像是炸开了一蓬钢针,难以思考任何事物。
  
  针刺般的巨疼仿佛要剥夺他的意识,剥夺他的生命。
  
  “大人,您没事吧。”
  
  王发发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面色发白的陈牧。
  
  陈牧回过神来,一股凉气从从脚底凉到脑门,望着空旷的房间,激灵灵一颤。
  
  “走!”
  
  陈牧当先迈出脚步,朝着院内走去。
  
  带着腐朽气息的庭院内杂草修竹,随风婆娑,明明是晴朗天空,却好似身处雪地一般。
  
  林梦媛殉情跳河……林家满门抄斩……闹鬼……
  
  无数信息交织乱窜。
  
  陈牧脑袋愈发昏沉,呼吸逐渐粗重。
  
  他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院子,如果再待下去,感觉精神要崩溃。
  
  破旧宅院的大门裂着一道手掌宽的缝。
  
  刺亮的光线穿过缝隙,其外一片白芒,能听到外面车水马龙及小贩的吆喝声,却感觉离得很远。
  
  陈牧脚步越来越重……
  
  每次抬脚都仿佛陷入泥潭一般,须费很大气力才能挣脱出来,一步步走去。
  
  就好像有人在拉扯他,不让他走出去。
  
  必须走出那扇门!
  
  此时的陈牧只有这一个念头。
  
  终于,当他站在门前时,那股压迫感减轻了很多,仿佛身上戴着的枷锁也不再沉重。
  
  陈牧抓住门环,慢慢用力。
  
  等等!
  
  他忽然定住了身子。
  
  “我为什么要出去?”
  
  “我为什么有这么强烈的念头要出去?”
  
  “这扇门……什么时候打开的?”
  
  “……”
  
  陈牧目光死死盯着门缝,明明有手掌宽的缝隙,眼前仍然是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外面的景象。
  
  “大人,您没事吧。”
  
  跟在身后的王发发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陈牧没有说话。
  
  他的念头开始抗拒。
  
  他的手却仿佛不受控制的抓紧拉环,一点一点的用力,脑海中始终有个声音在盘旋:
  
  “离开这个地方!”
  
  “离开这个地方!”
  
  “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咔!
  
  门环重重的扣在门板上。
  
  陈牧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停下了拉动门环的动作,额头汗珠如雨水般落下,手臂颤抖的厉害。
  
  老子偏不出去!
  
  妈的!
  
  这门分明是地狱门!
  
  “大人,您是要出去吗?卑职帮您。”
  
  王发发见状,上前抓住门环,无意间手掌压住陈牧的小拇指和无名指,开始拉动。
  
  唰!
  
  左手早已经握住鲨齿刀柄的陈牧,在对方手臂探来的那一刻,狠狠砍下!
  
  鲜血喷溅而出。
  
  王发发喉咙里迸出了惨叫声,一只断臂飞起,踉跄往后退去。
  
  无意间,露出了脚底的绣鞋。
  
  那是一双红色绣鞋,鲜艳的像血一样。
  
  “哈哈……”
  
  陈牧笑了起来,握紧手中大刀,用轻蔑狠厉的眼神盯着面前的王发发——
  
  不,应该是伪装成王发发的鬼新娘!
  
  “差点上了你个贱人的当!”
  
  陈牧狞笑。
  
  王发发目光怨毒的盯着他。
  
  他的身体开始裂开,身上的衣服、皮肤、血肉仿佛是干裂的泥块……一点一点的脱落。
  
  最终化身成为一个新娘。
  
  身穿红色嫁衣,头顶红色头盖,妖艳且诡异。
  
  “你是怎么发现的。”
  
  女人声音很魅,却透着瘆人的冰寒。
  
  陈牧淡淡道:“当我清醒的时候,我认识到了一个问题,鬼新娘具有梦魇幻境的能力,可以将人拉扯到属于她的世界,比如上次的我。
  
  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必须拥有鬼新娘的索命符,而且还是我主动去拿的。
  
  这个索命符是什么?”
  
  陈牧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方白布:“是手帕!必须主动拿到你的手帕,你才能将我拖入梦魇幻境!
  
  所以……
  
  当我从王发发手里拿过手帕的那一刻,就已经掉入了你的陷阱,对吗?”
  
  鬼新娘沉默不语,等于是默认。
  
  云芷月真实存在。
  
  王发发也真的来找过他,只不过被鬼新娘利用了而已。
  
  至于鬼新娘为什么不将王发发拉拽入梦魇幻境,这就要看鬼新娘自己的意愿了。
  
  她的目标,就是陈牧!
  
  “我就纳闷了,你要为柳香君报仇,可她的情郎并不是我,这你在后来应该知道了,为何现在还来缠我?”
  
  陈牧冷冷问道。
  
  鬼新娘一动不动,许久,她寒声道:“你这辈子……就没负过别人吗?”
  
  “负过,很多,但那都是上辈子了,这辈子暂时还没有。”
  
  陈牧耸了耸肩。“但是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不是林梦媛,如果你真的是林梦媛的怨灵,为何不去找你的负心郎算账?”
  
  “林梦媛……林梦媛……林梦媛……”
  
  鬼新娘一遍一遍的念着。
  
  先是迷茫,随后是疑惑的,渐渐的她的声音透着无比的怨恨,恨意如火山一般。
  
  “她……我……”
  
  鬼新娘想要说什么,但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一阵奇怪的声响后,发出了凄厉的笑声。
  
  “最恨薄情郎!”
  
  她张开五指,尖锐的指甲陡然变长朝着陈牧刺去,晕染着猩红色的杀气。
  
  这是林梦媛临死前留下的遗言。
  
  但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她就是林梦媛。
  
  陈牧举刀,准备迎敌。
  
  轰!
  
  一道金色璀璨的阴阳图案从天而降,如无数冰棱如花一般绽放开来,瞬间满了整个空间。
  
  如章鱼触手般的指甲纷纷化为齑粉。
  
  鬼新娘退后数步,被红盖头掩盖的眉目似乎能穿透红布,盯着出现在陈牧面前的女人。
  
  “呃,其实你不必来,我能对付她。”
  
  陈牧说道。
  
  他不是在逞强,之前在青玉县被鬼新娘肆意摆布,是因为当时的他以为自己身处于真实世界。
  
  现在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在心态上自然不怂。
  
  不然刚才也不会斩掉‘王发发’的手臂。
  
  “哼。”
  
  扎着长马尾的云芷月回应了一个嘲弄不屑的鼻腔声。
  
  这个蠢货。
  
  之前就提前过他小心鬼新娘的索命符,没想到今天又中招了,幸好她来的及时。
  
  “你打不过我。”鬼新娘淡淡道。
  
  云芷月微微一笑:“以前打不过你,但现在……不一定哟。”
  
  她结出手印,十指鲜花般展开。
  
  盘旋在上空的金色阴阳图浮现出来,凝化成一柄金色的小剑,周空凝聚了一种冥冥渺渺的状态。
  
  “本命剑……”
  
  鬼新娘紧握双拳,语气带着几分讽意,“为了一个男人,还真是舍得啊。”
  
  蓬——
  
  红雾散去,鬼新娘消失不见。
  
  “被吓跑了么……”
  
  陈牧挥了挥大刀,惋惜道,“可惜啊,我还打算试试杀鬼是什么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