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31章 又中邪了?

第131章 又中邪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面前的宅院混杂着一股子腐朽的气息。
  
  四周老树掩映,门前荒草没膝,外墙的石头上布满了斑驳的苍苔,被上了锁的大门上油漆陈旧。
  
  唯有院墙内隐约可见的阁楼房屋可窥昔日繁华。
  
  “这就是林家宅院。”
  
  王发发神情惋惜,轻声说道,“三年前韵绣阁因为窝藏朝廷重犯而被满门抄斩,这院子也就荒废了下来。后来一位大商户买下了这座院子,但半年前又搬走了。”
  
  “什么重犯?”陈牧有些好奇。
  
  王发发说道:“三年前太后前往西苑避暑时,遭遇了一位刺客,而且还差点刺杀成功。”
  
  刺客!
  
  还差点成功?
  
  闻言,陈牧心下震惊不已。
  
  太后身边高手如云,这都差点能刺杀成功,那这刺客实力得有多横啊。
  
  或许是看出了陈牧所想,王发发笑道:“刺客确实很强,但能刺杀还是因为太后身边出了内奸,不过坊间还有一个传闻,说太后去西苑避暑是一场阴谋……”
  
  阴谋?
  
  陈牧大概明白了什么。
  
  请君入瓮……
  
  故意引来刺客吗?
  
  当然这些都是上位者的棋局,他这个局外人没必要去探究太多。
  
  “虽然最后刺客抓住了,但还没审问出结果就死在了狱中,不过冥卫最终还是查出了幕后策划者。”
  
  “是谁?”
  
  “这个我也不知晓,估计也就冥卫高层那边才能查到,属于机密。”
  
  王发发苦笑着摇头道。“唯一确定的是,那幕后之人躲在林家,导致林家被牵连,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陈牧忽然问道:“那位林梦媛小姐你了解多少?”
  
  “她?”
  
  听到对方提及此人,王发发诧异的看了陈牧一眼,说道:“当时这丫头可是出了名的京城一枝花,才貌双全,有不少王孙贵族和才子名人对她颇为仰慕。可惜啊,最终因为殉情投河自杀了。”
  
  “她是为谁殉的情?”
  
  陈牧好奇问道。
  
  能被这么一位京城名姝看上,那男子得有多优秀啊。
  
  王发发叹了口气:“谜啊,民间有种种猜测,却没有一个对得上号的,唯一的线索就是她留下的一句话‘最恨薄情郎’,就连她父母都不晓得到底是为谁殉情的。”
  
  不知道是为谁殉的情?
  
  陈牧眉头深深皱起。
  
  这情况有点类似于柳香君,该不会又是什么和尚吧。麻蛋的,最近这些和尚怎么一个个的六根不净了。
  
  尤其是那个红尘和尚,整天就知道惦记别人的老婆,碧莲不要!
  
  “确定是自杀的吗?”出于本能,陈牧问道。
  
  王领班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林梦媛这个案件没有任何问题,那丫头确实是跳河殉情的。”
  
  ……
  
  两人翻墙进入院内。
  
  铺地的青砖缝隙间,杂草丛生。
  
  踏进内宅,满目的荒烟蔓草,尘封已久的门扉窗棂上,木质半朽,锁钥锈蚀。
  
  “你说这宅院曾被一位大商户买下,半年前又搬走了?为什么要搬走?”
  
  陈牧挥手驱散一些蚊虫,疑惑询问。
  
  王发发只说了两个字:“闹鬼。”
  
  陈牧脚步一顿。
  
  阵阵凉风吹来,吹得他发鬓飘飘,莫名的一股寒意从脚底缓缓延伸到了脊背。
  
  恍惚间,他又想起被鬼新娘带入棺材时的场景。
  
  呕人的血腥味。
  
  冰凉的手指。
  
  腐烂的尸体。
  
  掺着刺骨的柔媚声音。
  
  “大人?”
  
  见陈牧神色有异,王发发有些疑惑。“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咳咳——”
  
  陈牧反应过来,干咳了两声笑道,“没事,想起来一些事情,我们走吧。”
  
  麻卖批的,身为二十一世纪青年还怕个锤子的鬼。
  
  要是那鬼新娘敢来,老子让她放产假!
  
  王发发接着说道:“当时是镇魔司昊天部处理的案件,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找到任何怨灵妖鬼,还特意蹲守了几天,依旧没有收获。”
  
  “所以没有?”
  
  王发发摇头:“至少没发现,后来那商户受不了了,便搬家了,这院子也就荒废了下来。”
  
  “这样啊。”
  
  陈牧倒是放下心来。
  
  镇魔司的昊天部实力还是很强的,既然他们没发现,极有可能是人为恶作剧。
  
  这种情况以前在大户宅院里经常发生,无非就是家产内斗。
  
  而且昊天部真的没发现,到时候钧天部的顶尖猎魔人也会出面,毕竟天子脚下,岂容妖魔鬼怪横行。
  
  想到这里,陈牧彻底放松了心情。
  
  弯曲的廊庑,两人来到了一座人工开凿的池塘前。
  
  果然如陈牧所说,半年没有清理过的池塘早已被绿藻覆盖,散发着一股子腐臭味。
  
  浮萍杂草中可见一些死鱼翻肚飘着。
  
  “先做个假设。”
  
  陈牧捏着鼻子站到一处栏杆前,淡淡道:“如果杜鹃是被人推下去的,这个位置最有可能。如果是自己跳下去的,应该是那个位置……”
  
  陈牧指向靠门走廊一侧。
  
  那里有一处台阶。
  
  池塘两面都被茂密的树木杂草掩盖,边角还有一座假山,能活动的空旷区域只有这两处。
  
  以地形区域来看,台阶那边只能容纳一个人。
  
  就算有人侧着身子将她扔进水里,位置也会有所改变,而且女人身上肯定有淤青和伤痕。
  
  可惜陈牧在验尸的时候没看到,说明没有挣扎痕迹。
  
  当然,这是个妖魔修行横生的年代,说不定是杜鹃中了迷魂术,或者受到蛊惑等等。
  
  就看继续调查的结果,再下决定了。
  
  王发发盯着池塘,问道:“倘若真如大人所说那般,杜鹃被捞上来后附近的地面肯定是湿的,而且这地不易擦干,时间也较短,必然有痕迹。”
  
  “没错。”
  
  陈牧打了个响指。
  
  他来到台阶前,蹲下身子摸了摸周围地面:“不出意外,被捞上来后,杜鹃应该躺在这里。”
  
  “所以,从位置对比来看,她可能是自己跳下去的。”
  
  王发发成立了第一个假设。
  
  陈牧观察着周围环境,指着大门说道:“这条路通往大门,那么来第二个假设。杜鹃是准备回去的,但半途中又跳水,为什么?”
  
  “被人威胁?”王发发皱眉。
  
  陈牧点头:“有这种可能,也或者女人当时的心情很绝望,看到池塘后陡然萌生了死志。”
  
  气氛沉重起来。
  
  虽然都还是假设,可如果成立,这案情就愈发扑朔迷离了。
  
  一个普通妇人出现在这座荒芜的院子里,然后跳水溺亡,是情感受损还是其他原因?
  
  “下去。”陈牧盯着池塘,忽然开口。
  
  “啊?”
  
  王发发有些发懵。
  
  陈牧开口道:“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水里找到女人不小心残留的物品。”
  
  “这水……”
  
  望着发臭绿油油的池塘,王发发一副哭丧脸庞,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脱掉衣服,只余一件内衫下去了。
  
  总不能让上司陈牧下水吧。
  
  “多找找看。”
  
  陈牧吩咐了一句,便继续调查其他地方。
  
  周围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情况,甚至连脚印都没发现,基本都是杂草,很难留下。
  
  他按照心中的推测,开始进入屋子查看。
  
  接连探查了四个屋子后,陈牧来到了一间还算是干净的卧室。
  
  阳光从破损的窗户间投入,倒也不显得那么阴森。
  
  几件残缺的家具东倒西歪。
  
  陈牧来到一张床榻前,光束斜划而过,将凌空飞舞的细小灰尘映照得清晰可见。
  
  床榻上布着一层灰尘。
  
  但陈牧细细查过之后发现有一些摩擦过的痕迹,四周有压痕,说明这上面放过一个软垫之类的东西。
  
  “欢愉过的味道……”
  
  虽然很淡,但陈牧还是能在床榻上嗅出了靡靡之味。
  
  很明显这里发生过一场男女欢爱。
  
  那么可以有第三个假设:杜鹃在这里与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陈牧跪在地上,目光如扫描机般扫视着床榻底部,来来回回数次后,他又在床头仔细观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