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30章 巧合还是阴谋?

第130章 巧合还是阴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查东庆的家住在外城城南兴湘小巷。
  
  当陈牧进入院子的时候,便看到杜鹃的尸体已经被放入了棺木内,其他亲朋好友都在忙着设置灵堂。
  
  哭肿眼的秀才查东庆跪在草垫上,双目无神。
  
  像是没有了灵魂的木偶。
  
  看到身穿公服的陈牧,众人都有些诧异,一位形体消瘦的中年男子连忙上前行礼:“两位官爷这是……”
  
  “我们过来随便看看。”陈牧笑道。
  
  随便看看?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悄悄从袖中滑出一些碎银给陈牧递过去,笑容灿烂:
  
  “这点茶水钱两位官爷先拿着,这一大早的办案也确实辛苦你们了。”
  
  显然,中年男人误会了,以为陈牧是来收规费的。
  
  一般衙役出差,能得到规费或贿赂。
  
  在办理案件时,会向当事人收取一些车费、鞋袜费、饭费、茶水钱等等,而这些府县衙都是默认的。
  
  有些大户人家出现案子后,更是暗地里给些贿赂。
  
  尤其是京城这样的繁华地区,规费花样繁多,有差吏一年甚至有数千两银子的‘收入’。
  
  总得来说,油水十足。
  
  当然,油水捞的越多风险也就越大,尤其关乎命案,所以大多衙差都不会太贪,适可而止即可。
  
  “茶水钱就免了,我们来是真的办案。”
  
  陈牧推掉碎银。
  
  办案?
  
  见陈牧不想是在说笑,男子悻悻然收起银子,疑惑道:“官爷,案子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你去忙吧,我们随便转转就行。”
  
  陈牧不愿多说。
  
  男子见状,也不好在追问什么,只得退下。
  
  查东庆家的院子很小,收拾的颇为干净,院落一角还种有花草,颇为茂盛,看得出平日里都是杜鹃在悉心照料。
  
  屋子只有四间。
  
  主卧、偏房、厨房和一间杂物房。
  
  在推开卧室门前,陈牧仔细留意了一下门栓,上面有铁丝刮过的痕迹,应该是从外面用勾栓器打开的。
  
  院门倒是正常,矮墙旁边有残余脚印,那三个仆人是翻墙而入。
  
  屋外窗纸有破损的痕迹,案宗中提到,当时他们用迷烟将女人昏迷,然后抬出屋子。
  
  从破损痕迹来看,用的是迷烟管。
  
  房屋内的布局很简练,虽然没有什么名贵物品,一些简单的装饰物摆放位置让人看着很舒服。
  
  可见女人曾经的家教很不错。
  
  桌椅收拾得井井有条,床榻上的被子堆在墙角,桌下还有一只粉红缎底的百花绣鞋,另一只鞋子贴在床底一角。
  
  估计是那三个仆人在抬女子的过程中,无意间将绣鞋踢乱。
  
  陈牧仔细查看了一圈,没有其他发现。
  
  如果单从表面来看,与案宗描述的完完全全吻合,甚至于一些小细节都没有差错。
  
  可见府衙与六扇门的办案能力还是很厉害的。
  
  如果不是陈牧发现了女人鼻腔内的藻类生物,估计现在也已经结案了。
  
  可惜他发现了。
  
  那说明这案子还是有问题的。
  
  “大人,刚才……您是故意的吧。”跟在身后的王发发忍不住问道。
  
  “什么故意的。”
  
  陈牧随手拿起床榻上薄被放在鼻尖闻了闻。
  
  类似于茉莉香味。
  
  这种香味应该是采摘一些草药特意熏过的。
  
  王发发缓缓说道:“大人在衙门前的做法有些太激进了,毕竟您是第一天正式上任,即便新官上任三把火,可现在就烧未免太过心急了。”
  
  看得出,王发发是好心提醒。
  
  陈牧淡淡一笑:“你觉得我是在示威吗?”
  
  王发发皱眉。
  
  陈牧走到桌前,拿起茶壶闻了闻,淡淡道:“有些时候示威也代表示弱,对下人示威,对上面示弱。我在衙门前的做法,其实冷大人是最高兴的。”
  
  “原来如此。”
  
  王发发一副恍然模样,“冷大人不喜欢城府太深之人,大人鲁莽一些,倒也不错。”
  
  “非也,他只是需要我表个态。”
  
  “表态?”
  
  “王领班,你就别装傻了,咱们心里明白就行。”
  
  陈牧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胸膛。
  
  被陈牧看穿心思,王发发尴尬的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大人觉得这案子有问题吗?”
  
  “是有问题。”
  
  陈牧深呼吸了一口,将茶壶递给对方,“闻闻看,这是什么茶?”
  
  王发发不明所以,接过茶壶后凑近闻了闻,蹙眉道:“好像是普通粗茶,但有点草药味,不过在茶水里添加草药之物是很正常的,很多百姓都会这样,润养身体什么的。”
  
  “没错,是很正常。”
  
  “……”
  
  王发发无语,既然正常你让我闻什么。
  
  陈牧将手伸入茶壶,取出了一枚褐色类似于冬春夏草的药物,问道:“这是什么药?”
  
  “这是……桂皮莲子草?”
  
  王发发仔细辨认后,喃喃说道。“这种草药一般是用来女子催孕的,也就是说……”
  
  他瞪大了眼睛:“杜鹃有可能怀孕了!”
  
  陈牧将药草夹入本子内,淡淡道:“也许怀孕了,也许正准备怀孕,除非解剖才能确定。”
  
  王发发神色沉重。
  
  如果杜鹃怀孕了,那这案件就更加严重了,等于是一尸两命。
  
  陈牧又在屋内仔细搜查了一番,找到了一些桂圆、花生、红枣之类的,都是一些代表生子的祥瑞之物。
  
  “王领班,这院内应该有陪查东庆昨晚喝酒的朋友,你帮我做个笔录……”
  
  陈牧撕下一张纸,用炭笔在上面写了几个问题,递给王发发,“一定要单独问,别让他们一起,问的时候尽量把问题错开,也可以换个方式去问。”
  
  “好,我明白了。”
  
  虽然很疑惑陈牧这么做的目的,但王发发还是带着纸张出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