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22章 有人笑,有人哭!

第122章 有人笑,有人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云芷月前来道别时,已经是暮色低垂时分。
  
  陈牧正坐在屋内浴桶洗澡。
  
  望着如鬼魅般出现在眼前的女人,陈牧额头满是黑线:“就不能敲门吗?礼貌是人最基本的修养懂不懂。”
  
  对于撞见对方洗澡的云芷月也是有些发窘。
  
  听到男人不满的指责后,有些不服气道:“我哪儿知道你在这个时候沐浴,有毛病。”
  
  好家伙,这还成我的不是了。
  
  陈牧拿过浴巾想要遮住身子,但一想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也不吃亏,索性就这么仰面躺着。
  
  尽管水雾缭绕,依旧能露出些部位。
  
  云芷月背过身子,束起的马尾一晃一晃:“我要回阴阳宗了,来跟你道别。”
  
  “这么早?”
  
  陈牧有些吃惊。
  
  他还以为对方会陪着他们一起去京城呢,路上多个伴至少可以解闷。
  
  比如多人运动什么的。
  
  女人情绪有些低落:“宗门发来了讯息,我有事要回去,有时间到京城我去找你。这几天我在周围巡查了几次都没有发现鬼新娘的踪迹,估计离开了,你去京城后要小心一些。”
  
  “你们阴阳宗在哪儿?”陈牧问道。
  
  这家伙是打算来找我?
  
  还挺有良心的。
  
  女人心里想着,唇角微微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嘴上却冷冷道:“你问这做什么?”
  
  “我打算去抱少司命的大腿。”
  
  “……”
  
  “不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这几天想了想,那个少司命的实力是真的牛逼,如果能——”
  
  “不知道!”
  
  女人冷冷道。“阴阳宗不允许外人进去,只要你敢闯,就打断你的腿,把你丢进精火炉炼成尸儡!”
  
  “真的?”
  
  “你可以试试!”
  
  “试试就逝世!”
  
  陈牧面无惧色,随即笑道,“那就算了,你的大腿其实也挺香的,我抱着也舒服。”
  
  听到男人露骨之语,云芷月气的转身想要教训对方,可看到陈牧正打算从浴桶站起来,吓得连忙又背过身子,冷冷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
  
  “等等!”
  
  陈牧忽然摁住她的香肩。
  
  云芷月秀眉一蹙,下意识便要运功震开,但想到对方现在光着身子,只好忍耐下来:“怎么了?”
  
  “你头发乱了。”
  
  “……”
  
  随着水流哗啦响动,陈牧抬手解开对方的束发丝带。
  
  原本束成马尾的一绺青丝瞬然散开,如银河落九天般倾泻,仿佛晕开了一片墨。
  
  “你在做什么?”云芷月神情古怪。
  
  陈牧将头发重新扎了起来,笑着说道:“帮你梳理了下头发啊,现在好多了。”
  
  云芷月抓过沾了湿水的秀发,面上一红,咬了咬唇珠,淡淡道:“去京城一定要小心,尤其是那位朱雀使。
  
  不过你出事那天,我看到朱雀堂的冥卫守在你家里,或许那位朱雀使还是比较看重你的,这是一个好的信号。
  
  无论如何,你都要谨慎再谨慎,明白吗?”
  
  “谢谢关心。”
  
  陈牧语气格外真诚。
  
  “我才懒得关心你。”云芷月嘟囔了一句,“还有,以后少招惹别的女人,你家娘子那么漂亮,真想不通有什么不满足的。”
  
  “有没有听过一句名言。”
  
  “什么?”
  
  “枪只有一把,可我的子弹却数不清。”
  
  “???”
  
  云芷月一头雾水。
  
  陈牧也不多做解释,关切道:“你回去后也要照顾好自己,千万别把自己给晒黑了,你皮肤那么好。”
  
  “你管的可真宽。”
  
  听到对方夸赞自己皮肤好,女人内心还是有些高兴的。
  
  陈牧正色道:“我没开玩笑,尤其是你这种经常在外奔波的女人更要注意日晒,不过有一点我很放心——毕竟你的有些地方阳光是射不到的,但我可以。”
  
  “啥?”云芷月听得半懂,颇为郁闷。
  
  见陈牧又要开口,她摆了摆手:“算了,说话总是不正常,我走了,京城再见。”
  
  “再见。”
  
  陈牧挥手。
  
  女人走出房门,迎面细风拂来吹起些许青丝。
  
  云芷月却感觉怪怪的,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果然有一撮头发竖起,身后传来陈牧的声音:“呆毛,记得把门关上。”
  
  “混蛋!”
  
  女人愤怒声与门板声在院内显得格外响亮。
  
  ——
  
  聚会地点定在了襄庆酒楼。
  
  这是陈牧与孟言卿两家第一次正式聚会,美妇孟言卿依旧是那身装扮,艳丽动人,熟得让人想咬一口。
  
  只不过在聚会中,陈牧发现对方眉头始终结着一抹忧虑,似有心事。
  
  陈牧倒也没在太过意。
  
  以为对方是因为要离开家乡,所以才有了这副忧虑的表情。
  
  聚会中最为兴奋的当属九岁的小萱儿。
  
  听到自己要去京城上学,一双明亮的眸子既有期盼,又有些怯惧,终究还是对繁华京都的向往多一些。
  
  毕竟她听不少先生谈起过京都的繁华。
  
  只觉那里可能是人间天堂。
  
  青萝对这小丫头颇为喜欢,坐在旁边一直逗弄着,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班头,黎千户的死你知道吗?”
  
  张阿伟端着酒杯,刻意压低了些声音。
  
  “知道啊。”
  
  陈牧撕下一块鲜嫩的烂烧羊肉放在孟言卿的碗里,淡淡道,“听小九说是被朱雀使给打死了。”
  
  美妇望着碗里的肉,表情怪异。
  
  漂亮的杏眸偷偷扫了眼其他人,发现没人注意,才暗暗松了口气。
  
  对陈牧的‘照顾’颇有些怨言。
  
  就不能注意下场合吗?
  
  “可不是嘛,我听说好像是黎千户没有完成任务,惹恼了朱雀使,所以才把他给杀了。当时我都看见了,那场面,啧啧啧……”
  
  张阿伟身子一个哆嗦,不敢回忆。
  
  那是他毕生难忘之画面,朱雀使女魔头的形象算是彻底烙印在了他的心里。
  
  陈牧打了个酒嗝,笑着说道:“可惜那家伙还欠我一脚,我本来是打算到京城再索要的。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以后再找我麻烦,我还得谢谢朱雀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