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21章 孟言卿的秘密!

第121章 孟言卿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桌案上的热茶早已经凉了。
  
  午后阳光从窗格洒落一角,映照在圣旨上,让盯了足足一个时辰的陈牧眼睛出现了些许酸涩。
  
  “怎么办呢。”
  
  他靠在椅背上,大脑不断分析着目前情况。
  
  以常规而言,自古以来圣旨的权威无疑是最大的,抗旨不尊就意味着把自己送往断头台。
  
  但目前年轻皇帝还未正式亲政,而执掌朝政的是太后。
  
  所以这懿旨的分量不容小觑。
  
  该如何抉择。
  
  平心而论,陈牧还是更倾向于去六扇门当捕快。
  
  一来是职位比较熟悉。
  
  二来,他又不会捉妖,去镇魔司无任何卵用。
  
  可他和年轻皇帝的矛盾已经埋下了,即便现在对方宽宏大量,以后指不定触到霉头。
  
  所以从形势来讲,抱太后的大腿才是明智的。
  
  “姐夫——”
  
  青萝敲了敲书房门,探入明媚动人的脸颊,“孟夫人来找你了,好像有什么事情。”
  
  孟言卿?
  
  陈牧似乎想到了什么,唇角泛起些许笑容,将两个圣旨小心放入盒子里,淡淡道:“我马上来。”
  
  来到客厅,一身素裳长裙的孟言卿正与白纤羽聊天。
  
  美妇似乎经过了精心的打扮,衣衫素雅却不失艳气,脸上胭脂水粉比平日里稍显薄浓,却不又显得俗媚。
  
  皓腕上佩着一只羊脂玉镯,衬得肌肤细腻玉润。
  
  静静的坐在那儿,犹如熟透的艳红石榴,让人忍不住想要品尝一口。
  
  陈牧不禁暗暗赞叹。
  
  有些女人经过岁月的沁润,才会愈发绽放出娇艳的美,显然孟言卿便是这样独特的女人。
  
  不过相比于另一旁的白纤羽,终究还是被压了一筹。
  
  无论是从容貌、气质,身为普通农妇的孟言卿显然在白纤羽面前低了一个段位。
  
  唯一让人着迷的,便是那股子熟味。
  
  这是白纤羽无法比拟的。
  
  “孟夫人。”
  
  有娘子在场,陈牧可不敢跟平日里那般口花花,规规矩矩的打招呼,俨然一副君子模样。
  
  而且目光更是清澈,只盯着对方脸颊。
  
  不该看的别看。
  
  看到陈牧后,孟言卿神情稍稍有些不自然,起身施礼:“陈捕头。”
  
  其实她很少来陈牧家作客。
  
  毕竟是寡妇身份,怕被人说闲话。再者,有白纤羽这样完美的女人在,每次面对她很不自在。
  
  这次前来拜访,也是无奈之举。
  
  “夫君,那你们聊吧,我和青萝还要去收拾东西,就不打扰你们谈事了。”
  
  白纤羽嗓音温婉。
  
  朝着孟言卿微微一笑,很识趣的带着青萝离开了客厅。
  
  “我……”
  
  孟言卿张了张红唇想要说什么,可看着对方已经离去,只能咽回未出口的话语。
  
  女人眉眼低垂,并腿斜坐,陷入了沉默。
  
  陈牧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水,目光瞟着美妇即便身穿宽大乌缎裙衣也掩不住的玲珑丰润曲线,问道:
  
  “不知伯母来找我是……”
  
  兴许是感受到了陈牧略显侵略性的目光,女人交叠置于膝上的两只柔荑微微攥起。
  
  她不敢直视对方,轻咬唇瓣后,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盒子打开,却是一只青玉手镯。
  
  与她手上戴着的不同,这只镯子明显价值不菲,表层闪着缎面般的丝亮光泽。
  
  当陈牧拿起后,又浮起一层晕黄珠霭,如梦似幻。
  
  指尖传来的冰凉颇为舒服。
  
  “这是……”
  
  孟言卿眼里涌现出些许黯然之色,轻声说道,“这是妾身当年的陪嫁之物,母亲留给我的,妾身本打算留给小萱儿,以后嫁人的时候给她。”
  
  “现在你打算给我?”陈牧眯起湿润的漆黑眼眸。
  
  “嗯。”
  
  孟言卿声音细弱蚊鸣。
  
  “为什么?”
  
  “……”女人沉默少倾,轻声说道。“妾身听说陈捕头要去京城当官,所以……算是一份礼物。”
  
  “定情信物?”
  
  “啊?”
  
  美妇杏眸一睁,流出几分小女儿般的憨态,反应过来后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这是……”
  
  急切之余,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茶杯。
  
  茶水顿时倾斜洒出,水溅到了衣裙上,美妇吓得连忙起身。
  
  正不知所措时,一只拿着布帕的男人手却探了过来,轻轻擦拭着女人裙上的水渍。
  
  美妇愣住了,身子僵硬如木偶。
  
  足足怔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陈牧,连连后退指着他:“你……你……”
  
  女人俏脸已飞起两朵红云,衣艳人彤,更添三分丽色。
  
  但眼眸却是冰锋般的冷冽。
  
  她之所以来陈牧宅院,就是因为有白纤羽在,希望陈牧能收敛一些,别有出格举动。
  
  没想到对方还是这么肆无忌惮。
  
  “不好意思,平日里我跟娘子都是这么亲近的,不小心给忘了。”陈牧笑着道歉。
  
  “可我不是你娘子!”
  
  孟言卿抓起桌上的盒子便要离开,被陈牧一把拽住:“好了,不开玩笑了,我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
  
  孟言卿钉住身子,紧抿着唇瓣。
  
  “为了张阿伟那小子吧。”
  
  陈牧强行将她拉到椅子上坐下,重新倒了一杯茶水,笑着说道,“你这是在考验干部啊。”
  
  送礼加色诱?
  
  从女人来的那一刻,陈牧就猜到了对方的意图。
  
  无非就是他要到京城去,害怕将张阿伟半路扔下,所以才亲自登门进行暗示。
  
  孟言卿垂着一双翦水杏眸,没有说话。
  
  算是默认。
  
  在陈牧当上青玉县捕头的那一天,她就敏锐的意识到这个家伙以后非是池中之物。
  
  所以她才让张阿伟紧抱住陈牧这只大腿。
  
  打算赌上一赌。
  
  甚至于平日里不惜在陈牧面前稍稍出卖些色相,增添些筹码。
  
  比如之前给陈牧戴护身符,故意与对方亲近。
  
  她不是年轻女子了,哪里不晓得陈牧有时候对她说的话其实是调戏,可她只能装作听不懂。
  
  甚至于有时候,刻意流露出一些情绪,让对方主动撩拨。
  
  这世间哪有一味地索取,而不付出的。
  
  既然你要绑上陈牧这条大腿,跟着他飞黄腾达,势必要懂得付出,懂得牺牲。
  
  虽然她对陈牧确实是有好感,但没到爱上对方的地步。
  
  年龄就是一道理智墙。
  
  年龄越大,堵在心里的这道墙壁就越厚越高,将心牢牢困住,难以越狱。
  
  “你这么晚才来找我,让我有点意外,我以为你会在我卸任那天就来找我。”
  
  陈牧笑着说道。
  
  孟言卿依旧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几天她也在挣扎,等着陈牧主动上门,可对方却忘了似的。
  
  直到今天听闻陈牧接到了圣旨,她终究还是坐不住了,这才上门送礼,表示心意。
  
  虽然她知道陈牧对张阿伟很不错。
  
  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朋友。
  
  但是对方迟迟不表态,让她难免着急害怕,生怕陈牧沉浸于喜悦中,忘了这位朋友。
  
  本来她打算让张阿伟去叫陈牧过来,甚至做好了一些牺牲的准备。
  
  可最终还是下不了决心。
  
  尤其是看着小女儿那干净的眼神,让她羞愧不已,犹豫再三,拿着最珍贵的礼物前来找陈牧。
  
  虽然那手镯并非是她母亲给的……
  
  可没想到陈牧在他娘子在家的情况下,依然调戏。
  
  这让她倍感羞辱。
  
  就好像在对方眼里,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若不是为了孩子,她绝对会甩脸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