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18章 麒麟臂到账?

第118章 麒麟臂到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厉害啊。”
  
  目送着少女离去,陈牧张大了嘴巴。
  
  这应该是目前他见过实力最强的修行者了,抬手之间便挫败了一位强大的鬼怪。
  
  而且还是一位年岁不大的小姑娘。
  
  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哼,多管闲事!”
  
  相比于陈牧的震撼,云芷月此刻内心却颇为不爽。
  
  见男人痴痴望着,心头更是一阵无名火起,忍不住抬脚踢了对方小腿一下。
  
  陈牧疼的哇哇大叫:“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
  
  云芷月气呼呼的瞪着他,“谁让你招惹怨灵的,你就不能在家好好待着,整天就知道惹事!”
  
  一听这话,陈牧委屈至极。
  
  他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苦笑道:“所以我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莫名其妙。”
  
  “奇怪,她为什么要招惹你……”
  
  听完陈牧的陈述,云芷月百思不得其解。
  
  感受到周围的空间开始动荡,她抓住陈牧的手淡淡道:“梦魇幻境要开始坍塌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梦魇幻境是什么?”
  
  陈牧满头雾水,话音刚落,眼前一道刺目白芒涌来……
  
  ……
  
  昏昏沉沉中,陈牧睁开了眼睛。
  
  颅底针扎的刺痛还在残留,当他适应了眼前的光线后,却愕然愣住。
  
  眼前是一张女人的脸。
  
  很普通,很耐看。
  
  而嘴唇上更是传来一阵软柔,如舐糖蜜。
  
  什么情况?
  
  未等他回过神来,女人缓缓睁开眼睛。
  
  她却很自然的直起身子,吐出口中的血色泪滴,施展术法后重新摁于眉心处。
  
  “那怨灵应该是鬼新娘。”
  
  云芷月斟酌少顷,缓缓说道。“这种怨灵一般实力都很高,记得观山梦里就曾关押过一个,当时为了降服她损失了不少镇魔司高手。
  
  三年前在锦州也出现过一位鬼新娘,被瑶池派给诛杀了。没想到在这里又出现了一个。
  
  一般这种怨灵是因为常年怨气不散,最终异化为灵。
  
  多见于殉情、冤死、被夫家背叛等死亡后的新娘,结婚那天挑选的良辰吉日正好映照她的阴冥新日。
  
  当她化为鬼新娘后,便会寻找那些负心汉进行报复。
  
  一旦生人沾染了凶煞之气,并且拿到她的索命符,她就会找上门来。”
  
  女人看向陈牧:“所以,你究竟是怎么招惹上她的?”
  
  可是陈牧却一直用怪异的目光盯着她,也不说话。
  
  准确说是盯着她的嘴唇。
  
  原本努力保持淡定的云芷月,终于在对方炽热的眼神下绷不住了,粉颊飞起一道红晕:“你别多想,我只有用那种办法才能进入你的梦魇。”
  
  “可那个少女没有亲我,为何她也能进去?”
  
  陈牧问道。
  
  云芷月冷哼道:“她是阴阳家的少司命,实力高强,自然不需要用我这种笨法子。”
  
  少司命?
  
  听到这名字,陈牧眼眸一亮。
  
  牛逼啊,这可是大人物。
  
  “她为何来救我……不对,她应该是救你的,说明你跟她关系不错啊。呃,好像也不对啊,你们好像没交流……”
  
  陈牧自言自语。
  
  云芷月呵呵冷笑:“她只是路过而已,再说……我才不需要她救。”
  
  “嫉妒啊,嫉妒是女人的天性。”陈牧叹了口气。
  
  “你给我闭嘴!”
  
  听到这话,云芷月差点气炸了。
  
  老娘还需要嫉妒她?要不是……算了,跟这家伙怄气有什么用。
  
  “少司命都这么厉害,那大司命岂不起飞?”
  
  陈牧用力拍了下大腿,坐起身子目光灼灼的望着云芷月:“你之前不是说你跟大司命很熟吗?要不给我介绍一下?”
  
  “干嘛?”
  
  “抱大腿啊。”
  
  “滚一边去!”
  
  云芷月心烦意乱,眸中浮现一抹黯淡,“大司命就是一个废物而已,你要真想抱大腿,就去抱少司命的去。她是天之娇女,得万千宠爱,哪像大司命,无论怎么努力,都是一个牺牲品。”
  
  “牺牲品?什么意思?”陈牧不解。
  
  “没什么。”云芷月随手掠了掠发鬓,“你仔细想想,你之前有没有触碰什么邪祟之物,”
  
  邪祟之物……
  
  陈牧陷入了沉思,开始翻找今天晚上的记忆。
  
  当时他和娘子分开,对方说有礼物要送给他,然后他就去房间了,也没碰什么邪祟之物啊。
  
  等等!
  
  陈牧忽然瞪大眼睛:“手帕!那只手帕!”
  
  他想起去房间的时候,看到树枝上挂着一方手帕,当时还以为是青萝洗后不小心被风吹掉的。
  
  现在想来,确实有些诡异。
  
  陈牧连忙探入怀中,取出了那只白色手帕:“你看看这东西。”
  
  云芷月接过手帕,放在鼻息间闻了闻,然后咬破指尖,递上一滴鲜血。
  
  渐渐的,手帕上浮现出一朵娇艳的红色花朵。
  
  类似于彼岸花。
  
  “这应该就是鬼新娘的索命符,看来她是专门来找你的。”云芷月缓缓说道。
  
  “为什么要找我,我又不是负心汉。”
  
  陈牧感觉很冤枉。
  
  回想起对方的话语,他却皱眉道:“她是以柳香君的口吻找我的,说明她以为是我负了柳香君……”
  
  棺材!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重点。
  
  云芷月沉默片刻,淡淡道:“明天去柳香君的坟墓看看,应该会有发现。这手帕你先留着吧,上面的索命符印迹已经没有了,暂时她不会来找你。”
  
  “你要回去?”见女人起身,陈牧问道。
  
  云芷月乜眼看着他:“还留下来做什么?总不能真的贴身保护你吧。”
  
  “不需要负责?”
  
  陈牧一脸认真的看着她,目光再次落在她的粉唇上。
  
  女人脸蛋泛红,抬起下巴讥讽道:“负责?我还没那么矫情,再说你也负责不起。”
  
  “我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对我负责?那可是我的初吻。”
  
  陈牧委屈巴巴道。
  
  “……”
  
  女人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门外有白纤羽他们等着,她一定把这王八蛋扒光了吊起来狠狠毒打一顿。
  
  回京后再也不跟这货一起了,迟早被气死。
  
  “你去死吧。”
  
  云芷月骂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打开门。
  
  走出房门后,白纤羽忙上前询问:“云姑娘,我夫君他……”
  
  “他已经没事了。”
  
  云芷月换上笑脸,想了想又刻意补充了一句。“他是被鬼新娘给缠上了,说你家夫君是个负心汉。”
  
  负心汉?
  
  白纤羽面容古怪。
  
  进入房间,看到陈牧恢复正常,白纤羽这才松了口气,坐在床榻边握住对方的手:“夫君,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说话间,她用灵气探查了一下对方的身体,发现一切正常后绷着的心弦才放下。
  
  “没事,就是做了一场噩梦而已。”
  
  见女人俏脸憔悴,估计之前也是被吓得厉害,陈牧心下一阵愧疚,“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白纤羽摇了摇螓首:“都怪我不好,当时我不应该离开的。”
  
  “一切都是意外。”
  
  陈牧揉着眉心,心里郁闷的厉害。“谁知道冒出了一个鬼新娘,我也没招惹过她啊,有病。”
  
  “听云姑娘说,你是负心汉,所以她才纠缠你。”
  
  女人一脸幽怨。
  
  “那都是误会,我猜测那鬼新娘之前应该就在柳香君的棺材里,可能是看到了我的画像,误以为我是负心汉,所以才来找我。”
  
  陈牧大致推算出了原因,“等明天再去柳香君的坟前看一看,肯定之前忽略了什么。”
  
  “原来如此……”
  
  望着丈夫一副委屈无奈的小孩模样,白纤羽也是颇为好笑与心疼。
  
  不过看到对方手里的丝帕后,她目光微微一凝。
  
  “这手帕……”
  
  “哦,你离开后我捡到的,云姑娘说这是那个鬼新娘的索命符,不过现在没事了。”
  
  陈牧将大致过程说了一遍。
  
  白纤羽将手帕拿在眼前仔细查看,当看到丝帕边缘处有一条繁杂却怪异的金丝线条后,脸色陡变。
  
  韵绣阁!
  
  从这难以仿造的标识来看,分明是当年京城第一绣坊——韵绣阁制造的丝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