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115章 给丈夫准备棺材?

第115章 给丈夫准备棺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过冥卫与衙役的仔细搜索,终于找到了陈牧。
  
  在乱坟岗南侧的一个小土堆上,被找到的陈牧处于昏迷状态,送到衙门后,才苏醒过来。
  
  “蛇妖呢?”
  
  醒来后映入眼帘的第一张脸,就是带着龟蛇面具的玄武。
  
  锐利的目光如剑一般带着审视。
  
  陈牧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他是真不知道。
  
  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苏老大就把他打昏了,所以陈牧完全不晓得那个洞窟在哪儿。
  
  “我问你,为何你要跟他们离开。”
  
  玄武冷声问道。
  
  陈牧摊手无奈:“玄武使大人,当时那情况我有得选择吗?我被蛇妖劫持了,如果不配合他们就会杀了我啊。而且你当时不也被陷阱困住了吗?你敢不配合?”
  
  此话一出,大厅内的温度陡然变冷。
  
  高元淳擦着冷汗,暗暗焦急:“这臭小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顶什么嘴!”
  
  玄武瞇起眼睛,饶有意味的盯着陈牧:“你是不是觉得,破了鞠春楼这案子就得了大功劳,我就不会杀你了?”
  
  “卑职不敢,卑职只是实话实话。”
  
  陈牧垂首。
  
  陈牧并不傻,如今鞠春楼一案已破,蛇妖也被他找到,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陛下交代的任务,他不负重任。
  
  而太后那边,他也有让对方满意的讯息。
  
  至于蛇妖跑了没抓住,这就怨不了他了,只能怪你们冥卫这帮铁憨憨能力不够。
  
  所以陈牧有理由,且相信对方不会杀人。
  
  “有点意思。”
  
  玄武眼眸倏寒,伸手便要去拍陈牧的肩膀,掌间隐隐萦绕着一丝寒气。
  
  就在手掌刚要落下时,忽然瞥见门口出现一道人影。
  
  一位黑袍女人,美眸盯着他。
  
  玄武手臂一顿,顺势轻轻拂掉陈牧肩膀上的半片枯叶,问道:“既然如此,他们又为何放了你?”
  
  脸还疼,不想再被二姐打了。
  
  “他们只是告诉我了一个秘密,关于狸猫太子一案的。”
  
  心中疑惑玄武的举动,陈牧老实说道。
  
  众人变了脸色。
  
  冥卫前来抓蛇妖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件案子,涉及到目前的朝堂之争。
  
  否则只派镇魔司就够了。
  
  “什么秘密!”
  
  说话的是门口的朱雀,声音依旧空漠如机簧震压,让人听了极不舒服,心里发毛。
  
  陈牧转过身,望着戴有朱雀面具的恐怖女人。
  
  不知为何,看到这女人心里总感觉怪怪的。
  
  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滔天血腥煞气,陈牧身体阵阵发凉,寒意袭来,霎时间竟有些足酸脚软。
  
  “陈牧……”
  
  见这家伙盯着朱雀使不说话,高元淳忍不住低声唤了一声,狂打眼色。
  
  对玄武使你可以稍稍顶嘴,但千万别在这女罗刹面前犯傻啊。
  
  陈牧回过神,惊觉后背衣衫已然有了湿气,低头恭敬道:“蛇妖告诉我,当年许贵妃生下的是人类孩子,并非狸猫。”
  
  话音一落,犹如巨石落海,泛起一片惊涛。
  
  “你说的是真的!?”
  
  朱雀使凤目一睁,迸出精芒。
  
  一股浓烈极致的寒意以朱雀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发开来,脚步蓦然踏前,死死盯住陈牧。
  
  如墨石一般的瞳孔四周被血色包裹,真应了罗刹女称号。
  
  在场之人无不感到压抑。
  
  陈牧心脏砰砰直跳,心中大骂:“你个更年期老女人犯病了是不是,老子是吓大的吗?”
  
  这一刻,他忽然无比的想念自家娘子。
  
  还是娘子好啊,温婉贤惠,从来不会对他冷面相对,始终那一副温柔亲和的模样。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把夫君给吓到了,白纤羽忙收敛气息,淡淡问道:“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气势减轻,陈牧顿时松了口气。
  
  他用手背擦了擦鬓间的汗水,说道:“蛇妖只是告诉我,许贵妃当年生下了一个男孩,却被人暗中调换成了狸猫。只不过那个孩子是个傻子,生下后不哭也不闹,仿佛没有灵魂的木偶。”
  
  傻子?
  
  众人面面相觑。
  
  朱雀使又问:“可信度高吗?”
  
  陈牧苦笑:“蛇妖也是从猫妖那里知道的,毕竟当年她们被关押在同一座观山梦下,可信度高不高,我不好做判断。”
  
  “她有说幕后之人是谁吗?”
  
  “没有,猫妖也不知道。”陈牧摇头。
  
  白纤羽沉默不言。
  
  对于丈夫的话她还是相信的,对方没必要瞎扯说谎,蛇妖肯定对他说了这些。
  
  她抬头看向玄武,两人眼神交流。
  
  如今不管蛇妖说的是否真实,只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太后满意。
  
  太后不需要人证或者物证,她只需要一个看起来真实的流言,只要利用好了,就可以阻挠幼皇执政。
  
  而在这其中,陈牧绝对是一个关键人物。
  
  想到此,女人面具下的唇角多了一丝弧度,白纤羽看向丈夫,眼神柔和了一些:“蛇妖还有没有告诉你其他事。”
  
  “没了。”
  
  陈牧始终低着头,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生怕被对方看穿什么。
  
  对于洪家一案他是不打算说的,当年冥卫既然调查了,却没有公布,说明这案子水很深。
  
  冒然说出来,又会惹来麻烦,索性自己到京城后慢慢调查。
  
  “有一点我很疑惑。”
  
  玄武蓦然开口,目光幽幽的盯着陈牧,“为何蛇妖偏偏要告诉你这些。”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估计是他们不愿再惹是非,所以借我之口来给你们传递信息。毕竟我的能力大人也见识过了,我没必要说谎的。”
  
  陈牧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玄武冷哼一声,还想再问什么,但看到白纤羽目光蕴含着警戒,只好憋回肚子里。
  
  “行了,你先回去吧。”
  
  看到丈夫灰头土脸的,想必今天也被折腾的够疲惫,白纤羽示意对方回去休息。
  
  “卑职告退。”
  
  陈牧如获大赦,退出了县衙大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