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花下醉思酒 > 第十二章 霓裳羽衣曲

第十二章 霓裳羽衣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月光清冷,洒在白衣剑客英俊而冷漠的脸上,而他的眼光,却似比那月光还要冷。
  那红裳女子正是花谣。
  她本想弹奏曲子控制住白衣剑客的意识,可他的动作实在太快,又聪明敏锐,一招声东击西,假装刺向夏醉生引自己出手,自己琴音刚刚奏出一声,他的身法简直快如鬼魅,已朝自己扑了过来!
  自己毫无防备之下,被他一剑刺中,只觉肩膀剧痛,险些无力支持,知道面前这人武功高强,实是生平劲敌,只好强忍疼痛,勉强拨动琴弦,将藏在琴盒之中的烟粉洒出!
  花谣趁着白衣剑客视线被烟雾阻隔之时,微一蹬地,向醉生的方向掠去,将肩膀硬生生地从剑上拔了下来!
  花谣痛得面上血色尽失,勉力对醉生道:“跟我来。”
  花谣让醉生背着花思酒,带着蔚君,四人借着烟雾的掩护偷偷离去。花谣在前带路,众人一路小心前行,终于到达了落花楼中。
  花谣一口强撑的内力终于泄了下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花谣再醒来时,已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阳光从楠木窗中柔和地倾泻下来,洒在她的脸上,让她觉得懒懒的、暖暖的。清风吹过,窗外的几根翠竹飒飒而响,竹叶的阴影映到墙上,斑驳陆离地浮动着,几只黄莺细碎而短促地鸣叫着,一切都让花谣觉得生动而美好,她深刻地感受到,自己还在真真切切地活着!如果不是左肩的剧烈疼痛将她游离的意识拉回,她怕能久久地沉浸在无我无物的意境当中。左肩的伤口已被纱布细心地包扎好,一阵白粥的清香香得她再也躺不住,坐起身来,只见床边的小几上放着一小碗白粥,白粥旁搁着一柄小小的碧玉勺。花谣也不拿勺子,捧起碗就喝了起来,谁知这白粥还未放凉,花谣烫得一口白粥全喷了出来,又咳嗽起来。
  醉生听到动静,一瘸一拐地蹦了进来,道:“姐姐,你醒啦!哎呀,这白粥刚做好,烫得很,这都是我的不是,没等放凉就端到你屋里来啦。”说话间,醉生已端起了碗,她用勺子舀了一勺白粥,小心地吹凉,喂到花谣口边。花谣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自己能喝。”
  醉生笑道:“你是病人,便这样喝吧,机不可失,我可不轻易服侍人,下次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哦!”
  花谣听说,一口口地将醉生所喂的白粥喝了下去,心头忽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那碗温暖的白粥流进她的胃中,将她冰冷的心也烘得暖洋洋起来。她少时遭逢大变,无论何时都只有自己可以依靠,这么多年来,她早已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她最擅长的事是包扎伤口,最恶劣的情况下靠吃田鼠活下来,她习惯了没有爱、没有人关心的日子,支撑她活下去的,只有她心中不屈的光芒,对复仇的强烈渴望。时隔多年,她再次感受到被人照顾的温暖,有人为她包扎伤口,喂她喝粥。她原本只是为了利益才救下他们,他们却回报以她真挚的情感。
  花谣正沉思间,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可以进来么?”
  花谣知道,这应是她救下的另一个青年人,于是道:“请进吧。”
  花思酒掀帘进来,慢慢踱到花谣面前,道:“你醒啦。”他声音淡淡,面上却露出温和、带着淡淡欢喜的笑容。
  花谣笑道:“承蒙照顾,不胜感激。”
  花思酒微笑道:“反了吧。是我们感激姑娘才是。不知姑娘芳名?”
  花谣道:“我姓花,花心的花,单名一个谣字,谣言的谣。二位呢?”
  花思酒笑道:“在下花思酒,花谣的花,因自幼嗜酒,家父遂取名:思酒。”
  夏醉生笑道:“小女夏醉生,夏天的夏,醉生的醉,醉生的生。”
  花谣噗嗤一声笑了,道:“你俩还挺幽默。那位和你们一起的伯伯呢?”
  花思酒道:“蔚君前辈在此休养了一天后,忽然急匆匆地离开了,似乎有必须完成的事,就此别过了。他要我代他向你道谢。”
  花谣若有所思地道:“这样啊。”
  醉生道:“花谣姐姐,我们素不相识,你为何要舍命救我二人?”
  花谣道:“夏姑娘,你怀中藏着的,可是霓裳羽衣曲的曲谱?”
  醉生惊讶道:“是。谣姐姐,看来你很懂音律啊。你救了我们,霓裳羽衣曲我本该双手奉上,但是,我受人之托,必须忠人之事。就是将我的性命还给你,这霓裳羽衣曲我也不能轻易给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