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花下醉思酒 > 第四章 人面井

第四章 人面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人正在苦思之际,一个带着白毛兽人面具、身穿貂袍的人突然走了出来,此刻正是盛夏,他却将全身都藏在貂袍之中,他来得突然,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吓了三人一跳。
  那貂袍人忽然开口说话,嗓子像是被针线缝住又拼命挣开一样,嘶哑可怖:“汝等欲过此门,需接受吾之试炼。如此,汝等仍执意前行否?”
  “在下三人实有不可不过的理由。恳请前辈放行。”花思酒道。
  “呵呵……前辈?这称呼倒也有趣。如此,请接受吾之试炼。此门名为‘彼岸门’,是‘无愿村’的入口,只有两类人可过此门:第一类,某个方面能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之人;第二类,向吾献出性命之人。吾有铜镜‘三生眼’,当看尽前世今生来世,某个方面能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之人,可过;若是本事不够,欲过此门,便要将性命献吾!”貂袍人顿了顿,道:“又有二人到了。”
  夏醉生听说,回头望去,果见一道灰色身影渐渐奔近,定睛看时,正是背着甄潇的灰衣仆。原来他们虽然先走,一来背负伤者,不如胭脂兽神骏;二来不识路径,走了许多冤路,因此方才赶到。
  “如此,吾将一一试炼。”貂袍人道,忽然从怀中掏出一面光可鉴人的铜镜,道:“若是三生眼中能映出这个人的脸,他便是天下第一之人。”原来三生眼正是这面铜镜的名字。
  五人依次走上来照这铜镜,只见金光闪耀,醉生、思酒、蔚君走过时,铜镜中均照出了每个人的脸。醉生心想:一面铜镜,怎可能照得出这个人的脸,照不出另一个人的,这貂袍人恐怕是在装神弄鬼,正要出言取笑,却见甄潇和那灰衣仆走上来照镜时,铜镜金光闪耀,澄澈一片,却是无论如何都照不出二人的脸。
  醉生方才惊得呆了。
  那貂袍人凝视铜镜,沉吟良久,方指着三人道:“汝等五人经过吾之试炼,其中三人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之人:分别是这位姑娘,这位先生,这位公子。”
  夏醉生拍手道:“太好了!蔚前辈,花大哥,我们可以进无愿村了!”
  貂袍人忽然呵呵冷笑,虽是盛夏,他的笑声却尖利如冰,让人不禁心里一寒,只听他道:“呵呵……那么,其余二人欲过此门,便要向吾献出性命。”
  花思酒欲待再言,突然之间,甄潇身形微动,已擎出一把匕首,向花思酒偷袭而去!原来他小人之心,那貂袍人说什么过不了试炼,便唯有向他献上性命,那不就是说死人才能进去?既然自己进不去,那么其他人也别想进去!因此甄潇想要偷袭花思酒,大家落个“同甘共苦”!
  说时迟,那时快,甄潇寒光闪闪的匕首已对准了花思酒的后心,眼看剑尖透衣而过,就要穿透花思酒的背脊!
  花思酒这才感觉到一阵冰凉从后心传来,却已经来不及避开!
  甄潇已经露出了狞笑,耳边听得夏醉生在失声尖叫,花思酒暗道:“我命休矣!”
  却听“叮当”一声,匕首掉在了石头上!
  花思酒感到那阵迫人的压力从后心消失,不由暗道侥幸。那甄潇按着手臂,表情痛苦,夏醉生泪痕才干,欢呼着向花思酒奔来。
  “在吾面前,尚容不得宵小撒野!”貂袍人森然道。
  花思酒听说,已知是甄潇偷袭,幸得貂袍人援手,打落匕首,否则自己此刻已是刀下亡魂,不禁拱手向貂袍人道:“多谢前辈大德!”
  “无需谢吾。吾只是……不肯浪费而已。”
  “第二类人,需将性命献出方可通过此门,那不是说死人才可通过?”花思酒道:“甄前辈,我看您还是和您的仆从一起回去吧。与其枉送性命,不如回去另谋出路。”
  甄潇恨恨地瞪了花思酒一眼,忽然出手如电,已点了灰衣仆的数处大穴,他将灰衣仆扔到貂袍人面前,道:“此仆献你,我可以通过么?”
  “这灰衣仆在你危难之际,负你奔波,不离不弃,忠心耿耿,你为了进入无愿村,竟出卖于他,你还有人性么?!”夏醉生怒道。
  貂袍人却是阴阴一笑,忽然出手如电,已扼住了那灰衣仆的脖子,只听“格拉”一声,那灰衣仆神色狰狞,脑袋诡异地歪向一边,似是被扭断了脖子,貂袍人随手往地上一扔,那灰衣仆的尸体竟然消失不见了。
  夏醉生大惊,定睛看去,原来貂袍人所站的地面附近亦长着一张人脸,此刻那人脸大张着嘴,嘴中黑黝黝一个洞口,看来定是将尸体扔进了那洞口中。
  貂袍人见夏醉生盯着地上的人面,突然呵呵一笑,道:“此井,名为人面井。所有没有才能、被人出卖与我之人,皆在此井葬身。汝等该庆幸,此刻仍然站在井上。”
  “吾之试炼已过,彼岸门为汝而开。”
  “轰隆”一声,整块汉白玉缓缓升起,猩红的嘴大张,只见里面幽深一片,黑暗如潮水般涌动着。
  花思酒向胭脂兽低语了几句,一拍马屁,胭脂兽撒开四蹄,疾驰而去。
  夏醉生道:“花大哥,你让胭脂兽回家了么?”
  花思酒道:“是。胭脂兽乃是神骏,定能找到回家的路。”这里醉生明白,花思酒定是知道前路莫测,不愿让爱马和自己冒险,故此将它放回家了。
  三人无可奈何,只好和甄潇一起走进这传说中的“彼岸门”。四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红唇之内,夕阳如血,映得那人脸愈加狰狞,看来就像是在将四人吞入腹中一样。
  “轰隆”一声,汉白玉再次合上,那人脸有了牙齿,竟似在微笑一般。
  貂袍人随即不见,一切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