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花下醉思酒 > 第四章 人面井

第四章 人面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花思酒闻言,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他嘴唇微动,正想说些什么,却被一个人打断了。
  “喂!你们婆婆妈妈的说完了没?!那两个小子,趁早与你们说知:这无愿草是我甄潇的囊中之物,你们若是识相,就赶快离开,不然,我手中的剑可不会客气,枉自送了你们性命!”一直站在蔚君对面的剑客叫嚣道,他约莫四十多岁,身形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灰色布衣,留着极长一把灰色胡子,头发却是漆黑浓密,看来十分违和,不知他身上的毛到底怎么长的,看来他十分喜爱灰色,就连身旁跟着的、沉默寡言的老仆,都是一身灰色。
  “甄潇,有我在此,定不容你再放肆!”蔚君向前一步,护在二人身前。
  “蔚君,你这该死的,屡次坏我好事,好!今日我就领教一下‘满天鞭影幻桃花’的威力!”甄潇狠狠道。
  “好!我也正想讨教一下甄家绝技‘追风绝影杀’!”蔚君肃然道,长鞭轻点,已在等待对方出手。
  只见寒光一闪,甄潇已抽出了宝剑,他的剑法本以迅捷简洁见长,所谓‘追风绝影’,意为迅若流风,快得连影子都追不上,此刻甄潇知道已遇上生平劲敌,全力出战,身法简直快到不可思议,剑舞如流光,顷刻间已连攻蔚君身上数十处要害!
  眼看蔚君一条长鞭,护住心口,护不住头顶;护住头顶,护不住小腹,马上就要身受重伤而倒下!好个蔚君,临危不乱,一条长鞭刹那间分作数条,笼罩四周,翩然而舞,恰似一朵朵桃花盛开在天地间!正是蔚君的成名绝技“满天鞭影幻桃花”!
  夏醉生只觉眼花缭乱,二人身形快到几乎分辨不出,只听得武器交接之声,正不知哪个占了上风?心知蔚君乃江湖成名前辈,此刻和甄潇单打独斗,绝不会允许自己二人插手相助,正暗暗着急之际,兵器之声顿止,只见蔚君长鞭垂地,甄潇宝剑回鞘,二人相背而立,静止不动,只有微风吹拂着他们的衣衫,飘飘荡荡。
  时间像是刚刚点了卤水的豆腐,凝固不动。
  正不知,谁输,谁赢?
  只见甄潇胸前灰衣一点点地浸出血渍,染红了他的前襟。
  “扑”的一声,甄潇用剑拄在地上,他引以为傲的灰胡子四散飘落,人已跪了下来!
  “前辈胜了!”夏醉生拍手道。
  “前辈既胜得我家主人,这二人我们再不干涉。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就此别过!”一直跟在甄潇身边的灰衣仆忽然出声道,若不是他开口,众人几乎忘记了还有这么个人,他将甄潇背起,飞也似的奔走了。
  “前辈真是厉害!一下子就将那个坏人打跑啦!”夏醉生雀跃地奔到蔚君面前。
  盯着甄潇主仆完全走开后,蔚君却面色一白,“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花思酒和夏醉生大惊,夏醉生忙取出家传灵药“碧落丹”与蔚君服下,急道:“前辈,您怎么啦?”
  蔚君闭目不答,吞下灵药,缓缓打坐了一刻钟后,面色见平,方才答道:“不妨事。刚刚与那甄潇拼斗,‘追风绝影’果然名不虚传,我虽重伤了他,却也被他的剑气伤到心脉,幸好有夏姑娘的灵药,如今已好些了。只是暂时无法使用武功,不能护佑你们了。”
  “前辈说哪里话?前辈本是为保护我们而受伤,如今该是我们保护前辈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那甄潇前辈,晚辈素不相识,为何非要致我二人于死地?”夏醉生道。
  “你们可也是为了追寻无愿草而来?你们来的路上,是否格外顺利,不见一个行人?”蔚君道。
  “正是。晚辈此行,思量本该龙争虎斗,纷争四起,一路行来,却顺利非常,人踪不见,好生诧异。”花思酒道。
  “无愿草只有一株,最终只能一人获得。那甄潇为了独占无愿草,在一路上都设下埋伏,专门暗中刺杀来此追寻无愿草之人,比如在那吊桥边,他早已到达对面,却叫手下暗暗潜在桥边,单等你们走到桥中间,一声令下,割断绳索,吊桥翻覆,你们岂不是都化作了桥下冤魂?二位际遇不凡,可他在其他地方暗杀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蔚君道。
  “多亏蔚前辈一鞭之助,否则我们二人也都被他害了!”夏醉生道。
  “那匹红马神骏非凡,蔚某只是略助一臂之力。如今之计,我们决不能让无愿草落入这奸贼之手,否则定会在武林掀起滔天风浪!我们这就起身,定要赶在那奸贼之前夺得无愿草!”蔚君坚决道。
  “可是……前辈,你身受重伤,如何禁得起颠簸?”花思酒担心道。
  “不妨事。再过三天,我的武功当可完全恢复。这段时间,就有劳你们了。”蔚君道。
  “如此,让胭脂兽驮着前辈,我们立即起身!”花思酒道,小心将蔚君扶到马背上,三人一马急急下山而去。
  三人下到山脚下,又赶了许久的路,忽见前方一片崇山峻岭,奔到近前,只见那崖皆极高极陡,几乎与地面垂直,石壁光溜溜的无着力处,人力绝难上去。山脚下,苍翠掩映中,石壁上似乎刻着什么东西。
  夏醉生伸手拨开覆在其上的枝蔓,一张狰狞的巨大人脸忽然露了出来,唬了她一跳。定睛看时,却是一张刻在石壁上的人脸,这脸足有两三个人高,怒目圆睁,鼻子只有两个孔,最引人注目的却是那张嘴,嘴唇猩红大张,其内牙齿森严,令人不寒而栗。
  夏醉生不欲再看那张人脸,正欲退开,蔚君忽道:“等等!夏姑娘,你觉不觉得那牙齿很像一扇石门?”
  夏醉生闻言,仔细一看,见那牙齿是用整块的汉白玉雕成,确是可以活动的迹象,不由用力一推,却是纹丝不动。
  “依小二哥所指之路,无愿村就在这片山崖之后,山崖陡峭,无可攀爬,这张人脸恐怕就是进入无愿村的唯一入口,方才推门,却是万难推动,却是该当如何进入呢?”夏醉生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