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花下醉思酒 > 第一章 一言之恩

第一章 一言之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茶肆中。
  这茶肆不大,布置却格外精巧。
  古朴的青檀木桌错落有序地散落在厅堂中,将空间利用得恰好却又不会感到拥挤,每张木桌配着四把花梨木矮椅,有客人的桌上又配着一把紫砂壶和四只小盏。
  难得的是那紫砂壶表面皆极好地养着一层包浆,桌旁又偎着一把长嘴铜壶,壶略轻了些,勤快机敏的小二哥便会立刻将刚刚煮沸的开水灌满壶身,再提回客人的桌旁。
  这茶肆的主人似乎不爱花却分外崇尚青草,店里处处是青草的装饰,桌椅上雕刻的是微微凸出的青草纹路,墙壁上也挂着草编的蚱蜢,蝈蝈之类的,连花瓶里插着的都是一把郁郁葱葱、还沾着露珠的青草,看来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淡淡的雾气氤氲中,客人低声交谈着,袅袅茶香和青檀木的幽香透过打开的青木窗散发出去,吸引着来往的行人。
  一位腰间配着明珠、身穿窄袖织纹云锦紫衫的公子在茶肆门口站定,他约莫十五、六岁,相貌秀雅,两只袖口皆用金丝绣着一只展翅仙鹤,那仙鹤脖颈纤细,羽毛根根分明,一双细脚垂在空中,似乎下一刻就能从衣上飞下来一般。
  他身后跟着一个碧衫公子,衣料虽也华贵,比之他那件,却是远远不及了。他二位站在门口张望,看来应是渴了,却站在店门口犹豫进不进去。
  店里的小二哥早热情地上来招呼,那两位公子禁不住小二的火热招揽,扭扭捏捏地走了进来。
  那两位公子走进来环顾一圈,站定了好一会儿,方才拣了一个靠窗的位子,那位子较为清净,旁边桌子上只坐着一位满脸胡须、身材魁梧的客人。
  小二哥早殷勤地拭过凳子,请他俩坐下,吆喝道:“二位客官要喝什么茶?本店有新进的千目青顶,配芙蓉玉面酥是极好的。”这小二极是机灵,见这二位公子衣饰不凡,便立刻推荐了店里最贵的茶。
  “将就一些也罢了。小二哥,就要你说的这些,只是那芙蓉玉面酥要多多地搁些蜂蜜,记着了么?”碧衫公子道。
  “好嘞!”小二哥应声去了,不一会儿便动作麻利地端来了茶水和一碟精致的酥点,道声:“客官慢用。”顿了顿,又道:“客官想必十分爱吃甜点。却叫我想起本朝最有名的一位名门小姐。”
  “哦?是谁啊?”那位紫衣公子一直没有开口,此刻却突然出声询问,声音却与他的做派截然不符,颇有几分天真稚嫩。
  “就是国子监祭酒夏寒夏老爷的掌上明珠,夏醉生小姐啦。听说这夏小姐挚爱甜食,就是喝杯水也定要舀足三大勺蜂蜜呢!”
  “那小姐这么有名呀?”
  “这小姐名气可大着呢!她有个绰号:‘朽木美人’。听说她长得可漂亮啦,有一年冬天的时候,她忽然站在庭院里嚎啕大哭,别人怎么问她都不说,哭累了方抽抽噎噎地道:‘花全谢啦!’谁知就在这时,她的庭院之中,忽然郁郁葱葱,百花疯长,刹那间百花齐放,开满庭院,众人大异,纷纷说是她的美貌打动了花神,才令百花违令盛放。”
  “那确是真的。”碧衫公子轻轻道。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这小姐的笨拙却和她的美貌一般程度,”小二哥接着道,“从小到大,功课那是一塌糊涂,唯有针线还算过得去;但是姑娘家家的,却爱钻研一些稀奇古怪的暗器,任夏老爷请遍天下名师,琴棋书画,是样样不通,一手字写得跟泥鳅滚的一样,不知道气歪了多少先生的鼻子,最后一个被她气走的先生道:‘朽木不可雕也。’因此得了这个绰号。这小姐两年前更是闯下一件天大的祸事来,从此便失踪了。”
  碧衫公子听了这话立刻怒容满面,眼看就要发作,却忽听一个温润的声音插进来道:“道听途说,如何可信?可惜良才美质,被世人认作烧火之薪。”
  那紫衣公子听闻此言,杯中的茶忽然拿不稳泼了出来,他似乎感觉不到烫,只是定定向来人看去,只见那人穿着一身玉白如意云纹锦衫,腰间挂着一对貔貅玉佩,约莫二十岁左右,长身玉立,俊雅出尘,颇有“翩翩浊世我独醒”之意,只是他一双眼睛略略与气质有些不符,显出几分淡漠来。
  他旁边跟着一个穿着黑衣的清秀小厮,观其气度,严谨雅致,一望可知出自大家。
  “公子此言虽微,若那小姐知道却一定好生感激。”紫衣公子低声道。
  “一句话而已,有什么要紧?”白衣公子微微一笑,“相逢即是有缘。不知在下可否与二位共饮一杯?”
  “荣幸之至。”紫衣公子欣然道,“小二哥,相烦再添两双碗筷,几盘好菜!”那白衣公子在黑衣小厮的搀扶下在他们对面坐下。
  待小二哥摆好菜肴,紫衣公子道:“不说这位‘朽木美人’了。小二哥,这茶肆往前可是通往‘无愿村’么?”
  “客官这可是问对人了。那‘无愿村’正在小人的故乡附近。那村子偏僻曲折,没有人指路可不容易找到。近来少说也有千人打听它的位置,可真正能到了那里的,可为数不多啊。”
  “小二哥,你把路指与我们,少不得你好处。”碧衫公子道。
  小二哥闻言憨憨一笑,详细描述了一番无愿村的位置后,道:“客官此去无愿村一定要多加小心。这几日去往无愿村的路上群雄毕至,龙争虎斗,二位公子如此文雅,怕是可能吃亏啊。”
  紫衣公子微微一笑,正要答言,那白衣公子已开了口:“在下也正要到那无愿村去。不如和二位结伴同行,在下武功虽低微,但护佑二位想来还是够的。”
  “那便有劳公子了。”紫衣公子微笑道,“小弟姓夏,单名一个离字,别离的离。另一位是小弟的表弟,夏别。”叫夏别的碧衫公子含笑点头示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