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三十一章 功德

第三十一章 功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825章功德
  
  血丹入口后,气机稍一炼化,便立刻化作热流涌入腹中。
  
  怀庆体验到了许七安当初的痛苦,她感觉自己吞的不是血丹,而是一大口岩浆,灼热的高温先是在喉咙里炸开,“熔解”她的咽喉,破坏她的声带,让她失去语言功能。
  
  紧接着,顺着食管往下烧灼,进入胃袋。
  
  而在这个过程中,这股血丹之力已经有少量融入血液里,正随着血管,涌向四肢百骸,从内部撕裂肉身。
  
  这种痛苦是凌迟的千倍百倍,炼神境以下的人,会在这样的痛苦里瞬间死去。
  
  怀庆的意识飞快纷乱,变的迷糊,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之中。
  
  以血丹晋升超凡,需要忍受极其可怕的痛苦,足以轻易杀死任何一位四品,以取巧之法晋升超凡,这是必要付出的代价。
  
  这些,许七安已经提前告知怀庆。
  
  她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她没料到痛苦是如此的恐怖和可怕。
  
  难以承受,根本难以承受........怀庆的元神迅速湮灭,像是融入水中的雪花,分崩离析。
  
  她仅存的意识里只剩下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对痛苦的恐惧,宛如行走在冰雪中的孩子,渴望着前方出现灯火。
  
  “抱元归一,忍耐住!”
  
  她意识浑噩之中,听见耳边传来低沉温和的声音。
  
  冰雪中的小女孩看见了她渴望的灯火。
  
  怀庆意识猛的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从龙榻滚了下来,浑身是血的倒在许七安怀里。
  
  她的理智没有保留多久,被一波波海潮般的痛苦淹没。
  
  “忍耐住,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让元神崩溃。”许七安沉声道。
  
  “你,你当初就是这么过来的.........”怀庆气若游丝,意思浑噩,断断续续道。
  
  她现在不能照镜子,否则一定被自己丑陋的模样吓一跳。
  
  怀庆的脸颊血肉开裂,一股股鲜血沁出,像是被排除体外的杂质。
  
  她的身躯同样如此。
  
  “对于当初的我来说,熬不过去,就是满门抄斩。”许七安轻声道:“我别无选择,怀庆,你也没有选择了。熬不过去,你便只有死。”
  
  怀庆没再说话,竭力对抗元神的崩溃。
  
  这时,一条金龙从她体内浮现,像蟒蛇一般盘绕,把她溃散的元神“盘”住,阻止其消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七安默默护在她身边,撑起结界,把怀庆的惨叫声和血丹的气息笼罩,没有丝毫外泄。
  
  直到金兽里的檀香不再升起,怀庆的情况才渐渐安稳。
  
  她的躯壳已经褪去凡胎,每一个细胞都充盈着旺盛的生命力,生生不息,可断肢重生,可移山填海。
  
  当世九州,第一位超凡女武者诞生了。
  
  金龙消散,许七安也撤回了结界,握住怀庆鲜血淋漓的手,渡入气机。
  
  “我成功了?”
  
  怀庆睁开眸子,两道锐利的气机刺穿殿顶,这是因为她还难以完美的驾驭这股力量。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许七安连连拱手,面带微笑。
  
  怀庆幽幽吐出一口气,盘坐起身,招手摄来一块干净的汗巾,仔细擦拭如花似玉的脸蛋。
  
  待勉强收拾干净后,她柔声道:
  
  “多谢。”
  
  “咱们之间说什么“谢”字。”许七安笑着摆手,心说你可是我大姨子啊。
  
  怀庆轻声道:
  
  “既然不用说“谢”,那许银锣私底下也不用总是把“陛下”挂在嘴边。”
  
  虽然她也总是把“许银锣”挂在嘴边,但心情好的时候,没有外人的时候,还是会叫宁宴的。
  
  她是想让我叫她闺名,还是怀庆?许七安说:
  
  “好的陛下!”
  
  “........”怀庆不爱理他了,淡淡道:
  
  “李妙真什么时候晋升三品?”
  
  许七安回答:
  
  “就在今晚,她会在观星楼的八卦台凝聚功德之光,一举突破三品。”
  
  怀庆点了点头,又问道:
  
  “有几成把握?”
  
  “按照金莲道长的意思,妙真行走江湖三年,所凝聚的功德之力极其庞大,但随之而来的因果反噬,也会极大。”许七安说道:
  
  “今夜是否要去旁观?”
  
  怀庆点头。
  
  事情聊完,怀庆也已经成功晋升,许七安看了一眼天色,就有些想离开了。
  
  已经和宋廷风还有朱广孝约好,午后勾栏听曲,结束后还得插花弄玉,黄昏前得结束,因为夜里要教导临安。
  
  对了,早晨来时,他还抽时间喂饱了浮香。
  
  光阴似箭啊,时间总是不够用........许七安由衷感慨,说道:
  
  “陛下,我先告辞了。”
  
  怀庆抿了抿嘴,略有些失望,但还是点头回应,又有些不甘心,不咸不淡道:
  
  “许银锣婚后的日子过的甚是逍遥。”
  
  “时间总是不够用,临安那丫头喜欢缠人,恨不得天天和我腻在一起。”
  
  许七安刚说完,就见怀庆脸色一沉,没什么感情的说道:
  
  “不送!”
  
  他当即化作一团溶化的阴影,消失在寝宫里。
  
  ..........
  
  夜。
  
  清冷的孤月高悬,夜幕镶嵌着几颗零落的星子,白日里热闹的京城已经陷入沉睡,远处偶尔传来夜鸟的啼叫。
  
  观星楼的八卦台,汇聚着一群吃瓜群众。
  
  孙玄机以及跟在他身边的袁护法;背对众人负手而立的杨千幻;额头一缕白发的青衫剑客楚元缜;穿回白色绣梅花宫装的怀庆;苦大仇深的恒远;不怕他心通的阿苏罗;不肖弟子苗有方;衣带渐宽很后悔,恨许恨的人憔悴的李灵素.........
  
  当然还有本次事件核心人物:李妙真和金莲道长。
  
  许七安坐在案边,看向修罗王幼子:
  
  “等妙真晋升成功,我们便攻打阿兰陀。”
  
  阿苏罗深吸一口气,“好!我等着一天很久了,从归位来,就一直在等。从替你拔除封魔钉时,就等着你说这句话。”
  
  佛门与修罗族有“灭族”之恨,与他有杀父之仇。
  
  没有人比他更想踏平阿兰陀。
  
  阿苏罗为大奉征战云州超凡,可不是为国为民,中原百姓和大奉朝廷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是在下注!
  
  赌许七安能崛起,赌大奉能赢,然后反攻西域佛门。
  
  他赌对了。
  
  苗有方打了个哈欠,问道:
  
  “为何要选在夜里晋升?”
  
  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李灵素沉声道:“夜里好啊,夜里很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