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二十一章 大婚

第二十一章 大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踩坏花了。”
  
  许铃音指着狐狸幼崽,大声说道。
  
  白姬歪了歪脑袋,看着她,稚嫩的女童声回复说:
  
  “没有踩坏。
  
  “我一直都这么玩的。”
  
  “你就是踩坏了。”许铃音竖起浅浅的眉毛,表情和语气都很严肃、正经,仿佛这很重要。
  
  “我没踩坏。”白姬脆生生的反驳。。
  
  人类小孩和狐狸幼崽争辩了片刻,许铃音迈着短腿冲过来,她速度很快,快到正常人肉眼看不清,这全依赖于肌肉的爆发力。
  
  但白姬更快,化作一道白影,便从她的扑击中闪过,出现在右侧,警惕的看着她。
  
  “你要干嘛!”白姬大声质问。
  
  小豆丁不搭理,又扑了上去。
  
  一人一狐在院子里追逃,许铃音“噔噔噔”的狂奔,把铺设在院子里的青石板踩裂,白姬则化作迅捷的白光,时而在左,时而窜右。
  
  片刻后,小豆丁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抓住白姬,心里大急。
  
  她在南疆随着力蛊部族人打猎时,不是没遇到过敏捷的动物,但都有力蛊部族人用弓箭射杀,根本不用追。
  
  现在身边没有弓箭,她也不会用。
  
  “不玩了!”许铃音停下来,一脸讨好的说:
  
  “你过来,我带你去吃肉。”
  
  白姬果然停下来,粉嫩的小舌头舔一舔嘴唇,娇声道:
  
  “吃什么肉?”
  
  许铃音张开双臂,胡乱比划:
  
  “很好吃很好吃的肉,你来就知道了。”
  
  说话间,她又露出讨好的笑。
  
  白姬也是个贪吃的,一听有肉吃,就相信小豆丁了,欢快的跑过来,娇声道:
  
  “吃肉吃肉.......”
  
  机智勇敢的许铃音扑过去,把它按倒:
  
  “抓住你了!”
  
  ............
  
  房间里,趴在书桌的慕南栀昂起头,望向门外,蹙眉道:
  
  “我好像听见白姬的哭声了!”
  
  ‘哐当’的声音停下来,许七安双手掐着慕南栀的小腰,同样看向窗外,道:
  
  “我也听见了。”
  
  “起开起开!”慕南栀伸手往后,推了许七安一下。
  
  她对白姬还是很上心的,就像养自己的孩子一样。
  
  许七安退了出去。
  
  慕南栀连忙放下裙子,俯身拉上绸裤,仔细的理了理衣裳,匆匆离开房间。
  
  许七安跟在后边,两人出了房间,循声走去,没几步,就看见了许铃音和丽娜师徒。
  
  许铃音小肩膀挑着一根木棍,木棍的那头捆着白姬,白姬一边挣扎,一边哭道:
  
  “放开我,放开我,嘤嘤嘤..........”
  
  师徒俩正朝厨房方向走。
  
  “干什么呢!”
  
  慕南栀大惊失色,提着裙摆跑过去,把白姬救下来。
  
  “我们要吃肉。”
  
  许铃音有些遗憾的看着慕姨给白姬松绑。
  
  ........许七安反手给她一个暴栗,训斥道:
  
  “我在南疆时怎么和你说的?”
  
  挨了揍的许铃音双手抱头,但不心虚,义正言辞的说:
  
  “大哥说的,踩坏花就要烤着吃肉。
  
  “它弄坏了娘种的花。”
  
  边上的丽娜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傻徒弟终于开窍了,刚才一个劲的往白姬身上扣帽子,知道吃狐狸之前,先把罪名定下来,这样就挑不出错。
  
  许七安扭头问白姬刚才的经过,白姬哭唧唧的把事儿描述了一遍,然后控诉道:
  
  “我玩的好好的,她们一见面就逮我,还骗我,嘤嘤嘤........”
  
  我该说铃音一涉及到吃的就智商飙升,还是该感慨家里终于出现一个智商垫底的了.........许七安心里嘀咕,指头戳了戳许铃音的额头,怒道:
  
  “待会再教训你。”
  
  扭头瞪向丽娜:
  
  “铃音不懂事,你也不懂?”
  
  丽娜吐了吐舌头:
  
  “玩玩嘛,吓唬一下小狐狸,回头进了厨房我就把它救下来。”
  
  许铃音大吃一惊,才明白师父的险恶用心,于是用背叛阶级的目光看向丽娜。
  
  铃音显然没有把白姬当玩伴或朋友,一心一意想吃它,这个观念要改回来...........虽然家里“孩子”多了,总会产生摩擦,但动不动就烤着吃可不行...........许七安吐出一口气,拉着许铃音就往外走:
  
  “跟我来!”
  
  他把许铃音拉到院子里,招了招手,远处东厢房的窗户敞开,婶婶最爱的一盆花飞了出来。
  
  许七安把花盆顶到许铃音头上,说:
  
  “站一个时辰,头上的花要是摔碎了,三天不准吃肉。”
  
  “噢!”
  
  许铃音挨打立正。
  
  告诫小豆丁以后不准动吃狐狸的念头后,许七安就看见一名蟒服太监,拎着一列禁军入府。
  
  蟒服太监是来送赏赐的,公主的丈夫,按惯例要封为“驸马都尉”,驸马都尉原本是官职,后渐渐成为帝婿的标配官职,因此公主的丈夫也就有了“驸马”的简称。
  
  除了头衔之外,皇帝还要赐驸马玉带、华服、银质马鞍、七彩罗布百匹、以及金银和房宅等等。
  
  这些东西原本早该赐予,但女帝日理万机,实在没时间,就拖到了现在。
  
  赏赐东西下来后,太监笑道:
  
  “老奴先祝许银锣新婚大喜,百年好合。”
  
  许七安按照惯例,给太监和禁军,每人赏了十两银子。
  
  ..........
  
  婚期临近,许府陷入忙碌之中,主管内务的婶婶忙的焦头烂额,私底下没少埋怨说,当娘的倒是清闲,我这个当婶婶的反而受累。
  
  为了分担婶婶的压力,许七安把苗有方召唤回来当牛做马,自己则抽空啃完了婚礼流程。
  
  自古婚姻乃人生大事,故流程繁琐,甚是麻烦。
  
  从议婚到完婚,期间要经过六道礼节:一纳采、二问名、三纳吉、四纳征、五请期、六迎亲。
  
  前五道流程早已走完,就只剩“迎亲”。
  
  这天夜里,餐桌上,许二叔与侄儿碰杯后,试探道:
  
  “拜堂时,要不让你婶婶把位置让给大嫂?”
  
  婶婶眼眶立刻就红了,怒气冲冲的瞪着丈夫:
  
  “你什么意思!”
  
  许二叔道:
  
  “自古以来,婚姻大事,父母若在,必坐高堂。大嫂毕竟是宁宴的生母,她在一旁杵着,你在那坐着,那么多宾客看着,传出去对宁宴名声不好。
  
  “今儿个,礼部的官员与我说起了此事。”
  
  婶婶拔高声音,尖声道:
  
  “宁宴是我养大的。”
  
  许二郎细嚼慢咽的吃着菜,随口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