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儿

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铃音顿时松口气,师父虽然经常和她抢吃的,但师父说话还是算话的。
  
  于是一本正经的宣布:
  
  “我要留着给大哥吃。”
  
  你还挺惦记着许宁宴的嘛.........丽娜就问:“你藏了多少啊。”
  
  “很多很多!”许铃音张开双臂,比划了一下,然后补充道:
  
  “但我不告诉你。
  
  “师父们说我家那边没东西吃了,天天有人饿死,大哥如果不能让大家吃饱,大家就要和坏人一起打他。我把吃的给他们,他们就不打我大哥了。”
  
  黑暗里,丽娜愣住了,她看着眼前七岁的孩子,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想家了啊?”
  
  好久之后,丽娜低声问道。
  
  “嗯!”
  
  许铃音用力点头。
  
  “那过阵子,我们去中原吧。”丽娜说。
  
  “不行!”
  
  许铃音的回答出乎她的预料。
  
  “为什么?”丽娜不解的问。
  
  “因为我还要和大虫子玩,它说要教我打架。”许铃音在床上打了个滚,用很夸张的语气说:“它很厉害的,我都打不过它。”
  
  “你又说什么胡话?哪来的大虫子。”丽娜茫然。
  
  “有的有的,”许铃音打完滚,坐起身,歪着脑袋想了想:
  
  “它说它叫蛊神。”
  
  丽娜瞬间头皮发麻,汗毛一根根竖起。
  
  ..........
  
  用过晚膳后,许七安盘坐在屋内吐纳,搬运气机。
  
  半个时辰后,睁开眼,结束吐纳。
  
  “我可以一口抽干附近的灵力,但除了滋养肉身之外,灵力对我而言没什么用处,而滋养肉身的效果也极为有限。吐纳对我来说,已经没多大用处。”
  
  踏入一品境界后,他终于迎来了瓶颈。
  
  其他体系不说,就武夫体系,真正的瓶颈其实是在突破品级的时候,比如九品晋升八品时,需要有人帮着开天门,接引天地灵力入体,产生气机。
  
  八品到七品,则需要爆肝,好几天不睡觉。
  
  越到高品,跨越品级越困难,最好的例子便是寇阳州。
  
  可一旦顺利晋升,从初期到大圆满,其实是没有瓶颈的,天赋好的会快一些,天赋差的,也就慢一些罢了。
  
  按理说,只要成功晋升一品,那么他从初期到半步武神,应该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事。
  
  但现在,他遭遇到瓶颈了,修为迎来了一个阻滞不前的状态。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一品武夫尽管凤毛麟角,但把时间跨度提高到千年计,还是有几位的。但半步武神,纵观古今,我知道的却只有神殊一个。
  
  “难怪踏入一品后,我隐约觉得到了极限,到了巅峰,这是踏入超凡后没有的体会。”
  
  从现在开始,一品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一个瓶颈。
  
  “神殊既然能晋升半步武神,那肯定有相应的办法,大婚之前,抽空去一趟十万大山。”
  
  除此之外,许七安还有两个想法:
  
  一:插花!
  
  花神是不死树转世,拥有神魔的灵蕴,吞噬灵力没用,那吸收花神灵蕴呢?而且,即使花神没有灵蕴,道门的上古双修术本身的效果,也要强于自身修炼。
  
  它暗合阴阳交汇的大道。
  
  二:平息业火!
  
  洛玉衡渡劫成功,晋级为陆地神仙,但不代表没有业火,业火灼身是人宗修行法门自带的弊端,难以根除。只不过踏入一品之后,洛玉衡已经能凭借修为,压制业火。
  
  业火灼身对她来说,不再有威胁。
  
  身为道门的陆地神仙,洛玉衡应该是世间最完美的双修对象。
  
  许七安缓慢吐了口气,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当前局势上。
  
  “巫神挣脱封印的时间不远了,儒圣雕塑眉心的裂痕已经蔓延到嘴唇,遍布整张脸,这比南疆极渊里那尊儒圣雕塑要夸张。
  
  “嗯,那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抽空去见神殊的时候,还得去一趟极渊,看看封印的松动程度。”
  
  他去靖山城收利息只是目的之一,看一看巫神的状态也是迫在眉睫的事。
  
  看完之后,他就放弃了效仿魏渊,召唤儒圣英魂修补封印的想法。
  
  理由是:
  
  一,儒圣刻刀和亚圣儒冠的力量消耗过大,难以在短时间内承载儒圣英魂的力量。
  
  监正当初在青州几乎耗光了两件法器的力量,等恢复了部分后,赵守又带着它们前往北境,一打就是十三天。
  
  二,召唤儒圣英魂的代价太大。
  
  魏渊当初以二品之身召唤儒圣,肉身崩溃,付出了身死的代价。
  
  他现在是一品武夫,不是魏渊能比,但肯定也要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而巫神教还有一名大巫师,一名雨师,两名灵慧师。
  
  效仿魏渊的结果,很可能是和魏渊一样,死在靖山城。
  
  两虎相争,一死一伤,西域就要笑开花了。
  
  “所以现在早点把修为推到半步武神层次,才是重中之重,为了中原黎民百姓,慕姨,别怪侄儿禽兽不如了。”
  
  许七安弹指熄灭蜡烛,开门离去。
  
  夜色沉沉,屋檐下点着一盏盏红灯笼,在清冷的春风中摇曳。
  
  内院、廊道等处,寂寂无声,没有人影。
  
  许七安悄咪咪的靠向慕南栀的房间,轻轻扣了两下门。
  
  屋子里头静悄悄的,无人应答。
  
  居然装睡........许七安又扣了扣门。
  
  慕南栀警惕的声音传来:
  
  “干嘛?”
  
  问的好,你可真懂我........许七安气机弹开门栓,敲门而入,屋内温度正好,不冷不热,空气中萦绕着熟悉的、诱人的幽香。
  
  这是花神觉醒灵蕴后,独有的芬芳。
  
  房间里漆黑一片,但不影响许七安的视线。
  
  床幔低垂,锦塌上侧卧着一道曼妙的曲线。
  
  慕南栀竖眉道:
  
  “深更半夜进长辈房间,成何体统,快滚出去。”
  
  许七安冷笑一声:
  
  “慕姨,侄儿怕你深夜寂寞,特来侍寝。”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