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复活

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复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778章春祭日——复活
  
  紫金丹入口后,冰夷元君并指点在徒儿眉心,以法力化开极品丹药。
  
  丹药化开后,并不流入腹中,而是化作紫气,氤氲在李妙真眉心。
  
  这个过程持续没有太久,一刻钟不到,紫气便缓缓收敛,于她眉心化作一道紫纹。
  
  紫纹与丹药上的纹路如出一辙,是药力沉淀的象征。
  
  李妙真四品之躯,无法彻底吸收药力。
  
  她很快醒转,视野从模糊到清晰,首先看见的是哭的鼻子眼睛通红的李灵素,李妙真茫然了一下,心说师哥呀,你也来陪我了吗。
  
  接着,就看见了师尊冰夷元君,还有师伯玄诚道长。
  
  她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脸色苍白,嘴唇干燥的她,勉强笑了一声:
  
  “多谢师尊救命之恩。”
  
  大难不死,本该是高兴的事,只是目光所及,那些战死的故友,她心里沉甸甸的,未曾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你是天宗圣女,掌教继承人之一,为师自该救你。”
  
  冰夷元君不掺杂感情的声线说道:
  
  “为师和你玄诚师伯此次下山,是奉天尊之命,带你们师兄妹回宗门。
  
  “天人之争后,天宗封山,任何人不得再下山。”
  
  李妙真感应了一下自身状态,脏器多处破损,肉身岌岌可危,反倒是燃烧的元神已经修补完毕。
  
  她自知无力反对师尊,沉默了几秒,道:
  
  “天尊会如何处罚弟子?”
  
  冰夷元君摇头,淡淡道:
  
  “那是天尊的事。”
  
  李妙真没再多问,转而看向李灵素,道:
  
  “弟子还有唯一的心愿,戚广伯奇袭浔州城,情况紧急,务必要将此事传给杨砚等将领。请师尊垂怜,成全弟子。”
  
  冰夷元君皱了皱眉:
  
  “你既已死过一次,还是看不开凡俗之事?”
  
  李妙真再次望向横尸遍野的战场,目光悲伤,“我的朋友都留在了战场,我已经走不了了。”
  
  走不了,指的是心。
  
  冰夷元君点点头,索性这个弟子已经做过太多“错事”,她不会因为愤怒或恨铁不成钢之类的情绪,强压弟子。
  
  不,其实她现在什么情绪都没有,连愤怒都不会有。
  
  玄诚道长亦然,不过额外提出一个条件,他取出一枚碧绿色的丹丸,递给李灵素,道:
  
  “为防止你再次逃跑,把它吃了吧。”
  
  噬灵丹!
  
  此丹是天宗独有的丹药,服下之后,三日内不得解药,便会元神枯竭。
  
  超凡之下,统统难以幸免。
  
  身为圣子,李灵素当然识得此丹,难以置信的望着玄诚道长,颤声道:
  
  “师尊啊,我,我是你从小带到大的弟子啊,您心里不会痛吗,不会愧疚吗。”
  
  玄诚道长面无表情,语气冷漠:
  
  “你觉得为师会吗。”
  
  天杀的太上忘情...........李灵素领命而去,驾驭飞剑消失在蔚蓝天际。
  
  他现在无比确认,师尊的凡心绝对不在自己这里。
  
  这天宗不待也罢。
  
  ..............
  
  春祭日前一天。
  
  往常的春祭日,必定是中原家家户户最热闹的时候。
  
  它象征着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每年的春日祭,朝廷会举行笼罩的祭天大典,祈祷今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百姓也会在这天烹羊宰猪,祭祀天地,祈祷今年有个顶好的收成。
  
  今年春祭,对于百姓来说最为窘迫,富户人家不变,贫苦人家就只能用草扎的祭品代替。
  
  至于朝廷,大概官场上下,都没什么心情搞春祭大典了。
  
  并非缺银子的问题,朝廷再怎么拮据,也不至于办不了春祭大典,委实是雍州的战事令人焦心。
  
  距离洛玉衡渡劫已经过去八日,期间,雍州的战事已经不能用简单的“悲壮”、“惨烈”来形容。
  
  首先是云州军奇袭浔州,城中两万守军死的只剩三千,前青州布政使,现雍州总兵杨恭在守城战中断了一臂,心蛊部飞兽骑全军覆没。
  
  浔州危难之际,许新年等游走于防线上的军队及时赶回支援,身受重创的杨恭当机立断,亲率剩余守军出城,与援兵里外夹击云州大军。
  
  奇袭浔州失败的云州主帅戚广伯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咬着牙命其麾下的中军精锐,与大奉军展开鏖战。
  
  双方在浔州城外鏖战一天一夜,血流成河,据传回京的情报上说,人与马的尸骨铺的骑兵无法行进的夸张程度,形成天然的拒马屏障。
  
  这一战,原本是有机会吃下云州中军的,一旦成功,也许会成为中原战事的转折点之一。
  
  直到一支可怕的骑兵出现,以蛮横到近乎不讲理的架势插入战场,在云州中军的配合下,里里外外将大奉骑兵凿穿数次。
  
  原本占尽优势的大奉军难以在平地上与这支骑兵争锋,只得退回城中,这才得以喘息。
  
  这支骑兵如今被大奉朝堂诸公牢牢记在脑海,深深印在心里,叫“玄武军”。
  
  它从未在青州战场上出现过,却一战扬名,成为了大奉军的噩梦,乃至朝廷诸公听见“玄武军”三个字,也忍不住头皮发麻。
  
  戚广伯是铁了心要破浔州,当夜再次展开攻城,不计代价的投入兵力,黎明时浔州失守。
  
  大奉军撤离浔州,杨恭与张慎李慕白三位大儒,率八百人马断后,云鹿书院大儒手段高超,诡谲莫测,成功掩护大奉守军撤离。
  
  但杨恭因频频施展言出法随之术,加之重伤在身,法术反噬之下,内伤外患爆发,退守雍州城后便昏迷不醒,命悬一线。
  
  这一战,直接打光了大奉军仅存的精锐,自秋收时,十万大军半数战死于靖山城,大奉的精锐部队便处在捉襟见肘的处境。
  
  青州战役中,朝廷调兵遣将,把各州卫所里能调动的精锐,几乎都调到了青州。
  
  结果近五万人战死沙场,残部退守雍州。
  
  女帝上位后,兵部尚书咬牙切齿,又从附近几洲调过去一万兵马。
  
  浔州一战,连这点家底也拼的差不多了。
  
  同时武林盟、李妙真等义军同样湮灭在这场必将载入史册的惨烈攻城战中。
  
  武林盟死了两位四品帮主,麾下教众死伤达八成。尤其李妙真,她所率领的飞燕军全军覆没,本人和师兄李灵素被天宗长辈带回宗门,再无消息。
  
  浔州失守后,云州军彻底偃旗息鼓,与大奉军展开对峙。
  
  云州军出云州时,总共有六万嫡系部队,分左中右三军,俱是精锐中的精锐,这还不算民兵。
  
  攻占青州后,凭借储备充裕的钱粮,招揽江湖人士和流民,兵力扩充到十万,这就造成了云州军越大越多,大奉军越打越少的现象。
  
  大奉国库空虚,流民成灾,云州有备而来,积蓄了二十年。
  
  其实拼的是底蕴。
  
  青州战役中,云州军乍一看越大越多,实则左军三万精锐,已经被大奉军拼的七七八八。
  
  雍州战役开始后,杂牌军和精锐日益减少,直到近来夺取浔州的这场惨烈战役结束,大将军戚广伯的直系中军,彻底打的精光。
  
  招揽来的江湖人士和杂牌军已所剩无几,曾经驰骋战场,翱翔天空的朱雀军,已经只剩下二三十时骑,彻底沦为空中斥候。
  
  现今的云州,全靠右军主力和玄武重骑撑场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