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七章 密折 6000

第七章 密折 600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646章密折(6000)
  
  今日休沐,许二郎原本是来找未婚妻玩的。
  
  但两人终归没有成亲,私下里独处不能超过两刻钟,再长,就得去厅里说话。
  
  独处也不是真的两个人独处,得有丫鬟陪着。
  
  毕竟年轻男女之间,最怕的就是情难自禁,然后热心的给彼此消肿止痒。
  
  成婚后,婆家通常会看新过门媳妇的落红,若是没有,那脸就丢大了。
  
  虽然王家对许二郎的品性很放心,但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不会退让半步。
  
  于是两刻钟结束后,王思慕依依不舍的告别未婚夫,目送他去了父亲的书房议事。
  
  “首辅大人这是为难我啊!”
  
  许新年苦笑一声,却没有走。换成普通长辈这么说,他肯定起身告辞,不过王首辅是未来岳父,许二郎的态度要随意很多。
  
  其实要解决匪患,办法很简单,对待流民和占山为王的匪寇,朝廷历来的态度就是剿灭加招安,萝卜配大棒。
  
  如今的局面是,匪患成灾,剿匪太过困难。朝廷也没有财力和物资继续赈灾。
  
  所以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富贵险中求,用在这里,不太准确,但道理相同。做到别人做不到事,你才能坐上别人坐不了的位置。”
  
  王首辅也没强行赶人,把折子推给他:“看看吧。陛下号召捐款后,情况好转了许多,否则情况会更加严重。”
  
  停顿一下,以一种闲谈的语气说道:
  
  “听说最近和长公主走的比较近?”
  
  许二郎拿起折子翻阅,顺势道:
  
  “偶尔会与长公主殿下讨论学识。”
  
  王首辅点头,没什么表情的说道:“长公主才华出众,天资聪颖,胜过大多男儿。她若是男儿身,面对这样的难题,定能想出解决之策。”
  
  他在暗示我找长公主商议.........许新年微笑道:
  
  “长公主的才华确实令人敬佩。”
  
  既然话题打开了,王首辅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吹一口滚烫的茶水:
  
  “剑州武林盟的事听说了吧。”
  
  “略有耳闻。”许二郎点头。
  
  “详细的情报,近日也该传回来了。此事公开与否,得看事件大小。若是一剂猛药,那就往后压一压。”
  
  王首辅的意思是,如果战果丰硕,就先不公之于众。等待需要用猛药的时刻再行使用。
  
  “许宁宴如日中天,好是好,可就是太好了。”王首辅看未来女婿一眼,叹息道:
  
  “兄长的光辉太夺目,就显得你黯淡无光。别人也不会允许你发光发热。”
  
  许二郎是骄傲的,刚想说大哥是大哥,自己的成就和能力,从来不需要大哥衬托,更不会因为他而自卑。
  
  但许二郎也是聪明的,他立刻意识到王首辅不是“挑拨”,而是另有深意。
  
  “首辅大人的意思是,大哥不能再重返庙堂?”许二郎沉吟道。
  
  “让他挂一个执掌的打更人的虚名,是陛下和诸公能接受的极限。他要是想重返庙堂,那么你,就准备好坐一辈子的冷板凳吧。”
  
  王首辅抿了一口茶,徐徐道:“你们兄弟俩要协调好。”
  
  帝王心术永远是制衡二字。
  
  若是许七安真正掌握打更人衙门,那么许新年就不可能接管王党,皇帝不会允许,诸公也不会允许。
  
  许新年“嗯”了一声,没发表意见。
  
  凭借儒家开窍境的过目不忘能力,他快速阅读完折子,对重灾区域有了详细了解。
  
  “学生看完了,先行回去。”
  
  许二郎起身作揖,他走到门边,忽然回头,道:
  
  “其实并不冲突,大哥是现在,我,是未来!”
  
  推门离去。
  
  ...........
  
  “二郎,怎么心不在焉的?”
  
  餐桌上,婶婶给儿子舀了一碗鸡汤,埋怨道:
  
  “你倒是喝点啊,娘让厨房给你煲的鸡汤,都进了铃音和丽娜的肚子。好东西全给饭桶吃了,你不心疼呀?”
  
  “娘,饭桶是什么啊。”
  
  许铃音吨吨吨的喝鸡汤,开口问道。
  
  “饭桶就是你!”婶婶扭头骂道。
  
  “啊?我不是许铃音吗?”小豆丁大吃一惊。
  
  “又快春祭了,过了一年什么长进都没有,书都是白读的吗?你这一年光长肉不长脑子的?”
  
  婶婶难以置信,并痛心疾首。
  
  那也得有书读进去啊..........许二叔等人心里吐槽,习惯了,继续吃自己的饭。
  
  婶婶骂完闺女,转头对二叔说:
  
  “昨儿临安殿下送了不少首饰和布匹,老爷,你说她如此照拂我们家,是不是将来可能会嫁给宁宴。”
  
  婶婶以前认为两位殿下照拂许家,是瞧上自己美若天仙的儿子。
  
  后来经丈夫解释,才知道是看上了自己武艺超群的侄子。
  
  许二叔欣慰道:
  
  “以宁宴现在的身份地位,娶公主还不是手到擒来。将来入了许府,她还得给你敬茶,你可劲儿的调教她吧。”
  
  许二郎看一眼父亲的酒壶,也没喝多少........
  
  婶婶忧心忡忡道:
  
  “我虽然不怕宅子里的争斗吧,可对方毕竟是公主,娇贵着,哪能随意调教。”
  
  婶婶在许府的宅斗本事,论第一没人敢论第二,一直都是无敌状态。
  
  许玲月轻声道:
  
  “娘,大哥性子洒脱不羁,并不适合娶公主,这驸马还是不当的好。那两位公主我都见过,和大哥不般配。”
  
  丽娜抬起头来,嚼着米饭,含糊不清道:
  
  “我觉得许宁宴和公主们挺般配的。”
  
  许玲月沉默一下,看向小豆丁,细声细气道:
  
  “娘,铃音这样挺好的,每天和丽娜练功,师徒俩开开心心,无忧无虑。”
  
  丽娜骄傲一笑,然后,发现许家主母看自己的目光里,多了戒备和敌意。
  
  是了,是这个蠢姑娘带坏了我家铃音.........婶婶磨磨牙。
  
  丽娜:“???”
  
  许新年放下筷子,捧着鸡汤喝了一口,说道:
  
  “近来,江湖武夫聚拢流民,落草为寇。以致各地匪患严重,部分地域的山匪,已经威胁到县城。
  
  “王首辅问我有何良策,我正为此事烦恼呢。”
  
  婶婶一脸信心十足的姿态:“让宁宴剿了他们呗。”
  
  “中原这么大,你想让宁宴累死?”许二叔没好气道:“再说,他,他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呢。”
  
  他,指的是大哥许平峰。
  
  “能否招安?”许玲月是个知书达理的,文化水平一直很可以。
  
  “招安只能用于常时,匪患多是流民组成,招的了一部分,招不了全部。说到底,还是钱粮不够。可钱粮够的话,灾情早就得到控制了。”
  
  许二郎摇摇头。
  
  先帝元景时的遗留问题,在这场寒灾里,尽数爆发了。
  
  二叔是当个兵的,深知行情,看着婶婶说:
  
  “得,你也别让铃音识字念书了,让她从军入伍吧。说不定三五年后,封个万户侯回来见你,光宗耀祖,让你成为诰命夫人。”
  
  婶婶气的差点要和丈夫拼命,觉得这一家子,就自己的育儿观念最正常。
  
  就自己对铃音不抛弃不放弃。
  
  许二叔见妻子不服气,就问小豆丁:
  
  “铃音啊,如果被人要欺负你,你怎么办?”
  
  “打回去!”小豆丁理直气壮。
  
  “打不过呢?”许二叔道。
  
  许铃音想了想:“那我和他们做朋友,他们就不会欺负我了。”
  
  你这娃子,思想觉悟不行啊,打败仗的话,十有八九当叛徒..........许二叔心说。
  
  吃完饭,许二郎心事重重的回书房。
  
  点上蜡烛,他靠着椅子,开始沉思。
  
  作为读书人,但凡遇到难题,首先想到的是参考史书。
  
  以史为鉴,从中学习先人的经验。
  
  “史书中各朝各代对末期的乱象,采取的无非是剿灭和招安两种。更多的是采取剿灭态度,因为每一个王朝的末期,朝廷与百姓的矛盾已经到了必须用战争解决的地步。
  
  “招安的前提是有钱有粮,并且出让一部分利益。朝廷可以用招安的办法解决一部分匪患,但不可能靠招安解决所有匪患。
  
  “能做到这一步,就不可能有如今的乱象。”
  
  许二郎凭借强大的记忆力,分析、回忆着史书内容,首先得出的结论是:
  
  如今的大奉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与大部分王朝末期的腐朽不同。
  
  烂的还不够彻底。
  
  这是好事。
  
  “这个时候,云州的逆党若是发动叛乱,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何解决匪患?”
  
  许新年越想越觉得无解,越想头越疼。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王首辅的身体越来越差,以致药石都不见效。
  
  归根结底,是心力交瘁,是积劳成疾。
  
  这时,他脑子里突然闪过铃音说的话。
  
  仿佛有一道光劈入他脑海。
  
  “成为朋友,成为朋友........”
  
  许新年睁开眼睛,眼球布满血丝,神态却极为亢奋,他铺开宣纸,研磨,提笔书写:
  
  “现今灾情严重,流寇四起,为祸一方,朝廷可用三策,一为招安,对于规模庞大的山匪,采取招安策略,并让归顺的山匪剿其他山匪.........
  
  “二为派军剿灭,对于规模不大的乌合之众,坚决清剿,不留后患.........
  
  “三,效仿江湖人士,派遣高手深入民间,聚拢流民,占山为王。”
  
  这一点,是铃音是话激发了他的灵感。
  
  让朝廷和流民成为“朋友”,当然,不可能聚拢所有流民,但至少能减轻朝廷现在的负担,大大减轻匪患对百姓的荼毒。
  
  许二郎继续写道:
  
  “需委派忠心正义之士担当此任,风评不好,名声不佳者勿用;需严密监控其家属,以为人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