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三十八章 血案

第三十八章 血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呀........”
  
  小白狐也发出稚嫩女童的尖叫声,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抱住许七安的小腿,瑟瑟发抖。
  
  尖叫声仿佛刺激到了它,它口中发出渗人的嘶吼声,双腿一弹,扑向众人。
  
  书生吕韦尖叫起来,吓的逃到角落里。
  
  “是血尸!”
  
  黑色劲装的王俊低吼一声,长刀竖斩,要将血尸斩为两半。
  
  “血尸是一种靠吞食活人精血生存的邪物,血尸之上是铁尸,铁尸的防御力相当于六品的铜皮铁骨。当年柴家先祖就是靠着十三具铁尸,打便湘州无敌手。”
  
  李灵素传音解释道。
  
  血尸双手一合,夹住刀刃,王俊用力抽了几下,竟没抽出来。
  
  这具血尸的力量,远超他想象。
  
  冯秀娇斥一声,疾走两步,一个直踹正中血尸胸口,嘭!一抹灰尘炸起。
  
  血尸身躯弓缩如虾,但双脚稳稳扎根,没有动弹半分。
  
  下一秒,它一个挺身,震飞了冯秀,接着,它横身摆臂,扫飞王俊。
  
  两位初出茅庐的年轻男女朝不同方向摔去,疼的呻吟不止。
  
  王俊被血尸扫中胳膊,大臂骨裂,他强忍疼痛,一边运气缓解,一边捡起佩刀,正要继续战斗,突然,双腿一软,丹田如刀绞。
  
  “啊.......”
  
  另一边,冯秀似乎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疼的脸色苍白,绵软无力。
  
  中毒了.........王俊心里一凛,顿时明白了自身处境。
  
  “王兄,冯姑娘,不愧是名门大派出身的高手,中了我的软筋散,到现在才发作。”
  
  角落里,书生吕韦笑眯眯的走出阴影,来到篝火边。
  
  他脸庞清秀,却没了之前的温和,火光映照下,甚至有些狰狞。
  
  “是你?!”
  
  冯秀大吃一惊,完全没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发展。
  
  “你是养尸的人,难怪你刚才不让我劈砍棺材,是因为还没机会下毒?”
  
  王俊拄着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脸色铁青。
  
  吕韦颔首道:“没错,我这具血尸还未大成,虽说杀你俩没问题,但你们若是想逃,它可追不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冯秀修为不如王俊,已经站不起来了。
  
  吕韦正要回答,忽听那个盘坐在篝火边,无力动弹的青衣男子接话道:
  
  “当然是为了祭炼血尸,提升修为。”
  
  吕韦审视了他几眼,确认他只是普通人,没有威胁,笑眯眯道:“没错。”
  
  许七安又道:“所以你伪装成书生,徘徊在附近,诓骗过路的行人?看这之前有不少篝火余灰,想来没少害人吧。”
  
  冯秀和王俊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他俩就是被诓骗的路人。
  
  吕韦面带笑容,再次审视着青衣男子。
  
  “这条路频频闹人命,官府不管?”李灵素拨弄一下篝火,问道。
  
  “今时不同往日,那柴贤到处杀人炼尸,闹的满城风雨。我们这样的散修只是跟在他身后喝口汤,反正最后把罪过甩在他头上便是。”
  
  吕韦眼神阴沉,似是不愿再废话,道:“先拿你们普通人打牙祭。”
  
  操纵着血尸,走向李灵素。
  
  为什么第一个死的人是我,难道就因为我太过俊俏?
  
  李灵素有些生气。
  
  “普通人的精血用处不大,但日积月累,也能积少成多。我看几位身体健康,气血在普通人中算是极为旺盛。”
  
  吕韦说话间,血尸已经弹跳到李灵素面前,张开腥臭扑鼻的嘴,狠狠咬向圣子。
  
  李灵素摇摇头,侧身避开,顺势起身,摘下束发的玉簪,轻轻抛出。
  
  玉簪电射而出,射穿血尸的半张脸,簪尖刺出一只黑色的丑陋蛊虫,它宛如被赋予了生命,一个折转,回到李灵素面前。
  
  血尸踉跄往前走了两步,颓然倒地,再也没有声息。
  
  “什么?!”
  
  吕韦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他辛苦祭炼数年,比练气境更加强大的血尸,竟然这么简单就被对方破除。
  
  震惊、愕然、难以置信等情绪最先涌起,随后是恐惧和焦虑,冷汗刷的涌了出来。
  
  显而易见,他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也许下一刻,他就和血尸一样,彻底变成一具尸体。
  
  冯秀和王俊绝处逢生,又惊又喜又茫然。不过,相比起纯粹死里逃生而满怀欣喜的王俊,秀丽的冯姑娘痴痴的望着李灵素。
  
  原来他那么强大.........
  
  许七安招招手,摄来玉簪,凝视着簪尖的蛊虫,摇头道:
  
  “变异的尸蛊,不够正宗。”
  
  他说话的时候,吕韦表情经过一连串的变化,终于心一横,以极快的速度冲出破庙,试图逃离。
  
  “咻!”
  
  玉簪呼啸而出,刺穿了书生吕韦的胸膛,带出一股殷红的鲜血,人随之倒地。
  
  目睹吕韦像草芥一般被杀的冯秀和王俊,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翻涌的复杂情绪,语气毕恭毕敬:
  
  “多谢两位前辈救命之恩。”
  
  许七安往火堆里丢了一块柴,叹口气:“湘州已经这么乱了吗?”
  
  冯秀抿了抿嘴,“弟子在宗门时,只听说柴贤在湘州,以及其他郡县作乱,闹的不得安宁。如今看来,这其中有部分命案,是吕韦这样心术不正之徒浑水摸鱼。
  
  “是我和王兄信错了人,今日若非两位前辈也在庙中,恐怕我们难以活命。”
  
  她再次感谢了救命之恩,但一双妙目大部分时间都聚焦在李灵素身上,认为这个俊美绝伦的男子,才是小团队里的核心。
  
  李灵素微微颔首:“把血尸处理一下,继续休息,等明日上路。”
  
  慕南栀看着王俊把血尸拖走,胆战心惊的扭头,瞪一眼许七安: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棺材里有,有鬼?”
  
  许七安摇头:
  
  “不知道,不过破庙里摆棺材,绝对有古怪。这里常有人落脚歇息,桌子都被劈成柴烧了,唯独棺材完好无损。如此大的破绽,一眼就出来了。”
  
  至于后来,那书生偷偷把迷烟丢进篝火,根本瞒不过用毒专家的他。
  
  慕南栀哼了一声,搂着白姬躺下,侧对着许七安,腰肢和臀部曲线勾勒的极为动人。
  
  “难,难受,不要抱着我睡啦.......”
  
  小白狐挣扎起来。
  
  许七安侧身躺下,揽住慕南栀的纤腰。
  
  她娇躯僵硬了一下,但没反抗,也没说话。
  
  ...........
  
  次日,清晨。
  
  慕南栀醒来,发现自己蜷缩在许七安怀里,昨夜受了惊吓,再睡时便下意识的贴着他,寻求安全感。
  
  她像个未出阁的少女,脸蛋微微发红,偏又强撑着假装若无其事。
  
  不多时,众人陆续醒来,许七安烧了一锅热水,先给每人一碗热水就冷馒头,然后用剩余的热水刷牙洁面。
  
  众人结伴上路,途中,许七安问道:
  
  “湘州有什么特色美食?”
  
  李灵素想了想,道:“腊肉不错,等进了城,我带前辈去品尝品尝。”
  
  许七安看向慕南栀,见她一脸意动,于是笑道:“好。”
  
  冯秀和王俊有些拘谨的跟在身后,没敢主动开口说话,只是听李灵素恭敬的称呼青衣男子时,有些诧异的对视一眼。
  
  他称呼那人为前辈,态度颇为恭敬........冯秀圆圆的眼睛微微睁大,难道她猜错了,这个青衣男子才是核心人物?
  
  午时前,一行人来到湘州城,城墙高三丈,行人稀疏,衣着普通,极少看见鲜衣怒马的人。
  
  湘州并不富裕,甚至还不如位处边陲的雷州。
  
  进城之后,冯秀和王俊告辞离开。
  
  李灵素前头带路,许七安牵着小母马,“哒哒哒”的跟在后面,半个时辰后,他们在一座大庄园外停下来。
  
  漆红大门上挂着“柴府”匾额。
  
  年轻力壮的门房迎上来,拱手道:“几位是哪个门派?”
  
  李灵素回答:“无门无派。”
  
  “可有请帖?”
  
  “没有。”李灵素摇头。
  
  门房眉头一皱,正要说话,便听这位俊美的年轻人说道:
  
  “我与柴杏儿是故交,你进去通报,就说李灵素求见。”
  
  ..........
  
  PS:今天一整天都犯困,无力,看电脑屏幕都是重影的。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