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五章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第十五章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15章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面对惊恐的天宗圣子,许七安嘴角一挑:“你猜。”
  
  天宗圣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徐谦展现出的神秘感太强,以致于他陷入巨大的困惑和茫然中。
  
  一不小心把天给聊死了?很显然,此事涉及到天宗隐秘,李灵素多半不会告诉我真相,想要套取情报,就不能明着问,交换模式也不行,得让他自己自愿说出来..........许七安想了想,淡淡道:
  
  “对你来说,这是天宗不能公之于众的隐秘,对我而言,却是早在几百年前就知道的事。”
  
  几百年前........李灵素微微张嘴,愣愣的看着他。
  
  他是谁?
  
  他活了几百年?
  
  除了儒家之外,任何体系只有四品以上才能寿元悠长,这意味着徐谦至少是三品?不对,他虽然手段诡谲,但他连清姐都打不过。
  
  一瞬间,各种各样的念头在李灵素脑海里闪过。
  
  “你连清姐都打不过,活了几百年?”他皱了皱眉,质问道。
  
  “我连一个四品都打不过,但蛊族会的,我都会。”许七安笑呵呵道。
  
  李灵素一时哑然,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愈发觉得徐谦这个人,神秘莫测。
  
  许七安继续道:“知道,但并不代表了解内幕。”
  
  李灵素刚张开的嘴,闭了上去,他刚才还想质问:
  
  既然你知道天宗的秘密,刚才还要问我?
  
  结果就得到了回答,没想到对方的逻辑如此缜密。
  
  天宗圣子沉吟片刻,道:
  
  “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但确有其事。当然,这不会记载在任何典籍里,但又无法瞒过任何弟子。理由很简单,天宗传承数千年,高手辈出。晋升三品超凡层次后,就能拥有极为漫长的寿命。
  
  “按理来说,即使会因为天劫、战斗等因素,折损部分前辈,但不可能全部死绝。但天地人三宗,超凡高手少之又少。
  
  “地宗修功德,却有入魔的风险。人宗业火灼身,几乎没有渡过天劫的道首。那么,我们天宗呢?
  
  “天宗的太上忘情是大道,与业火灼身和堕入魔道并不一样,天宗的问题在哪里呢?
  
  “很多弟子心里有这类疑惑,然而注定无法得到答案,只有师门长辈和少数杰出弟子才知道天宗修行之法,品级越高,越容易遭遇“消失”的危险。
  
  “没人知道他们哪里去了,我猜测就算连师门长辈都不清楚,或许,只有历代道首自己才清楚,但他们从来不会说。”
  
  说完,李灵素看向许七安,以交换情报的姿态,请教道:
  
  “徐........前辈知道?”
  
  这些事是天宗机密,换成旁人,他是绝对不会泄露,但这个自称活了几百年的徐谦,一语道破,李灵素认为对方或许比自己更了解其中内幕。
  
  看来你也不知道真相,我刚打算从你身上薅羊毛,你反手就薅回来........许七安保持着得道高人的人设,呵了一声:
  
  “道尊哪去了?”
  
  李灵素瞳孔骤然收缩,表情呆滞,片刻后,他凝固的眸子微微颤动,呼吸随着急促。
  
  一瞬间,他仿佛想通了以前很久没有想明白的疑惑,又或者,以前的某个疑惑得到了解答。
  
  “多谢前辈解惑!”
  
  天宗圣子诚恳的做了个道礼。
  
  我什么都没说,我用的是疑问句........许七安默默嘀咕,他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转而问道:
  
  “你之前是怎么确认往西走,东方姐妹不会深追?”
  
  李灵素“嘿”了一声,道:
  
  “因为她们本来就要去西方,准确的说是去雷州,似乎是寻一座浮屠塔。听蓉姐说,她师父能不能复活重生,就看此行。”
  
  浮屠塔,听名字就知道属于佛门;雷州是紧邻西域的州,属于大奉;东方婉蓉是巫师,她师父必然也是巫师.........
  
  许七安皱了皱眉,难以将这些信息结合起来,“仔细说说。”
  
  “具体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蓉姐的师父是纳兰天禄,靖山城前前任城主,前任城主纳兰衍的父亲。山海关战役时,被魏渊杀死。”
  
  李灵素目光掠过许七安的肩膀,看见远处坐在大石上的嫂子,正笑吟吟的看着这边。
  
  他心里一沉,迅速低头,他怀疑这位嫂子在偷看他,但他没有证据。
  
  姿色平庸的女子并不在他参悟太上忘情的名单里,更何况她的男人是个可怕的人物。
  
  我这该死的魅力........
  
  天宗圣子定了定神,道:
  
  “但你知道的,巫神教擅长元神修行,肉身易毁,元神难灭,据我所知,那位纳兰天禄是二品雨师。想必当年死而不僵,元神被佛门拘走。”
  
  这又和浮屠塔有什么关系........许七安沉思。
  
  .............
  
  京城。
  
  景秀宫,太子坐在温暖如春的堂内,一身蟒袍,手里捧着茶盏。
  
  “母妃,再过半月,而孩儿就要登基了。”
  
  太子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沉稳,似乎有着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静气。
  
  这是他最近一直向自己强调的细节,驾崩的父皇、战死的魏渊,以及依旧屹立朝堂的王首辅,这些曾经权柄煊赫的人物,都有着四平八稳的气场。
  
  他作为即将登基的一国之君,自然也要喜怒不形于色。
  
  雍容华贵,保养得当的陈妃容光焕发,走到太子身边,轻轻抚摸他的袖子,激动道:
  
  “好,好,终于熬出头了,终于熬出头了。”
  
  丰韵动人的熟妇眼泛泪光。
  
  她欢喜了片刻,忽地皱眉:“你要防着四皇子狗急跳墙。”
  
  太子笑着摇头:
  
  “不会,孩子坐了十几年的东宫之位,不管是民意还是朝堂,心里都是向着我的。我便是正统。
  
  “如今父皇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朝野上下,都期盼着孩儿能及早登基。而且,那份告示张贴之后,孩儿在民间的声望立刻高涨。四弟不得民心,毫无威胁。
  
  “说起来,这一切都得感谢王首辅,若没他相助,四弟恐怕还能依仗魏渊留下的党羽,挣扎一番。”
  
  陈妃笑道:“你登基之后,要多依仗王首辅。”
  
  “孩儿明白。”
  
  陈妃满意点头,忽然恨声道:“等你登基之后,母妃想让那个女人进长春宫。”
  
  长春宫是冷宫,那个女人,指谁,不言而喻。
  
  太子皱了皱眉,道:“母妃,孩儿登基后,你便是后宫的主人。何必计较一个位份。”
  
  他明白母妃的意思,母妃想当太后,更想把那个女人打入冷宫。
  
  但他是皇后名义上的儿子,皇后是他的嫡母,除非皇后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不然,即使他登基,也不能剥夺皇后的名分。
  
  “哼!”
  
  陈妃低声道:“我明白太子的顾虑,皇后早已失德,不配母仪天下。我与你说........”
  
  太子听完,瞠目结舌,半晌没有说话。
  
  他万万没想到,皇后与魏渊,竟有这样的往事。
  
  “可如今魏渊已死,死无对证........”太子眉头紧皱。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陈妃冷笑道。
  
  “容我想想。”
  
  ..........
  
  东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