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四十三章 杨千幻到来

第两百四十三章 杨千幻到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74章杨千幻到来
  
  深夜!
  
  城头的瓮城里,炭火静谧燃烧着,驱散秋夜里的寒意。
  
  铜壶滚水汩汩,李妙真把染血的汗巾浸在温水里,轻轻涤荡,铜盆瞬间一片殷红。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他继续这般流血,熬不过今晚!”
  
  张开泰在厅内焦虑的来回踱步。
  
  其他将领或坐,或站,或抓耳挠腮,急的愁眉苦脸,却束手无策。
  
  张开泰把许七带回城头后,他已经昏迷不醒,气若游丝,撕了衣服检查伤口,众人悚然一惊,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遍布裂痕。
  
  那些瓷器皲裂般的伤口里,不停的沁出鲜血。
  
  尤其是腰部那道险些把他腰斩的狰狞伤势,让张开泰等人头皮发麻,就算是他们,受这么重的伤,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很可能不出一个时辰就身亡了。
  
  四品武夫不具备三品的不死之躯,也不像巫师的血灵术,能激活气血,治愈伤势。
  
  李妙真身为道门弟子,医术方面,还是有涉猎的,毕竟想炼丹,就得精通药理。而她随身携带了一些治疗外伤的丹药。
  
  可是这些丹药对许七安的伤势,丝毫起不到作用。
  
  吞服,不见效。
  
  磨成粉末敷在伤口上,毫无作用。
  
  “这样下去不行,得带他回京城,只有司天监能救他。”李妙真叹息道。
  
  腰部那道险些致命的伤,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浑身皲裂如瓷器的现象,李妙真估测和儒家的言出法随有关,来源于法术的反噬。
  
  就如当日他逞强打败自己和楚元缜,结果魂飞魄散。
  
  李妙真回忆了一下,当初许七安是利用儒家法术增强元神,所以元神遭受反噬。这一次,身体皲裂流血不止,应该是增强了气机吧。
  
  “麻烦李道长了。”
  
  张开泰精神一振,目光急迫的盯着她。
  
  李妙真缓缓摇头,神色黯然:“我的金丹在他体内,金丹一定程度上稳住了他的伤势,不然,他可能已经..........”
  
  不收回金丹,她如何御剑飞行?
  
  收了金丹,也许还没到京城,这个男人就撒手西归了。
  
  张开泰等将领,脸上泛起深深的绝望。
  
  她温润的手指轻轻拂过许七安的脸颊,心里涌起澄澈的悲伤,你拯救了玉阳关,拯救了这一万四千名将士,可我该拿什么拯救你?
  
  她难过了片刻,忽然有了想法,一边伸手入怀取出地书碎片,一边往瓮城外走,道:
  
  “你们帮忙照看他,我去去就回。”
  
  李妙真打开瓮城的门,忽然愣住了,她的视线里,尽是黑压压的人影。
  
  马道上,以瓮城门口为中心,人潮向着两侧蔓延,一直到视线看不到的黑暗深处。
  
  全场寂寂无声,几千上万人,一点声音都没有,似乎是怕吵到里面沉睡的人。
  
  “你能救许银锣的,你能救许银锣的,对吧.........”
  
  人群里,一名士卒满脸哀求的说道。
  
  里头的对话,他们全听见了。
  
  李妙真再看他们时,才发现一个个刀口舔血的汉子,竟都红了眼眶。
  
  这一刻,李妙真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胸口如遭重击”。
  
  “我会的........”她轻轻颔首,又退回了瓮城。
  
  关上门,她没有转身,背对着张开泰等人,取出地书碎片,传书道:
  
  【诸位,我和许七安在襄州边境玉阳关,他重伤垂死,命悬一线...........】
  
  李妙真分三段,言简意赅的讲述了许七安的情况。
  
  最后传书问道:【现在如何是好?】
  
  【六:许大人情况已经这么糟糕了吗!阿弥陀佛,贫僧现在想去东北超度这些蛮夷。】
  
  隔着地书碎片,大家也能感觉到恒远大师的焦虑和担忧,以及无能狂怒。
  
  【一:你的金丹在他体内,暂时吊住一口气?】
  
  似乎每次涉及到许七安,怀庆就变的很积极,一改沉默寡言的风格..........李妙真暗暗皱眉,传书回复:
  
  【是的,没了金丹,我便无法御剑飞行。若是去了金丹,许七安坚持不到回京了。我,我不能拿他的命冒险。】
  
  什么叫不能拿他的命冒险,按照你飞燕女侠的性格,不应该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老娘这就带你回京,是死是活看老弟你的造化了,这样的吗..........楚元缜忍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
  
  【一:能吊多久?】
  
  【二:明日正午前不会有性命之虞,但取出金丹,可能最多只有一个时辰能活,甚至更短。】
  
  不等怀庆回复,楚元缜率先开口,传书道:
  
  【那这就好办了,你回不去,就让司天监的人过来。杨千幻的传送阵法比御剑飞行还快,他有足够的时间从京城赶过来,应该能在明日正午前返回京城。】
  
  李妙真眼睛一亮。
  
  这个主意很简单,她竟然没想到,看来是关心则乱啊。
  
  楚元缜继续传书:【现在宵禁了,丽娜和恒远无法在内城行走。一号,这件事只能交给你。】
  
  一号在朝中位高权重,想来宵禁困不住他。
  
  【一:好。】
  
  丽娜送了口气,也传书道:【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大家一起处理问题,解决困难,真好。】
  
  你似乎什么事都没做吧,这种好像自己是重要参与者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天地会众成员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吐槽。
  
  【一:四号,北境战事如何?】
  
  【四:靖国骑兵撤军了,原以为还会再打数月,没想到魏公竟在短短一旬,打到巫神教总坛........】
  
  他传完这条内容,忽然不再说话。
  
  过了几秒,一号怀庆岔开话题:【李妙真,现在可以说说具体情况了吗?】
  
  楚元缜心里哀叹一声,积极参与新话题,道:
  
  【现在可以和我们说说具体情况了吧,他是被努尔赫加打伤的吗,我记得炎国的国君是双体系四品巅峰,差不多是三品之下最强一档。】
  
  李妙真只说炎康两国八万大军攻城,没时间和心情去详细描述事情经过,楚元缜觉得,以许七安的金身和战力,普通四品不至于把他打的濒死。
  
  放下了心头大石的李妙真,不像刚才那么急迫,传书说道:【许七安一人凿阵受的伤。】
  
  这条传书发过去,她正要继续书写,楚元缜发了一条言简意赅的传书:【胡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