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八十五章 科举舞弊

第八十五章 科举舞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316章科举舞弊
  
  “许辞旧会写个屁的诗,我随随便便写几句,就能让他无地自容。当日若非替他堂哥许七安赠诗,紫阳居士的那块玉佩就应该是我的。”
  
  朱退之想起当日的过节,骂骂咧咧。
  
  “会不会是科举舞弊?”刘珏试探道。
  
  “胡说八道!”云鹿书院的学子闻言大怒,一个个用眼睛瞪他。
  
  科举舞弊........这个词在朱退之脑海里浮现,像是瞬间贯通了所有疑问,合理的解释了许辞旧能写出传世名作,高中“会元”的原因。
  
  旋即,朱退之摇头:“不可能,诗词不是文章,提前得知考题,便能有时间充分准备。刘兄,我让你以“春景”为题,给你三日时间,你能写出一首传世之作?”
  
  刘珏摇头:“在下汗颜,给我三年恐怕也写不出来。”
  
  他喝了口小酒,露出饱含深意的笑容,压低声音:“可是,朱兄想一想,如果替他写诗的人,是银锣许七安呢?”
  
  席上气氛一静,不管云鹿书院的学子,还是国子监的学子,都没有立刻反驳。而是在脑海里仔细思忖了一下。
  
  是啊,如果是许诗魁的话,若能提前知道考题,别说三日,恐怕一日就能写出来。
  
  送别诗和咏梅诗,以及那首在云州“牺牲”前引吭高歌的半首词,都是临阵而坐。
  
  云鹿书院的学子更是联想到了张贴在书院功名墙上的《劝学诗》,据书院大儒透露,许宁宴十息成诗,惊才绝艳。
  
  “哼,银锣许七安又如何得知考题?”
  
  心里虽然那么想,但嘴上是不会承认的,云鹿书院的学子质问道。
  
  “不知不知,”刘珏摆摆手,笑道:“本就是醉话,瞎猜而已。不过那许七安是银锣,官场流传,此人深受魏渊信任.........”
  
  他没继续往下说。
  
  有了这段插曲,云鹿书院的学子没了饮酒的心情,坐了片刻,就起身告辞。
  
  擅长交际的刘珏亲自送朱退之等人下楼,然后主动结账,众人在酒楼外各自散去。
  
  一刻钟后,刘珏去而复返,钻进停在酒楼外的一辆马车里。
  
  车马里坐着一位富家翁打扮的中年人,大拇指套着玉扳指,手里盘着核桃,另一只手端着茶杯。
  
  “赵管事!”
  
  刘珏恭敬的作揖。
  
  中年人颔首,放下茶杯,翻开倒扣在小茶几上的茶盏,倒了杯茶,皱眉道:“一身酒味,喝口茶吧。”
  
  “多谢赵管事。”刘珏双手捧着茶盏,呲溜一口喝完,徐徐道:
  
  “打听出一些事情了,根据那几个云鹿书院的学子说,许辞旧根本不会作诗,水平稀烂。那首《行路难》十有八九是别人捉刀代笔。当然,我也没有证据。”
  
  中年人闻言,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哂笑道:“不需要证据,有这个就够了。”
  
  .............
  
  外城,种着杨柳的院子里。
  
  刚吞服血胎丸的金莲道长,沐浴在春日融融的阳光里,感觉身体不再阴冷,不再往阴物方面转化,但体内残留些许阴气,靠另一枚血胎丸足以消弭。
  
  “这具肉身与我元神并不契合,用不了太长时间,好在造化金莲成熟在即,莲子可以为我重塑肉身,我也该离京了。
  
  “希望到时候不会出意外。”
  
  金莲道长心里祈祷。
  
  .............
  
  “大郎,那,那姑娘好像不是大奉人士。”
  
  门房老张的儿子想了想,形容道:“是个黑皮的丑姑娘,眼睛还是蓝色的。头发也难看,带着卷儿。”
  
  五号?!
  
  卧槽,她来我家干嘛,金莲道长让她来的?那她知不知道我是三号的事?
  
  金莲道长请他帮忙寻找五号,而不是请三号,尚可以用“三号品级太低”来掩盖,毕竟儒家的言出法随越到后期,实力越恐怖。
  
  但前期的品级里,九品到七品都是辣鸡,到六品儒生境,可以抄录别人的技能,才具备相当可观的战力。
  
  在楚元缜和恒远看来,虽然三号许辞旧聪明绝顶,但真正需要的时候,还是战力彪悍的堂哥许宁宴更靠谱。
  
  看来今天只有旷班了.........许七安颔首道:“我知道了,待我请假过后,再与你一同回府。”
  
  请假之后,许七安坐在马背,小跑着往许府方向去,门房老张的儿子小张,小跑着跟在一旁。
  
  两刻钟后,抵达了距离衙门不远的许府,许七安把马缰交给小张,径直入府。
  
  刚进外院,就看见厨娘们端着一碟碟的热菜和馒头、米饭,往内院走去。
  
  “大郎回来啦........”厨娘们松了口气,边说着,边把目光投向内院:
  
  “府上来了个姑娘,说是找你的,问和你什么关系,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叽里咕噜的,十句话里九句听不清。”
  
  十句话里九句听不清,五号的南疆口音有点重啊.........许七安吐槽着,与厨娘一起进了内院,远远的听见内厅传来许玲月温柔的声音:
  
  “丽娜姑娘从南疆远道而来,找我大哥何事?”
  
  “不是来找你大哥的,是来找几位朋友,随便历练.......”一个口音很重的声音响起,说着半吊子的大奉官话。
  
  不过声音宛如银铃,清脆悦耳,甚是好听。
  
  “就是说你不认识我大哥?”
  
  “不认识。”
  
  三言两语就摸清底细了,这个姑娘不太聪明的样子,和大哥也没关系.........许玲月热情的招待丽娜。
  
  婶婶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眉头轻蹙,目光略带敌意的审视丽娜。
  
  这个外族女人真会吃啊,半个时辰里,吃掉了家里三天的口粮,兑换成银子的话,都,都.......好几两了吧?
  
  这还是婶婶特意让厨娘准备一些米面馒头和素菜,要是大鱼大肉的话,得吃掉多少银子?
  
  谁家养的起这种姑娘。
  
  “丽娜姑娘?你来我府上作甚。”
  
  许七安踏入门槛,一脸诧异的审视着南疆来的小蛮妞。相比起昨日受伤的苍白脸色,她现在气色红润,眸子明亮,似乎伤势已经痊愈。
  
  “金莲道长让我来找你,说在京这段时间,我便住在你这里了。多谢许大人救命之恩。”
  
  丽娜赶忙放下筷子,咽下食物,大大方方的端详许七安。
  
  她原以为自己来了京城,接待她的要么是金莲道长,要么是三号,或者四号六号。谁想,最终居然住进了一个陌生男子家中。
  
  昨天的事,金莲道长已经告诉她,丽娜知道这位皮相极佳的年轻银锣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既然是道长信赖的朋友,那丽娜也无保留的信任他。
  
  她喊我许大人,而不是三号........许七安盯着丽娜看了片刻,无法从那双澄澈无邪的碧眸中看出端倪。
  
  金莲道长为什么要把她安排在我身边?这有何深意?
  
  老银币做这件事之前没与我商量,按照我与老银币们打交道的经验判断,事先商量,则没有某种谋划。
  
  事先没商量,则必有深意。
  
  于是,许七安问道:“道长还与你说了什么?”
  
  丽娜啃了口馒头,含糊说道:“金莲道长说你是他在京城结识的挚友,让我安心待在府上便成。”
  
  咽下馒头,她有些气愤和委屈的说道:“道长说我太能吃,养不起我。”
  
  啊.......许七安脸色呆滞,原来金莲把她送到我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太能吃养不起?
  
  这还真是个无懈可击的理由,同样的道理,住养老院的六号和吃住都靠故友接济的四号,也养不起南疆小蛮妞。
  
  该死,被当成狗大户的感觉好不爽,人在江湖飘,不是你白嫖,就是我白嫖,报应啊........许七安叹息一声:“原来如此。”
  
  “咳咳!”
  
  婶婶用力咳嗽一声,彰显她当家主母的存在感。
  
  但许七安不搭理她,自顾自道:“行吧,我马上让人给你安排房间。”
  
  “许宁宴!!”
  
  婶婶气的嗷嗷叫,从椅子上起身,掐着小腰,怒目相视:“我是你婶婶,你,你难道没想过和我商量一下?”
  
  说着,目光频频瞟向杯盘狼藉的餐桌,告诉倒霉侄儿,这姑娘是个无底洞。
  
  这.......许七安顿时犹豫,婶婶考虑的很有道理,京城物价贵,这姑娘那么能吃,委实太耗银子。
  
  而且,我最近的气运发生变化,不再捡银子了,改成积累声望,然后,魏渊又扣了我工资。
  
  “大哥你忘了鸡精吗?”
  
  这时,许玲月开口了,她给许七安算了一笔账:“京城的盐运衙门去年开出去盐票两千斤,获利五千两,其中大哥占一成,得五百两。这银子您还从没司天监要回来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