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书荒啦文学网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二章 众生之力

第六十二章 众生之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93章众生之力
  
  褚采薇抿着嘴,明亮的杏眼追随着那道身影,直到他投入金钵,大眼美人依旧无法从刚才那一幕中摆脱出来。
  
  真威风啊........她心想。
  
  “许公子简直神人也。”白衣术士们发自内心的惊叹。
  
  这样的人前显圣方式,对他们来说,有些过于时尚和创新,对他们的内心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相比起来,只会反复念叨一句“世上无我这般人”的杨师兄,就显得很下乘。
  
  想到这里,白衣术士和褚采薇下意识的看向杨千幻,只见杨师兄整个人竟痉挛了起来。
  
  “原来还可以这样........原来还可以这样.........在京城无数百姓眼里,在大奉达官显贵眼里,豪迈饮酒,豪迈吟诗,慷慨应战。
  
  “为什么只是代入其中,我便感觉大脑一阵阵的颤抖。这就是我所追求的极致,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没想到却被他轻而易举的做到的.......
  
  “不,这本来是我的机会,是我的机会啊,监正老.......老........误我。”
  
  外围的酒楼屋顶,楚元缜叹息道:“厉害,实在厉害,这份博眼球的功夫,可谓旷古绝今,我当年便是中了状元,也不及他这般风光。”
  
  “阿弥陀佛,所以说许大人是个妙人。”恒远笑道。
  
  许大人这样性格的人,远比刻板的读书人要有意思的多,也比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武夫要好相处的多。
  
  这大概就是教坊司花魁们那么喜欢他的原因,除了馋他诗词,性格招女子喜欢也是一方面原因。
  
  “他进去了。”
  
  拥堵的人群里,有百姓指着投映在半空中的“画卷”,那座巍峨大山的山脚下,出现一位穿着斗篷的男子。
  
  ............
  
  这波逼装的,我给自己打99分,差一分是觉得有些尬..........不过,只要我假装不尴尬,那么它就是一个100分的金镶玉.........偶尔中二一下,感觉还挺爽.........许七安一边总结刚才人前显圣的操作,一边环顾四周。
  
  这个世界宛如真实,也许它就是真实的,他来到的是一片佛门大神通开辟出的小世界。
  
  佛门巍峨高耸,云雾缭绕,宛如世外仙境。
  
  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梵唱,让人不自觉的心情平和,舍弃了红尘的一切烦恼,于心里留下安平喜乐。
  
  眼前是一条蜿蜒的石阶,延伸向云雾深处。
  
  许七安发散思维,感应了片刻,没有察觉到任何生命的气息,蠹虫鸟兽绝迹。
  
  “净思小和尚坐守山腰,应该不会是第一关,第一关是什么?”
  
  怀着疑惑,他开始登山。
  
  风平浪静的走了一刻钟,许七安看见石阶边出现一块小小的石碑,碑上刻着:“八苦!”
  
  ...........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度厄大师悲天悯人的声音响起,回荡在观众耳边:“这第一关,便是八苦阵。只有心智坚定者,才有资格登山,继续接受佛法考验。”
  
  八卦台上,身穿道袍的元景帝站在边缘,俯瞰着广场,沉声道:“朕听说过此阵,监正,这八苦阵威力如何?”
  
  “它不是威力如何的问题,它是那种特别磨人的阵法。”监正喝着小酒,给元景帝解释:
  
  “若是一位稚童进入八苦阵,轻而易举便能出来。越是历经沧桑的人,越难破阵。在佛门,这八苦阵是僧人们磨砺心境所用。
  
  “有人经历过考验,心境愈发圆满。有人则陷入八苦之中,佛心破碎。”
  
  元景帝顿时凛然:“佛门高僧尚且如此,何况是他?”
  
  监正笑了笑:“与佛门斗法,哪有那么容易赢,单是一座八苦阵,这京城里,能安然度过的就屈指可数。”
  
  元景帝闻言,眉头紧锁。
  
  京城中能度过八苦阵的,屈指可数,他可不认为这个“屈指可数”里包括许七安,这与天资无关,这和心性有关,和悟性有关,和体系也有关系。
  
  武夫如何面对佛门僧人用来磨砺佛心的八苦阵?
  
  如果佛门讲究一个透彻菩提心,那么武夫就是百无禁忌,一颗心是浑浊的。
  
  “这一战若是输了,原本平起平坐的盟友关系,将会产生倾斜.......”元景帝心道。
  
  这才是他最担忧的,与二十年前相比,大奉国力衰弱的厉害,早已无法和西域佛门相比。
  
  但这是心照不宣的事,谁也不会说。可若是此番斗法输了,史书上记上一笔,那就相当于把事情摆在明面上了。
  
  后人研究这段历史时,会认为,元景晚年,大奉国力衰弱,他这个皇帝,就不是中兴之主,而是昏庸皇帝。
  
  “不能输,不管如何都要赢,有三次机会,如果许七安输了,监正你最好选一个得力的人物。”元景帝一字一句道。
  
  ...........
  
  “竟是如此可怕的阵?”
  
  听完恒远解释的楚元缜,大吃一惊。
  
  “以许宁宴的心性,恐怕通不过八苦阵的考验吧。”楚元缜沉吟道。
  
  “或许,你应该自信一点,把“恐怕”去掉。”恒远无奈道:
  
  “这八苦阵是修禅的高僧用来磨砺佛心的,武僧陷入其中,轻则心境破碎,重则发狂,丧失理智。”
  
  这.......楚元缜脸色微变:“佛门未免过于歹毒了,他们想毁了许宁宴?”
  
  恒远沉声道:“八苦阵还有一个作用........”
  
  .............
  
  “没有气机波动,没有危险反馈,八苦阵法不会攻击我。”许七安站在石碑边,久久没有踏前一步。
  
  不管了,先破阵再说.
  
  许七安一脚踏上石阶,进入阵法,刹那间,眼前景物变化,佛山淡去,台阶淡去,黑暗遮住了视线。
  
  “哇哇......”
  
  他旋即听见了婴儿啼哭声,哭声撕裂的黑幕,他看见了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制服的人群。
  
  一位护士捧着新生的婴儿,真为他擦拭身子。
  
  床上躺着脸色惨白,大汗淋漓的女人,她五官清秀,无比熟悉。
  
  “妈.......”
  
  下意识的,许七安喊出了声。
  
  这不是大奉许七安的出生,是长在红旗下,生在新中国的许七安的出生。
  
  孩子慢慢长大,经历了最快乐的童年后,他被迫上学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上学,沉重的课业支配了他的青春。
  
  终于,熬到毕业,长大成人,打算踏入社会。
  
  这时,已经明显苍老的父母,拍着他的肩膀,惭愧的说:“你终于警校毕业了,爸妈什么都给不了你,你要自己努力奋斗,买房买车娶媳妇,得靠你在自己。”
  
  他进入单位,没日没夜的工作,为了攒够房子首付,头悬梁锥刺股,终于,他首付了一套房子。
  
  问题又来了,没钱装修........
  
  许七安痛定思痛,离开单位,下海经商,生意失败,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奋斗。
  
  十年之后,他终于有了精装修的房子,有了一些积蓄,是时候成家了。
  
  这个时候,父亲生病了........一场大病让他几乎倾家荡产,父亲身子垮了,他得负责赡养两位老人。
  
  为此,交往多年的女友离他而去。
  
  这时候我不是应该醉酒猝死了么.........他很想自嘲一声,但内心变的格外沉重。
  
  画面变幻,他终于在四十岁之前结婚了,娶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妻子,第二年孩子诞生,夫妻俩为了让孩子读上更好的学校,大吵一架。
  
  从此以后,他们为了孩子而活,抚养他长大,供他读书,直到有一天,孩子说:“爸妈,我要结婚了,但我要一套房子,女方不想和你们住一起。
  
  “哦,在这之前,你们得准备几十万彩礼,就用爸的养老金吧。”
  
  好吧,那就节衣缩食,提供大半辈子的积蓄,为孩子还房贷吧,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这些嘛。
  
  于是,儿子结婚了,有了婚房,开始了他的人生。接着,孙子出生了,老伴被接走了,因为要负责照顾儿子和儿媳的生活,要负责带孩子。
  
  许七安开始了寡居的生活..........
  
  这段人生的最后,是他躺在病床上,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临走前,身边只有一个同样苍老的妻子。
  
  这一刻,许七安竟有种“终于可以休息”的轻松感。
  
  一个轮回结束,第二个轮回开始。
  
  从出生到死亡,他一生都在当社畜,都在努力的“活着”,年少时背负沉重课业,年轻时为了未来奋斗,人到中年为孩子奋斗,到老了,依旧在为孩子奋斗。
  
  除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到咽气那一刻,他才真正的“自由”,感觉卸下了所有担子。
  
  “这就是人生八苦么,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这样的人生有何意义,我的人生不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
  
  一次次的轮回中,许七安遁入空门的念头越来越重,心里有一个声音不停的说:歇息吧,歇息吧,这样的人生没有意义。
  
  放下这一切,你就自由。
  
  “不对,不对,我的意志出问题了........”他旋即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出了问题,好像得了精神分裂症。
  
  一个蛊惑他遁入空门,寻求自由。一个则坚定自身的理念和想法。
  
  两股意识在体内碰撞,许七安痛苦的抱住脑袋。
  
  “想一想别的,想一想浮香雪白的屁股。”
  
  .............
  
  他的一切表现都落在场外围观者眼里,无数人为他提心吊胆。
  
  “怎么回事,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可是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啊。”
  
  八苦阵作用于心灵,外人无法窥见许七安的精神世界,也就无法共情。
  
  “........这才第一关呢,那人就如此痛苦。还怎么登山?”
  
  一位江湖人士闻言,感慨道:“高下立判啊,这次斗法恐怕悬了。”
  
  他们并不懂什么是八苦阵,只是看见许七安进入“画卷”,开始登山,结果没走几步,就这般模样了。
  
  让人失望。
  
  皇室所在的凉棚里,裱裱秀拳紧握,浑身紧绷,一眨不眨的盯着许七安,充分表现出内心的紧张。
  
  怀庆握着茶杯,一直就没放下过。
  
  “娘,大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许玲月带着哭腔说道。
  
  婶婶连忙看向丈夫,见他面沉似水,顿时不敢问了,小声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大哥向来是有出息的,他在云州连几万叛军都不怕,还怕这几个秃驴么。”
  
  “伯伯,我大哥怎么了。”许铃音指着天空。
  
  “没事。”
  
  魏渊语气平静,但他抓着扶手的手背青筋凸起,身子也不自觉的前倾,眼神始终盯着“画卷”,不曾挪开。
  
  “八苦阵!”
  
  首辅王贞文冷哼道:“此阵是佛门高僧磨砺佛心所用,武者陷入其中,若无法破阵,心境破碎形同废人。若是安然过阵,则说明此人具备佛性。你便趁机度他入佛门。
  
  “度厄罗汉好手段,如此打我大奉颜面,真不怕我大奉百万精兵吗。”
  
  身为大奉首辅,皇帝不在,王贞文便是话事人。
  
  他拥有广博的见识,成熟的政斗手段,三言两语就说出了度厄罗汉的算盘。
  
  度厄大师念诵佛号,语气怡然:“皈依佛门,何尝不是一桩造化。”
  
  楚元缜这才知道八苦阵的另一个作用,也明白为什么六号恒远刚才欲言又止。
  
  度厄罗汉的盘算,确实阴险了些。
  
  第一关先测佛性,如果没有佛性,许七安毁了便毁了,佛门胜出。若是有佛性,后续还有几关等着,把他度入空门,这样佛门不但胜出,还狠狠打大奉的脸。
  
  派出来斗法的人,最后成了佛门弟子,这巴掌打的不要太狠。
  
  各个凉棚里,达官显贵们顿时变色,原本只是看热闹的贵妇和千金小姐们,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态,不再谈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安装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